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弱的蒙古创业圈:期待“英雄”出现

标签:创业蒙古

访客:14607  发表于:2015-03-19 07:51:23

【导读】在蒙古投资人花费一定数额的投资,就能获得10倍于在硅谷和北京投资时所获得的股份,这都要归结于当地缺少资本的大环境,企业不得不以大量的股份换投资。

贫弱的蒙古创业圈:期待“英雄”出现

Kaizen Mongolia是一家来自蒙古的潜力初创企业,其创始人Jigjidsuren在蒙古现今不佳的科技环境下仍然渴求发展,将企业扩展到香港,立志要成为蒙古企业家中的佼佼者,也许他以后真的能成为英雄,就此改变蒙古的现状。

Ganzorig Jigjidsuren创立的来自乌兰巴托(蒙古国首都)的初创公司,是目前最有前途的公司之一了。他的公司,Kaizen Mongolia,创造了POS设备和针对餐厅的软件还有其他一些称为Egulen的小型业务。由于公司的这些优秀产品和吸引人的演示,当然还少不了那些愿意掏钱的客户,使得他的公司在其故乡的众多竞争企业中脱颖而出。不过Jigjidsuren必须要花高昂的费用将自己的公司扩展到蒙古以外的地方(现在也将重点放在香港地区)。

他在阐述蒙古新兴创业的真实景象时说:“我放弃了公司的50%来获得少量的投资,我必须放弃这些因为并没有那么多人愿意提供投资。”

一位来自蒙古餐厅的老板是Egulen的头一批投资者,Jigjidsuren的经历算是蒙古许多科技型初创企业的代表。在蒙古投资人花费一定数额的投资,就能获得10倍于在硅谷和北京投资时所获得的股份,这都要归结于当地缺少资本的大环境,企业不得不以大量的股份换投资。而大多数蒙古的年轻公司是远远不如Kaizen成熟的,它目前已经在19家中型餐厅开展业务,所以完全可以说他们正遭受着不公平的待遇。

图片2

蒙古的资本市场环境,概括起来就是市场状态不好交易量又稀少,Ider-OdBat-Erdene是名为CallPro的销售团队型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他是推动蒙古初创环境发展的重要一份子,他听过这么一句话:“每四个月会有一次25万美元的融资。”然而度过初期投资阶段,前景却似乎更暗淡了,Bat-Erdene表示他从未听过蒙古的初创企业能获得C轮及以上的更高融资。

他补充说,后期阶段的投资者们经常会问他一些有潜力公司的发展情况,所以说问题并不在于资金短缺。“我相信这里钞票是很多的,缺少的是强有力的、有发展前途的初创企业。”简而言之,初创企业一到发展阶段就达不到投资者们的预期。


“人才留不住”

图片3

这些企业面临另一个巨大挑战就是招聘和留住人才,Bat-Erdene表示蒙古人是天生的企业家,但一直以来享有的游牧民族声誉让他们很难在同一个岗位上待太长时间。“我们很难将人才留在公司里,因为他们总是想尝试新鲜事物。”

Jijidsuren 补充道:“蒙古年轻人的心态真的是十分不稳定,他们不会在辞职前认真权宜。不过也不能都怪他们,初创企业的创始人们总是将员工们压的太紧,这也就迫使他们一个个的要跳槽去更成熟的公司。”

更糟的是,年轻人在大学里经常学不到该用在科技初创企业里技能,Jigjidsuren表示他的团队必须要为了Egulen即将推出的iPad销售点解决方案而自学iOS的相关开发知识。“我们必须要这样学习,因为现今蒙古大学里仍然没有任何教授iOS开发的课程。”

Jigjidsuren尽量不重复同行所犯的错误,他会培训新员工三至六个月,然后给他们单独的产品来磨练技能,但不会压榨他们。


经济急需多元化

图片4

蒙古的政府对IT初创企业的支持只是在边缘处做到最好,虽然有一小部分的基金是为中型企业和制造商所设立的,但它们并不是专门给初创企业的。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矿业和农业,这些都是蒙古的经济支柱,而科技初创企业却往往被冷落。

这样的过度依赖导致2011年和2012年的经济衰退,迫使蒙古要勒紧裤腰带开始考虑多样化的发展。Julian Dierkes是英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亚洲研究所的社会学家,她表示:“这里长期有一些关于矿业需要多样化发展的探讨,不过就现在对中小企业,还包括初创企业的实际支持来看,我还没有发现任何的迹象。”

蒙古需要其他产业来支持其经济,不过不能和邻国中国一样走制造商路线。Jijidsuren表示:“生产有形产品并不是蒙古该有的未来,因为我们并没有海港和足够的人力资本。”蒙古的人口不足300万,而约有130万人居住在首都,这个国家完全是封锁在陆地的。

Jigjidsuren 认为解决方案并不一定是创建公共风险资本基金,乌兰巴托只有大约100家科技型初创企业,据Bat-Erdene的推测,这可能对于让政府下的风险资本公司有效地工作的竞争性还不足。

但减税肯定是受欢迎的,Jigjidsuren解释说:“为了开发一个应用,我需要招人,而为了招他们我要缴税。员工必须要缴税,用人单位就更需要缴。”消除这种双重附加费将会缓解他作为创始人的大难点:招募到合适的人才。

更好的IT教育为政府打开了又一扇可以投资的大门,蒙古的前议会成员Enkhbat Dangaasuren发起了名为梦想IT的项目,并且担任“一基金会”的执行董事长,这两个都是致力于促进国家的IT教育。“一基金会”提供与IT相关学科的蒙古语视频讲座,但是这些都只是小生态圈的小份子。


榜样的缺失

图片5

国内市场很小但是科技正当道,蒙古已经在全国范围推出3G,约一半人口的手机都是用3G连接的,所以面向消费者市场的移动及网络应用在初创企业中是很常见的。Twitter在蒙古明星和政客间是很流行的,即使农村人口对于新技术的态度也是相当开放的,许多游牧家族,即使没有用基础的网络设施也有太阳能电池板。

大多数初创企业创始人都希望能建立一个在乌兰巴托的基金会然后再扩大,就像Jigjidsuren对Egulen所做的,对其他市场所做的那样。Bat-Erdene解释道:“他们中的大多数都瞄准国内市场,但都想弄清楚如何迈入国际市场,谈论那些对于国外市场来说可伸缩的想法。”

不过Jigjidsuren表示蒙古的初创企业常常无法创造出原生的产品仅仅是拷贝现有的,他们微薄收入的大多分都是来自广告。独特的产品和服务是很罕见的,这也是初创企业这么难吸引投资的另一个原因。

Bat-Erdene说蒙古的初创企业需要一个英雄,他用相扑来作类比:“在90年代,蒙古将一群年轻的摔跤手送到日本练习相扑。”这些早期的蒙古力士开始和比他们重很多的日本同行对决,这使得相扑崛起,成为这个国家里与射箭、骑马一样受欢迎的新一代运动。直到今日,世界上排名前四的相扑运动员中有三名就是蒙古人。

“蒙古缺乏那种能够鼓舞人心的英雄企业,”Bat-Erdene说道:“如果能够有的话,这个圈子里会萌发出极多的热情,目前初创企业还不够积极能做些大胆的事。”

他用爱沙尼亚来举了个例子,爱沙尼亚是Skype的诞生地,尽管人口稀少在IT方面的背景也不够雄厚,它仍然成为了蓬勃发展的科技创业中心。其首都塔林最近被Inc.com评为五个“全球未来城市”之一。

不过希望还是有的,未来蒙古的冠军初创企业将会向企业家证明他们应该投资冒个险,同时也该提高估值并且强迫投资者们提供更好的条件。

Jigjidsuren指出,蒙古并不是在科技世界完全没有树立过榜样。一些国家电视节目会展示蒙古人在谷歌和微软的科技巨头的工作,但这些人往往都是员工,而不是企业家。


留洋先锋

图片6

蒙古未来科技型初创企业的先锋可能会在那些在外国游学或在外企工作的人中诞生。

许多人会去学习或实践,但其中的大部分人都表示会回来。”

这些外籍人士将会为当下的圈子带回新的想法、技术和热情。乌兰巴托现在主办了Startup Weekend黑客马拉松、Startup Grind keynotes(和Bat-Erdene一起主办)以及运营了一个当地的国营孵化型企业。

Dierkes 说道:“有源源不断的蒙古人出国归来。”但大多这些移民劳工都在韩国寻求谋生,不过越来越多的学生会去日本、中国、澳大利亚和韩国去上大学。

Jigjidsuren离开乌兰巴托扩展他的初创企业进入新市场并且在更可接受的程度上进行融资,但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国。他梦想着成为蒙古企业家中的佼佼者,他说道:“我的想法是如果我能在这个市场上获得成功,我将会回蒙古投资。”

(via 猎云网 编译:Grace)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