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邮校长助理吕廷杰:新常态下的工业互联网分析

标签:互联网工业新常态吕廷杰

访客:30966  发表于:2015-01-14 17:37:45

第一个我汇总了一下整个全球互联网发展的总趋势,用户数的普及速度在放缓,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基数很大,在用同样的速度不可能,速度会降下来。但第二个就是新型地区互联网速度正在呈现一个爆炸式的增长。发展中国家老少边城地区。第三个就是互联网连接需求和带宽的普遍增长,说明互联网使用的量在普遍增长。第四个就是智能手机,这样就导致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大量上升。

北邮校长助理吕廷杰:新常态下的工业互联网分析

                     北京邮电大学校长助理吕廷杰教授

  谈到这个问题我特别谈,我记得刚开始谈移动互联很多搞通信的人有一个误区,我甚至听过非常高层通讯界的老领导,说移动互联网就是把互联网搬到手机上,这个概念绝对是错的。所以我记得我上个月在浙江,我们再做培训的时候,曾经有一次走到月寺里面,我们就想一个问题,当时人家说是不是给你找一个导游,后来我就在想,如果你把互联网东西搬到手机上这种想法,你绝想不出有这样一个应用。我们今天打开一个客户端,在月庙他就给我导游文字也好、语音也好,我们走道一个博物馆,我们看到一个瓷器,我们还需要排队,我们看到一幅画什么我还需要排队租个耳机,输个号给你介绍,没必要,你拿一个手机扫描一下二维码。

  我前一段时间参观一个美术馆,全都实施了这个方法,就是你拿手机直接扫,这个画和介绍图都进来,所以我觉得这种东西是互联网上没有,它跟位置相关,跟好多的地方相关。所以我就简单点一下,特别当我们今天谈互联网金融、产业应用的时候,很多人会产生一个误解,就是把金融的业务、银行的业务搬到互联网,这是绝对的错误。这是2013年艾森德(音)报告,包括凯文凯利(音)提出一个概念,20年银行业再不复存在,我们不需要钞票的银行,我们所有的财富某个数据库中存的数据,我们通过信息网络调动我们的数据就支付了网络,所以我不展开。

  所以这种变化它绝对不是把银行业务搬到互联网,而是要彻底颠覆你的商业模式,它是要创新出新的东西这是我们关注的。

  我为什么说特别关心工业应用、产业应用,所以去年带了几个年轻人写了一本书,这个书欢迎大家有兴趣,本来是电子工业出版社,一直主编移动互联网,一直说这个说了一两年,我们一直跟踪,发现一个大问题,大家骂腾讯,说腾讯抢了运营商的饭碗,彩信、短信什么的被它微信替代。银行界也骂阿里,说的它的淘宝、支付宝抢了银行的饭碗。我们再关注一个问题,我们实际上发现的一个规律,就是说移动互联网正在发生着从消费到生产,从个人到产业,从价值转移到价值创造再平衡过程。

  提出这个观点,就是因为很多人很少去注意到当年的黑莓,刘总也去做,黑莓找到中国移动,中国移动数据库让我做一个咨询,让黑莓怎么进入到中国市场?实际上我一直关注着黑莓,从操作系统非常安全的,但是我最近发现一个问题,黑莓为什么轻而易举,它是移动互联网可以说老大,它是最早真正实现手机互联网办公的,但是它为什么让苹果干掉了,这个最重要的原因,所有技术的发展路径,通常是军事用途,然后产业用途,比如说就拿互联网来说,美国的(英文)紧接着出现办公自动化,出现了IBM企业信息化解决方案,这些东西是因为个人电脑的普及,随后个人电脑普及到家庭,桌面互联网开始在向个人应用来流行,最后出现了游戏的终端、新媒体的终端,所以它走了一个先产业应用、先军事应用再个人应用。

  那么黑莓一直用的这个道理,打造曾经欧美异常的流行就是黑莓,但是它不符合东亚就是日韩、还有中国,是以个人消费和娱乐为主,苹果的手机恰恰这几个地区为主。导致了苹果手机先从大量的个人消费切入,所以它在APP99%都是个人消费,很少有面向办公室面向军事化,所以这个问题就带来价值转移。但是能不能创造价值,从经济学上讲,那你移动互联网,就必须成为社会生产力、三大要素的劳动工具。

  所以我们说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趋势,就会从个人得应用,消费型的应用,发生一个再平衡,它走了一个相反的轨迹,向产业应用去渗透,所以这是一个逻辑。第一本书写生产力,就是因为上个世纪1993年克林顿总统NAA计划(英文),社会上俗称高速公路计划,当时就找了国务院这是什么东西,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后来中科院就委托北邮老校长,资深的叶佩大师,组织班底,胡启立带着三个人,还有中国电信的一些领导,还有六位院士包括王大珩、程方玉,我执笔写了前两章。就是用了托夫勒(音)写的三次浪潮。

  出现了铜器、铁骑、篱笆、锄头,中国最难解的迷,我们去年夏天到非洲、我跟同大、浙、济都有民朝的船队留下的瓷器,中国的远洋技术非常发达,发现新大陆不是哥伦布是中国,所以突然闭门锁国,这是中国的百年之痛。

  是继物质资源新的能源,不是所有的信息都对人有用,我们需要用网络搜集信息,需要计算机加工提炼知识,所以劳动工具变成了网络和计算机,当时我也透露一个信息,我们的报告1994年国务院上到中央,中央非常高层次产生了分歧,有很多人建议绝对不能开放互联网,开放中国天下大乱,为此我自己被叶先生要求,赶紧解释为什么为什么,这是生产力变革的趋势,所以中央还是非常英明拍板决定互联网,这就是很多人把1994年称之为中国互联网元年根本原因。我现在还是想拉一些专家说一些事,中国现在经济非常好,可是我们今天遇到一个重大的机遇就是互联网金融,它可以充分改造我们非常落后和低效率金融体系,可是我们银监会和央行都做的反其道而行之,所以我觉得它们封掉二维码,去封堵很多互联网做金融服务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所以我想拉一些金融的专家专门写一个报告,像当年写这个一定要说服领导,这个错误将会给中国致命的发展制约,我不展开了。

  我想就再说两个东西就结束。第一个就是现在非常热的,其实关于去电信化是圈里的事。我想说的是什么?产业的生态将会发生重大的变化。所以前不久好多搞投资的,好多搞互联网的运营的都听到我这个说法,都来跟我切磋,我说我是前年参加东京国际电信协会地区会议,和去年11月在巴西参加ATS国际会议的年会上,我分享到一些结果跟大家说一下,而这个结果跟我以前的思路是一样。

  在这个会上,当然以通讯界监管人事、运营商还有学者为主,就是终于发现今天这个产业发展的一个重大的生态的失衡的问题,所以对以后大家要做投资、要做这个产业你一定要注意这个变化,就是发现互联网的企业,全是寄生在技术网络的形态。为什么叫寄生后来导致美国的基础运营极力反击,这个背景什么?美国电信法允许有线电视进入电信,进入了通讯业的竞争打破了垄断。这个过程,但是你们注意广电也好,就广播电视部门也好,还是电信,其实它的商业模式和逻辑一样,就是网络和业务不分离,就是跟铁路一样,轨道是我建,客运、货运都得我自己做,这个东西害死人,你们运营商你们就做平台就行了,请问APP那么多应用,孵化了上百个苹果自有业务,你们干吗自己拥有网络资源、好业务非得自己,网页不分的思路,根深蒂固这就是电信化。今天我们要去电信化,因为互联网网页分离的体系,车上拉着谁家的货不没关系,所以人家来OTT你了,他有了这种机会,所以你就必须用互联网的思维,用公路的思维来看待这个问题。

  那么现在我们看到广电和电信都是网页不分,尤其是广电它又是内容的服务商,就像去年我跟郎咸平做节目一样,如果我们反过来讲,电信摒弃自有的概念,互联网公司想明白,经营着微信的网民开到你们家信息公路,商业逻辑上最简单,向腾讯收费,我们的运营商向网民收流量费吗?这个逻辑是错。当时郎咸平问我,互联网公司能付这个钱,我不瞒你说,就在前年,能不能打一招呼我们马总向跟他们交流一下,我们的马总认为我看个网上的商品,大家还要买票进去,你想想人家谁去,人家不进去怎么消费呢?就构成更多的购物,去年正在拉斯维加斯,去年一个重磅消息就是这个消息,就是你们看下面倒数的再线服务商N种理由为客户买单,鼓励客户浏览它的产品等等。

  所以美国人懂了点谁的网站谁付流量费,这个道理就是前年我一直在说,这个商业逻辑就这样,可是郎咸平互联公司能付得起,凭我的判断他们都倒闭都干不下去。这就是巴西会议上寄生的问题。美国运营商走到这一步的就发现一个网络介入不中立,我又有宽带网络我又有内容,我的内容非常流畅,你互联网提供业务,连接非常慢、速度非常慢,那怎么办?他逼着你交钱我也不跟消费者要钱不当坏人,你交钱你给我流量费,互联网公司就不交,我问国内都说交不了,甚至很大的公司不想交,我们没有那么马云那么高的态度,我们不想交。这个不想交怎么办?美国公司就采用那就让你的客户体验非常差,这个就起诉到了SCC,网络中立,不能你自己的业务跑的很顺畅,不是你自己的业务就跑的不顺畅,结果带来你的决定是错误的,网络是我投资的,交钱走高速公路就快,不交钱走辅路速度就慢,我错在哪?除非你拿纳税人的钱去建网络,我不投资宽带网络。

  这个就回到经济学基本的命题,这个命题是什么?灯塔,这就应该政府投。后来发现灯塔它维修率,它在海里面风吹雨打维修率非常高,怎么办呢?总得有人维修、运营,所以它就不可能公共物品化,所以就出现了矛盾,所以大家一直在说,这个东西怎么解决?其实美国的运营商的目标,就是要逼迫互联网公司付钱,广电部门说怎么就反向收费,就是互联网思维呢?我从广电有的哪一天我就反向收费,这叫电视思维。你不都付费你再付费我从广告商挣的钱,我两个成本,一个就是我的结果编播制作成本,一个是网络运营建设成本,凭你们你互联网只付你内容的钱不需要付基础设施的钱,这是美国KPTV提出的问题。这个生态发生巨大的变化。

  比如美国ATT的人我也跟他们聊了一下,特别流量经营,向消费者收钱是错的,因为美国不断有打官司,你运营商收我钱不对,我上网下载那么多的广告,你对我那些广告收的流量费吧,那广告我不想我凭什么为广告收费,后来说不奈我那是互联网公司的我,可是互联网公司没收我钱,后来你只能向广告商,你不能向消费者。总之我认为这个产业的生态,需要认真去思考了,可能面临这个巨大的变化,但是美国人现在也提出一个思路,以后我不强行这么做,我在所有的客户端打一个ATT章,这有红章你点这个红章你所有的流量不需要你付。这样的做法提供物理的公司主动权抓住了,那个需要付流量费。

  最后一句话,电子商务我们现在看阿里巴巴做的非常美国上市,但是我想提醒大家,也是我跟美国加州大学培养博士生,采购驱动、销售驱动去解释这个模型,我们提出平台的概念,如果站在平台的概念,其实互联网卖的东西就三种东西:

  一、叫实体商品,这就是阿里、淘宝、天猫、京东、苏宁、一号店干的事,信息流、资金流,这个领域一片红海,再别往里进了。

  二、美国人下载一个杀毒软件,下载一个歌,我听MP3不个性,他要下载高保真,超过百分之四十多都是来自于数字内容,中国连14% 都不到,说明我的版权保护,平台的建设有很大的差异,这里面三大运营商有非常重要的责任。

  三、也是我提醒大家,就是(英文)所以今天大家谈了很多O2O,我接触了四波学生,有把高尔夫球场,还有洗衣店放在卖,还有各种各样的O2O,如果你掌控都可以放在网上卖,这个领域巨大无比和服务类的O2O特别引起注意,其他的包括互联网金融工业4.0,我们总的目标是通过探讨,希望大家知道,希望是互联网的发展,对我们的整个产业经济发展有拉动性作用,有贡献,谢谢大家。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