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1984和商业轮回

标签:技术商业热点1984

访客:19654  发表于:2014-12-25 21:48:41

【观察】1984和商业轮回

最终选择用“生于1984”来做2014年最后一期杂志的主题,有一种很明显的怀旧色彩。

照例,这一期本应是一次常规化操作的年度盘点专辑,历数当年发生过的一些大事件,再顺便展望展望未来。但在当下的广泛连接时代和大产品时代里,我们这一次反而想用更怀旧、更务虚的方式,透过数字上的象征意味,回过头去看看当下这个商业世界从1984年以来30年的变迁,希望能从中捕捉到关于未来的方向感。

1984年可以说是一个神奇的年份——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里将这一年形容为“中国公司元年”——一大批神奇的公司,今年刚好30岁。比如联想、中兴、海尔、万科,比如太平洋彼岸的思科,以及在当年小心翼翼地开始在中国大地上正式以公司形态开展业务的IBM中国、上海大众??

我们的着眼点,就选择从这几家公司切入。它们原本诞生于那个洋溢着炽热改革热情、酝酿着浓重颠覆情绪的年代,它们生来就带有“妄图”改变世界的基因,30年过去了,面对早已面目全非的世界,它们作何感想?它们如何重新思考?

看看已经过去的2014年和1984年有哪些有趣的异同吧:

创业环境和颠覆性思维——上个世纪50年代,是战后的美国创业最沉闷的时代,罗斯福新政后的管制使官僚资本主义达到顶峰,但到了上世纪80年代,是美国最好的创业年代,一波来势汹汹的创业浪潮在里根总统放松管理的经济政策下重生。极其相似的情景也在中国出现。到了2014年,您看到了熟悉的景象吗?

全球化大协作——因为政策面的改善,只用了不到30年,全球化浪潮就从萌芽,发展到了全产业链化的高级阶段;一方面,差异化生存越来越难,而另一方面,中国的创新生态也因为全球价值链的演化而变得更为丰富。这给了如“小米”之类的公司非常天然的成长环境。

技术演进面临重要关口——决定上述全球化大协作快速成真的核心支撑力,来源于信息技术产业的快速成长壮大。PC的崛起和兴衰变化,映射了这一过程——从桌面上用的个人电脑,到掌端的个人计算,再到随身的个性计算。和30年前PC业爆发逐渐催生出了互联网行业的状况相似,PC的形态幻化,也正在孕育下一波技术进化,会不会是IoE(Internet of Everything)?

企业再造和逆生长——不约而同的,30岁似乎成了一道坎,跨过去,一马平川,过不去,还能有百转千回的机会吗?就在2014年,IBM、思科都先后陷入业务发展瓶颈并迫不及待地进行着锐意转型,海尔抛出各种再造理论,中兴也在“从头思考未来”并继续紧锣密鼓地调整企业架构,联想更是高调喊出“逆生长”的口号??

其实,对于已经改革开放了30多年的中国而言,当代商业史上的任何一个年份都绝不普通,也都各有意义。站在2014年行将落幕的时间点上回望1984,除了复盘和感慨技术演进和时代变迁,那些30岁的公司们更该做的,或许还有重拾当年激情,不忘初心。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黎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