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2014: 暗示和悬念

标签:全球化创业1984

访客:21513  发表于:2015-01-07 09:14:39

【导读】无论彼时此时,技术驱动所带来的变革充满了不确定性。

1984~2014: 暗示和悬念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
回溯中国经济三十年之大发展,有一个名词是我们无论如何也规避不去的——全球化。有意思的是,当审视全球化这些年来的进展时,我们惊异地发现,中国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样本,各种因素齐备,同时在时间线上也是层次分明,极富特色。
回首1984年,随着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珠海等地的第一次南巡,思想上的松绑带来了中国企业的首次创业高潮。1984年,不光今人熟知的联想、万科等公司的前身正式成立,张瑞敏上任青岛电冰箱厂厂长,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大众等外资企业也同样选择了在这一年扎根中国。
中国企业在全球化的进程中,谋取到当前产业链上的地位,固然离不开自身的努力拼争,然而同样不能否认的是,跨国巨头们的入华,为当时尚是懵懵懂懂的中国企业日后走出去,切实提供了可能。尽管这也许并不一定是它们的初衷,但却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不过,没有人会后悔当初的投资决定。相关资料显示,30多年以来中国获得了超过5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投资的外国企业中,各种名头的500强可谓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在多年的耕耘下,很多企业在中国的生意份额越来越大,甚至超越了其本土业务,成为盈利的主要来源。
彼时,西方发达国家正在经历从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的过渡,像之前曾经做的那样,它们再一次进行了大规模的产业结构调整,将重点放在知识技术密集型的高科技产业上,除了继续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外,并将一部分资本密集型产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对于改革开放初期,资本与技术均较为薄弱的中国而言,这一国际价值链上的新分工,无疑可以帮助中国更快实现就业增长与资本积累。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这种转移依然方兴未艾。在一定程度上,我们甚至可以说,中国制造业大国身份的谋取,与此关联密切。
1984年之前的中国制造业,虽然说不上一穷二白,但是确实没有多少家底儿。得益于“南巡”春风,当年5月,14个沿海城市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其中的广州、湛江,连同之前的深圳和珠海特区,充分运用国家优惠激励政策,并发挥地理位置的优势,吸引到以轻工业为主的香港制造业的投资设厂,正式奠定了未来珠三角经济带的基础。
30年后的我们应该感到骄傲的是,通过30年的努力,中国将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的头衔揽入怀中。“广高速一堵车,全球(电子)产品价格就会发生动荡。”这并非无稽之谈——仅东莞一个城市制造的玩具,就占到圣诞节期间全球玩具总出货量的30%。而除了珠三角之外,我们还有长三角、京津冀、环渤海湾城市群……
30年后的我们应该感到庆幸的是,当时的中国领先于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人力资源同样丰富、人力成本甚至更低的东南亚和南亚,率先开放市场,行进于前列,从而奠定了中国至今在国际价值链上难以撼动的巍然地位。
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取代了关贸总协定,使全球贸易、投资与金融自由化的规则大大强化,全球化的进程得以再次加速。中国虽然是6年后才得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是此时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正在蓬勃兴起,这就为中国利用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加速实现工业化提供了可能,并为日后的后来居上创造了难得的机遇。
与1984年就进入中国的同行们相比,通用汽车的感受肯定是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本来,通用汽车是第一家来到中国考察市场的国际汽车公司,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来说,汽车的庞大潜在需求是可想而知的。然而蹊跷的是,该公司董事会否决了董事长在华设立合资企业的提议。最终的结果是,当1997年通用汽车在中国开始建设厂房、设立合资公司时,上海大众在中国的年销量已经高达50万辆,“桑塔纳”早已响彻华夏,奥迪更是成为公务车的代名词。
时至今日,大众汽车在中国全国范围内已拥有14家企业,总投资额已超过60亿欧元。大众汽车进入中国,正是在被称为“中国现代公司元年”的1984年。汽车工业,作为国家的支柱产业,同时也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工业水平。汽车工业上下游产业链庞大,上游有钢铁、机械等,下游有石油、服务业等等,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更是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具有弥足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也是引进国外的资金和先进的科学技术,同时加速中国的现代化进程的重大需求。
在2001年入世之前,一些专家曾经警告,此举将对刚刚得到示范与引领的中国汽车工业造成严重打击。然而事实是,2009年中国汽车销量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销售国。紧接着的2010年,中国又一举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国。
中国在世界产业链上的昭然地位,当然并不只是得益于制造业、汽车工业和信息产业,中国在家电、通信、新能源、水电、新金融等领域,同样走在世界前列。从各种排名和总体规模来看,30年来中国取得的成就令人赞叹。然而,考察全球产业链的真实现状,或许有助于我们避免盲目乐观。
十余年来,全球化使得国际分工也出现了明显变化,以往的产业间分工发展为产业内分工,并过渡到产品内分工为主的新体系中。在这种分工中,中国往往处于"微笑曲线"的低端,在利益分配链条中处于劣势地位。仅以苹果手机为例,它的生产过程由美国、日本、韩国、中国等共同完成,而组织生产的中国获利不到4%。
作为世界加工厂,中国长期被锁定于全球价值链的低层。虽然从贸易总量来看,现在的中国笼罩了无数夺目的光环,然而实际上从全球分工体系中,中国获取的利益却微薄的可怜,“8亿件衬衫换一架波音飞机”就是明证。我们的确是制造大国和贸易大国,然而我们距离制造强国和贸易强国还很遥远。
与传统的制造、贸易等行业不同,中国新兴创新企业的经营理念,已经从波澜不惊的求同存异,转向了另辟奇径的求异存同,这或许也值得其他行业的同道思考与借鉴。这是一波适逢信息技术革命的开拓者,他们挟新技术和新理念之力,创造性地开拓了新的市场疆域和发展机会,成功赢得了在各自产业链条上的尊崇地位。马云引领的阿里巴巴,已经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电子商务公司,其销售额相当于美国人熟知的亚马逊与eBay的总和,市值超过了很多创立超过100年的传奇跨国公司,包括IBM;雷军统领的小米科技,则是在创立仅仅4年,就达到了800亿元的惊人销售额,并且将业务领域成功拓展至东南亚、南亚等区域。
1984,充满暗示和悬念的一年。那么,2014呢?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游建荣,作者为陕西师范大学博士。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