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上汽之后谁是阿里智能制造下一个

标签:智能制造

访客:17463  发表于:2015-04-24 10:10:34

今年3月,阿里巴巴与富士康宣布合作,富士康基于阿里云将其包括专利、测试、工程制造经验等制造能力开放出来助力中小企业加速智能制造。还是在这个月,阿里巴巴宣布与上海汽车集团共同出资10亿元设立“互联网汽车基金”,组建合资公司,围绕互联网汽车、车联网等展开合作,未来研发的技术成果与服务平台将开放给其他汽车制造企业。而在此前阿里巴巴CTO王坚坦言,YunOS已经突破千万手机用户激活量,目标是更大范围地助力中国手机制造企业摆脱“山寨”阴影。阿里巴巴如何布局“买家—卖家—制造”的全过程?阿里巴巴如何参与智能制造?又如何用YunOS、阿里云以及大数据三张“技术牌”来深度拥抱传统产业?

技术牌之云:龙头企业利用公有云共享资源

中国有很多领先全球的制造业龙头企业,分享他们的制造经验,能使中小企业制造能力大幅提升。

4月20日在沈阳举行的绿公司年会上,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说:“O2O就是个伪命题,互联网经济是虚拟与实体结合。”事实上马云在很多年前就强调说,互联网未来的竞争一定是在互联网与传统经济的结合上。

而阿里巴巴除了电商、支付、金融等资源,真正能够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结合在一起的是“YunOS、阿里云以及大数据”这三个关键技术和服务。正是这三样搭建起了虚拟与实体结合的桥梁。作为阿里巴巴“YunOS、阿里云、大数据”三个技术的“始作俑者”,阿里巴巴的CTO王坚掌控阿里巴巴的这“三张技术牌”。

上次在汉诺威的Cebit2015展会上见到王坚的时候,他刚刚忙完马云参与的开幕之夜以及第二天一早的中国合作伙伴国开幕仪式,就匆匆忙忙赶回国,忙着与富士康的合作项目。

“除了买家和卖家,阿里巴巴必须要把制造过程纳入其中,才有可能真正杜绝假货,也只有当卖家和买家、制造等所有的环节都深度整合在一起,才有可能真正进入定制化、个性化时代,进入工业4.0时代。”中海创研究院院长郑松在Cebit展上对《中国电子报》记者坦言。

事实上,在此之前阿里巴巴已经开始用它的三张技术牌布局“与制造过程深度整合的事”。与富士康、上汽的合作是布局的其中之一。而这两个合作中相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需要将最后的研发成果、服务平台开放给其他中小企业。中国有很多领先全球的制造业龙头企业,这些企业的制造技术、制造能力、制造经验、制造平台是可以与大量的上下游产业链和中小企业共享的,如果这部分能力能够充分释放出来,将使中国企业整体制造能力、工程能力、制造质量大幅提升。而这些资源的分享需要一个“分享器”和“放大器”,这就是阿里巴巴的公有云。

说起与富士康的合作,王坚对《中国电子报》记者透露,这源自于他与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的一次聊天。“富士康如果只是服务于代工苹果这样的大公司是不对的,也是很危险的。富士康如果要想从制造向‘制造+服务’转型,必须要把眼光投向中小企业。”王坚对郭台铭说。于是郭台铭与王坚一拍即合,有了富士康与阿里巴巴的“淘富成真”合作。基于阿里云平台,富士康将自己多年的制造、测试、专利等以平台的方式对外服务,而这不仅仅是对于大量中小企业。今天中国在大力推动万众创新,推动创客运动,事实上当创意出来,很重要的环节是将创意转化为现实,制造能力和实现能力就成为木桶最短的那块板,这有巨大的需求空间。

郑松曾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作为工控企业,中海创希望合作的对象是阿里巴巴与华为。因为如果没有工控企业的参与,那么无论是华为还是阿里巴巴所建立起来的高速公路都将没有出口、失去操控性。当记者将这样的信息向王坚传递,并询问哪些领域、哪些企业是阿里巴巴的合作对象时,王坚很诚恳地说:“任何能够改造互联网的行业、企业的东西,我们都欢迎。说实在的,是上汽改变了我们,富士康让互联网更加丰富,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互联网什么也不是,互联网没什么可傲慢的地方。”

“其实互联网是一个巨大的共享平台,仅仅以魅族、阿里和海尔为例,这三家是不同的企业:魅族产品相对单一,海尔产品能力很强。魅族手机的互联网模式对海尔有借鉴意义,海尔的智能制造对魅族有启发,海尔与阿里在物流上合作,海尔的经验想法对我们也是很有意义的。互联网是一个巨大的生态,我们都是生态中的一环,需要更多的企业走到一起。”王坚说。

技术牌之YunOS:手机操作系统需量身定制

中国有一大批的手机制造企业,这些企业需要蕴含着云与互联网服务思路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

如果说云是将各个传统经济能力释放的“放大器”,那么智能移动操作系统就是那个伸向各个领域的敏感“触角”。王坚说:“当一个系统互联网化、智能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操作系统就成为绕不过去的东西,成为了核心,这就会给我们创造其他机会。”

5年前,王坚带领阿里巴巴研发团队干的另外一件事情是做YunOS智能移动操作系统。从“蛮干”和“苦干”开始,坚持到今天,王坚说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时间成本,就像操作系统。如果你没机会和市场、用户互动,你就不知道哪些地方该加什么功能、哪些功能该取舍。现在YunOS在中国已有了超过1000万的用户激活量,包括魅族、纽曼等都成为了它的合作伙伴。在工信部和深圳市政府联合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上,阿里与公安部一所联手研发的专用移动操作系统PMOS,获得了“CITE创新金奖”,由此打开了公安、政府以及其他行业的想象空间。

阿里的YunOS智能移动操作系统是国家“核高基”的项目,但王坚强调做YunOS是阿里的企业行为、企业意愿,与很多企业为了核高基而“组盘子”不一样。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当初有5家企业一起申报的智能移动操作系统国家“核高基”项目,现在只剩YunOS。“如果你的出发点是为了项目,你很难坚持,也很难做好。”王坚说。

王坚同样坦言,即便是5年前就已经开始做智能移动操作系统,但比起谷歌等企业,阿里YunOS也显得起步有点晚了。但即使是起步晚了也必须做,因为如果你不做,你就永远不会有机会。“所有的预见和遇见都是因为你去做了。”王坚说了一句非常富有哲理的话。的确,如果不做,阿里YunOS不可能遇见上海汽车,不可能从手机领域快速地进入汽车领域,成为车载操作系统、车载平台,更不可能遇见公安部一所,而由此打造出PMOS,打开公安、政府和其他行业企业的安全手机市场,因此也就不可能快速地将阿里的YunOS变成可穿戴的、智能硬件的、物联网的操作系统。

所以当有人问及王坚,真正的手机安全涉及很多层面,包括手机芯片、应用、网络等等,阿里仅仅是在操作系统层面,如何看待、如何来打造一个真正安全的手机?王坚坦言,每一个环节、每一个产业部分只有首先将自己这个部分做好,才有可能将整体的系统信息安全构建好。安全是要一步一步、涉及到各个层面的系统工程,阿里坚持把系统的安全性做到最好,之后才有机会和硬件、应用层面的公司合作,这样才能把真正的安全做好。

做了手机操作系统,未来的阿里会不会也去做手机硬件?如今这个猜想依然会在这样或那样的时机冒出来。毕竟做手机操作系统的几家企业,谷歌也摇摆过,微软也放弃了自己不做硬件的誓言,进入了手机硬件领域。现在阿里手机操作系统发展势头不错,自己也有钱,阿里巴巴会做手机吗?王坚坦言,很多人分析苹果,都希望复制苹果,苹果确实把软件与硬件整合做到了极致,把用户体验做到了最好,但是苹果的成功前提是能力问题,而不是模式的问题。一家公司同时具备出色的软件和硬件能力是可遇不可求的,大部分人只能走中规中矩的路,做自己擅长做的事情。“对于阿里巴巴来说,只做手机操作系统不做硬件,成本最低、成功的可能性最大。”王坚说。

阿里YunOS的“出海”以及与“中华酷联”的合作同样是业界关注的敏感问题。王坚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人们的眼光常常只能看到眼前的东西,事实上目前在非洲,出货量最大、卖得最好的中国手机并不是我们现在所知晓的品牌。改变世界,颠覆产业格局的东西,常常是我们没有意识到的力量。”深圳的华强北有一大批手机制造企业,他们需要阿里YunOS,因为谷歌不可能为他们定制和做更多的服务,而且现有的手机制造企业与手机操作系统的关系与合作模式也不是真正的互联网分享模式等等因素,都决定了阿里YunOS有机会。“当任何一种关系存在裂缝的时候,我们都有机会渗透、变大。”王坚说。

中国有一大批手机制造企业,是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制造国,这些企业需要蕴含着云与互联网服务的有新思路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当包括手机操作系统在内的厂商在努力做好其中一些维度的时候,其他维度也必定将发生裂变。

“当云和智能手机的应用到达一定规模的时候,数据一定会丰富起来,那时候阿里巴巴的第三张技术牌大数据,自然会成为推动和拥抱实体经济的第三只手。”王坚说。

来源/赛迪网-中国电子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