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自媒体分水岭已至

标签:自媒体

访客:21855  发表于:2015-02-06 09:41:48

【导读】少数自媒体人在短时间内获得了不错的收入,但这一盈利方式能持续多久依然存疑。

2015自媒体分水岭已至

2015年新年钟声敲响没几天,一个名为“速度周刊”的微信公众号发送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声明:速度周刊只是自媒体联盟WeMedia的成员。”
这篇文章的正文部分则同其标题一样简略:只是一个声明,不用点进来的。好吧,既然已经进来了,就看看WeMedia自媒体联盟的介绍吧。其后,附上了WeMedia的官方介绍。
过去这一年,只要对于自媒体稍有关注的人就很难不注意到这家公司。WeMedia官方资料显示,目前,WeMedia加盟自媒体已超过300人,覆盖主流消费者3000万人,为招商银行、搜狐、百度、新浪、腾讯、华为、特斯拉、克莱斯勒等众多知名企业提供营销和传播服务,“是中国最大的自媒体联盟组织和社会化营销平台。”
业界也存在其他散落各处的类似组织,其组织形式与WeMedia有一定类似,但若说WeMedia在过去一枝独秀似乎并不为过,这一组织还集结了不少小微开发者,年度活动售票也受到追捧。
“我们认为,移动互联网必将充分释放个体劳动者的知识和技能,让他们在不依附于特定机构的情况下,灵活、自由、快速地建立个人品牌,积累粉丝,服务消费者,并获取收入。” WeMedia创始人青龙老贼所倡导的自媒体价值实现的途径,从理论层面而言显然令人充满憧憬,但1月6日的一则消息则让他做出了不一样的决定。
当日,由《经济观察报》原社长何力领衔、上海报业集团打造的微信公众账号“界面”宣布,将于1月25日宣布成立“中国最大的自媒体联盟”——界面联盟(JMedia)。新成立的界面公司注册资本金近1亿元,团队也十分豪华,其财大气粗令业界竞争对手颇感压力。
之后很快就传出了WeMedia要求旗下自媒体人站队的消息,也因此有了本文开始的那一段看起来莫名其妙的声明。“不依附于特定机构”显然并不容易。
从仰望星空到贴身肉搏,从释放个体劳动者到纷纷圈地,这是进入2015年国内自媒体领域的标志性事件之一。作为个体,可以对这一圈地行动有不同的看法并付诸不同的行动,但作为创业者,青龙老贼的焦虑则十分典型。在国内各个互联网细分领域,充分甚至过度的竞争并不鲜见,为了保住自留地,创业者往往要在企业愿景和生存压力间作出取舍。
老贼们面临的困惑不止于此。过去一年中,关于自媒体的诸多美好设想正在被证实:它们只是设想而已。
微信官方对外宣称:“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然而进入2015年,蓦然回首,人们很可能会发现,真实的境况是:再有品牌也是个小个体。
微信公众平台开放以来,的确不乏一些草根逆袭的案例,但也是早起赶海的那拨人分享了一部分利益。截至2014年7月,在微信月活跃用户数已接近4亿的同时,微信公众账号也达580万个。在汹涌而来的大潮面前,个体更加渺若星辰。罗辑思维算是为数不多的知名度美誉度皆备的成功案例,动手早、路子对,多平台联动,通过视频产品带动品牌生长,成长为微信大V。吴晓波公众账号姗姗来迟,但因为其在内容和声望的积累,也轻松进入大V之列。
人们可能高估了新平台的拉动力。在微信平台上,依然是微信公众号时代之前的大V们驰骋的领地。其他各个领域的自媒体公众账号,特别是IT互联网公众账号,则沦为软文重灾区。少数自媒体人在短时间内获得了不错的收入,但这一盈利方式能持续多久依然存疑。
大V退散,段子手崛起,这是在微博上发生的话语权迁移。过去一年,因为少数几个标志性人物的自身原因,以知名企业家、投资人、学者等为主要群体的微博大V们逐渐丧失了他们在微博的阵地。段子手们则通过归顺于不同的公司与机构之下,达成联动之势。分享知识、促进信息的流动的微博平台已成为“哈哈党”们的根据地。
利用认知冗余释放其专业和信息传播能力,这是人们对于那些非媒体从业人士的期许。然而,无论是在微博、微信、看起来已经十分古老的博客平台还是音频视频领域,自媒体人所期望的专业人士自媒体并没有获得足够令人欣喜的成长。在微信上,养生类的信息很容易获得追捧,但自相矛盾、伪科学等内容也是泛滥成灾。大多数医生、营养学者等专业人士缺乏写作和传播专业知识的动力,而抄袭行为的存在更是打击了原创者创作精品内容的积极性。
2015年,自媒体的未来会更好吗?通过逐步开放文章评论,微信正试图走出信息孤岛。微博则推出打赏等机制,这一举措能否真正激励自媒体人释放其精品原创能力,仍待验证。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何菲,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