“吴氏云计算问卷调查”结果分析

标签:CIO职场重磅推荐专栏

访客:19994  发表于:2012-02-27 16:51:22

【“吴氏”?调侃啦!哪里有这么一种调查呀!】

首先将我的背景介绍简单介绍一下。我专门研究过学术研究方法论,包括问卷调查。出版过有关研究方法论的专著。所以,诸位放心,我的分析绝不是信口开河。但我会尽量不使用晦涩难懂的术语。

搞调查(无论哪种)前,人们心中都应该大概有个“结论”,但不确认,需要论证。那个事先的“结论”就要立题,或者立论。毛主席根据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的过程看,中国的革命必须也是农民的革命。于是就研究调查,搞出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指出中国的革命必须是农民革命。结果他老人家领着新时代的农民起义军打进北京,建立新中国。

我对中国的云计算的观察还是在这从“三亚CIO峰会”开始的。以前也曾注意到,但没想到云计算会成为这次峰会的主要议题之一。由于我患有坐骨神经之疾,开会时大部分时间都是站在会场边上。这正好给我一个观察听众表情的机会。每当台上主讲的题目是云计算时,我就特别注意。我发现,听众们似乎对云计算不是那么感兴趣,至少没有“为之一震”。这里的假设是:如果正在考虑、计划入云的CIO,就会对相关的议题感兴趣。这个道理简单,不多解释。

我就觉得好像云计算还没在中国落地。我到美国后,就开始在网上找相关的消息。搜寻结果是,几乎所有的信息都是在谈云计算的 “ABC”, 云计算的好处,而且几乎所有的”文献“都源于厂商,没有一个入云的成功案例。我甚至还找到几篇硕士论文。我以为IT专业的研究生论文应该有案例为基础(IT硕士学习不是一个理论性学位)。这些论文中也没有案例。于是,我的立论是“中国的云计算尚处在幼年阶段,绝大部分云计算的“消费者”持观望态度,因为1)不太相信云计算,2)对云计算技术不太了解(包括为什么要入云),3)可能已经在云间了。

我还发现,所有讨论云计算的“文献”都集中在云计算的优点上,没有人提出云计算的缺点(或称‘应该注意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对中国云计算提供商对市场并没有很好的估算。后来我读了我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那份报告,更觉得如此。

在这个“立论” 驱使下,我设计了这个小型文卷调查。我的估计是,不会有多少人答复这个问卷的。果不出我所料,回复的人仅仅有6位,其中只三位直接填写了问卷。这与我前面的观察项符合。从问卷调查的角度看:

截止到7月29日(规定的问卷结束时间),访问问卷页的人(点击率)406,刨去10%可能的重复访问,再刨去15%的“非CIO”点击数 (这两个是大概估算)。余下的305为CIO访问数。因为咱们这个E行网是比较专业的社区,一般网民,即便误闯进来,也不会过多的浏览。所以我们可比比较有把握地说,305是一个比较可靠的样本人口(sample population)

再看这个样本人口。我们建立了这个样本人口,但个样本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全国的CIO呢?这一点,我100%没有把握。这是本次“吴氏云计算问卷调查”的最大缺陷。都是什么样的CIO会来这个E行网来访问?大型工商企业的,还是偏与中小型的,还是每天不那么忙的,还喜欢参加网络社区活动的?年龄偏大的 (像我吴老头这样的)、中年的,还是年轻的?这些“缺陷”本可以通过随机抽样加以克服。但因我无力在全国范围的CIO群体中进行随机抽样,这些缺陷使得吴氏云计算问卷调查的结果只能用于解释“E行网”上的CIO们的观点。大家记住这一点。

将样本的合理解释范围确认后,我们再来看这个样本本身。这个样本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代表所有在E行网上的CIO们呢?我说还是可以的。E行网的注册会员有多少(上千?),但我们只关心那些对云计算感兴趣的人。假设上千的会员中有更多的人关注云计算,那么来点击吴氏问卷调查的这300多人就很有代表性了。再看以下两个因素。

第一,在任何问卷调查的取样过程中,取样对象(众位CIO们)与调查本身要是有其他关系,那就会影响样本的解释力。比如,喜欢“吴老头”的人就倾向于参加,回答问题。但是在这里并没有出现这个现象。许多吴老头的粉丝都没回复问卷。我可以推测,人们不参加是因为问卷的题目与他们的工作无关。换言之,云计算尚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第二,这么低的参加率,是否可能有许多E行网上的CIO们虽然在准备入云,但不愿意将自己的意向在这里公布呢?这个可能行很小。在问卷调查中,除非有什么特殊原因,这种可能行非常小,可以排除。

做问卷调查,最低回复率必须在25~30%。我这可怜的吴氏问卷调查的回复率才2%(太惨啦!)。所以我的结论没有统计意义。但是,如此之低的回复率也能告诉我们一个故事:目前E行网上CIO们所代表的公司考虑入云的很少。这后面的研究假设是,如果许多E行网上的CIO们都在积极地计划、考虑,或者正在入云,那么问卷的回复率就会高很多。

我的结论:云计算技术在E行网上的CIO中,尚无市场

从技术上看,我没有统计上的把握将这个结论扩大到更多的CIO中。但大家大概也可以推算一下。

* * * *

【就几位CIO回复我问卷的CIO的回答讨论几句。我提到名字的几位CIO是在网上直接回复、参加讨论的。故此没有删除他们的姓名。有两位将答案直接发送至我邮箱的,我将不涉及他们的姓名】

丁浩先生不同意我提出的“采用云计算的基本驱动力是降低IT成本”的观点。他回答:“主要原因是降低管理风险,其次才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益”。有两位已经入云的CIO,入云就是要降低成本。

其实,丁总的回答中已经包含了我的“反回答”。对于每一个CIO来讲,管理风险永远是最主要的项目。但是,如果云计算能够提供相同水平的风险管理服务(这是入云的前提条件),但仅仅要求你支付原风险管理成本的50%,那时候云计算就是当然的选择了。我曾提到,云计算仅仅是一个“人间计算“的替代选择。如果成本比人间计算还高,那就不会有人入云了。目前中国的绝大部分CIO对云急计算持观望态度,就是因为除了成本之外,还有太多的顾虑。从美国的情况看,正好相反。就那三种云计算的模式看,大提供商的技术团组的质量比一般中小型企业和政府机构的要好,它们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而且比自己搞要便宜。反过来说,如果中小型企业想达到那样的水平,那IT团组的人力成本就太高了。外加备份和DR设置,IT成本就更高。

但是,诚信和其他风险的确比成本要重要,丁总的关键意思也在于此。这也反应了中国目前云计算市场的状况。所以,在入云时(在中国),首先要考虑的不应该是成本,而是其他因素。我理解、也同意丁总的说法

郑雪先生的“回答”(没直接答复问卷)也是聚焦在可靠性与成本之间两个因素上。中国的光纤覆盖率在世界上算是很高的了(南韩世界第一)。但一般企业是否能够享受高速网络,我不了解。入云的前提是高网速。所以,我们说云计算会改变IT的格局,原因就在于此。如果多数企业都入云,那社会对IT的总投资框架就要发生变化:对基础设施高投资,对组织化的应用软件投资额减少。这是美国这边的趋势。正要罢笔,又看到网上消息说,中国的网速低于世界其他国家,但价格却高。这对云计算的发展也有影响。

郑总的公司从资金上算似乎不合适,但从TCO角度看,应该合适呀。再算算?也许是因为中国的IT人员成本相对低?美国的IT投资中,人力成本太高。如果是这样,中国应该有自己计算云计算成本的公式。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我曾问:中国是否有降低IT成本这动力。

陈金雄先生的说法极是。别看我们将云计算惹惹地这么厉害,但大家仔细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有几样 APP可以入云?不过,在美国这边,即便是软件本身必须在人间,数据备份还是可以考虑搬到云间的。

标准化的问题,就PaaS 和 SaaS 来说太重要了。但IaaS就稍微灵活一些。Amazon 的系统,你愿意装什么都可以。我们市政府租用的就是空间,我们自己装的OS, 数据库和允许软件。

陈总也提到诚信问题。说实话,我觉得在中国搞云计算,诚信是最大的障碍。即便你将合同搞得严丝合缝,但人家CEO是贪官,卷包跑到加拿大去了,你找谁去?这也就是姚鄂辉先生 说的“云不错,但不敢放贵重物品”。就中国目前的诚信水平,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但是,目前诚信度低下也正是创业的机会。如果有哪个厂商能够老老实实地提供服务,脚踏实地工作,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那在5~7年内就能独树一帜,占住市场。希望有提供商能看到我们在这里的对话。

谢谢大家,使得这场对话这么有意思。我也学到了许多!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