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小心,你或许已患上了“数字化遗忘症”

标签:数字化遗忘症

访客:14787  发表于:2015-01-24 09:21:44

【导读】挥手告别纸张时代,数字时代让我们充满期待。层出不穷的新应用代替笔记本记录下我们的心情与感悟,而一旦这些应用退出市场,我们的“旧时光”和“想当年”便踪影难觅,因此,谨防数字记忆缺失势在必行。

请小心,你或许已患上了“数字化遗忘症”

许多年来,我们一直对个人数码媒体的改革翘首以盼。那是因为,愈加先进的技术能解决更多的问题。它使我们做事事半功倍,也使消费和创造同步增长。而今新技术发展日新月异,新平台也不断拓宽,这一切都驱使我们去适应,去迎合新事物而完全不考虑潜在的长期性的后果。到最后,我们慢慢地走向了一个需要诸多考量的数字时代,甚至要被迫考虑我们生活中所做的每一个决定所带来的后果了。

仔细想想,摄影对于我们改变了多少。当我们放弃胶卷,拿起了数码相机,一次性拍照的数量就从10增到了100张。而现在,只要是像素高的手机,我们一年能拍的照片就不是区区几百张,而是数以千计了。

我们每天都在拍照,拍完将它们备份到Google,发一两张到Instagram或是Facebook上,然后就不再想照片的事了。结果上千的照片注入到了上万照片的海洋里。就今天来说,我的Google 个人档案文件里,一共有了6.8万张照片。

现在,我们不必耗费时间与精力整理和打印相片集了。但是,也因为这样,想要找到一些我们拍过的有特殊意义的照片,也变得尤为困难——像那种大家都钟爱的全家福,找它们就真的像大海捞针了。

我们知道照片被保存或是张贴在某个地方,但就是没有一个好办法能找到它确切的位置。而且,要找到它还取决于我们存放其元数据的地方,甚至是照片本身,说不定它早就消失了。所以,随着摄影又慢慢变得重要,像Google+让人称赞的自动备份和自动剪辑整理两项技术就更具有选择性,针对性和实用性了。

我们曾经用笔记下过的想法和回忆甚至比照片更难找了。尤其对大多数人来说,使用笔记本的日子已经远去——现在都是用Geocities、Live Journal、博客、Twitter或是Facebook来交换观点和看法。虽然我们记录下来的想法可能比以前更多,但是使用的平台多了,这些想法就变得零碎,消散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Facebook 和Twitter 直到上个月才有了全面的浏览记录,之前想要找到浏览痕迹都相当困难。更为糟糕的是,我们曾经用来记录私密想法的网站红极一时,现在消失不见了,这真是多变的网络和新兴文化的一大损失啊。

好消息就是,一些公司正在考虑如何防止数字记忆缺失的问题。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Internet Archive了。这是一个非盈利项目,旨在建造一个数字图书馆来储存我们在网站上留下的信息。以免网站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关闭,导致这部分信息丢失,我们会因此懊恼不已。

其他像Timehop一样的公司也越来越受欢迎,因为它能够帮助我们“翻旧账”,让去年今日我们淡忘的记忆以一张新面孔呈现出来。它不仅能帮助我们记录社会财产,还能帮我们把一至五年前写过的文章,拍过的照片及有过的所有记录都整理成册。

但是我们不能仅仅依靠公司去逃避这样一个数字时代,在这里,数字时代的定义是:大量个人信息充斥在各处而完全不在我们的掌控之内。因此我们必须管好自己,在怎么保存照片和管理私人信息方面不要自找麻烦。

我们在管好自己时,将信息备份到一个可靠的地方是必须的。IFTTT就是一个好应用,它能确保我们所有社会内容在除它以外的地方也能保存下来。

另外,它发展的趋势是必须写在Medium或是Quora上,这两个平台上都有私人所有的博客,能够确保我们记录下的想法不会因为平台发展好坏而有什么变化。

数字革命已经通过无数种方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提高了生活质量。和以前相比,我们现在能够轻易地创造更多,消费更多,相互作用也更加突显。基于这些,我们可能会想当然地认为所有数字化产品都是永恒的。然而就是我们这种盲目的热情困住了自己。我们暂时不去想丢失了回忆后会有多懊悔,还是先仔细想想怎么过好我们的数字生活吧。(via 猎云网,编译:饼饼)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