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剧为什么腹黑Uber和互联网出行

标签:Uber美剧互联网出行

访客:16877  发表于:2015-04-10 08:02:31

【导读】曾经以为创新与文艺是一对天生的好基友,最近才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

美剧为什么腹黑Uber和互联网出行

     毫无疑问,互联网出行是个很有画面感的名词,在Uber的广告中你能看到俊男美女相拥而行,豪车与司机得体的融合在并不抢戏的背景中;在Lyft的画面里,充满分享精神的车主会在午后的阳光下期待着高颜值的邂逅;互联网一代在免费大潮中成长起来,在社交媒体上学习生活哲理,如今又沐浴在共享经济的阳光之下了。

画面之外,曾经以为创新与文艺是一对天生的好基友,最近才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

潮流美剧腹黑Uber?

当年大卫·芬奇的《社交网络》,用毫无尿点的节奏和机关炮对白讲述了一个蛋疼技术宅关于恋情、成功与背叛的烂俗故事,特别是《乔布斯传》用那种比TED还Low的幻灯片意识流全景展现了苹果教主的强执和六亲不认后,我对大银幕上的创新范儿基本绝望了,但绝对没想到,万万没想到,高大上的美剧亦是如此。

最近的美剧盯上了Uber!后者不仅是创始人Travis Kalanick通往未来的船票,亦是风投眼中的创新图腾,更是美国编剧们的灵感源泉,至少有2部潮流剧集的故事直接或间接影射到它。

在最新一集的《Elementary》中,化名为zooss的APP通过网络提供出行服务,一位zooss司机甫一上路,就遭到出租车追尾,并被的哥射杀,原以为后面会有的哥痛斥zooss扰乱市场、不正当竞争这样苦大仇深的戏码,谁知故事峰会路转,回到了老套的偷窥轨道,真正的高潮是zooss公司的两场戏:一幕是约翰·李·米勒饰演的神福在zooss科技感十足的大屏幕前讽刺公司所掌握的隐私“跟上帝和圣诞老人的水平差不多了”,另一幕是神福与变性华生刘玉玲合力揭穿公司CTO原来是阴险暴力的偷窥狂,逮捕了这名资深的程序猿,情节的萌点还在于此人特别指使行凶者要使用出租车制造事故,编剧,你还真是了解出行创新与出租车的恩怨情仇啊。

黑的更为彻底的是CSI的衍生剧集《Cyber》,首季第3集就虚构了ZOGO(疾驰)这个叫车APP,它的系统遭到黑客攻击,凶徒伪装成司机杀害了上车的白领,情节比经典老片《搭车人》还要惊怵,更具象征意味的是凶手本身居然也是受害人,因为他的家人受到了ZOGO的伤害,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所以他要发起一场针对ZOGO的个人战争。故事对出行创新的抨击力度前所未有,很多桥段中国观众似曾相识,因此别具震撼。



要“称赞”这些美国编剧的是,他们用45分钟时间挖出了比美国议员在听证会上、主管机构在法庭上、各路专家在媒体或论坛上还多的猛料,综合起来大概有三点:

1、来历不明的司机?

《CSI:Cyber》的乘客遇害之后,ZOGO的表态耐人寻味,首先澄清公司只是一个连接司机与乘客的软件平台,其次他们并没有管理司机的责任,在这里,司机似乎成了一切矛盾的焦点。

其实,Uber或Lyft在美国的司机来源主要是三类:兼职的白领甚至是高管,闲来无事的家庭主妇,来自其他行业的专职司机,虽然上了陌生人驾驶的陌生车辆所蕴含的潜在风险仍然存在,但显然被夸大了,中国的情况则有些不同。

依照笔者对国内多家专车公司招聘过程的观察,司机的质素委实不容乐观,不特三教九流,鱼龙混杂,面试及考察过程亦极简单,基本是来者不拒,事实上,在行业发展过快,监管缺失的情况下,由软件平台自律完善管控机制是极其必要的,躲在信息中介定位的背后,只图轻松撇清责任,现阶段可能符合部分公司的短期利益,从长远看一定对行业产生伤害。

2、什么也不管的平台?

出行创新本身如何定义自己的权利义务也是一个极具争议的话题,互联网公司的惯常作法是轻资本运作,由架构在系统之上的技术手段去解决所有问题,这曾经是行之有效的,但出行服务不但延展到线下,而且要求平台对整个服务过程进行品质管控,因此投身出行创新的公司必须要下决心干一些脏活累活,原因很简单,这种服务关系到司机和乘客的人身安全,而人身伤害是不可逆的,它所造成的创伤并不像消费者在电商买到假货那样容易处理和抚平。

3、无人监管又极不安全的大数据?

比起《CSI:Cyber》,《Elementary》更关注的是数据安全,个人隐私在任何文化中都是一个不可触碰的禁忌,这也让人想起那个关于大数据的经典笑话:美国连锁零售商Target建立了大数据体系,通过分析用户的消费行为,发送精准邮件以刺激潜在需求,某日,Target接到一位愤怒父亲的电话,抗议他正上中学的女儿收到了母婴产品的促销邮件,这当然是件尴尬的事情,但数据不会出错,那位父亲不得不面对即将成为外公的事实。

对互联网创新来说,未来的一切隐藏在大数据中,从阿里的西溪园区到旧金山的Uber总部,可视化的实时大数据都被投射到大屏幕上,以来提醒所有员工和访客,他们正在创造并见证着一项伟大的事业,滴滴的办公区也有这种“人造”景观,这尤其让参与者油然而生洞察一切的成就感,从这个角度来说,神福在《Elementary》中讽刺互联网大佬如同希腊传说中的神祇,不算恶谑,用户的想法则要简单的多,只是希望数据的管理和运用都是规范而安全的。

过度夸大数据风险对解决现实问题毫无裨益,当然文艺作品除外。只有一种东西比死亡还可怕,那就是恐惧!这是美剧编剧们乐于分享的永恒主题。

跑得太快?灵魂跟不上了!

还记得施瓦辛格的老片《全面回忆》中,虚构了记忆旅行的场景,推销员罗列了真实旅行的痛点,其中之一就有“宰客的出租车司机”,导演保罗·凡霍芬甚至在片中设计了机器人出租车,但当21世纪Uber突然出现时,舆论却变得犹疑而保守了。

这当然有公众的心理因素,但业务模式的内因不容忽视,以专车为例,为了迅速抢占市场,扩大基础用户群,满足投资人的苛刻要求,应对媒体的审慎目光,很多时候刻意放松了车辆和司机的准入门槛,去追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境界,其实“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比尔·盖茨也说过:“我对那些只在五年内快速成长的企业,并不会感到惊讶,但对于一个经过二、三十年还能持续创造优秀成果的企业却有很大的兴趣。”

出行创新的灵魂是服务,线上线下的每个环节都是用户体验的组成部分,在技术手段暂时无法覆盖的盲点,尤其依赖线下运营体系的有效支撑,完善全流程的品质管控。很多人以为出行创新可以复制电商平台的成熟经验,但后者提供的是标准化产品,任何瑕疵会由生产厂商负责,在出行创新中,乘客信赖的不是司机,而是提供服务的平台,如果仅靠司机的觉悟完成服务闭环,尤如在流沙般的地基上猛盖亭台楼阁,可谓凶险异常。在这方面,无论Uber或是滴滴,不妨向那些正统的租车公司屈尊求教,以免重蹈当年Zipcar的覆辙。

对司机的过度补贴和寻利式管理是互联网出行的另一个问题,如果你曾经使用过诸如滴滴专车这样的司机端软件,就会发现其中充斥着各种励志神话和高产卫星,如某某师傅日入千元,某某师傅喜获奖励之类,高强度、高频率的洗脑成为常态,对如何提升服务质量反而绝口不提。由于人员良莠不齐,缺乏流程管控,有时甚至发生对乘客的骚扰和侵害现象。

时至今日,无人再怀疑互联网出行的远大前程,人们钦佩大佬们的高瞻远瞩和创新精神,尊重无数攻城狮、程序猿和码农们用技术改变世界的理想,这里只是套用《CSI:Cyber》的台词提醒一句:“请在让出行变得更简单的同时,也让出行变得更安全。”

※※※ 分割线 ※※※

虫二:聊聊科技,谈谈历史。

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欢迎分享。欢迎关注微信公号:二说(chongershuo)。(via 百度百家 作者:虫二)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