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身工”写手:网络文学产业链的最底层

标签:网络文学写手

访客:18755  发表于:2015-03-31 10:04:33

【导读】在最近一场剽窃风波的论战中,有人讥讽网文作者是包身工。撇开论战的孰是孰非不论,给网络文学的写手贴上一个“包身工”的标签,某种程度上恰好折射出这个群体权益缺乏保障、生存极端艰辛的现状。

“包身工”写手:网络文学产业链的最底层

  在最近一场剽窃风波的论战中,有人讥讽网文作者是包身工。撇开论战的孰是孰非不论,给网络文学的写手贴上一个“包身工”的标签,某种程度上恰好折射出这个群体权益缺乏保障、生存极端艰辛的现状。

  提起网络文学,许多人津津乐道的或许是哪个大神年收入超千万跻身作家富豪榜,哪个大神作品改编影视游戏IP全线开发一时风光无两。一将功成万骨枯,在一个大神的璀璨光环之下,笼罩着成千上万默默无闻的无名写手。号称有数百万从业者的网文写手群体,登顶成神的实属凤毛麟角。业余玩票性质的尚有选择不玩的余地,与各大网文平台签订合约、意图靠码字养家糊口的中下层写手,绝大多数处于透支生命日夜赶稿、收入微薄朝不保夕的状态。不同于大神们光鲜的头条,普通写手接二连三爆出的新闻是过劳和猝死(偶尔是被剽窃),已经让人无奈叹息之余开始习以为常,把这个群体比拟为“包身工”并不算夸大其词。
  写字如果以一种“我手写我心”方式进行,会是人类自由心灵充分舒展的一种趣味游戏。如果以文谋生,在看似商机无限、随时一夜暴富的网文市场拼搏厮杀,写字就成了一件身心煎熬的苦役。网文写手之所以沦为苦苦挣扎的包身工,缘于三座大山无法绕开的压迫。
  红海市场——极低的准入门槛带来激烈的竞争
  每一次技术进步,都会把高不可攀的文字与写作拉入寻常百姓家。明显的例子,活字印刷在明清得以推广,长篇小说读物迎来一个数量惊人的爆发。到了网络时代,一块键盘,一根网线,实现“写作”的梦想只须动动手指,直接的后果就是文字数量呈几何级数增长。
  无须广泛的阅读、丰富的历练以及专业的磨砺,懂上网会打字,注册一个账号就成为“作家”,网文写作的门槛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再加上那些身家千万的大神的笔下文字总会令人造成一种幻觉:“我摔!这狗屁不通的东西也可以封神,我随便写写不就万众瞩目?”这都吸引了无数人投身网文行业,新作的诞生每日数以万计,更新的文字如恒河之沙数不胜数。
  在如此众多的文字中,要想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写作者必须一天三更、一周无休,日以继夜地快速码字,只求在网站首页露面的短短几分钟来博取可怜的点击。网文泛滥,市场红海化,依靠常规手段已经不可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时,潜规则自然滋生。“心思活络”的写手或工作室或雇佣水军疯狂刷榜,或贿赂勾搭网站编辑,网文创作环境一片乌烟瘴气,并且有持续恶化的趋势。
  面对无法改变的行业乱象,普通写手唯一可与之抗衡的就是继续透支自己的生命。挤去休息、娱乐以及运动的时间,天天面对键盘日以继夜地打字,写手身心之疲可想而知,换来的回报要么是与付出不成比例的超低稿酬,要么是引人嘘唏的猝死新闻。
  马太效应——大神成为吸引流量与订阅的黑洞
  平等、自由、去中心化,曾经是网络最有魅惑力的代名词。在鼓吹家的口中,网络时代意味着威权与特权的终结,人人享有均等的机会。实际上,由于马太效应的存在,网络上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两极分化程度一点不逊色于现实世界,这种现象在网文江湖尤其明显。
  早期网文兴起,适逢天时的写手在努力与才华的加持下,一举成神牢牢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网文发展了十余年,大神依然是屈指可数的那几个。新人出头难如上青天,偶有个别写手借助题材优势闪露峥嵘的,也是昙花一现泯然于茫茫网文海洋。个中因素相当复杂,如整体网络娱乐环境今非昔比,网文市场蛋糕无法做大,网文严重同质化且游离于主流文化之外,等等,都令网文后来者难以再攀高峰,创造属于自己的神话。
  而大神成为吸引流量与订阅的可怖黑洞,同样对中下阶层的写手造成一种致命性的无形打压。
  “大神”有庞大且固定的粉丝群体,几个名头响当当的天神级写手,就可以支撑一家新兴的网文平台,为网站带来稳定乃至高额的订阅数。对于网文平台来说,在商言商,把推广资源倾斜在大神身上无可厚非。平台的力推,又为大神的作品带来更多的流量与点击。被遗忘的中小写手没有流量的覆盖,成神遥不可及,落入出卖体力玩命码字的凄惨境地无可避免。
  长尾理论——网站占据平台优势压榨写手价值
  如上所述,网文写手的金字塔阶层几乎固化,新晋写手登顶已经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大神可遇不可求,但各网文平台年复一年推出各种“丰厚”的福利待遇方案,或者换着花样掀起一场又一场的征文造神运动,吸引无数写手前来自己的平台注册写文。无他,长尾理论在作祟。
  貌似不可思议但切实有效的长尾理论证明,在网络上,一件再小众(或者说再奇葩)的产品即使需求极低,也会有人愿意为之买单。网文平台运用这个理论可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做到了“头尾兼顾”:一手笼络大神,掌控网文阅读的最大需求;一手抓住小卒,为营收缓慢而持续地造血。
  对签约的中小写手,网文平台会推出各项看似诱人实则压榨的“福利措施”。例如设立全勤奖,规定了写手必须每天更新、每月交稿字数达多少万字以上,才有资格申请奖励。奖励的多寡与更新的字数挂钩,写得越多,全勤奖金也就越高(但上限也就区区几百元)。而如果断更哪怕一天,一个月几百元的全勤就有可能拿不到手。条件苛刻,又无议价资本,小写手们唯一选项就是玩命赶稿,牺牲健康也无可奈何。
  建立了拥有海量文字的“作品库”,分发到PC端或移动端各类渠道,吸引数以千万计的读者,在长尾理论的魔力下,网文平台就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取利润。至于写手们,理论上有望可分一杯羹,往往也因为复杂的条款和不公平的分成比例,到手的收入寥寥无几。
  除了全勤制度外,签约作品版权全买断,也是大小网文平台通行的霸道条款。这一方面保证了网站的利益最大化,与之相应,则是写手们的潜在收益受到损害,如作品改编影视、游戏等收入将被网站抽走一笔数目不菲的代理佣金。
  在文字廉价的网络时代,写手群体的无序竞争,成名大神的流量“垄断”,网文平台不动声色的压榨,三座大山重压连连,网文写手群体可说是前途黯淡。卖文为稻粱谋已是不易,如果再遭遇无耻剽窃而不能维权,对写手们来说,生存状况的确堪比暗无天日的包身工。我们在艳羡那些登顶的大神时,也应看到这一行业光环之下的辛酸无奈,支持写手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谴责剽窃行为。(via 新浪创事记 作者:充耳)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