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普及放慢的背后:内容和认识的缺乏

标签:互联网谷歌Facebook

访客:24706  发表于:2015-04-23 09:58:19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23日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和Facebook在为让数十亿没有享受到便捷网络服务的人能用上互联网而不懈努力着,但互联网普及的进程还是放慢了。

39岁的苏麻妮(Sumarni)生活在印尼一个偏远山村,2年前第一次用上智能手机时,她被“惊呆”了。她看着这款Android手机漂亮的黑色机身,自言自语地说,“按钮在哪里?”。她小心翼翼地拿着这部手机,因为它的价格远远超过她每月大约60美元(约合人民币368元)的收入。她靠利用自家一个房间出售咸饼干和薯片谋生。

现在,苏麻妮已经成为全球数字化经济大军中的一员,能熟练地使用智能手机上的浏览器、WhatsApp消息服务和Facebook,她在网上有40名好友,经营着一家销售女性服饰的网店。

这使得她成为科技巨头在普及互联网方面获得成功的一个范例,它们一直在努力向尚未触网的全球三分之二人口普及互联网。把这40亿人口与世界其他部分联系起来的可能性吸引着各大科技巨头纷纷出手,也助推了投资者看好的应用和设备厂商的估值。

中国和印度设备厂商推出了廉价手机,谷歌和Facebook利用无人机、气球提供互联网连接的计划也引起广泛关注。

苏麻妮所在的小山村,距离印尼首都雅加达约2小时的车程,这里的现实远没有那么乐观。不在科技巨头控制范围之内的社会壁垒使得人们远离网络。让另外10亿人触网所需要的时间超过许多业界高管的预期。

谷歌前新兴市场主管、美国国际开发署下属全球发展实验室执行主任常安梅(Ann Mei Chang,音译)说,“‘我要与很远地方的人交友’这话听起来很迷人,但是,许多具备上网条件的人却不上网。”

世界银行的资料显示,在印尼2.5亿人口中,只有16%的人经常上网。影响人们上网的障碍包括工资低、数字文化匮乏、缺乏有吸引力的内容。许多不上网的用户并非缺钱,只是不清楚上网有什么用。

在Ruma手把手的指导和经济支持下,苏麻妮历时3年才真正触网。Ruma是雅加达的一家创业公司,希望通过扶持用户使用移动设备,帮助他们摆脱贫穷。

Ruma教会苏麻妮如何利用其功能手机做生意,借钱给她,使她购买了自己的第一部智能手机,并教会她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上网的想法,不知道上网有什么用。

谷歌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2013年曾预测,全世界人口将在2010年代末触网。但是,互联网在新用户中的普及正在放慢。

据咨询公司麦肯锡称,全球互联网用户年均复合增长率由2005年-2008年的15.1%放慢到2009年-2013年的10.4%。到2017年,将有9亿人加入网民队伍,网民总数将达到36亿。这意味着还有40亿人没有触网。

麦肯锡高管卡拉•斯普拉格(Kara Sprague)表示,她最初认为会有相当多的人因为贫穷、受教育程度低或是文盲而不上网,但实际上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是因为这些因素不上网的。这项研究是由麦肯锡和Facebook联合完成的。

在互联网的价值已经得到充分认识的发达国家,这一研究的结果让人颇感意外。2年前成立Internet.org时,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认为贫穷是人们上网的最大障碍。由Facebook牵头的Internet.org组织旨在在全球普及互联网连接。

Internet.org的代表在新兴市场进行了调查,在印度挨家挨户地了解人们使用技术的习惯。扎克伯格回忆说,“我们问,‘你们使用什么样的数据服务?’他们的回答很简单,但却发人深思。”大多数人的回答是,“数据服务是什么?”

扎克伯格说,“我曾认为促使人们上网的必要条件是新技术和经济结构的改变,现在来看则是内容和认识。”

网络是学习的天堂

在让民众上网方面,印尼可谓机遇与挑战并存。谷歌和Facebook最近都进军印尼市场,小米去年已经开始在印尼销售智能手机。

据麦肯锡称,印尼有约1亿人每天生活费不足2美元(约合人民币12元),未上网人口排在世界第三位,仅次于印度和中国。

苏麻妮所在的Cibeber村属于万丹省,曾经是一个繁忙的港口,目前有大片耕地,附近有一座大型钢铁厂,有约4.6万居民。一排排的房屋四周都种有桔子树,数家村民将临街的屋子改成了商店,销售印尼人喜爱的零食和日杂百货。男人工作之余常聚在这些小店聊天、抽烟。

这里几乎人人都有功能手机,一些年青人甚至有三星智能手机或中国生产的廉价Android手机。中国生产的廉价Android手机的价格最低仅为50美元(约合人民币307元)。据Ruma称,不断下跌的智能手机价格有助于互联网的普及,不过它认为仍然有逾半数的Cibeber村民不上网。

埃蒂就是其中之一,她是4个孩子的母亲,利用自家的房子经营着一家粮油店,销售大米、小麦和食用油等农产品。多年前,她就购买了一部价格为20美元(约合人民币123元)的功能手机,能接打电话和收发短信,足够她与供货商和客户联系。

她每天的收入约为2美元,还要给手机充30美分(约合人民币1.84元)话费,没有什么余钱购买其他东西。埃蒂听说过Facebook,但从未使用过Facebook的服务。埃蒂的孩子曾给她说互联网“可以用来学习”,不过她从未上过网。

互联网地推

Ruma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阿尔迪•哈约普拉托摩(Aldi Haryopratomo)过去6年来一直在寻找像埃蒂这样的人。Ruma教授功能手机用户如何利用手机销售手机充值卡,所得利润与Ruma分成。Ruma得到了由eBay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和一家印尼企业成立的Omidyar Network基金的投资。

在赚得一些钱后,Ruma用户通常会升级为智能手机,利用Ruma提供的Android应用销售话费充值卡,为公用事业公司等第三方收费。

Ruma最近与一家大型零售商达成合作协议,帮助Ruma用户下大宗订单、销售日常生活用品。Ruma还帮助用户向非盈利性质的小微贷款网站Kiva贷款购买智能手机。

Ruma希望其服务能帮助人们摆脱贫穷,让人们了解手机可以成为他们生活的中心。哈约普拉托摩说,“像Cibeber这样的地方,附近肯定有卖Android手机的商店,但没有人向人们普及互联网的价值。”

哈约普拉托摩每天会向遍布印尼全国的约200名员工部署工作。员工骑着摩托车挨家挨户地做工作,吸引新用户,对有约3万家代理组成的网络进行管理,其中近75%是女性。

Ruma重点吸引像苏麻妮和埃蒂这样的用户,她们每天的收入仅有2美元,与互联网隔绝。谷歌在2014年资助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印尼、印度、马来西亚和菲律宾,35%的女性不知道上网有什么用。

研究还显示,尽管发展中国家女性比男性上网的可能性更低,但女性在利用外界资源改善家人生活质量方面更积极主动。

2009年创办Ruma后不久,哈约普拉托摩就意识到,互联网地推和口碑对于赢得信任至关重要,尤其是在一个曾经盛行贪污和欺诈的国家,“他们想知道的是,‘谁能保证这人是来帮助我的?’”。

作为Kiva的员工骑着摩托车在东南亚进行调研时,哈约普拉托摩意识到,许多人难以理解显示在他笔记本上的网站如何帮助他们获得贷款。他回忆称一些村民甚至摇晃他的笔记本,想看看他的“魔箱”中是否会有钱出来。

哈约普拉托摩说,“改变人们的生活和访问互联网的行为需要手把手的传授,面对面的交流是不可取代的,甚至是Facebook也不能。”

除无人机和气球之外

常安梅表示,数年前,谷歌在印度进行了一项针对未上网人群的研究。研究人员向一名女性展示了谷歌的网站,并告诉她可以利用它搜索出任何想知道的信息。这名女性回答说,“我想知道我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常安梅说,研究的结论是,“我们需要帮助人们了解互联网。”

推动人们上网的努力“四分五裂”。在谷歌,推动互联网普及的项目分散在不同部门,Project Loon——利用飘浮在高空的气球提供互联网连接的项目,例属于Google X实验室;其他类似项目则分别由新兴市场团队和各个地区的分支机构负责。

科技公司还必须与政府部门、电信运营商、非盈利组织、私营机构、学校和其他实体合作。

谷歌和Facebook已经加大消除上网社会壁垒的力度,尤其是通过创建更多本地化的内容。最初,Internet.org把重点放在提高Facebook应用的技术效率,促使电信运营商降低互联网接入成本上。现在,除此之外,Facebook还在推动与本地服务的捆绑。去年夏季,Facebook为赞比亚开发了一款Internet.org应用,除Facebook的社交网络外,还包含天气、本地工作岗位和女性组织有关的信息。

去年秋季,Facebook在印度组织了一次竞赛活动,鼓励为女性、外来工等弱势群体开发内容和应用。由于印度有约100种语言,推动互联网普及也因此更为复杂。上周,Internet.org正式进军印尼,与移动运营商Indosat合作,提供免费的本地互联网服务。

谷歌一年多前就进军印尼市场。谷歌亚太区产品经理安德鲁•麦克格林奇(Andrew McGlinchey)说,“我们必须了解人们想知道什么,我们在尽力了解新的互联网群体。”

Internet.org估计,它的努力已经帮助700万发展中国家人口首次使用移动数据服务。Internet.org通常需要依靠本地合作伙伴员工解释由它和Facebook提供的服务、技术的价值。

扎克伯格指出,尽管无人机、卫星等项目更受关注,未来数年Internet.org的重心将是对当地人口的教育工作,“这些工作说起来不够有吸引力”。

尴尬的“滑屏”

  自一名员工2010年叩开苏麻妮家的大门以来,Ruma促使更多印尼人上网的努力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当时,苏麻妮每天只能挣约2美元,需要到1小时车程之外的一家商店批发手机充值卡,这需要2美元的路费。她只有10美元(约合人民币61元)积蓄,使用一部诺基亚功能手机。

Ruma员工说服苏麻妮试用Ruma的服务,在其手机上购买充值卡。她攒了3年钱才购买了智能手机。苏麻妮学会了智能手机的基本使用方法,例如,如何安装电池,开机按键在什么地方。现在,这样的课程已经成为Ruma发展新用户过程的“标配”。Ruma还教授用户如何购买数据服务。Cibeber的大多数用户使用XL Axiata提供的数据服务,价格约为每月2美元。

Ruma应用的界面是针对新智能手机用户设计的,硕大的按钮配有印尼语文字。在发现许多用户不会“滑屏”访问下一个页面后,Ruma开发了色彩鲜艳的大尺寸“下一页”(next)按钮。

通过出售手机充值卡和为第三方收费,苏麻妮现在每天能挣10美元。她已经成为“经销商”,管理着村子中的其他Ruma代理。苏麻妮家的生活质量也有了很大改观,新购置了摩托车和电视机。

苏麻妮现在已经离不开手机。她利用手机经营Facebook上的网店,与好友商谈销售面包事宜,了解时事新闻。在被问到手机对她生活的影响时,苏麻妮笑着回答说,“我能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信息。”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