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犯追踪》里的人机隐喻

标签:疑犯追踪人机隐喻

访客:30878  发表于:2015-02-11 09:42:37

【导读】如果机器有灵魂的话,也是被人赋予。

《疑犯追踪》里的人机隐喻

《疑犯追踪》拍到第四季了,关于人、机器和政治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叙事越来越宏大,主人公们面临的问题也越来越变得无解。
和哥哥克里斯托弗·诺兰相比,弟弟乔纳森更钟爱于小切口深度叙事。他的作品注重逻辑落脚点,想像力也许不如哥哥,但思维力丝毫不弱。不过,兄弟两个人对色调追求似乎是一致的,喜欢冷调子,灰度较强,也许这是和“思想”最贴近的颜色吧。
诺兰兄弟是爱书的,《星际穿越》和《疑犯追踪》里满墙的书成了未来与现在、机器与人类沟通的唯一媒介。诺兰兄弟不是典型的奇点论者,因为他们总喜欢把科技往回拉,拉入到人性的深处。
看到了一条新闻:纽约即将取消成千上万部公用电话,改为wifi热点。这对于诺兰兄弟绝对不是好消息,《疑犯追踪》里机器就是通过纽约的这成千上万部投币电话向哈罗德传递密码。最传统的媒介最安全,可见诺兰兄弟的心底深处对科技有所保留。
作为主人公之一的哈罗德在片子里和女怪杰Root有过辩论。乔纳森·诺兰用了一个很有趣的暗喻:root是程序用语,代表了系统的超级用户,拥有删改程序的权限。让女性扮演这个角色,很可能代表乔纳森对整体数码文化呈现出阴性特质的认可。情绪化是机器很难做到的,乔纳森希望它做到。
Root认为机器应该被正确的人使用,并坚信自己命中注定是那个超级管理员。哈罗德却认为,机器应该自由,不被人利用,它具有自我保护和分辨是非的能力。哈罗德巧妙地转移了机器,并让机器进行了重启。重启之后,机器自己选择了超级管理员,Root如愿以偿。这个结果和《星际穿越》中的结尾是一个道理,人类难逃“被选中”的命运,一下子跳到了宗教哲学的范畴。不过,乔纳森的处理显然比哥哥克里斯托弗更符合逻辑。
在《疑犯追踪》里,亚瑟·库斯勒的《机器的灵魂》被给了两次特写,可见此书对乔纳森的影响至深。本书全名为《The Ghost In The Machine: The Urge To Self-Destruction: A Psychological And Evolutionary Study Of Modern Man's Predicament》,写于1967年,1990年由企鹅出版社再版。
在Amazon上有这样一段话“The title is a phrase coined by the Oxford philosopher Gilbert Ryle to describe the Cartesian dualist account of the mind-body relationship.”我们或许从这句话中可以推断出乔纳森·诺兰的思想源头。那句话的大意是,“机器的灵魂”是借用牛津大学哲学教授吉尔伯特·赖尔的说法,他以此概念描述笛卡尔二元论。如果说库斯勒影响了乔纳森的话,影响库斯勒的则是赖尔。作为语言哲学的大拿,赖尔和维特根斯坦的地位不相上下。“机器的灵魂”这个概念就是他在其被称为英语世界最好的哲学著作《心的概念》中提出的。
笛卡尔的二元论强调的是精神是精神,肉体是肉体,人就像一台被注入了灵魂的机器。一个人的一生有两部历史,分别是心灵史和身体史,这就带来了关于精神的神秘世界。后来赖尔在《心的概念》中用“机器中的幽灵”(Ghost in the machine)的比喻来概括笛卡尔的观点。两个比喻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各自的目的并不相同。赖尔的比喻是用来批判笛卡尔二元论以及由此引出的所谓“范畴”错误,笛卡尔的比喻则是为了说明这一比喻的不完全性,并试图加以改进。他认为,舵手与船的比喻是不准确的,不足以说明心身关系的全部特征。因为舵手与船的关系是“外在的”,舵手只是“旁观”并操纵船的航行,而实际情况是,“我不仅仅住在我的身体里,就像舵手在船上一样,而是与身体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可以说与身体密切混合在一起,以致我似乎与它构成了一个整体”。
库斯勒发扬了赖尔的观点,他认为每一个身体都有一个Holon。思想仅仅是Holon的一个部分,Holon具有发达的信息回馈机制,可以控制人的行为,并与人所在的环境做出互动。并不存在“心灵”这个东西,而只会有“心灵活动”,这是经典的行为主义论断。
《疑犯追踪》是一部大数据应用的片子,而大数据的使用前提正是行为主义。
Holon的原始层是可以压制理性的,在一定的外部条件刺激下导致犯罪行为。这就是哈罗德在《疑犯追踪》里做的事情,通过大数据预测结果,再倒推出犯罪形成的原因。库斯勒是相信“三体大脑”的假说,认为人脑中的基本结构是原始动物的脑结构。大脑结构虽然在不断进化,但是始终是在大脑构架的原始基础上进行改进的,这种原始构架即是人心中的幽灵。库斯勒的矛头直指当时为全世界所关注的终极梦魇——核武器。
原始层具有返祖功能,但是其积极的一面是可以产生“爱”等正面感情,所以,哈罗德本质不是在制止犯罪,而是在掐断消极情感的延续。几乎每一集都有一个相对温馨的结尾,乔纳森·诺兰认为情感是可以转化的。
笔者觉得乔纳森还有一个用意,如果机器有灵魂的话,也是被人赋予。比如超级机器被政府使用还是被哈罗德使用,效果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所谓机器中的灵魂,更像是指机器中人的意志。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胡泳 郝亚洲,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