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泰尔手把手教创业:创业不垄断无成功

标签:创业垄断

访客:26839  发表于:2015-02-03 09:56:53

【导读】作为PayPal创始人的Peter Thiel对于竞争与垄断拥有其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如今人们往往忽视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现象:失败者才谈竞争。

彼得·泰尔手把手教创业:创业不垄断无成功

 作为PayPal创始人的Peter Thiel对于竞争与垄断拥有其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如今人们往往忽视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现象:失败者才谈竞争。在常理看来,竞争实现优胜劣汰,但Peter Thiel却认为竞争是留给失败者的,胜者得求垄断。

各位下午好,今天的主讲人为Peter Thiel。Peter是PayPal和Palantir的创始人,同时投资了硅谷大部分的技术公司。今天,他将谈谈关于策略与竞争的话题。Peter,感谢你的到来。

很好,感谢Sam的邀请,感谢能给我这个机会。

我一直有着一个沉迷于其中,难以改变的成见。就商业来说,就是当你在创业时,你是创业者创建一个新公司,你总会想独占鳌头并避免竞争。因此,失败者才谈竞争,但今天我们得谈谈竞争。

 二分法的创业世界:完全竞争与垄断者的谎言

 首先我想谈谈当你创建新公司时的一个基本问题:如何创造价值。到底是什么使得商业有价值。有一个很简单的推算来得出答案。假如你拥有一家有价值的公司,有两点总是成立的。第一点:它为世界创造了x美元的价值。第二点:你获得了x中的y%。在这样的分析中,我认为人们总是忽略了x和y是完全独立的变量。所以x可以非常大,而y却很小。x可以是中等量,而如果y比较大,你同样也能够获得很大收益。

所以,想要创建一个有价值的公司,你至少得在创造价值的同时获取你创造的部分价值。只是做个比较,如果比较美国航空公司和Google,假如只比较他们的规模,其得出的结论是航空公司比搜索引擎更重要。假如以收益为衡量标准,2012年美国航空公司光国内收益就达1950亿美元,Google收益仅过500亿美元。当然,从直觉方面考虑,如果做一个选择,你是愿意不再乘飞机还是再也不能用搜索引擎。直觉会认为航空比搜索更加重要。如我们所见,这还只是国内收益。

如果再加上全球收益,航空公司的收益比Google搜索高太多了,但是它们的利润却比Google少了不止一点。在2012年,美国航空公司几乎没有盈利。想想航空产业这100年的发展历程,美国的航空公司累计盈利大约是0。航空公司赚钱,但三天两头破产,又被重新估值,然后周而复始。这就体现了在整个市场上,航空产业的资本化。与Google相比,差不多也就是它的四分之一。因此,虽然搜索引擎比航空公司小很多,但价值却高得多。我觉得该比较很好的体现了x和y的价值意义。

彼得·泰尔

彼得·泰尔

所以,如果是完全竞争,总会有优势与劣势。然而在高一个层级,也就是你们经济基础课学的完全比较更容易建模。我觉得这是经济学老师总爱提及完全竞争的原因。有时候很高效,尤其是当世界假如是静止不变的情况下。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掌控消费者剩余,同时政治上,社会也教导我们说竞争总是好事。但当然,竞争也有很多坏处。如果你因为赚不到钱,同时还卷入了高强度竞争,通常结局都不会太好。我们待会再说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在竞争强度的两头,一方面有完全竞争的行业,另一方面也有垄断。垄断是更加稳定和长期的业务。你要是有充足资金,并且能够投资新产品,创造一个独创性的垄断,我觉得就非常有价值。
而且,我确确实实地认为在二进制的世界观中,只存在两种市场:一种是完全竞争的,还有一种是垄断的。而介于两者之间的出乎想象得少。大家或许对于二分法还不够了解,因为人们对于自己在什么性质的行业总是不说实话。尽管在商业中并非至关重要,但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认为人们所不理解的商业理念却是最重要的,该理念就是世上只有这两种生意。

 所以让我再谈谈人们是如何“忽悠”的。如果你认为公司有从完全竞争到垄断二者之间存在很大的空间,其实他们之间明显的区别相当的小。因为垄断的人假装不垄断。他们基本上会说:因为不想被政府约束,不希望被政府盯上,所以绝不会说自己垄断。因此,每个垄断者都会假装自己面临极其严峻的竞争。而另一方面,如果你面临极大的竞争,并且在那种很难赚钱的行业,你就会说另一套谎言。为展现自己的独特点,吸引资本投资,你会说你做的事情很独特,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竞争激烈的谎言。所以,如果垄断者假装不垄断,非垄断者假装垄断,那它们之间差异就很小了。至于真正的差异实际上是很大的。由此可见,市场的分布具有二元性是由于人们对于自己的生意不讲实话,并且这些谎言的方向相反。

 让我再深究一下这些谎言是如何起作用的。作为一个非垄断者,你会撒谎说自己的市场很小。而作为垄断者,你会谎称你的市场比看起来大得多。所以,如果从理论上考虑,你就能明白垄断者称其市场广阔多样,而非垄断者会称其市场狭小。所以结果就是,如果你是非垄断者,你嘴上说自己市场超级小,说你是市场上的唯一卖家。如果你是垄断者,则会说自己市场超级大且竞争激励。

MO_LC_01

现在来举几个实际例子。谈到一般的生意,我总是用运营一家餐馆举例。人们总是有这样一种观念,认为资本与竞争水火不容。如果资本家积累资本,一个完全竞争的环境下,资本会全部被竞争给消磨掉。因此,如果你开一家餐馆,没人愿意投资,因为你总是盈亏。在此种情况下,你就得讲点独特的故事。你可能会说,诸如我们是Palo Alto(帕罗阿尔托)地区唯一的英国餐厅。在Paolo Alto的英国货。当然,市场可能会太小,因为人们可以一直驱车到Mountain View(山景城)甚至到Menlo Park(门罗帕克)去吃,并且可能没有只吃英国菜的人,至少只吃英国菜的人估计已不在世上。
所以这个细分市场可能根本不切实际。还有个好莱坞版本的例子。拉电影投资的人常会这么忽悠:大学的橄榄球明星参与了一个黑客精英集团去捕捉杀了他朋友的鲨鱼。该部电影还未被创造出来。但问题在于这样做有意义吗?这不过又会是另一部毫无意义的电影。这种电影多了去了,竞争惨烈,非常难赚钱,在好莱坞做这种电影从未有人赚到过钱。
所以你总是怀有疑虑:这种中间地带是真实的吗?是靠谱的吗?有价值吗?如今众多创业公司也如出一辙,在这种糟糕情况下,你也会满腹抱怨:编个不管其靠谱与否的主意,运用转发分享、手机、社交应用几者传播出去。这通常都不是什么好兆头。所以通常当这种情况一出现,都会没戏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就好像North Dakota(北达科他州)的Stanford(斯坦福),但不是Stanford(斯坦福大学)。
让我来看看另一面,另一种谎言。假设你是一个搜索公司,位于对面一条街上,占有66%的市场,完全主宰了搜索市场。近来Google几乎不再宣称自己是个搜索引擎,而是有时说自己是家广告公司。如果只是搜索,你就会说它占领了太多的市场份额,这简直难以置信,是完全的垄断,并且比90年代Microsoft垄断程度都深,或许这就是他们赚那么多钱的原因。但如果说它是个广告公司,搜索广告有170亿美元,这还只是线上广告的一部分,线上广告更多。我们都知道,美国广告业巨大,而全球的广告业比其更大,总额达5000亿美元。所以Google才占3.5%,沧海一粟。
垄断9

如果不称其为广告公司,将其称为科技公司。科技市场差不多达1万亿美元,而Google在科技市场中使用无人驾驶汽车和所有汽车公司竞争,用电视和手机与Apple竞争,和Facebook竞争,和Microsoft的office系列产品竞争,和Amazon的云服务竞争。在极大的科技市场中,竞争随处可见。然而我们并不是政府所警惕的垄断,政府也不能约束我们。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些强大的诱惑或多或少扭曲了市场的本质。
所以从科技行业细分市场可得出如果你细看Apple、Google、Microsoft、Amazon,他们年复一年的不断盈利并且其盈利额极高。我想说美国科技行业经济如此繁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倾向于建立这种类似垄断的商业。这些公司正展现了:公司积累了过多资金,以致于不知如何处理。
如何建立垄断?

 现在让我谈谈如何建立垄断。我认为在建立垄断的过程中,有个非常一反常态的地方:就是如果你是家初创公司,想要垄断,你会想寻找小市场。在刚建立一家新公司时,你想要垄断。因为一旦垄断了,你就占有这个“小”市场大部分份额。那应如何占据市场大份额呢?起初,你从小市场开始发展,接着占有大部分市场,然后随着时间你会找到有效方法来扩展更大的市场。

然而最大的错误是一开始就追求大市场。因为这表明了你根本没进行正确定位,而这通常也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会出现过多的竞争。所以我认为硅谷所有的成功企业都遵循从小市场开始,再扩展的模式。以Amazon为例,它以书店起家,囊括了世界上所有的图书。在20世纪90年代起步时,这使得它在其他众多书店中脱颖而出。而同时Amazon的在线商店使得从前未能完成的事成为现实。然后它慢慢扩张发展出各种电子商务模式甚至更多。
众所周知,eBay以Pez dispensers(糖果)起家,再到Beanie Babies(豆豆娃),最终在线上出售各式各样丰富的货品。在这里,违背常理的地方是很多这样的公司都以这种看似不起眼的小市场起家。再说PayPal,最初它只从eBay上大约2万的重度卖家着手。但在1999年12月到2000年1月间,我们初识PayPal时,认为这就是其全部市场了,市场小的可怜,还觉得保有这些客户太可怕了,因为这些人在线售卖一些“废物”,更搞不明白为何这些人竞相探求该市场。
垄断8

但是总有方法让一个产品有益于市场中的每个人,而eBay就做到了。它两三个月的时间就渗透了25%到30%的市场,然后又抓住了新机遇,人们开始关注认同这个品牌。从这里,eBay就可以继续扩展业务发展自身了。我一直都觉得人们不够重视这些小市场。再拿Facebook为例。它最初的市场只是哈佛的1万人,在10天时间里,它就从零市场份额跃升至60%。这是个极好的兆头。但是商学院的市场这么小,根本无法产生价值。商学院认为最初Facebook和PayPal及eBay的市场太过狭小,几乎无法产生价值。如果继续下去,那根本毫无价值可言。但事实却是这些小市场是它们增长的核心点,也是成就它们的关键。正是小市场使得它们如此成功。

  与之相反的是如果有很大的市场,也就有了无数出错的可能。过去十年间,无数清洁科技公司就正如此。但是它们间的唯一共性是它们都迈出了第一步,着眼于大市场。2005年到2008年间,每个清洁科技的PPT都是“硅谷上空美丽的泡沫”。在PPT开头,它们都会说自己在占据一个极具潜力的市场,且市场规模价值达数以万亿美金。但你要知道,如果你是沧海一粟,这并不是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你有成千上万毫不了解的竞争对手。

 所以,如果你们想要去发展这样一家公司,即使着眼于一个小的“生态系统”,但是独一无二。你们肯定不希望去做第四大宠物食品电商。你们不希望去做第十大薄膜太阳能电池板供应商。你们也不希望在Palo Alto做第一百家餐厅。你会觉得餐饮市场价值一万亿美金。所以如果你做市场分析,你会总结说做餐饮是个很棒的想法。因为它总是拥有很大的市场规模。但是另一方面也就意味着你有成百上千的竞争对手,这使得你难以发展出自己特色脱颖而出。因此,最初想法中一个违背常理的点是着眼于小市场,往往是特别小的,甚至人们都没有注意到,并不以为意。你可以在这个市场上立足,同时如果这个市场非常适合向其他领域延展,你就可以规模化甚至形成一个垄断产业。

 这里有我想关注的很多垄断企业其他不同的特点。当然并没有统一的公式去套用。在科技行业,普遍观念认为科技发展历史进程中,所有重要时刻都只存一时。所以你会发现下一个Mark Zuckerberg不会再创造一个社交网络,下一个Larry Page不会再创造搜索引擎,而下一个Bill Gates也不会再创造一个操作系统。因此,如果你只是模仿这些人,并不是从他们身上学习,你很难做到他们那样的程度。

 这些独特的企业做着别人从未做过的事,并有机会发展成为垄断企业。Anna Karenina(安娜·卡列尼娜)开篇首句就说幸福的家庭大抵相似,但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在商业中,正好相反,我认为所有伟大的公司都各有各的伟大之处,因为他们在做一些独特的事情。而糟糕的公司都很相似,因为他们未逃脱竞争过程中的同质化。

垄断7

能发展成为垄断的科技企业具有一种特质:公司都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我的想法有些大胆。在这里,大拇指法则指的是你具有一项核心技术,且该项技术大大超出第二位。所以Amazon的图书储量比居第二位的多了十倍,在这里看起来并不包含高科技。但是其成功之处在于这种效率的方式卖出了十倍的书。再来看PayPal。Bill Turner在ebay上使用支票支付,这大约需花7到10天时间,而PayPal则快十倍。如果你想要有一些在特定领域飞跃的改进,则需要注意在一些关键维度上的重大突破。当然,假如你真的想到了一个全新的点子,类似于终极改进。我想说iPhone是第一个好用的智能手机,或许它不是,但它实现了突破发展。所以我认为科技是一点点的改进发展进行量变,然后产生质变从而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的。
我想应该还有网络的效应,能够满足人们一定的需求,随着时间推移能够发展成为垄断。关于网络效应比较好玩的一件事是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该行业具有高价值,但它们在早期往往很难聚集吸引用户。还有一个问题往往较难解答:行业创始人为何具有如此高价值。规模经济是指如果固定成本很高,边际成本很低,这就很容易自然而然地形成垄断经济。
另外还有品牌。它深深地存在于大众脑海中。我从来就不太理解品牌如如何产生作用的,所以我从来不投资只主打品牌的的公司。我想,现实中存在的现象才能真正地创造出价值。我想到有一点,待会再深入讲述。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软件企业,不知为何,往往非常符合某些商业模式。它们特别适应规模经济的模型,因为软件的边际成本为零。所以如果你做了一款特别好的软件,明显优于现存的产品,之后你就会拥有非常大的经济规模然后获得迅猛扩展。
所以即使初期市场较为狭小,你也能足够迅速地扩展产业规模,并和众多增长性市场参与者始终保持同一规模而且获得在小市场的垄断实力。因此,一时拥有市场支配地位是远远不够的,想要垄断最关键的是拥有持续控制力。所以,在硅谷有一个共识:要做迈出第一步的人。但我觉得在某些情况下最好的选择是做最后一个,或者选择去做在这个类别中持续时间最长的。这才是最为稳妥的做法。Microsoft是最终的操作系统,至少它保持地位数十年。Google是搜索引擎中笑到最后的。Facebook也成为最终具有价值的社交网站。
垄断2

最后价值其实是这些公司所积蓄的实力,能够使他们在未来撑得更久从而实现价值。所以,如果你要对一门生意做现金流分析,你会看到一些盈利的现金流、增长率,增长速度大大高于贴现率。那么这就意味着你的大部分价值在未来都能得以保留。在2001年,我对PayPal做了这个分析。当时它已经运行了27个月,其年增长率达到100%。我们估算未来现金流可能会减少30%,最终结果是2001年差不多四分之三的商业价值会来自于2011年后的收益。

 不过你对哪家科技类公司做这个估算,都会得到类似的结果。所以,如果试着去分析硅谷其他的科技公司,如AirBnB、Twitter、Facebook等等新兴的互联网公司,包括YC中的公司。该数据都会现实四分之三或者80%或85%的价值来自于未来2014年甚至更往后的现金流,在非常遥远的未来。在硅谷,我们经常高估增长率,但我们会低估产业持续时间。

 增长是你可以测算的,你可以非常精确地获得它的数据。但困难的是一家公司十年后是否还会存在。这才是真正关系到价值的关系的平衡且更加重要的事。所以,如果当我们回头去看看刚才提到的能形成垄断、技术门槛、网络效应、规模经济所需要具备的特点。你可以把这些条件视为一定时期内一定会存在的,只要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就能够具备。但是你也要考虑一下,你所具备的这些条件会持续很久吗。这些特征任何时候都具备吗。因此,网络推动下的时间因素也是影响公司价值的重要因素之一。如果你的产业有网络效应,它也就更容易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强,长时间占领市场。

科技的专利总是一个难以说清的东西。所以,你希望能够创造比市面上所有的都好的产品。你通过这样方式来吸引人们注意力,这也是产品最初突破的方法。但之后,你也不希望被他人超越,所以对于创新总是普遍存在,但没人能够赚到钱。想想20世纪80年代的磁盘制造业革命,你能够造一个更好的硬盘,就可以占领全世界的市场。但两年后,其他人会赶上来把你替代掉。这种状况持续了15年,之后就创造出了性能极大提升了的光驱。它对用户具有很高价值,但好处却未落到发明创造者头上。
因此总是有这样那样的质疑。但当你在科技上取得突破时,需要去向大家阐释为何你得突破是最前沿的,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最前沿的。当你取得突破后,你仍可以持续迅速进行改进,让别人难以望其项背。所以,如果你对未来有规划,不断具有很多创新,其他人也会在你的领域想到很多新的点子。这对社会是极有益处的,但对你的产业却是不大有利的。规模经济之前我们已谈过。所以我认为最后这个驱动因素非常重要。我总是忍不住,我不想多谈国际象棋策略,但是国际象棋中执白子的人先下,白子就具有了三分之一的优势。由此可见,先行者一般会有一定优势。假如你希望做后手,还要赢得这场比赛,都得学习国际象棋高手的棋路方法。同理可得,你也需要通过学习市场上已有的套路开始。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你唯一需要去钻研的东西,我认为需要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这些公司从现在起10、15、20年都会是领先公司。这很难想清楚。

垄断3


垄断者攫取“垄断价值”的两种模式

我现在想讲讲关于垄断与竞争两个截然不同的方面。我认为这是产业的中心思想。当你想它们的时候,总会有一些有趣的观点丰富自己的已有知识,丰富创新、技术、科学的历史。因为我们已经历了近300年的各各领域的技术进步。从火车的蒸汽发动机到电话、冰箱、家用电器、计算机、航空技术发展。同时,在与科技相关的领域中,我们也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技术领域的大量创新。
我认为我们想到这些事情时总是容易忽略他们,因为x和y是独立变量,其中一些可以成为非常有价值的创新。但是发明它们的人,并未因此获利。当然你可以回过头想想。你需要创造x美金的价值,获取了x价值中y%。我认为科技历史上,y一直都是0,科学家们从来没赚到过钱。他们总是设想他们生活在一个公平的世界里,认为辛勤工作和创新总能够得到回报。这可能是科学家拥有对社会最根本的错觉。在科技领域,创造了很多伟大的创新,为社会带来了很多价值。然而创造他们的人并没有获取那么多的价值。所以我认为整个科学和技术的历史可以用这样的视角来解读有多少价值被真正获取。当然也有人什么都得不到的情况。
如果你是二十世纪最聪明的物理学家,你想出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你不会成为亿万富翁,甚至连百万富翁都成不了。有些事并不会沿想象中发展。铁路,对于人类社会有着难以估量的价值,但是大部分铁路公司都因为太激烈竞争而破产倒闭。怀特兄弟,发明了第一架飞机,也没有赚到什么钱。所以我认为这里存在一个很重要的规则。
我认为真正成功的项目其实非常少见。当你真正思考250年历史的时候,会觉得产出的y总是零很奇怪独特,不仅在科学领域为零,技术领域也如此。赚到钱的人是少数。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时,工业革命最早发生于纺织行业,运用了蒸汽机及各种自动化的设备。取得了这些跨越式的进步后,人们的效率得到提高,包括纺织厂,其他各种工厂。每年5%到7%的提升,年复一年,十年又十年。当过了六七十年,从1780年到1850年间有无数量的积累。但是1850年,大部分英国的财富都被贵族掌控,工人们赚的钱并不多,资本家也因为激烈竞争而没有赚到什么钱。那时,有成百上千的纺织工厂的人们面临激励竞争格局,从而无法挣钱。

 我认为在人们真正发明了新的东西并从中赚钱的近二百五十年间历史,有两大类分类。一种是垂直整合复杂的垄断。这种垄断建立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就像Ford(福特),它就是垂直整合的。又如石油类企业,像Standard Oil(标准石油公司)。所有这些垂直整合的垄断者都需要非常复杂的协作:需要有很多零部件拼装,还要运用正确的拼装方法。当你完成时,你就将获得极大的优势。不过,今天这种方式已经很少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一种产业模式。一旦做到,就会创造巨大价值。

巨头博弈

它是典型的资本密集型企业。我们所处的时代背景是:人们很不想买复杂且上市缓慢的产品。但当我想起我在PayPal的同事伊隆·马斯克的Tesla和SpaceX的成功时,我觉得这都归功于这些企业本身复杂,并且拥有垂直的垄断结构。所以当你去反观Tesla或SpaceX时,你要反问自己他们究竟是否只在某个单一领域有着特别重大的突破。我认为他们在某些方面是有那么一些创新,但我并不认为拥有在电池技术革新或火箭技术上改进的十倍增长的突破成果。他们并没有任何特别值得一提的单项技术突破点,但他们最出彩的是将多项微创新整合在了一起,并将其发挥至极致,而且在垂直整合这一块做得比大多数竞争者都要到位。
因此,以Tesla为例,他们整合的实际是汽车经销商。在以往产业链的很多利润都流失在了经销这一环节,但Tesla通过整合的方式有效规避了这点。再来看看SpaceX,它的成功之处在于引入了业内众多分包商。而其他大型航天企业的传统做法则是通常只有一个单一的分包商。这个单独的分包商的报价就会呈现垄断性的高价。于是传统的航天企业就面临盈利难题。所以我认为,垂直整合是科技创新中被忽视的重要板块。如果你稍加注意,就会有意想不到的突破与收获。
除了垂直整合,我认为软件本身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板块。软件可以带来巨大的规模经济,还具有非常低廉的边际成本。它基于二进制位,而不是原子,保障了极强的可复制性和市场接受性。而极强的可复制性和市场接受性恰恰保证了快速占领市场的先机。即使市场量较小,采用速度过慢,也会给竞争者时间,放任他们进入市场,失去先行者红利。而在进入中小型体量的市场,如果市场能够快速接受你的产品,你仍然能够快速准确地占据市场。因此我认为,硅谷之所以能够如此成功,软件行业如此庞大,正是由于其极强的占领速度,从未无法完全形成竞争市场。
我在这里是希望告诉你们的是,人们总是倾向于针对为什么有些事情能够成功而有的不能。我觉得这些浮于表面的成功论往往忽视了真正重要的问题,即公司创造的价值(x变量)和它创新之处的实际产出价值能力(y变量)。所以,当我们看待科技创新时,多年以来,人们似乎认定科学家就不应该和钱沾边,人们认为科学家就是应该为了某种慈善的理由做科研。如果你受金钱驱使的话,就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科学家。我并不是在暗示人们做任何事都应考虑钱,我意在指出大家应该对这样那样的成功论保持理性。当我们看到这些成功论时,应该反问,这些理论是不是忽视了y变量实际是零。大家要理解科学家所处的环境是新旧科技进行完全竞争。以至于y变量只能为零的环境下,他们无法将研发的前沿科技直接“变现”。

 我们经常过分夸大软件行业,因为我们仅仅看到软件从业人员变现能力之大,以至于我们直接认为软件行业就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科技创新行业。于是逻辑变成:如果Twitter的创业者能获上亿美元收入,那Twitter也一定比一无所有的爱因斯坦更具价值。该逻辑中最大的漏洞就是忽视了一件事情创造出的价值和它的变现能力是完全独立的。所以有一些事虽然没有很强变现能力,但也为社会创造了极大价值。所以我认为在看待创新的历史时,我们不能忽略不同科技创新所处的微观经济即行业竞争架构所带来的巨大影响。我们不能因为有些人所处的行业架构恰恰能带来巨大财富,就过分夸大他们带来的价值。而有些人所处的行业架构,因为竞争激烈,限制了财富获取,就否定他们的科技创新成果。

垄断6


失败者才谈竞争

 我们不能狭隘的这样想,要多考虑一下行业结构对财富变现能力带来的影响。现在让我们回到今天讲课的中心主题上来:失败者才谈竞争。这个议题带有煽动色彩的地方在于它给失败者贴了标签。我们想失败者是不善于在竞争环境中生存的人,我们想到的是高中在体育项目中步伐缓慢的人或者是那些不怎么会考试没有进入好大学的人。于是我们总是倾向于将失败者和不善于竞争者划等号。今天我想让大家反思一下这个议题,并回过头来想想问题的关键是否在于竞争机制本身。

这里我要指出的是,我们对于竞争机制本身的了解不够,并不仅仅只是在我们知识层面上对垄断竞争二分法的认识不够。为什么对它在知识层面上的理解会不够,因为人们对这一现象不诚实,对它百般扭曲。在谈论创新史的时候,人们的成功论总是把为什么成功、为什么失败归功于那些非常奇怪和表面的原因。但我一再强调,这不仅仅只是知识上盲区的问题同时也有心理盲区的原因。我们似乎对竞争机制本身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偏好。我们骨子里就是喜欢看到别人在做同样的事情。猿,早在莎士比亚时期就有灵长和模仿的意思。在人类体内就是有这么一个模仿的基因。我们这种模仿的基因就是类似于猿类、羊群、鼠类和牛群中的动物群体行为。而这个想要去效仿别人的问题基因是我们应该时刻注意想法设法规避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常常把竞争当作验证某样东西可行与否的工具。我们会扑向那些已经有很多其他人做的事情。但这并不是一种群体智慧的表现。当很多人同时在做同一件事时,并不能证明这件事具有多高价值。当很多人同时做同一件事时,通常只能证明这是一种群体性的狂热。每年有两万人搬到洛杉矶,去追寻明星梦,然而大概只有20人可以成功。奥运会都要好一些,因为起码你可以很快知道自己究竟合不合适练体育。这样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就会减少一些无谓的损失。你们目前所受到的教育,我指的是来到Stanford之前的教育经历,都并未经历过多竞争。但在座的各位还是扛起了手中的“机关枪”,战胜了其他拿着“弓箭”的同学,来到了这里。当你在初高中时,那其实并不算什么竞争。当你在升大学这场竞标赛中,你是不是已经在反思这一切是为何了。
然后比如当你走向研究生阶段或者博士后时,你会更加质疑我们如此激烈地竞争究竟值不值得。基辛格曾经这样描述他在哈佛的讲师同事“战争”的残忍之处在于生存几率的渺茫。他这是在说教育界。在这个时候你就会明白他说的其实是一种人类群体的疯狂,为什么人类会拼了命地“厮杀”,尽管战争意味着活下去的希望很渺茫。不过反过来说,我们喜欢看到别人做着差不多的事。当和别人区分开自己的特色,特别是当我们的客观差别还是微乎其微时,那你自然就要残暴地去“厮杀”,以维持这一种差异感。我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就是一个特别好斗,凡事都想走在顶端。在初中最后一本留言册中,我的一个朋友预言说:我知道你高中毕业后一定进入Stanford。当我如愿在高中以后进入Stanford时的第二年,我就知道高中毕业以后的第四年,我会继续进入法学院读研究生。我最后进入了纽约一家律师事务所。外面的人都挤破头想要进来,而里面的人有哭着喊着要出去。这就成了一种奇怪的惯性,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在七个月零三天提交了辞呈。
垄断5

坐在邻座的一位同事当时跟我说:Peter,看当你提交辞呈给予了我们莫大的鼓舞与勇气。我们没想过能有机会离开这个Alcatraz(恶魔岛)。虽然事实上你要做的仅仅是离开大门永不回头,但是人们喜欢竞争带来的荣誉感和自我价值。以至于他们在竞争中迷失了自我,忘却了什么对于自己才是最重要最有价值的。不论何地与谁竞争,我不否认竞争是会塑造一个更好的自己。因为当你在竞争时,你会把自己和周围的人做比较,你会想法设法战胜你旁边的那个人。你思索,如何在他们做的那件事上做得比他们更好。长此以往,你也就可以把那件事情越做越好了。对于这些我都不否认,也不质疑。但是你要知道,这样的竞争是有巨大的代价的。那就是你不能站在高处思考更重要的问题,什么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和真正有价值的。所以我才会在这里建议大家,不要去做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事,要想想其他出路,转个弯,发现属于自己的无人大道。
Q:你有什么办法来简单地判断那些看上去更优秀的想法和自己想法的差距?

A我觉得你最关键的问题是要看清什么才是客观实际的市场,而不是主观描述的市场。当你看到一个主观描述的市场时,它非常容易被扭曲,可大可小。但客观实际的市场却不可能被扭曲。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辨清客观存在的市场,激励措施有力地扭曲了这些事情。
Q:在你提到的所有垄断经济的特点中,哪些是可以套用在Google上面的?

A首先他们有基于广告网络的网络效应。其次他们有一个特有的技术,让他们先发制人,如它具有网页排名算法,让当时其他搜索引擎难以超越。然后他们也有规模经济的红利,市场有储存这些网站的刚性需求,最后就是品牌效应。在我提到的这些特点中,Google占据四点。虽然这四点中,我觉得独有技术这一块稍微有点弱,但是不影响他拥有了的四大特点。当然现在的Google可能只有三个了。

 Q:你如何看待精益创业?

A你的意思是我如何看待精益创业中的设计思维这一块,就是你通过从用户反馈改善产品,从而规避一个复杂且无用的产品这么一个误区。

我自己本身其实是挺质疑精益创业这个方法论的。我觉得伟大的公司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都具有甩开竞争对手巨大差距的杀手锏,让他们冲出重围。他们成功并不是因为做了多大的客户调研。这些伟大的公司的管理者通常都患有些轻度的埃斯博格综合症。他们其实挺一意孤行的,并不会特别在意别人怎么想或者怎么说。所以我认为我们有时过分专注于精益创业中那些循环往复的方法论来摆样子,而没有花更多地时间来真正建立和公众的沟通渠道来解决问题。

关于规避生产出市场不需要的产品的风险,这个问题其实挺难回答的,因为这些风险的确是有,但是怎么说呢,面对这些风险,你其实是没有什么时间可以去规避的。如果你总是花时间想人们究竟想要什么,那你往往会失去进入市场的先机和红利。当然不去思考市场需要什么,你也会有做出可有可无产品的可能。所以说从某种角度,你可以去把法学院读书看成是一条低风险的道路,但是它也可能是一条高风险的道路,因为它会遏制你去做其他更优意义的事。因此,风险与无风险其实难以说清楚,它是一个太复杂的概念。

Q:关于最后进入者红利,它其实是对竞争机制存在的认可?

A你是在说我的那些特有名词的问题。有些时候,人们就是会集中在某些板块。那些寡头公司实际上就是非常成功地先发制人者。你可以说Google并不是搜索引擎之母,那之前有其他的搜索引擎,但Google或其他寡头公司优于行业第二名太多太多了。Google虽然不是搜索引擎第一人,但是是网页排名第一,特别是网页排名自动算法上。Facebook也不是社交网络第一人,Reid Hoffman早在1997年就有了一个社交网络,名字也就叫社交网络。他们甚至用自己的名字来定义社交网络。这可是整整早于Facebook7年。他们的设定是在一个虚拟的网络世界中,我可以变成一只狗,而你变成一只猫,然后我们根据网络世界里的特定规则进行互动。也就是构造出了一个平行时空。Facebook先发制人点在于他是第一个用实名社交的网络,所以我同时也希望Facebook成为社交网络最后一人。实际上,它也的确是第一。但人们通常不会这么想,因为这个是建立在把不同的微创新整合在一起的首发。
我的讲话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大家的倾听。(via 猎云网 作者:编译:Health 马赈翊)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