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兵临基金业: 监管层力推转型时间表

标签:互联网基金监管层

访客:15805  发表于:2015-03-20 11:28:57

【导读】多数基金公司的互联网化,在过去两年时间,几乎可以总结为“招几个搭建一个电商平台”。前者不知后者所需,后者不解前者的业务边界,这可意味着“互联网+金融”的讨论,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互联网兵临基金业: 监管层力推转型时间表

 植入不同基因的组织,极易引发宿主的排斥反应,这一医学类常识,在“互联网+金融”的轮廓内有越来越多生动的体验。

  “互联网企业几乎标配的股权激励,在传统金融机构中几乎是个最新的事物。”北京某大型基金公司高管在与笔者沟通时坦言。该公司电商团队人员离职,不少又回流回互联网企业,高薪无法留住人才,是这位老基金人的一大困惑。

  困惑不止如此,多数基金公司的互联网化,在过去两年时间,几乎可以总结为“招几个搭建一个电商平台”。

  “工作单调乏味,且毫无前景可言。”这是在某私人聚会上,一位离职的某基金公司电商部门负责人的抱怨,束缚太多话语权太小,创新就是一张空头支票。

  前者不知后者所需,后者不解前者的业务边界,这可意味着“互联网+金融”的讨论,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导读

  目前很多公司在淘宝上卖基金,但只是把产品换个销售渠道,并没有真正去为客户着想,打造有互联网特性的产品。互联网路径在哪里,绝非销售渠道登录手机端这么简单。


焦虑感逐步弥漫开的基金业,诸多变革已在酝酿,监管层则从上到下进行推动。

  目前的重点是基金公司高管共识的达成,及其影响下的公司战略变化。

  广发证券副总经理兼互联网金融部总经理肖雯认为,“转型是一把手的系统工程”。一个互联网金融部带不动整个公司的转型,用互联网思维和技术新建、重构公司的业务体系。领导的时间在哪里,公司的战略就在哪里。

  “制度变革势在必行。”这也是多位基金业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的共识。

  浙商基金董事长、互联网金融委员会主席肖风认为,任何一个基金公司或者资产管理行业任何一家机构如果要互联网化,首先要革掉原来的技术架构的命,建立基于互联网的技术架构。

  转型时间有限,这是一场资产管理行业与互联网行业相互渗透,相互冲锋的战争。“立刻到赛道上去。”肖雯提醒,基金公司如果没上赛道,反而有一种错误的安全感,那么也许很快就变成了观众和局外人,因为竞赛已经和你无关了。

  “互联网+”兵临城下

  “银行渠道的大额持有人中,40岁以上的客户占比超过80%。”3月18日,在互联网金融业务培训班上,肖雯如此数字化她的忧虑。

  目前,作为基金业重要销售端的的银行渠道,其用户主要集中在40岁以上的年龄层,而80后甚至90后,正在流向其他渠道。

  “互联网+”已兵临城下。

  作为互联网金融“爆款”的余额宝,其惊人的爆发力让基金业看到了互联网给基金业带来的可能性,同时也看到了互联网与生俱来的野蛮生命力。据中金公司在2月底的测算,2014年底余额宝的规模约在6000亿,相关产品规模约为7200亿。

  与银行渠道相对,网络销售渠道的潜力非常巨大。

  据东方财富2014年年报,受益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东方财富全资子公司同时也是首批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的上海天天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旗下“天天基金网”)去年基金销售额大幅增长5.37倍至2297亿元。

  按照肖风的说法,“不是互联网在颠覆而是时代在更替”,这个时代会发生更替,如果你不跟上这个时代,你的命运只有一条,必然被淘汰。

  目前,肖雯所在的广发基金亦在焦虑感中迎头赶上。广发基金联合百度公司等,基于互联网大数据联合推出了“百发100”指数。

  但是,基金公司在转型中遇到的瓶颈颇多。据肖雯分析,这些瓶颈包括产品品类单一,在一站式综合金融业服务劳动竞赛中很被动;基于互联网的技术构架体系薄弱;几乎没有基于大数据的运营平台。此外,就是文化冲突、价值观、行为方式、激励机制等互联网行业与基金行业本身制度层面差异所带来的问题。

  人才稀缺是一大问题。肖雯表示,做互联网金融的一大感受,是需求太多了,但是基金公司的系统难以应对这些需求。这就涉及到人才稀缺的问题,目前这一领域的人力资源角逐非常激烈,尤其是好的产品经理与架构师。

  肖雯举的一个例子是,其所在部门原本有10个这方面人才,但近期其中3个离职,包括被BAT公司挖走的,以及去创业的。

  在广发证券信息技术部副总经理兼首席架构师梁启鸿的分享中,梁启鸿强调其跨界技术团队非常多元化,包括从百度、腾讯、华为、甲骨文、雅虎、IBM等公司挖过来的人才。

  转型背后,需要的是真正的互联网思维。

  肖雯称,目前很多公司在淘宝上卖基金,但只是把产品换个销售渠道,并没有真正去为客户着想,打造有互联网特性的产品。广发基金亦曾在这里走过弯路,后来为打造某款产品,特意让团队花诸多工夫把产品界面做得更加简洁、直观,结果其效果明显。

  她总结,基金公司应从用户的痛点开始,从某一两个解决痛点的功能开始,迭代优化,积累流量和用户,叠加、整合更多服务,逐步形成平台和生态。

  转型时间有限,这是一场资产管理行业与互联网行业相对渗透、相互冲锋的战争。

  据肖雯判断,未来两三年对于基金业是关键的时间,因为互联网行业也在学习资产管理行业的内容,如果错过这两三年,将会很被动。

  自上而下推动

  “互联网+”兵临城下,基金业正在经历从上到下的转型之路。

  3月18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在深圳成立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并举办了互联网金融业务培训班。

  基金业协会的动作只是一个开始。

  据某基金业人士透露,目前监管层对基金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非常重视,正在推动基金业从上到下的转型。

  该人士称,监管层已明显意识到,目前的时代已是真正的移动互联时代,当今社会中的各种商业模式,其基本商业逻辑的起点是移动互联。假如没有把移动互联作为思考起点,可能基金业的发展会远离现在商业思维的中心,而处在边缘化地步。

  事实上,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监管层在基金业互联网探索转型的路上一直给予诸多支持,包括余额宝当初获批,背后是监管层加紧推动,其诞生才能这么快。

  “监管层希望国内基金公司能用三到五年时间,转型为基于移动互联网架构的企业,完成公司的转型。目前行业要认真思考路径、路线图、时间点的问题,尤其要大胆引进、培养、吸收互联网行业的各类人才。”前述人士表示。

  前述人士提及一个细节——监管层领导建议基金业从业人员加强学习,多关注国外关于互联网金融的研究,以及国内BAT等优秀互联网公司创业家的原创性著作,包括腾讯出版的系列相关书籍。

  自上而下的“洗脑”是必须的。

  “转型是一把手的系统工程。”肖雯用这句形象的话强调,一个互联网金融部带不动整个公司的转型,用互联网思维和技术新建、重构公司的业务体系。领导的时间在哪里,公司的战略就在哪里。

  某沪上基金公司负责互联网金融部的人士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基金公司如果真的决心转型,投入是很大的,需要找到一个不错的团队,以及支付其成本,这最重要的是公司领导层能够下决心,并真正去推动。

  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行业创新中蕴含的风险值得注意。

  前述人士提及,监管层亦警示基金业从业人员,在发展移动互联的资产管理业务中,要坚守资产管理底线,不能借互联网资产管理之名行违法乱纪之实。

  (via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浠)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