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这是一个值得欣慰的工业4.0时代

标签:融合跨界产业工业4.0

访客:28551  发表于:2015-04-21 10:12:54

其实,我们从事制造业转型升级很多年了,我们专研各种智能制造技术很多年了,我们为全社会对工业4.0的高度关注感到欣慰。

文/曾玉波

我出生在贵州的一个军工厂,当然也是在那里长大,从小几乎所有的同学和朋友都是工厂的子弟,几乎身边所有的人都在那个工厂里工作,几乎天天耳濡目染图纸、机器和各种工艺之类的东西。

也许是因为这些都烦了,也许是因为当时学“电子”容易找工作,我是家里面唯一没有子承父业没有去“航空”院校上大学的孩子。不知为何当时他们不太提北京,却总是说上海或者杭州这两个城市。后来一本“中学生”的封底的一张西湖的照片,让我心里基本就确定杭州这座城市。

于是我到了浙大,读了“信息电子技术”,这个学校不属于航空,这个专业也不属于航空,我挺开心的。

毕业之后倒是幸运,一开始就在通信行业做研发。什么硬件设计、底层代码、中试、系统设计、工程设计、项目管理、总体技术一票事儿都干过了,尤其是还深入的专研了“可靠性”和“电磁兼容”技术。如果不是阴差阳错的去了施耐德电气负责了“工业化”这件事儿,我现在可能是一位“电磁兼容”专家以及这个领域的咨询公司总经理。

就是有了这段经历,时常感慨中国的产品设计缺乏在可靠性和类似于电磁兼容、热设计、安全、防护等方面的深入研究,总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看着像用着渣也不是没有道理。一个人刚毕业就可以设计电路和软件,可是这些方面却是长期的积累,而且还需要积累的环境。

现在回想法国老板之所以选择了我去做“工业化”这件事儿应该就是跟他聊的时候我提了两点:一是华为的研发的IPD体系,并行的集成研发体系,关于制造方面的要求会在项目的最初就变成设计需求,再一个就是我们在研发的故事里其实还有一个“可制造性设计”的故事。

说实话,后来我想也就凭了这两条才使得我华丽丽的从一个研发人员变成了“工业化”(在很多欧美企业也叫“先进制造”),以至于后面总被朋友问:你一个搞研发的,怎么混到“工业”里来了?我说了上面两条,另外我还说还可能是法国人觉得我不傻不呆,还主动帮他出主意的缘故吧。

啥叫工业化?简单的说就是:首先搞定研发,产品必须是有很好的“可制造性”的;其次,搞定供应链,我们是需要定义全局供应链的;再次,搞定工艺,我们是需要进行工艺设计的;再是,搞定质量,我们是需要做到50ppm的质量目标的;然后搞定生产线,我们是需要交付一条全自动或者半自动的生产线的;还有,搞定供应商,零件也得把搞定才有可能真正搞定制造;最后,搞定成本,直接+间接+分摊,不然你没法决策投资。

这个话题先说这么些,每条都有很多内容,回头再给各位细说。

反正,十年前做这些方面的工作的人很少,团队招人很难,供应商也难找。现在智能制造火了,工业4.0也忽然火了,其实我想跟大家说的是其实制造业转型升级就没有停止过,企业内部的优化升级也没有停止过,那时候我们就是全世界在寻找各种好工艺、设备和材料,真不是现在忽然热了制造业的人们才知道开始干点什么。

不过智能制造和工业4.0让我们这些之前更多是默默无闻的人受到了重视,或者说现在在各种驱动力包括互联网的驱动力下企业的转型将更加依赖体系、模式和技术的支撑,让我们能走上台面,欣喜之余也有很多欣慰,毕竟现在的转型必须依赖科技的力量了,行业同仁都抓紧机会吧。

2012年被一个电话请去了海尔,先是去看看聊聊,其实心中是有一种自豪感的,毕竟海尔时中国的制造业的一面旗帜,而后来海尔的高级人力副总裁王晓楠女士给我的一个一个多小时的电话让我坚定的加入了海尔,这面中国制造业的旗帜需要做“智能制造”而将要去做这件事儿的人是我。我预感到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儿,对我,对海尔,也对中国。

当然,我说的“我”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去扭转海尔这艘大船转型,更多的还是张瑞敏先生不断的在创造着各种转型的氛围与平台,从倒三角组织到自主经营体,再到网络化战略,再到利益共同体,再到平台生态圈,再到吸引全球一流的资源,再到生态圈。我能深深的理解海尔这样的一艘大船在转型上之艰难,过去的成功、过去的流程、过去的惯性全部成为了阻力。

而且海尔的转型是全公司所有人在努力,更像是整个公司在重新创业。

这也使得网络化战略和智能制造战略的实施更富有价值和意义,因为可以说这不仅仅是去建几个工厂和去做几个项目这么简单,而是一场集团的变革。这场变革所依赖的不仅仅是变革管理、领导力、企业战略、文化,这次还将要有深厚的网络化和智能制造的功底,实属我们这些从研发出身,再到了工业化和工业战略的高级管理岗位的人之幸。

上周五聆听美国白宫工业顾问、工业互联网联盟发起人之一Salvo先生关于工业互联网的演讲,其内涵也是未来的工业发展是一个涉及到端到端全生命周期管理的一场进化。工业转型不只是车间里那点事儿。

从用户,到产品设计,到供应链设计,到工厂设计,到生产线设计,到物流设计,从标准化到精益化、到模块化、到自动化、到数字化、到网络化再到智能化,从B2C到C2B,到C2M......

工业4.0是个时代,是全社会的网络化和智能化这个时代下的一个“工业”的主题,这个时代让我们这些人欣慰!也值得共同努力。


曾老师在华为、施耐德电气、海尔从事了多年的研发、工业化、工业战略和智能制造工作,之前是海尔智能制造负责人,集团制造工程技术负责人。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