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降费催生产业变局

访客:20503  发表于:2015-04-27 10:30:48

4G提速降费是大势所趋,但下降的空间与速度将受到四个因素影响:其一是用户规模扩大的速度;其二是通过扶持政策的推出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化解运营商成本压力;其三是企业用户买单、个人用户免费使用的流量后向经营业务的发展;其四是虚拟运营商的整合与创新步伐

就在一周前,“这里WIFI密码多少”这个“进门第一问”得到了总理的关切。针对网易董事局主席丁磊关于手机上网流量费很贵的发言,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即表示,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薄利多销”。工信部随后回应称,将加大今年宽带专项行动中“加快4G建设”、“大幅提升网速”等工作的力度。

手机上网“提速降费”的空间有多大?伴随资费的下降,整个通信业又将出现什么样的新模式?

手机上网有点贵

来自新浪网针对10万余名网友进行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消费者实际上网费用和心理预期之间存在较大差异。七成网友每月手机上网费用在50元到200元之间,但73.6%的网友每个月可以接受的网费仅在50元以内,手机上网似乎确实有点贵。

手机上网到底有多贵?横向比较来看,以国内三大运营商的基本套餐和流量包折价,1G流量大约在50元至100元左右。北京白领陶方舟表示,她使用的中国移动88元套餐,本身有300M流量,“我又加了一个70元2G的优惠流量包,折算下来差不多70元1G。”人在美国的网友“周小白”则表示,她使用的套餐每月30美元,3G流量,“不过短信、通话都不要钱。”通信专家、飞象网CEO项立刚表示,从单价看,中美4G费用差不多,但如果结合收入水平来看,国内流量费用“不便宜”。

“手机上网贵”的心理感受还来自于网友上网习惯的变化。陶方舟告诉记者,2G时代,因为网速慢,她刷微博都选无图模式,“有了4G,大图、短视频这些一点就点开了,流量嗖嗖地往下掉,怎么都不够用。”来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数据同样显示,我国手机网络视频使用率达到55.7%,10岁至29岁的年轻用户,在移动端看视频的比例在69%以上。专家表示,从这一点看,上网费用的下降跟不上互联网产业的发展。

降价之势不可挡

“降价不可阻挡,技术为提速降价提供了很大空间。”项立刚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过去2G时代,1G流量差不多要1万元。因为,一个基站只能提供2M流量,为了保证区域内用户都能上网,所以就要定一个特别贵的价格,让你少用。到了3G时代,一个基站能同时提供60M流量,1G的价格就降到了300元到500元,而一个4G基站能同时提供600M流量。”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同样认为,技术准备让提速降费具有可行性。“一方面,我们的广域网和城域网比较好地结合在了一起,‘进门问密码’,其实正说明了WIFI的普及;另一方面,TDD和FDD的融合组网,也让我们可以更多地利用有限的频谱资源,随着智慧城市的发展,提速降费不成问题。”

不过,从3月底三大运营商公布的2014年财报来看,受语音业务萎缩的影响,运营商们的盈利能力都有所下滑,在这种形势下,它们真有动力让消费者尝到降低移动网络资费实惠吗?

“在4G建设初期,尽管有诸如铁塔公司等政策利好,但运营商依然存在比较大的成本压力,仅中国移动一家,2014年新建70万4G基站就带来了806亿元的建设费用。”曾剑秋表示,未来上网资费的下降空间取决于4G用户规模扩大的速度。

的确,以中国联通为例,在3G推广初期的2009年,每个3G用户月平均收入高达141元,但到了2014年,这个数字已降至63.6元。

项立刚则表示,相关政策的出台,将有利于运营商化解成本压力,加快资费下降的速度。“基站进小区,是现在运营商成本高企的‘痛点’之一,拿美国来说,它对小区收取的费用有一个最高控制价。我们也应该出台相应政策,小区必须向运营商开放,不许漫天要价。”他预计,如果4G用户数量翻一番,1G流量的价格可下降至30元左右。

羊毛还可出在猪身上

对于消费者来说,除了将希望寄托于运营商下调资费外,通信业的业务创新也为“提速降费”打开新大门。

本月中旬,乐视进军手机行业,提出购买乐视会员,即可获得手机硬件折扣,并对会员手机用户赠送每月最多15G的定向流量。而在此前,阿里巴巴与三大运营商合作推出了“流量钱包”,用户可以通过网购或参与商家活动来获取流量,微信在与广东联通合作推出的“微信沃卡”中也包含专门针对微信的免费流量。这些“羊毛出在猪身上”的流量,就是企业用户买单、个人用户免费使用的流量后向经营业务。

“‘流量后向经营’主要面对高流量和高黏性两类业务,高流量业务一般以视频、音乐、游戏等为主,高黏性业务则以社交型业务为代表,比如微信。”市场分析机构和君咨询高级分析师张桂玲介绍。运营商已经与互联网公司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免流量、送流量等的联合营销活动。在“流量后向经营模式”上先后开发了定向流量宝、流量池等各种产品。“不过,‘流量后向经营模式’主要是培养用户的流量使用习惯,帮助运营商更深度地参与互联网业务,从目前来看只是常规流量的附加。”张桂玲表示。

业务创新之二在于虚拟运营商。从2013年12月发放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开始,先后有42家民营企业获得牌照,它们公布的资费模式也多和流量相关。但1年多时间过去,虚拟运营商们的用户总规模仅有400万,约占全国移动电话用户数的0.30%。项立刚表示,虚拟运营商在流量上的创新并未能与自己的核心业务很好地整合。互联网消费调研中心的研究报告则认为,虚拟运营商的整合与创新将在今年年底初现端倪,“中国移动通讯市场环境将会更加多元化,大幅提高消费者的选择空间。”

来源/经济日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