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再度摇摆 公有云退还是不退?

标签:惠普公有云

访客:18436  发表于:2015-04-15 09:14:51

【导读】总是喜欢摇摆不定的惠普,如今又再度摇摆,过去惠普摇摆于拆还是不拆,如今惠普公有云在退还是不退上,再现习惯性摇摆。

惠普再度摇摆 公有云退还是不退?

    总是喜欢摇摆不定的惠普,如今又再度摇摆,过去惠普摇摆于拆还是不拆,如今惠普公有云在退还是不退上,再现习惯性摇摆。

公有云,惠普到底是退还是不退呢?Hilf的爆料和Strohl的辟谣,哪一个更可信?我如果说,惠普自己也不知道,你们会信吗?今年面临分拆的惠普,也许真的有些信息,不再对称了。

1、起因

故事的起因,源于《纽约时报》。上周,惠普云老板Bill Hilf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如是说:“我们原以为大家会租用或购买我们的计算资源,事实是,公有云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这段采访,被转载后,引起轩然大波,惠普退出公有云也变成了新闻。据《纽约时报》,Hilf的说法,惠普的重点是为各类公司提供私有云和混合云基础架构,同时,惠普也会像微软和Rackspace一样做一个公共云供应商。不过,可别指望惠普企业的主要产品里有公有云。

我们知道,惠普的核心企业业务是服务器、存储和网络设备,买家购买这些设备自建数据中心。所以,惠普希望客户建立自己的云,而不是去用亚马逊云,惠普会尽力满足这些客户的需要。

但是,Hilf告诉《纽约时报》,“我们的人知道怎么销售服务器盒子,他们后来又不得不学习怎么与客户讨论下载应用程序和软件开发的事。梅格曾发过一个书面文件,为客户从上到下打造真正的工程设计系统。”

到这里,事情似乎很清晰了。擅长卖服务器和存储等硬件的惠普,发现自己并不擅长卖公有云服务,并决定退出。如果,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事情似乎也很顺理成章。

因为,确实,惠普的公有云产品只能用“相形见绌”来形容。在Gartner发表的2014年云基础设施即服务魔力象限报告里,惠普被标上“小众玩家”的标签,其执行能力逊于富士通或VMware。

可笑的是,事情却在几天后发生了转机。

2、逆转

在《纽约时报》发出惠普退出公有云的报道之后,惠普对此做出反应,重新承诺会继续发展惠普Helion云市场。惠普给CRN网站记者的声明和此前给VentureBeat的声明相同,声明表示,“惠普不会离公有云市场而去。我们运行的以OpenStack技术为基础的公有云在坊间是最大的,此举是为了不与大型公有云玩家进行面对面地直接竞争。”

该声明引起小小轰动的原因是Bill Hilf不久前发表的言论。Hilf是前微软Windows Azure产品管理主管,他现在是惠普云业务高级副总裁,日常责任是推动惠普Helion云产品策略的实施。

这时候,第二位主角出场了。Entisys Solutions旗下Concord首席执行官Mike Strohl表示,他相信惠普对公有云的承诺仍然坚固未变,他相信惠普的云策略没有变化。

Strohl是谁?Entisys Solutions是惠普白金合作伙伴,在2014年解决方案供应商500强里排名253位。可以说,Strohl的发言是代表惠普很多合作伙伴的,言外之意,是惠普并没有退出公有云。

Strohl还表示,“我与惠普云业务有许多业务来往,也认识惠普公司里很多人,据我所知,惠普的策略、计划抑或是推向市场的方式并无变化,我不知道这东西从哪里冒出来的以及为什么会出现。”

好吧,认识惠普公司很多人的Strohl也许真的不认识Hilf,惠普云业务高级副总裁。

不过,从业务层面分析,Strohl却不无道理。他表示,惠普假若退出公有云市场,会影响惠普的完整,影响到惠普作为一流企业混合云提供商的地位。他称,“如果一个公司没有公有云产品,那么也就无法有效地提供混合云解决方案。但惠普提出的策略是要提供一个完整的包含有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的平台。”

当然,对于Strohl的另一个预测:惠普的云咨询业务几年内将翻一番。我只能选择自动过滤。

3、退还是不退?

这个传言本身,其实已经给惠普公有云打上了一个烙印。无论你退还是不退,至少,尴尬的局面是必须面对的。

与其它传统IT企业一样,惠普公司在低成本实用计算与存储领域也显得有些后知后觉,在2012年,惠普才表示将着手为其云业务进行筹备。在云计算这个领域,惠普是当然的后进晚辈。

起初,Amazon、谷歌与微软在云技术方面投入的资金与研发资源(其中微软的力度较小)意味着任何其它现有供应商都无法挤入市场竞争的第一集团。但与Rackspace、Joyent以及IBM收购的SoftLayer等有意同Amazon在正面战场上一决雌雄的竞争者不同,惠普却有意避其锋芒、另辟蹊径。

之后,问题来了。惠普在2012年底收购了昂贵的Autonomy,110亿美金的交易,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惠普整个公司。

惠普公司的算盘打得非常精明:既无需创建全新定制产品、又能够提供一些在其它云产品中无法获得的远程功能性软件,这相当于在微软与Amazon的业务范围之内找到了一片发展舞台。Autonomy的Bayesian推理技术就在多年来的持续运转中积淀下宝贵的技术财富。

如果能够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Autonomy的交易,还不能算完全的失败。可是,事后却极少再有动静,原因如何,不得而知。

另外一个需要注意的是今年,惠普将分拆。

分拆后的惠普企业级公司仍将为集成的私有云提供Helion Rack,Cloudline,Moonshot服务器,以及一系列的私有云和混合云服务。这一动作旨在告诉大家,惠普云计算将不会和亚马逊之类的云计算服务商展开角逐。但,却不一定意味着会退出公有云市场。

按照Strohl的话说,认为惠普企业公司的创立可加快Helion混合云战略的步伐,他表示,“如此可加快推动惠普销售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的解决方案。公有云很自然地将成为惠普企业新一代云业务的一部分,公有云并不会贬损惠普。惠普在企业界有良好的信誉,公有云对惠普来说是件大事。”但,这也不一定意味着惠普就会坚守公有云

闹剧之后,该反思的只有惠普。在我印象中,惠普内部的信息交流程度远逊于其他美国公司。除此以外,惠普也是最喜欢摇摆不定的公司。比如,拆或不拆。那么今天,退或不退的再次摇摆,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via 百度百家,作者:郑凯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更多原创内容请参见公众号:pp_tech)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