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讯飞移动互联网战略:三分天下拿最大一块

标签:移动互联网科大讯飞

访客:23945  发表于:2013-11-22 09:40:09

科大讯飞移动互联网战略:三分天下拿最大一块

11月21日下午5点钟,科大讯飞董事长、总裁刘庆峰如约走进安徽合肥总部办公楼5层的会议室,来见来参加科大讯飞媒体开放日的数家媒体。

这是公司首次举办媒体开放日,也是刘庆峰首度面对科技行业媒体谈公司的发展战略,以及回应公司因为低调和神秘而有的诸多质疑。移动互联网战略以及路径反思成为这次见面会的重中之重。

过去一年,在产品上,除了讯飞输入法和语点,去年12月,科大讯飞和中国移动(微博)发布语音门户产品灵犀,到今年10月底,讯飞输入法激活用户过亿,活跃用户在2000万左右。在技术演进上,今年9月,科大讯飞发布了离线语音识别方案,识别正确率超过90%。在公司架构上,科大讯飞成立了移动互联网事业部,并将阵地前移,从合肥迁到北京。刘庆峰透露,要像华为总裁任正非所说的那样,“让听到炮火的一线人员来做决策。”

语音行业正面临引爆点。微信等移动互联网产品引领的语音对话潮流让语音输入逐渐成为用户习惯,可穿戴设备的兴起则将语音合成和识别技术的重要性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无论是谷歌(微博)、苹果抑或中国的腾讯、百度,无论是科大讯飞,还是刚刚兴起的云知声等语音技术创业公司,已经且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语音技术大角逐。

在这个行业巨变中,科大讯飞怎么去面对来自互联网巨头和创业公司的挑战和种种不可预知的风险?

关于中国移动入股的利好及可预见的博弈,关于移动互联网战略的抉择和取舍,关于行业竞争,刘庆峰有自己的答案。

谈中国移动入股:

需要的时候就在,不需要的时候可以视同不存在

去年8月23日,科大讯飞发布公告称,中国移动通过其子公司以每股19.4元的价格认购科大讯飞非公开发行股票7027万股,占本次发行后科大讯飞股份总数的15%,总交易价格约13.63亿元。中移动将以现金形式执行此次认购。

在和中国移动签约时,中国移动承诺不参与日常管理,不谋求控股权。刘庆峰认为,中国移动也认识到自己的效率比较低,双方合作会有磨合,作为联合品牌,中国移动高层也有清醒认识,“除了业务上的对接,其他不需要移动的时候,他们就被视同不存在。”

刘庆峰透露,在过去一年间,科大讯飞和中国移动的合作有了三方面的进展。一是双方高层建立相互信任关系,二是战略合作协议的各项内容有序推动。沿着既定的方向并有新的领域在扩展。科大讯飞跟中移动的各种体系,比如九大基地、数据部和市场部实现从上到下的对应体系对接。第三是科大讯飞跟中国移动已有的合作业务持续增长。

但实际上,从这一年的合作来看,科大讯飞并没有实现很大的业绩跳跃,资本界对中国移动和科大讯飞的合作认为“低于预期”。科大讯飞与中国联通(微博)的合作营收已经上亿,按照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的用户基数推算,科大讯飞来自中国移动的收入应该是联通的好几倍,但为什么没有那么多?

刘庆峰认为资本界的期望可以理解,但科大讯飞也有自己的苦衷。

一是受制战略合作协议入股的实际进度问题。刘庆峰透露,双方的协议签订是在去年8月,但中国移动的资金真正进入是今年4月份。前期主要是沟通,包括商业模式的明确,语音与平台的整合建设框架搭建等,但资金进入后才有更紧密的合作。

二是企业的效率问题。由于中国移动是国有企业,企业在反腐防控,流程的严密执行等非主观的原因导致国有企业的效率比民营企业略低一些,导致部分工作后延。他预计,双方合作的节奏在今年下半年开始加强。“未来三个月到半年之内,很多深度战略合作都会陆陆续续推上去。”刘庆峰说。

谈移动互联网战略:

像抗美援朝的朝鲜战场,是前沿阵地这仗必须要打,但不会影响腹地

刘庆峰认为移动互联网是前沿阵地,“坚决不能丢,必须去打。”

去年科大讯飞成立了独立的移动互联网事业部。主攻讯飞输入法和灵犀领个产品。刘庆峰说,不指望前沿阵地带来营收,收入靠其他事业部来。对移动互联事业部的要求是形成大众品牌,有公司影响力。

除了正面进攻,面对互联网公司的围剿,科大讯飞也有防御策略。

“移动互联网就像抗美援朝的朝鲜战场,必须打掉美帝的觊觎,但这个战场影响不到腹地。”

第一是现在对互联网公司免费的产品,都还没有收入,免费没有损失。另一个是科大讯飞有教育和呼叫中心两个高门槛行业,互联网公司目前无法进入。第三是灵犀语音助手全免费,没有收入,但是移动对科大讯飞有补贴,这个过程中讯飞有生存能力,并有未来持续高速增长潜力,敢打移动互联网这场仗。

另一个刘庆峰正在做的是通过博弈和整合,减少内耗。移动互联网事业部把人员派往北京进行商务拓展和合作。“总指挥部在北京,研发在合肥,给北京更大的自主权,实现人才招聘和产品快速迭代。”是否会将移动互联网部分单独分拆,刘庆峰说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打算。未来独立发展还是分拆上市,要看发展情况。

谈行业竞争:

未来是三分天下,科大讯飞的战略同盟要占最大的一块

移动互联网的竞争中,行业颠覆性的变化可能会更快。刘庆峰认为,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进入是个好事。

谈到行业新秀,刘庆峰认为,像云之声这些小的创业公司不断出来,不断地激起资本市场的关注,也鞭策科大讯飞将技术产品迭代和创新做得更好。

对于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推出自己的语音应用。刘庆峰认为,他们这两年在语音应用上都有很大进步,也建立了自己的体系。但这些企业带来的冲击,绝对没有像苹果软硬件一体化捆绑带来的冲击更大,相反,科大讯飞和微信等还有很多合作。

与腾讯、百度这些已经具备重要用户入口的企业相比,刘庆峰认为,要做得更开放,应用领域中做得更透彻,把用户的打电话、发短信等刚需做透。刘庆峰透露了下一步科大讯飞的策略:

一是更透明开放,不是垄断所有上下价值链,而是把语音合语音理解真正做透;

二是将技术变得更好,不仅语音云平台开放给创业者,同时把后台的合作资源整合开放,让中小创业者受益;

三是结盟。移动互联网中除了开放平台的合作伙伴,跟三大运营商和手机厂商都达成战略合作,构建战略同盟。

“语音的应用可能会三分天下,一分是外企,一分是国内互联网企业,一分是科大讯飞,我们通过战略结盟,从核心技术以及客户基础来说,我们有信心做大行业的,三分天下我们拿最大的一块。”刘庆峰说。

番外篇:创业十三年“弯曲的直线”

有可能形成喷泉效应,领先地位不容易被人力和技术密集投入而复制。

这句话作为战略写入了科大讯飞2003年的年终总结,十年后,依然适用。

1999年,刘庆峰以及科大讯飞的创始团队从人机语音通信实验室的试验成果起步,拿着从本地投资方”忽悠“来的300万元起家,创建了硅谷天音公司。

1999年底,又获得了安徽美菱集团等的3000万投资,更名为”科大讯飞“。在这之后,投入巨大,生存依然艰难,2000-2001年,科大讯飞引入复星和联想两大投资者,逐渐走向正轨。十年后,中国移动注资科大讯飞,科大讯飞作为从软件方案提供商,离移动互联网越来越近。

在接受复星和联想投资后,联想董事长柳传志和复星郭广昌、梁信军的风格影响了刘庆峰,并将风格带入了科大讯飞的整个管理理念。

2000年,联想和科大讯飞签约仪式的当晚,柳传志和刘庆峰进行了一次长谈。对于创业,柳传志告诉刘庆峰“既要有理想,又不能理想化”,对于处理政府关系,“既要得到政府的支持,用其阳光健康的一面,又要和政府保持距离”。

复星的强项在于大趋势的判断以及多元化格局意识,比如对房地产和钢铁产业的投资,大手笔的资产运作手法给刘庆峰的影响很大。科大讯飞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语音评测、声纹识别、智能手写等方面建立了多行业、多领域生态体系。

科大讯飞副总裁江涛把1999年-2001年称之为“弯曲的直线”,方向大体正确,但走了无数弯路。

最初科大讯飞想做个人产品。做了一套畅言软件,但卖不出去。通信增值和移动互联产品也尝试过有声Email和电话听网,用电话访问移动互联网。但是有声Email基本没有人用,电话听网在东北一处运营商卖了一套,营收几百万元。

但B2B业务救了科大讯飞。刘庆峰很欣赏英特尔的创始人安迪·格鲁夫,并认同intel inside的理念,并把这一理念复制,将讯飞的技术植入各领域并拓展了行业用户市场。

“现在看来没有做这些疯狂的傻事,没有留下来这些火种,科大讯飞也发展不到今天。”江涛说。(via.腾讯科技)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