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商业生态的坍塌:PC时代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切换

标签:移动互联网

访客:19295  发表于:2015-02-25 17:35:19

 

坍塌法则:在商业丛林中,当进入到产业变革剧烈期,往往会发生异质商业力量的大规模入侵,也可能发生产业环境的急剧变化,这些因素所导致的结果往往并不是个别物种的衰亡,而是极有可能导致原有商业价值链的整体坍塌,导致整个产业生态发生重大变化。

 

对于一个良性生态系统来说,最重要的是物种比例均衡和食物链相对稳定。如果系统中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外来物种,尽管它可能是出于某种善意而被引入,但那同样也有可能造成当地环境压力增大、食物链破坏、生态系统紊乱等诸多问题,有时候甚至还会引发一场灾难。

 

澳大利亚原本是没有兔子的,殖民者在开发澳大利亚的初期,引进了欧洲的兔子。澳大利亚温暖的气候、丰富的牧草,为兔子提供了良好的生存条件。加上澳大利亚缺少兔子的天敌,兔子就开始以惊人的速度繁殖起来。

 

几年过后,在澳大利亚的草原上到处都可以找到野兔的踪迹。野兔的灾害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庞大的数量消耗大量的牧草,另一方面野兔在草原上到处挖洞筑穴,毁坏了牧草的根,造成草场的大面积退化,并严重威胁畜牧业的发展,畜牧业产值开始大幅度下降。1928年全澳兔子总数40亿,人口才600万。曾经人们为了杀死兔子,而引入兔子的天敌狐狸,但没想到兔子没灭多少,本土的11个动物种群灭绝了。1950年开始人们开始使用生化战术对抗兔子,引入了黏液瘤病毒,让兔子感染黏液瘤病毒而死亡,才让兔子数量减少。但时间长了兔子开始对这种黏液瘤病毒产生抗体,到现在科学家还在研究新的病毒对付兔子,人类依然没有在大战中完全取胜。

 

还有些生态系统的变化并不是由于外来物种,而是外部环境的突然变化。在联合国发布的一项报告中,目前在全球10处地区,气候变化已产生相应的负面后果,当地保持着微妙平衡的生态系统,正处于消失的危险中。报告着重提到了脆弱的珊瑚礁生态系统。澳大利亚大堡礁以及其他珊瑚礁生态系统仅占海底表面的0.25%,却维持着25%的海洋生命。报告警告说,这些珊瑚礁正急速减少。报告中还指出,如果全球气温平均上升2℃,就会导致地球上的珊瑚礁褪色,进而对依赖珊瑚礁生存的众多物种和地方经济造成灾难性后果。报告还提到,亚马孙森林栖居着地球上近三分之一物种。如果全球平均气温在1990年的基础上上升2至3摄氏度,60%的亚马孙热带雨林将变成半贫瘠的热带大草原。一些物种很可能在被人类识别前就遭灭绝。

 

 

商业丛林中的规则与自然界相似,人们往往倾向于低估生态体系的脆弱性,但事实上,一个商业生态体系在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或面临外来物种入侵的情况下,整个生态系统的面貌可能会被完全改写。接下来,我们可以看到“生态平台盟主”型的传统企业是如何踏入陷阱的。

 


微软和英特尔两家企业,代表了Wintel价值链体系,这两家企业都是IT行业平台盟主级的巨头,但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其生态平台盟主的地位已经出现明显松动,而安卓和ARM平台呈现出明显的取而代之的趋势。这种盟主的更迭背后原因就在于,整个行业生态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相对于安卓和ARM这些平台挑战者来说,微软和英特尔对生态环境的变化呈现出明显不适应,使得盟主地位岌岌可危。

 


第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最终产品,是由平台、平台的合作伙伴、相关开发者,乃至用户共同完成定义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平台具有显著的半成品特征。


在PC时代乃至手机产业发展早期,当用户拿到一款产品的时候,这款产品事实上是有核心操作系统和CPU芯片完成主要特征定义的,比如终端产品的基本性能、功能、所具有的应用,用户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使用者来使用这款产品。甚至不要说用户,在Wintel时代,伴随着每一款Windows和CPU芯片的升级,它们已经界定了每一款PC所能够达到的基本状态,留给PC厂家或者手机制造者的任务只是做一些外观的简单改造。总体来看,在移动互联网之前的时代,产业中所奉行的游戏规则是平台主导者直接掌控了平台价值链的大部分价值创造活动,这是那个时代的基本特点。


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游戏规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应用多样性大大丰富,终端厂商都试图借鉴Apple模式,要有自己独特富有竞争力的产品的性能和设计,同时最好还要拥有自己的应用程序商店;应用软件开发商也希望基于不同的平台,以及基于自身对于用户的理解,开发独特的程序以便在市场中站住脚;而用户在拿到一款智能手机之后,与之前的手机也不一样,用户可以自主选择给这个智能机中安装什么样的软件,甚至可以对操作系统重新刷机。因此,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无论是用户,终端制造商,还是应用开发商,它们对于这个产品定义所介入的深度明显增强了,换言之,价值链上的每方力量,都希望自己能够在整个产品完成的环节中有充分的表达、介入和影响。因此,从本质上看,移动互联网时代所提供产品对于任何一个环节而言都是一款半成品,都需要由其它环节共同来完成最终的制作。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把移动互联网时代叫做一个价值链共同定义的时代。

 


第二,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价值要素发生了显著变化。

 

回想一下在PC时代,在那个时候一个好的PC的标志是处理速度更快的CPU、更大的存储空间、更强劲的操作系统功能。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智能终端的普及,可以发现让消费者敏感的关键因素开始发生变化,比如智能机的电源性能以及背后隐藏的功耗问题变得越来越凸显,而这个时候,计算速度快一点慢一点似乎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苹果的iPhone处理器性能在任何一个时点上都不是当时最佳的计算性能,但是iPhone取得的成功有目共睹。移动互联网时代消费者的敏感要素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不仅是功耗问题,此外应用的丰富程度、应用下载和使用的便利性都是消费者更加在意的,甚至决定了他是否选择这款产品。在PC时代由Wintel所界定的大部分的游戏规则以及产品的价值要素,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悄无声息的发生改变。谁能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捕捉住消费者对于全新价值要素脉动的捕捉,谁就能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取得成功。


第三,各方力量的挤压要求全价值链低成本化。


这一点也显著的差异于PC时代,在PC时代似乎已经形成了这样的默认规则,那就是用户需要为每一次Intel CPU芯片的升级以及Windows新品推出支付更多的费用。而这两家企业也正是通过这样的持续升级策略,赢得了丰厚回报。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在3G智能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这一点已经在开始发生改变。比如,3G智能机的发展过程中,运营商为了改变自身的市场地位,希望借助3G智能机作为驱动用户规模的关键抓手。从运营商的角度,它们就会力推更多低成本的智能机,愿意为低价智能机提供更多的补贴,这对于智能机成本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再比如,在半导体设计和制造行业,这个行业由于竞争的激烈,利润已经逐渐趋薄,因此对于所有的芯片设计和制造商来说,都迫切的希望通过一些技术资源复用来降低自己的设计和开发成本。


对于开发者和手机终端制造商来说也是如此,如果操作系统或处理器费用过高,将极大增加终端或者应用的售卖难度,从它们的诉求来看,也迫切希望整个价值链的成本能够走低,以保证竞争力。总结而言,我们可以看到,甚至从移动互联网的最主流应用方面,大量的免费应用开始出现,这事实上也构成了一种下游的商业力量的挤压力量,这种下游的免费浪潮势必会倒逼整个生态基石平台的上游环节需要把成本降下来,因此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一个要求全价值链进行成本有效控制的一个时代。


第四, 开放合作成为必然之选。


由于这个时代终端类型多样、应用丰富、商业模式多元,如此复杂庞大的商业生态体系不是任何一家企业所能够承担的。这里对整个产业的要求是能够分工有序的配合,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做好自己的价值创造部分,所有其他的工作都交由其它合作伙伴完成。这暗含着对每个价值链环节企业都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在自己的价值链环节拿到足够的收益之后,要能够把价值让渡给价值链的其他合作伙伴。这里比较典型的就是ARM,ARM作为一个IP核的专利授权企业,设计制造等后序环节它都不再介入,因为ARM如果想要它的技术能够最大化的被使用,就必须让其所有下游的环节取得足够的收益。对于安卓也是如此,在智能机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每一款智能机的价格都是高度敏感要素,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能够让合作伙伴最大化的获取收益,势必会拉动安卓平台的快速成长。由此安卓平台采取了免费发布这样的策略,把直接收益让给合作伙伴。因此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第四个非常重要趋势就是价值链开放协作,所有企业之间必须形成一种有效的默契,愿意并且采取实质性的行为把价值让渡给相关的合作伙伴,由此才能带来整个产业链的繁荣。


回到前面的问题,为什么微软和英特尔的盟主地位在ARM平台和安卓平台的进攻之下,显得岌岌可危?


第一,Wintel联盟没有做到“举价值链之力完成产品定义”。

 

首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所要求的,举整个价值链之力来完成产品的定义,在这一点上安卓和ARM几乎做到了极致。安卓平台通过透明和免费的开放,它只做操作系统,所有围绕这款操作系统的后续产品开发定义、应用导入全部由合作伙伴乃至最终用户完成。这事实上等于激发整个手机设计和制造以及应用软件行业的活力,由大家共同来完成这样的定义。于是在市场结果上,包括HTC、华为,包括一些电信运营商比如中国移动都曾在竞相推出自己基于安卓的终端新品或操作系统新品,整个产业链共同来完成面向用户最终产品的整体定义。ARM也是如此,ARM只做专利授权,后序的工作是由高通等合作伙伴把ARM的IP核用到自己的SOC设计里面,然后进而把芯片嵌入到不同的终端设备中去,包括智能手机、TV、智能家电等。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Windows和Intel所形成的Wintel联盟,在PC时代事实并不是由整个产业链来定义最终的产品,一款PC产品事实上已经绝大部分由Wintel联盟完成了整体的定义,后序的制造商及至软件开发商所能够优化和改进的空间非常少。这也是后来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越来越多的体系成员会选择安卓或是ARM这样的新平台去合作,其原因就在于所有价值链成员都不希望只是给核心平台打下手、当苦力。

 

第二,Wintel联盟一直引以为豪的价值特色,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重要性下降。


对于移动互联网时代价值要素的变迁的顺应方面,一个生态基石平台如果能从底层角度去开展面向移动互联网去进行整体设计,自然会极大减轻上层后序跟进者的开发难度,由此这些平台也会必然会受到追捧。像安卓系统中大量的是面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特性定义,包括摄像头使用、地址薄管理、信息的导入和有效的分发、对于一些重要互联网应用资源的快速登录、界面的平滑和友好等,这一系列的特质都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所需要的。在操作系统领域,包括Windows也包括日渐势微的塞班系统、惠普web OS等系统,普遍的观点是其系统普遍偏“重”,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的敏感要素,包括对于UI的体验,相对来说都没有做到像安卓平台这样更加互联网化、更加轻型化。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更加敏感的是功耗这些关键性能性指标,而ARM在这方面表现极佳。因此,ARM平台已经形成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霸主态势,直到现在英特尔也没有大规模实质性的进入移动终端的芯片市场,其原因就在于,英特尔始终没有在功耗等关键性能上,形成与ARM可以比拼的对等的实力。由此可见,对于移动互联网时代所需要新性能和新价值要素的理解,构成了平台成功的关键所在。

 

 

第三,Wintel联盟始终致力于追求技术溢价,不符合全价值链低成本化的要求。


面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全价值链低成本化的诉求,安卓平台和ARM平台表现也不错。ARM平台是只做专利授权而不介入任何下游的设计和制造,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理解成为下游众多的芯片设计和制造企业把其中IP核的设计外包给了ARM来执行,也就是说ARM是伙伴们的一个公共外包平台,它的存在降低了整个产业链的芯片设计成本。安卓更是如此,安卓对于整个终端商和开发商的使用是完全免费的,这样的做法符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各方力量挤压之下,要求低成本化的这样一个必然趋势。

 

 

第四,Wintel联盟始终致力于控制价值链,而不是让利于整个价值链。


关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价值让渡与分享方面。安卓和ARM采取的策略是并不期望占据整个产业体系中大部分的价值源。直到今天为止,ARM要比它绝大部分的合作伙伴的体量都要小,而Google也没有拿安卓来获得直接收入的意图,也就是说,它们做好了在价值链中应该扮演的角色,没有与其他价值链的环节争利,把大部分的价值都让渡给了其他的价值链的主要环节。事实上,随着华为、小米这些手机终端企业的快速崛起,反映了一个策略得当的生态基石平台,可以极大的激发价值链其它成员的活力。

一个生态体系盟主,如果不能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和新物种的冲击,注定会逐步走向脆弱,乃至最终坍塌。

 


作者微信公众账号:沈拓2011
作者新浪微博:沈拓2011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