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工业4.0

标签:工业4.0

访客:23237  发表于:2015-01-07 10:56:10

  多年前同朋友聊天,有朋友向我问起互联网的本质是什么?互联网的未来是怎样的?

  我的回答是互联网的本质是扁平化,互联网的未来是智能化;

  现如今,工业4.0概念从欧洲来到中国,国内许多专业人士参照德国范本做了解读,闲来聊起这个话题,便将个人理解与大家共同分享,用以抛砖引玉,希望做为观点,或成熟或毛糙,或可参考借鉴或为垃圾丢弃,能够为大家带来思考,分享的主题就定为“闲聊工业4.0”吧;

  在阐述工业4.0之前,还是延续我之前对互联网的本质与未来的回复做一个铺垫;

  互联网的本质是扁平化,这个扁平化包含了很多内容,具体可以理解:信息的扁平化、关系的扁平化;扁平化的基础是可互联、可交互;将互联网的扁平化思维引申到各行各业,其呈现方式上也是多种多样的,比如组织结构扁平化、服务理念扁平化、信息传递的扁平化等等等等,去中心化的提出也层出不穷,扁平化直接带来的好处是便捷,原本走很长弯路而现在可以通过网络空间直达,这种扁平化跨越了地域、行业等诸多的限制;使得原本需要整合实现的部分,通过网络的聚合取代或消弱了原有的中心功能,点对点、一对多、多对多的交互成为可能;扁平化影响并重新定义了某些服务的价值链;通过大量的扁平化的进程,使得数据的积累得以放大,当然在积累数据的同时也充斥了有用的信息、无用的信息以及有潜力加以运用的信息,这也验证了为何早些年互联网搜索技术如此被重视,而现阶段的垂直媒体又如此具备生机的原因;扁平化同时也在推进责任认定的发展,原本难以找寻的责任链条,通过扁平化实现了与责任方的联动,由此一系列的服务改善、网络言论诉讼等现象开始出现。

  互联网的未来是智能化,智能化是建立在信息与关系的基础之上,即可识别、可收集、可统计、可分析、可判断、可学习与可执行,其核心是对关系的组织与管理,关系在人类生产、生活过程中至关重要,互联网智能化亦是如此,通过界定简单关系到复杂关系的变化,智能或智慧的原形得以显现,近年来逐步发现壮大的语义技术与探索性的自学习系统充满了可发展的潜力,未来形成类人脑思维结构的自学习、自判断、自执行、自完善的有机系统也应可以预见;

  工业4.0带着德国的气息来了,诚然概念的产生只不过是一种时代或具有地域、空间特征事务的高度综合性的归纳与创建愿景的过程;事实上工业4.0的真正含义现阶段在国际上并未有严格的界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工业4.0是否可以定义为一场革命这个关点还颇具争议,有人认为德国“工业4.0”仍然属于“第三次工业革命”范畴,也有人认为与美国的再工业化殊途同归,也有人提出了“第六次工业革命”的概念,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工业4.0是工业发展与信息化发展融合到一个特定阶段的产物。

  icLive个人的观点对于工业4.0的理解是可以初步定义为一场革命,同时无论工业4.0的定义如何体现,在现今的时代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大门正在一步步开启,这个判断的基础即可以预见到的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以及对世界格局、社会结构、关联学科的知识体系的改变;只是在其先导期并无法看清其发展的未来,需要一步一步通过实践与变革达到,整个过程并非一蹴而就,同时几个关键点必须得以逾越,比如参照之前的工业革命,通常是由具有突破性的发明与技术的出现引爆了革命的发生,单纯从目前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概念的出现来看,并不具备技术创新与突破的特征,在工业4.0时代的突破技术在哪里?是3D打印技术、语义技术的发展还是传感技术的突破,亦或是尚未诞生的新技术?我想这只有在后续的发展中才能更加清楚,如同蒸汽动力在希腊化时代的古埃及已为人们所知道,甚至得到应用,但是,仅仅用于开关庙宇大门还是不够的,需要一种力量在积累与创造之间得以迸发。

  既然被喻为是一场工业革命,那么其对未来的影响自然也就蕴含着颠覆与影响深远的双重意义。未来的工业4.0或者说早期以工业与信息化深度融合的发展将会带来哪些颠覆?又将影响什么?事务的发展总能看到量变至质变跨越的身影,随着现如今互联网的普及程度日益加深、3D打印技术的产生与发展、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系列概念相继放大,信息技术在各行各业拥有广泛而又深入的渗透与植入,其先导性与支撑性作用越发明显,相比电子信息技术早些年相对独立的发展来看已完成了多次质的飞跃,受到影响的产业格局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原本并行的产业发展也随着应用的不断升级而变得越来越难以分离,机械制造、电子技术、汽车及配件、化工、食品工业、加工工业、等等皆如此,通过工业的发展与其对应的教育、农业、能源、医疗、食品行业也将受到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甚至会从国家管理结构的发展与变革中得以体现;工业4.0的到来也实为一种必然。

  既然是闲聊,对于工业4.0的理解部分先写到这里,随时欢迎指教、交流与探讨,我的个人微信号是WisdomThings,个人也做一个简单的预测,食品工业、化工业、机械工业等诸多工业范畴的信息化应用提升是肯定的,而未来工业信息化是否会被信息工业化所取代?未来工业革命影响的余波是否会波及到现代农业、现代服务业、现代医疗业……icLive认为答案应当是肯定的,只是时间与模式的问题。目前已经有了相当多的影子可以追寻,比如在服务业领域未来是否可能出现一个网络科技公司做为出租车公司这种服务机构存在?在生产制造领域,一个网络科技公司能否统筹了手机或其他电子设备的设计开发、生产制造、检测跟踪、物流运输、售后服务等一系列的产品生产企业所做的工作并营造自身的品牌价值?当然这种颠覆的根本是一种资源的重组与再利用,基础是具有核心突破性的全新技术的产生与规模化的应用,在这个重组与再利用的过程中,专业化将伴随其中;以目前科技发展的角度审视工业4.0,是否会出现无人工厂的存在,我想这还需要多年的发展,当然这也可能是未来第五次工业革命的范畴,革命早期需要更多的是突破、梳理、优化、再重组与智能化的实践,智能化在这一阶段的出现并非也无法一步达到类人脑的高度,仅以根据特定的业务模式设定可以实现复杂分析判断与处理的衍生体,并通过所谓的CPS控制到端,解决了工业信息化最后一步的执行问题,改变了较早期的根据可编程控制器或嵌入式系统的自动化,使其具备了处理复杂关系的能力,这种能力使得在工业领域“智慧工厂”、“智慧制造”成为可能。

  互联网的扁平化也使得很多言论与观点得以公开,之前看到了很多关于工业4.0的启示与解读,内容写得都很好,有高度、有框架,同时一个基本共识那就是中国必须积极应对,如何应对是问题的落脚点,我从几个方向提几个发散的问题,供交流:

  1、              美国有自己的提法、德国有自己的提法,早期每个国家都在以自身主体业务与战略视角制定了立足并利于本土持续、长效的发展与战略规划,并为引导全球战略打下基础,与此同时,我们如何才能理解并转化其为可突出中国优势特色、发展中国战略的举措,让概念不在高高在上,同时又要避免一窝蜂所带来的盲从并减轻这种盲从所带来的无谓的代价?

  2、              中国也在编制《中国制造2025》,那么从国内的发展角度如何来定义、实践与发展战略?跟随也是一种战略,通过引进消化再转变的方式也是一种战术,单纯的战术行为是否会在中国13亿人口的基数上引发新的问题,如何提前预见并做好对策?中国的特殊国情与13亿人口的量级在工业发生变革的期间,人员职能与结构的转化要如何体现?与此对应教育如何体现?在工业4.0时代是否会对所学专业细分程度提出更高的要求?以物联网这种产业所命名的专业要如何发展?

  3、              工业4.0也好,其他的提法也好,在内容主体中会有一条协同创新与融合发展的主线,这条主线如何体现?创新如何定义?跨产业的信息摸底是至关重要的,在工业4.0时期,如何设计有效的模型,切实高效的调研当前工业与电子信息化市场的真实状况与需求?BTW:之前参加中国电子学会主办的中国研究生电子设计大赛,学会的特色以及将企业、院校与科研机构、产业园、投融资机构的整合与互动方式确实是一种比较好的调动未来创新源动力的机制,这种可规模化的探索与拓展在工业4.0时期如何扩大并最终形成战斗力?我倒是觉得学会等三方机构在协同的过程中应该能做更多的事务,也应给予更多的机会来做好衔接工作。

  4、              软件在工业革命进程中的角色,计算机系统时代我们未能占得先机、手机系统也未能占得先机,在工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的软件在基础支撑与核心科技的范畴如何发展?

  5、              知识产权在工业4.0的重要程度将更高,独立的设计体将设计结果发给下游进一步生产、制造,这种情况是再正常不过的例子了,那么在这种去中心化、分散或分步式的业务流合作体中,知识产权与专利权的保障从何处着手完善?

  6、              在安全框架下,未来时代的政策安全、设备的物理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隐私安全要如何保障?

  BTW:近来看到很多机构提出了对未来技术发展趋势的预测,在icLive看来其中很多内容混淆技术与概念、产业与领域、应用与市场、方法与方式的关系,为了跟随热点而创造热点的事情对事务发展的本身并没有太多益处!

  同时虽然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这些近年来被热炒的概念始终在一种充满争议与热炒的论调中起起落落,但我个人的观点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概念的炒作完成了几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即知识普及与扩大了关注及应用的效果,当然也绝对少不了政策的支持与企业的参与,其在营销技术角度上来说是十分高效的,传播速度快到令人诧异的程度,应该点赞,只是点赞的背后需要多一些理性与务实,并从发展角度多一些对切实可持续发展的技术或应用的支持以及创新的激励,少一些与事实业务关联较弱的圈钱、圈地行为,做到这些我想应从顶层规划中做好相对严谨的考察论证与设定,并在区域特色发展中做好平衡,尤其要避免盲目扎堆,同时诸多概念中包含了过多的交叉部分,虽然有助于扩大个体效果,并有助于细分领域的深化,但应尽可能在统一的框架下加以深化。

  (作者icLive,微信公众号WisdomThings)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