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OneWeb:格雷格·惠勒和他的“卫星网络帝国”

标签:OneWeb卫星网络

访客:37414  发表于:2015-02-11 10:47:40

【导读】在计算机发展史上,我们无法忘记比尔·盖茨和微软、乔布斯和苹果,或许在未来,我们会记住另一个名字:格雷格·惠勒和他的OneWeb。因为他将互联网带入了一个全新时代,把上网的权利赋予每一个人。

走进OneWeb:格雷格·惠勒和他的“卫星网络帝国”

在历史前进的过程中,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它的代表人物,带领世界进入另一个全新的时代。在计算机发展史上,我们无法忘记比尔 盖茨和微软、乔布斯和苹果,或许在未来,我们会记住另一个名字:格雷格 惠勒和他的OneWeb。因为他将互联网带入了一个全新时代,把上网的权利赋予每一个人。 

他友好亲切、乐于结交朋友,谈论起他的商业计划他两眼放光,充满热情,犹如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他的执着近乎疯狂,从不轻言放弃。他就是格雷格·惠勒(Gerg Wyler),当这个住在佛罗里达州Sewall’s Point的科技创业家建议我们的采访放在波多黎各进行时,我欣然接受。他和他的家人租了一架飞机打算飞往圣巴特岛,中途计划在圣胡安停歇。那时候,他的妻儿会在飞机上用餐,然后他跟我会在机场讨论他正在筹划的卫星创业公司。“带一份芝士披萨和一份香肠披萨,”他发来短信,“孩子们会爱上你的!”十分钟后,他又发短信来:“还有无糖可乐。” 

就在最近,认识惠勒的人一直跟我强调说,他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人,非常有创造力的思想家,有时候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习惯就好啦,人们会说,因为他可是个天才啊!所以,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很快他又发短信来取消了我们的采访!因为飞机起飞晚了!“太抱歉了,今天实在太累了,”他在短信里写道,“整个早晨都忙成一团……”而我呢?孤零零地坐在圣胡安的酒店里,盯着两份披萨和一瓶无糖可乐,我只好安慰自己:“习惯就好,天才的思维我们跟不上……” 

如今45岁的惠勒,一个看似经常临时变卦的人,已经成功创立经营了一系列的公司,而且每一个创业公司都要比上一个更加大胆、创新、出人意料。在惠勒20多的时候,他就靠设计和出售电脑部件获得了第一桶金,之后,惠勒毅然决定用一生致力于使不能上网的人最终有网可上。他成立了一家通信创业公司,把光缆铺到了卢旺达。接着他又成立了一家卫星公司,为孤岛和其他偏僻的地区带来了高速稳定的互联网服务。现在,他又着手创办第三家公司——工程总部设在硅谷的OneWeb,志在部署一个低轨道的卫星网络,让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能享受到互联网的便利。 

有科技媒体称赞说,惠勒在过去十几年所做的努力是为了让“另外的30亿人口”有网可上。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上,几乎有一半的人口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至今还未能享受到互联网的便捷。有些公司,比如Google和Facebook,因为他们把互联网带到发展中国家的善举而备受关注。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邀请《时代》杂志跟随他一起来到印度的乡村地区,记录他作为一个慈善家和商业领导人在当地做出的努力和贡献,而实际上他和他的公司并没有真正改善印度穷人的处境,整场记录报道作秀居多。埃隆·马斯克,先后创办了特斯拉汽车(Tesla Motors),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以及“超级高铁”Hyperloop,当他公布了自己的太空互联网计划后,不仅受到媒体持续关注,还从Google和Fidelity引入了10亿美元的投资资金。 

互联网是每一个人的权利 

惠勒更像是一个边缘人物,早在人们意识到访问互联网应该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大力宣传这样的观点。他大概是活着的人中唯一一个既亲自铺过光缆又构建过整个网络布局的人,这些经历让他知道未来地球的线路网络会有多么复杂。依靠OneWeb,惠勒或许可以实现他的目标。从天而降的互联网服务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吧! 

“有人给我看了扎克伯格的那篇文章,也有人看到文章后给我打了电话,”在我们终于会面后,他接受我的采访时说道,“这挺好的,他有一个比我大很多的宣传平台。我一直在努力让人们明白互联网是社会和经济增长的一个基础层面,现在他做到了。”接着,他努力保持礼貌谦虚的态度,补充道,“但是我更了解我们的系统,我觉得这个更重要一些。” 

惠勒很爱笑,再加上有点夸张的面部特征——稍显奇怪的下巴和圆乎乎的脸颊——让他看起来更像是路边肖像画家笔下的漫画人物。他的语速很快,而且滔滔不绝,说话的时候喜欢一直走来走去。他自小在波士顿附近长大,有一个优秀且有抱负的保险诉讼律师父亲和一个非常宠溺他的母亲。当惠勒懂事后,他在学校的表现也很好,只不过他的思绪经常飘向云端漫游,因此他的成绩也是忽上忽下,时而拔尖时而中游。但是他对于感兴趣的科目可以投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力,比如高中时期的电脑和汽车就是这样深深地吸引了小惠勒。他自学了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CAD),这段经历极大地锻炼激发了他天生想象复杂设备的能力。很快,他就学会了使用软件还开始自己搞设计。其中之一是为福特野马设计的基础燃油喷射系统。然后他在某一个科技杂志上找到了福特汽车的工程主管的名字,毫无预兆地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我们谈论汽车,这一次令我大开眼界的对话,让我意识到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广阔。”惠勒回忆道,“当时的互联网领域,很难找到一个对艰难晦涩的话题既富有激情又了解透彻的人。”

雷格•惠勒

高中毕业后,惠勒从辛辛那提的泽维尔大学跳到了马赛诸塞州西部的北亚当斯州立学院。他先后修完了金融和计算机科学,然后又进入了芝加哥伊利诺伊理工学院的法学院继续深造。那是在1992年,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惠勒勾勒了他的第一个商业蓝图:设计一个新的散热器——用大块的金属把电脑主处理器的热量带走。为此,他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做“No Overhead”,完善他的散热器的同时,也为用户定制个人台式机。最终他如愿以偿地摒弃了在当时普遍使用的噪音很大又笨重的风扇散热器,开发了一款采用新型散热器的电脑。

到了1994年,惠勒又成立一家名为“Silent System”的公司,专门出售他的散热器。“他不是每天一个电话骚扰我,他是每天3-5个电话轰炸我!” Jim Rappaport说。作为新波士顿基金的主管,惠勒坚定地把他看成是自己的潜在投资者。“他太有毅力了,”Rappaport终于抵挡不住惠勒的“狂轰滥炸”,惠勒当然也拍着胸脯向他证明,Silent System的机器不会比IBM的差!于是,他们开始了愉快的合作。惠勒也开始在芝加哥和波士顿两地来回奔波,一边完成法学院的课程一边还要操心公司事务。在一个几近封闭的小隔间里,没有任何自然光,他经常对着电脑连续工作36个小时。五年后,Silent System在为台式机行业成功的创造出了最好的散热器,成本只有50美分,比所有竞争对手的成本便宜了80%。Silent System后来获得了戴尔、惠普等一系列用户,最终被电子产品制造商莫仕(Molex)以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而这时才刚25岁的惠勒,已然是一个千万富豪。既然现金充裕,惠勒开始涉足房地产,在互联网急速发展时期,他又以快速投资科技行业大赚了好几笔。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一切。 

厄运突然降临 

2002年10月1日,惠勒急匆匆地驱车赶往住在温彻斯特的母亲家里。因为他的母亲十分反常地一直没有接他的电话,惠勒隐隐感到一丝担忧。当他到达时,他发现前门敞开,但里面异常安静。他穿过房屋,最终在车库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头部遭到粉碎打击,冰冷地躺在血泊中。他的母亲被人残忍地谋杀了。 

惠勒心里十分清楚,是谁杀害了他的母亲。所以当警察赶到的时候,根据《波士顿杂志》对案件地报道说,当时惠勒想都没想就直接告诉调查人员:“是他!是我的父亲!他终究还是杀了她!”在报道中,惠勒描述了童年和他的父亲杰弗里的冲突,最终十几岁少年离开家和他的祖父母住在一起。他说他的父亲曾一直在身体和心理两方面虐待母亲,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彻底破裂是在谋杀发生的一年前,因为母亲提出了离婚申请,并且在谋杀发生前夕杰弗里决定起诉他的儿子要求从Silent System的利润中分一杯羹,所有这一切,都导致了惨剧的发生。对于虐待亡妻的指控,杰弗里·惠勒矢口否认。 

“有人闯进了我母亲的住处,把她残忍地打死,然后不带走任何东西地离开,”惠勒对杂志说道,“种种迹象都表明只有一种可能,而且是唯一的可能。”但是警方从没有以谋杀起诉他的父亲,直到今日,嫌疑犯仍没有找到。杰弗里·惠勒对此保持沉默。 

如今,惠勒对当年的谋杀闭口不谈。当不得不提及时,他只说那次惨剧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我母亲的去世让我开始思考去做一些更有意思、更有价值的事情,”他解释道,“我告诉自己,不管我下一步做什么,都必须有一个明确的使命。” 

我有一个使命:让互联网遍布世界 

2002年末,惠勒在波士顿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时,偶然认识了Theogene Rudasingwa。Rudasingwa恰好是卢旺达总统的参谋长,于是惠勒又认识了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这俩个人的出现,让惠勒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帮助经历了内战和种族大屠杀的卢旺达实现现代化建设!他开始构思如何让更多的卢旺达学校能够接入互联网,接着他又开始设想把整个国家变成一个科技中心。“在那个时候,人们普遍认为互联网基础设施不是最重要的基础建设,”惠勒说道,“而我不这么认为,只有当你拥有一个发达的网络系统时,你的经济才会显著增长。” 

在他的母亲遇害一年之后,再加上友人婚礼上的偶然邂逅,惠勒再一次成立了一家名为Terracom的电信公司,公司成立的目的在于为卢旺达人民送去手机和便捷的互联网服务。惠勒在美国成立了该公司,于是不得不频繁飞往非洲。工人——有时候也包括惠勒本人——在非洲挖沟渠铺光缆,成千上万米的工程量最终建成了非洲第一个移动3G网络系统。Terracom的服务效率出其不意地高而且费用也比卢旺达当地政府支持的RwandaTel公司更低,于是运营一年之后,入网用户不计其数。到2005年,Terracom以2000万美金收购了RwandaTel。 

曾有一度,卡加梅总统把惠勒的贡献称作为大范围现代化计划的核心。但是这两家公司的并购却给管理人员带来了噩梦。“RwandaTel的人员结构臃肿不堪,设备老旧,完全是一堆烂摊子,”约翰·迪克说道。他是Terracom的主要投资者之一,也是Liberty Global的董事会成员之一,Liberty Global是一家总部在伦敦的光缆公司,每年有200亿美金的利润。惠勒和迪克还曾向中国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寻求帮助,为公司设计一个更加高效经济的系统,但结果只是杯水车薪,并且还有一些卢旺达政府的要员还抱怨公司为什么要交给一个远在美国的人管理。“显然,他们希望并购后的公司由卢旺达政府直接管理,”迪克说。最终,在2007年卢旺达政府买下了这家并购公司。“我觉得我们为当地人民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一旦涉及到政治问题,就变得十分棘手,”惠勒无奈地说道,“出售公司是最直接简单的办法,而且直到公司出售,我都没有过问半点。” 

惠勒还说,他退出的原因不是因为不再对此感兴趣,而恰恰是他发现了一个Terracom不能解决的技术局限问题。Terracom的网络遇到的最大瓶颈就是如何与全球互联网有效地互传信息。数据可以在卢旺达的网络中打包压缩,但是当需要和外界的互联网沟通时就需要借助速度缓慢、价格昂贵的卫星连接。惠勒还发现,很多国家都将面临类似的窘境,于是惠勒的使命又往前走了一大步。他决定成立一家新的公司,不只是让一个国家有网可上,而是让世界上个的其他国家都可以自由地享受上网的乐趣。

OneWeb2

 使命的起点:库鲁航空基地 

从法属圭亚那首府卡宴的Félix Eboué机场驱车到海岸城市库鲁只需要要1小时。沿途风景单一,无非就是亚马逊雨林各种各样的绿色。在这片无边无际的原始绿色中间,不时还会出现几块广告牌,上面是来自亚利安太空公司、空中巴士或者其他一些欧洲航空公司的火箭或者火箭部件制造的广告。到达库鲁后,继续左转就进入了圭亚那航空航天中心,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空基地之一。 

在热带丛林中间建造一个航空基地的唯一原因是物理因素。库鲁在赤道以北300公里,在这里可以大大地减少把火箭送入赤道轨道时所需要的燃料,因为根据物理理论,赤道附近的地球自转速度最快,而且赤道附近里赤道轨道的距离也最短。因为需要携带的燃料减少了,所以从库鲁发射的火箭的有效荷载要比从其他航空基地发射的火箭荷载高出20%到35%左右。 

所有设施由欧洲国家共同出资建设,沿着大西洋占地约270平方英里。这个位置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如果火箭升空出现故障,我们将有足够的空间把它炸碎在海上。这个航空基地有多种多样的发射塔,大规模的装备建筑,液氧和煤油生产中心,以及火箭发射控制中心。又因为这里禁止捕猎,所以大量与火箭无关的生物悠闲地徘徊在附近,比如树上的树懒和猴子,懒洋洋地匍匐在路边的大蛇。 

12月18日这一天,上百名当地人排队进入主发射控制中心观看俄罗斯制造的联合号火箭发射升空。在法属圭亚那,火箭发射日是当地百姓的一个主要娱乐节日,女人们穿着高跟鞋和吊带裙,挽着一袭军装的男人们,坐在发射控制中心附近的观看台上听着从控制中心传来的倒计时声音,屏息凝神地观看火箭发射升空的那一霎那。联合号火箭运载的4颗人造卫星属于O3b公司,又是一家由惠勒在2007成立的创业公司。这已经是该公司的第三次卫星发射,公司的计划是把这几颗卫星和已经发射的8颗卫星在赤道上空围成一个圈。 

从天而降的互联网,不是神话! 

通过卫星获得互联网服务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它的速度和响应时间几乎和90年代早期的调制解调器一样——慢。数据在地面天线和地球同步卫星之间来回传输,而同步卫星的距地高度大约为2.2万英里。2.2万英里是什么概念呢?信息的传输速度毋庸置疑,但每一次的数据仍需要500毫秒的时间。500毫秒又是什么概念呢?真真是弹指一瞬啊。尽管如此,这0.5秒的时间也足以让Skype、Facetime、游戏以及任何现代云基础应用慢得毫无用武之地。 

惠勒则把O3b的卫星瞄准了近地轨道,距离地面只有5000英里。同时数据的传输时间也降到150毫秒,几乎可以媲美光缆。但也存在另一个问题:离地面越近,卫星的覆盖面就越小。所以O3b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把大量的卫星送到天空。迄今O3b已经发射了12颗卫星,在未来还会有更多。每一次发射4颗卫星,大小接近大型餐厅的冷藏库,每次发射耗费约3亿美元,不过别担心,O3b迄今为止的融资已经超过了13亿美元,这些资金分别来自Google、汇丰银行(HSBC)还有SES(世界最大的卫星运营商之一)等等。 

但是12月的这次发射出了一些小插曲。大概有30分钟的时间,俄罗斯专家团队的领导都在不停地打电话,O3b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科勒(Steve Collar)在观看台上焦急地踱来踱去,因为30分钟过去了,卫星依然悄无声息。所幸,最后4颗卫星终于按计划开始传输信息。至此,一个完整的卫星网络开始向地面发射互联网信号,每一个信号源的地面覆盖范围直径约有400英里,覆盖面如此之广使得公司可以任意调整信号。只要在信号覆盖范围内,人们就可以享受到不亚于光纤的上网速度。一般来说,电信公司跟O3b签约获得一个信号源,然后用一个14英尺高的天线来接收信号,然后通过蜂窝塔和电缆向其企业和消费者用户提供宽带服务。 

O3b公司的卫星互联网服务对太平洋群岛上的人们来说真的是“天降福音”。以库克群岛为例,在O3b之前,该岛上的互联网服务依靠地球同步卫星传输。结果可想而知:在线电影看不了,网游打不了,更糟糕的是医院想要跟新西兰的专家通过视频会诊时,画面延迟得让人崩溃。“网络是有的,但是网速几乎没有,而且成本还很高,”前库克群岛电信公司首席执行官朱尔斯·马赫(Jules Maher)在采访时说道。我们了解到,这家电信公司是库克群岛唯一的一家电信服务供应商。马赫曾想过在主岛和塔西提岛之间铺设海底光缆传输信号,但是价格承受不起。“主岛上只有1万多个居民,但是整个工程的造价需要300万美元,所以这个方案很不切实际。” 

毫无疑问,从去年3月份开始,马赫的公司就成为了O3b的忠实客户。马赫对“从天而降的互联网”感慨万千。他说,“现在,企业只需支付以往10%的费用,但是获得的网络速度却是过去的12倍!”新的服务也对当地人口产生了显而易见的影响——年轻一代的岛民逐渐开始倾向于留在本地就学而不是前往新西兰或者澳大利亚求学,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现在可以在网上上课学习。那种“如果留在家乡就会与世界脱节”的感觉不复存在。“没有人希望生活在一个闭塞的空间,”马赫说。在已经与O3b签约的客户中,还有巴布亚新几内亚、刚果民主共和国、美属萨摩亚、马来西亚以及阿富汗等国家的电信公司。 

除了太平洋上的岛国,邮轮航线和近海石油钻塔也是O3b的潜在客户。一般来讲,在邮轮上只能访问同步卫星提供的互联网服务,资讯费用为每分钟75美分到1美元不等。“联网时间太长,你恐怕需要举债付费了,你知道我这不完全是在开玩笑,上网费用确实很高,”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的首席信息官比尔·马丁说。如今,皇家加勒比已经从O3b购买了数个信息源,以便于覆盖其3条航线上的网络信号,为乘客提供免费的网络服务,提高与同行之间的竞争力。在跑步机上边锻炼身体边在线看电影,和好友一起喝上几杯的时候再观看一场大学橄榄球比赛,还可以向往常一样打开一个手机应用与好友交流发布最新消息——哪怕是在一望无际的海上,现在他们也可以像平时那样打发无聊的时间了。“现在的年轻人,没网络就不行,”马丁说,“但是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一艘加勒比皇家邮轮上使用的宽带量超过了其余在海上航行的邮轮所使用的宽带总量。不得不说,惠勒的卫星互联网着实令人惊叹不已。 

O3b的终极形态:OneWeb 

随着12颗人造卫星升空运行,O3b的卫星互联网逐渐从试验转变为正式向市场提供服务。卫星互联网服务的收费价格依据电信客户向他们的入网用户收取的资费标准而定,但大部分价格不会超过普通的光纤服务。仅仅几个月的时间,O3b已然成为太平洋地区最大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根据该公司的预测,不出意外的话在本年度中旬,公司年收益就可以达到1亿美元。“我们可以向太空发射更多的卫星,100颗卫星不在话下,”首席执行官科勒说道,“如果我们可以发射更多的卫星,我们的网络就可变得更加物美价廉。” 

就在O3b的卫星成功发射后几个星期,惠勒一本正经地开始说道,他在自家车库里创业的经历是多么令人感到激动振奋。这个车库其实属于位于加州阿瑟顿市的一幢豪宅。那里是硅谷最繁华时尚的城市,那幢豪宅也是惠勒的宅邸。不过这座宅邸的一楼已经完全成为了他的最新公司OneWeb的总部。 

整个一楼布局是这样的,在客厅里的是一群机械工程师,通讯专家被安排在餐厅,几个卫星专家围坐在厨房餐桌旁——当然是工作而不是吃零食。地板上铺满了网线。车库被设计成了工作室,里面放置了一台3D打印机,和一个15英尺长看起来像烧烤架子的玩意儿。一个280磅重的卫星就是在这里被组装起来的。在休息时间,附近有一个球洞区和一个地滚球球场,可供工程师专家们娱乐放松。(公司的法定名称其实是“WorldVu”,不过公司仍以OneWeb的名义运行。)

OneWeb3

OneWeb将是O3b的超级版本。小小几十颗的卫星根本实现不了惠勒的宏图伟业,他的计划是发射648颗人造卫星,并且这些卫星离地面的距离比O3b的卫星更近,轨道高度大概只有750英里。惠勒的工程师们希望能将卫星与地面之间的信息传输时间缩短到20毫秒,从而为人们提供一个具有最高水平的互联网服务,能够处理所有的应用。当我们坐在他家会客厅的壁炉旁交谈时,惠勒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汽车轮胎大小的灰色半球形物体。惠勒解释说,这就是OneWeb设计的屋顶天线。和传统的卫星电视天线不同,他的屋顶天线不需要在安装的时候不停地调整角度以确保能够接受信号,你只需要把它扔在屋顶上,球面向上就完事了。我们有几百个卫星,惠勒说,你完全不用担心接受不到信号。由此我们看到,O3b主要面向具有大型天线接收设备的电信公司客户,而OneWeb则主要面向个体或公共、商业建筑——比如:学校、卖场和医院等。OneWeb就好比一个本地互联网热点,在其附近的设备可以通过Wi-Fi或者其他信号接入该热点。 

“你甚至都不需要买天线,”惠勒说,“只需要呆在有热点的学校或者健康中心附近,你的手机或平板就能接入网络。”惠勒给他的天线设备的定价为每个200美元左右,并且还保证他的天线一定是经久耐用且容易操作的。“这个设备可以埋在泥土里几个月不坏,防水且没有任何开关键,所以你连说明书都不需要。” 

当然,OneWeb和O3b之间肯定会有业务重叠的部分,但惠勒认为正是这些重叠部分,可以让两家公司在面向不同的市场时可以提供互补服务。O3b的业务将主要集中在企业这一块,为国家、电信公司还有大型邮轮提供大流量宽带服务。如果一艘邮轮同时在两家公司的信号覆盖范围里,显然O3b能为其提供更优质的互联网服务。但是,OneWeb的信号覆盖面更加广泛,能同时为企业客户和散户提供服务。知道目前,惠勒仍持有O3b的大部分股份。 

另一方面,OneWeb还充当了全球互联网备用系统的角色。假如某一束光纤遭到破坏,导致相关的地区失去网络连接,OneWeb马上可以接替光纤。OneWeb理应还能为飞机提供更快的互联网服务,因此当自然灾害瞬间摧毁地面通讯系统时,它的强大用途就显露无余。理论上来讲,OneWeb可以通过调整它的天线为紧急救援人员和其他人员建立一个即时的互联网。 

惠勒强调他并没有打算把公司定位成一个全球通讯公司。他更倾向于向全球各大电信公司出售自己的天线设备和卫星服务,后者再根据自身的定价向其用户再次出售天线设备和互联网服务。电信公司为他们的服务定价,而不是OneWeb。“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实际情况也不同,电信公司可以根据当地市场定价,我们希望所有的用户都能够支付这项服务。”惠勒解释说。 

未来,仍在探索中…… 

OneWeb的卫星网络最终能否建成,现在还很难说。在OneWeb的探索之前,已经有不少公司——如有“空中因特网”之称的Teledesic和SkyBridge——早在10年前就开始尝试过建立一个类似的空中网络,但是除了付之东流的几百亿美元,随之而去的还有投资者对建立空中网络的信心。但是惠勒和其他支持者认为,早年的这些失败只因为当时的技术还没有成熟,如今技术的发展有了很大的进步,是时候重新拾起“空中网络”的概念了。OneWeb声称只需要3颗卫星,就可以覆盖印度那么大的区域。但是由于这些卫星会以一定的方式不停地移动,所以惠勒的团队首先需要克服这一难题,必须找出一个方案把通信数据有效地从一个卫星传输到下一个卫星,在传输数据的同时还要完成庞大复杂的运算以确保所有接入这颗卫星的用户能够获得最优的宽带服务。 

另外,已有的卫星制造商屈指可数,通常他们生产的卫星都有特定的用途,无法重复使用。OneWeb显然需要和其中的一家或几家制造商合作,批量地生产专用卫星。然后,还要和各个主要的火箭发射公司合作,保证每20天就能够成功发射一颗卫星,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惠勒的终极目标。“在过去的卫星产业,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大卫·贝廷格(David Bettinger)说。大卫曾是卫星通信公司IDirect的首席执行官,在了解了惠勒的使命后,毅然决然地加入了惠勒的创业团队。“只有格雷格才敢做这些事情,我们需要一个格雷格惠勒来带领我们走向新的时代。” 

到目前为止,惠勒已经投入了600万美元,到卫星网络完全建成预计还需要超过20亿美元的投资。公司目前已有维珍集团和高通公司两家投资商,分别投资了数千万美元,此消息来自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他目前已是OneWeb的董事会成员之一。“我们完全有能力发射2500颗卫星,”布兰森对此充满信心,“如果一切进展顺利,盈利自然不用去说,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网络可以造福人类,为真正需要的人送去希望。” 

惠勒希望OneWeb在2018年能够正式投入运营。与此同时,竞争对手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网络服务送到世界其他各地。Google曾一度投资OneWeb并且希望把OneWeb变成自己公司的一部分,但是惠勒最终和Google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分道扬镳,布兰森说。Google现在全力推行自己的计划——项目“Loon”,该计划将利用携带了通讯设备的大型热气球在偏远地区的上空创造一个无线网络。Facebook也没有闲着,从无人机和激光技术到更智能的基地台,如何利用这些设备为偏远地区构建互联网联通桥梁的探索从未停止。 

但这些都不足为惧,真正的威胁来自埃隆·马斯克,他常常闯入惠勒的会客室,最近还宣布了一项他自己设计的互联网空间网络的计划。马斯克的计划是与SpaceX合作制造上千颗卫星,然后用自己的火箭将其发射升空,最后利用这些卫星处理全球的互联网流量问题。“我们的卫星比格雷格的更上了一个层次,而且数量更多,”马斯克说,“我认为在这个新的领域我们需要一个竞争对手来激励自己。” 

布兰森对此反驳说惠勒才是唯一一个对所有的技术问题有过深思熟虑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获得了国际无线频谱权利,有资格为人们提供卫星互联网服务。“我并不看好马斯克,”布兰森直言道,虽然惠勒和马斯克都是他的好友,“如果马斯克真的想进军这个领域,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和我们保持紧密合作,而不是自立门户。” 

在这一次在边走边谈的采访中,我们还谈到了人们对惠勒的看法:既优秀又轻浮。“我觉得我是一个指导者,”惠勒解释说,他认为自己更擅长探索事物的工作原理,组建最优的团队,找到投资者以及让一切都顺利进行。在OneWeb上,惠勒大概倾注了最多的时间和心血。一旦开始投入工作,如果没有意外再次发生,他会尽一切努力完成在母亲去世后他给自己定下的任务和使命。“这是一个全新的互联网,”他认真严肃地说,“也是所有人的互联网。”(via 猎云网 编译:小白)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