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摇晃并不能阻止大船的下沉

标签:转型裁员惠普拆分

访客:21612  发表于:2015-03-02 10:37:30

  文/李丽凯


  惠普是一艘正在下沉的大船,裁员、合并就这种摇晃,只能减缓其下沉速递,不能改变其下沉趋势……

  如果一艘大船正在下沉,那么通过摇晃大船可以减缓大船下沉的过程,但无法改变大船下沉的趋势。其实纵观惠普近20年以来的发展,基本否乏善可陈。这家曾经的硅谷明星光环已逝,频繁的整合无疑向外界表示其自救的意图,但这些无济于事。

  2月25日,惠普发布了2015财年第一财季财报。报告显示,惠普第一财季净营收为268.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81.5亿美元下滑5%;净利润为13.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4.3亿美元下滑4%。

  这个下滑并不意外。 2014年2月20日惠普Q1财报同期下滑1%,2013年Q1财报同比下滑6%。明显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的节奏。与财报同时公布的消息还有拆分和裁员,2014年10月惠普已经公布把PC和打印机业务从企业硬件及服务中分拆开来,分成两个公司的计划。近期更新的消息是,原先公布的2万多的裁员计划将上升到5.5万。

  看起来,这是惠普的一次“刮骨疗伤”的自救行动,但纵观惠普十几年以来的发展轨迹,尽管CEO频繁换帅,但拆分,并购,换人,裁员……仿佛就是惠普自救的所有药方。当然,效果显然未达到预期。

  雇佣“女王”的代价

  用事后诸葛亮的眼光来说,IBM的转型可以称为惠普的榜样,而惠普的做法则是“头疼医脚,脚疼医头”的表现。

  IBM当年面临危机,裁撤掉很多不能为公司产生价值的部门,然后带领公司走上正轨。而惠普拆分公司的赚钱业务,把惠普当时的优质资产安捷伦分拆上市。几年之后,安捷伦自己发展并未多好,而分拆时所得的现金也未来能把惠普带到更好的去处。

  另外一个饱受争议的是惠普对康柏的并购。2001年9月,惠普中国总裁孙振耀听到惠普收购康柏的消息,第一反应是“今天不是愚人节啊”。2002年5月,时任CEO卡莉 菲奥莉娜像巡视的女王一样趾高气昂去收购康柏,随后8月公布的财报却惨不忍睹。PC部门由上个季度的盈利1200万美元转为亏损5600万美元,企业系统集团的亏损从700万美元剧增到7000万美元,即便是最赚钱的打印机业务的利润也不如从前。

  之后几年,惠普核心业务的发展一直不尽人意。在PC领域,其与Dell的差距越来越大,在打印机业务中,惠普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但是市场份额却不断被日本公司佳能和爱普生蚕食,而在数码相机市场则输给了佳能、尼康和索尼。

  在卡莉 菲奥莉娜时代,惠普由一个高科技公司转型为一个消费电子生产公司,遗憾的是,其覆盖了足够广泛的战线,却没有在一个领域做好。此后请卡莉 菲奥莉娜离开,惠普又多付出1亿美元的代价。

  上一轮“刮骨疗伤”

  其实惠普这次裁员“刮骨疗伤”并不稀奇,这个药方在马克赫德时代已经试验过了。卡莉 菲奥莉娜离任后,马克赫德继任惠普CEO。这个财务背景出身的CEO在任内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压缩成本”,除了裁员之外,还有很多现在看起来都有些“匪夷所思”的节流方法。

  2006年,IBM宣布在中国增加17个办公室,中国惠普却要在2008年前关闭9个办公室。孙振耀的办公室被取消成为公共区域,而其本人“流动工位”办公。还有一些城市的办公室直接取消,员工在家办公。

  经过强力整顿的惠普在短时期爆发了活力,2006惠普Q4财报营收增长6%,利润同比增加32%, PC出货量达990万台,市场占有率连续2个季度超越戴尔。

  但是,一个公司长期发展是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情,而非长期“紧衣缩食”。而马克赫德长期压低员工薪资,降低必要开支的做法并不能保证惠普长期的健康发展。而其后期因为个人作风和财务双重问题,最终在2010年选择了离开。当然,马克赫德任内惠普的各项指标算一个短暂的“辉煌期”,其股票增长了300%。随着马克赫德的离任,惠普蒸发了100亿美元市值。

  其实马克赫德也是一个争议人物,其上任后经常对惠普员工说的一句话是:“好的公司要么善于增长,要么精于效率,要么取胜于资本市场,而伟大的公司则在于这三方面都成功。”而事实上,其精兵简政政策获得了资本的认可,但在公司内部积压了诸多怨言。而其最后离职牵涉的性丑闻以及贿赂事件公布于众,其实也是内部怨气的爆发所致。

  拆分、裁员:另外一次例行摇晃

  2014年10月,惠普公布拆分计划,其将分拆为两家独立上市公司。一是主营企业硬件和服务业务的“惠普企业”,将进一步巩固其服务器、存储、网络、融合系统、服务和软件以及其云平台领域的发展情况;二是主营个人电脑PC和打印业务的“惠普公司”,将负责个人系统与打印业务,并探索3D打印和计算机体验等前沿新技术。

  这次拆分被业内普遍看衰,因为这个决定如果早作三年,也许是有机会的。而现在,惠普已经基本错失全球产业链升级的机会。打印面临3D打印等新技术的变革,惠普能否站在潮头完全是个疑问;PC机大势已去,已然成为“弃儿”,而企业级领域,其劲敌是老牌巨人IBM,以及新秀google、亚马逊等等。拆分也许可以实现其所说的效率提升,但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惠普存在的问题。

  近期,惠普还遭遇了一次“后院起火”,在对其控股的华三一次人事变动之后,引发了3000人规模的罢工。惠普希望把华三这个优质资产夹带其过期的服务器业务打包出售一部分,在换帅的时期遭到了华三员工的集体反对。而变卖优质资产本身对于惠普来说,是把安捷伦分出去一样的饮鸩止渴行为。而大量裁员在短期内能让报表好看,但同样没有未来。

  吴军在《浪潮之巅》中提到,惠普这家公司“九十年代后期,惠普经历了不很成功的转型,这个曾经辉煌的硅谷巨星渐渐黯淡下来了。今天,在斯坦福孕育出的众多公司中,大家很难将惠普和思科、英特尔和谷歌排在一起。如果没有奇迹发生,以后它的前景依然黯淡。”

  显然,拆分和裁员都不能视为惠普的奇迹。而经过摇晃的短暂耽搁,这艘大船将继续下沉。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