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互联网彩票产业链

标签:互联网彩票

访客:18754  发表于:2014-12-29 14:04:03

【导读】2014年可称之为互联网彩票突飞猛进的一年,过去的灰色地带,现在充斥着新入场的彩票巨头,而在他们的身后,是一条有待解开的隐秘产业链。

解密互联网彩票产业链

昏暗的房间内最明亮光源来自电脑屏幕,段鹏坐在键盘跟前,有些焦虑地敲打键盘。“你确定屏幕上出现的不是预录的画面?”叮的一声,QQ对话框里跳出这个问句。段鹏迅速输入“你可以直接打电话去查证,绝对不会有问题”。过了一会儿,对方似乎打消了疑虑,向他表示打算投资入股。“你打算投多少?我们这里不设最低额度,利息最快15秒起算……”对方答应可以考虑一下。他很快把一份投资者名单拥有想法给了对方,不等回应,他立刻在另一个QQ群里发出消息:“百家乐理财静态分红5万可以赚3万利息,有意者电联”。

这是一名互联网彩票从业者的普通一天,准确点说,是一位曾经的互联网彩票从业者。段鹏曾经租下过一个比现在的小屋大得多的开间,里边有好几台电脑和开奖机。但是,现在它们已统统消失,今天,那些草莽出身、毫无资金支持的小彩票网站已很难生存。段鹏向我坦承,自己在去年已从做国内互联网彩票转型为做境外博彩代理,主要服务于印尼、菲律宾的博彩公司。回忆起做国内互联网彩票的日子,他不胜唏嘘,感叹说这是一个水很深、但确实也很有门道的行业。

电子彩票的“吃票”规则

段鹏第一次与彩票的亲密接触发生在好几年前。那是德国世界杯结束后的第二年,因为喜欢足球,他当时最先接触了足彩,开始在报纸上关注联赛球队的阵容、打法、训练、转会、球员状态等等,为自己投注提供参考。段鹏当时并没有立即参与其中的想法。财政部规定“禁止利用因特网发行销售彩票”的禁令让互联网彩票长期被人与违法犯罪活动联系在一起,处于“灰色地带”。在静静观望了足彩以及福利彩票一段时间后,段鹏才决定试探性地也玩一把。

这是一个准入门槛并不高的行业。段鹏当时还在待业中,和几位同好聊过以后,他从网上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一套“时时彩”开奖的编程代码。然后找来两个懂网络技术的哥儿们鼓捣起了一家没有执照许可的小型彩票网站。推广就从周围的朋友、亲属开始发展,用户人数从最先的几十人很快就展到上百人,不到一年就发展到上千人。“那几年,懂的人还不多,在网上做彩票代理容易赚钱”,段鹏回忆说。当时,每天投注的人数最多有一两百人。

做了一阵,他开始担心法律风险,也觉得打理网站的琐事过于麻烦,于是转而把网站出售给一个哥们儿经营。那一年,中国的体彩发行总量从600多亿元猛涨到900多亿元,几乎所有的都市报都会在彩票版发布最新的开奖结果,以及每周的足球竞彩分析。亚盘、欧盘、让球、水位等等专业术语早已被彩迷们熟练使用。彩票俨然已是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但他当时却执意认为应当及时退出,如今看来,这个凭感觉作的决定“很正确”。

段鹏经营的网络私彩,只是复杂的互联网彩票行业的一个细微局部。据一位彩票公司的总经理介绍,目前的互联网彩票行业分为以下几个大的类别:一是原本国家彩票系统的互联网垂直平台,例如福彩和体彩自己的垂直平台;二是经营代理销售业务的互联网彩票平台,例如500彩票网、淘宝、百度、腾讯等大型网站;第三才是私自发行彩票的网络私彩、黑彩。前两者原则上是合法的,后者属于非法。

当彩民在网络平台上购买彩票后,网络平台会联系到线下投注点,然后出票,随后网站会向彩民发出回执,作为购票和兑奖信息的凭证。这种线上代买,线下凭证出票的模式,具有O2O的特征。但也因为其信息来源依赖线上,所以凭证容易被人做手脚。

在向彩民发行彩票回执的时候,按道理说回执必须要对应线下的实体票,否则这张票就是一张不能兑现的空票。但某些小彩票网站为了增加实际销售量,往往会在有实体票对应的回执基础上额外开具一些无对应票的回执。只要在这些网络空票当中,不产生获奖的号码,彩票网站就不用担心赔钱,而彩票中奖的概率,众所周知是相当低的。这在行话里叫“吃票”。

另一种“吃票”的方法,是在摇奖数字上做手脚。段鹏的一位运营小彩票网站的朋友透露说:有人统计过,过去所有的大奖号码从来没有重复的,因此,只要当那些怕麻烦的用户使用网站的随机选数字功能时,平台就会经过计算,开给他一个以前已经中过奖的号码,同样也不会在线下真正出票。但事情败露的概率几乎是零,因为开出的“废号”根本不可能中奖。

“吃票”最显著的好处是,彩票网站可以赚取这些空头彩票的全部利润,而不仅仅是收取那点微薄的代销费。

巨额利润是怎么“缩水”的

所有的互联网彩票平台其实都是为国家打工的,这位总经理用最通俗的语言向我解释他们的工作性质。他以自己的公司为例,他们所做的系统集成、软件设计等业务其实也是在为地方的彩票中心服务。中国与许多国家一样,彩票的发行权牢牢掌握在有关部门手中,属于高度管控的行业。国家体彩和福彩中心是具有彩票发行权的垄断机构。但是,两大发行中心自身无法包揽所有的彩票业务,于是把很多涉及摇奖规则设计、产品开发、运营等等的业务外包出去。

据了解,帮地方福彩中心卖彩票的中小网站通常以福彩的结果为参照开奖,从投注到返奖的流程与正规彩票网并无太大区别。但最根本的不同在于,这些小彩票网站其实不具备代理发行的资格。从法律意义上,它们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但是,像段鹏这样的众多私彩、黑彩从业者又让人无法忽视众多小彩网站的商业活力。在一个私彩投注站点,他曾亲眼看见了120台同时工作的开奖机器。“这真是疯狂的场面”,他回忆说。线上彩票的成本低,不需要庞大的场地、人工、维护成本,所以一些没有背景的人就一窝蜂想进入这个领域,但进去以后才发现钱难赚,于是又搞起了“吃票”等小动作。

这种打擦边球的经营策略其实不难理解。

彩票行业虽然收益巨大,但开支也不菲,它主要包括三大部分,分别是返奖、公益金和发行费。我询问过一位北京某福彩服务商的运营人员,他说,仅仅返奖这一项开支大概就超过了总营收的一半,最高到60%左右。另外,有将近30%的收益,被用来作为福利公益金,投入到国家福利体系。这两者就占据了整体的90%。以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为例,2014年全国前三季度彩票销售达到2800亿元,其中返奖就要支出大约1680亿元,福利公益金支出为840亿。对于经营者来说,层层刮油之后,真正的赚头,实际上是在剩下的280亿的盘子当中。

在这已经比原先“缩水”了九成的280亿当中,还包括全国30万个以上的彩票销售网点要抽取一定比例的发行费,这将会占到接近这部分利润的一半。此外,由于彩票行业国家实行的是区域专营专卖政策,因此国家、省、市各级的福彩中心还要收取一定比例的发行费。如此层层分食下来,一个原本会给人无限遐想的数千亿人民币的庞大市场,“缩水”成了一个百亿元左右规模的小盘子。

但互联网彩票暴利的神话会因为“缩水”而就此破灭吗?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小平台已经没得玩了

2014年,段鹏彻底放弃了之前从事的互联网彩票代理,他脱身进入了利润更大的境外私彩行业。在被问到为什么做此选择时,他回答,现在互联网私彩的信任度越来越低,投注人数变少了。与其继续留在这个行当,不如去做回报率更高的境外博彩公司代理。

的确如他所言,互联网彩票的水位在降低,门槛却在提高。网络大鳄们正在霸气地进入彩票领域。腾讯、百度、网易、新浪、奇虎360……这份名单至今一直在不断增加。

最典型的例子是淘宝彩票和500彩票网。易观智库的报告显示,2013第三季度,中国网络彩票整体市场中,这两家彩票平台占据了市场的前两名。虽然淘宝从未透露彩票销售情况,但了解情况的业内人士透露,淘宝彩票销售平台一年销售额不会低于60亿元。作为一家有流量的互联网巨头,十几个人的彩票销售团队一年就能挣几亿元,绝对是财大气粗的土豪。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淘宝彩票的销售量如此之高,最主要是因为它利用互联网打破了彩票发行的地域界限。淘宝彩票和大部分平台一样,实际上也只是一个彩票“代售平台”,是“杂牌军”,根本不具有发行彩票的资格,它上面的每一张彩票都是对应着线下福彩中心的实体票。

但是,过去那些实体彩票销售不算特别显眼的省市,因为淘宝彩票平台的引流而有了新的增涨,例如河南、山东等地,这些省份在过去的线下实体彩票网点销售额并不高。“所以地方体彩福彩中心对于淘宝的彩票业务很支持,因为淘宝平台面向的是全国的网络彩民,但因为区域专营专卖的政策,发行费等收益还是分给了地方的彩票中心网点。”仅仅计算巨额发行量带来的佣金,已可以“绝杀”大部分彩票网。

淘宝彩票的崛起说明,在各方利益捆绑的产业链条之下,现在的互联网彩票行业,有了明显的高壁垒。

不久前,彩票宝CEO王继军曾在媒体发表观点说,“没有资金和行业背景,现在熬是熬不出来的了。”线上购彩的平台和渠道,这些年不是增多,而是一直在减少,几十家平台已经覆盖了中国90%的彩民。说起来,这模式很简单:彩票是非常标准化的产品,也没有物流成本,不需要产品分拣等等,只需要模仿500万彩票的玩法,“拿下”省体彩和福彩中心,然后接入自己海量的用户和流量,就能“印彩票印钞票”。但是,这么简单容易的模式轮得到谁来做,如何“拿下”,就不仅是一个纯粹的商业问题了。

回忆几年前互联网彩票“野蛮生长”的时代,段鹏有恍若隔世之感。各方的围剿逐渐让很多从业者都累觉不爱,不愿继续在彩票行业折腾。互联网大佬们的争相入场,彻底让小平台失去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趣。而段鹏,早已从当年的彩票“灰色地带”进入了“黑色地带”——境外博彩行业。但那又是另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故事了。(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名字为化名)(via 百度百家 作者:孙骁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