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农庄:农业走入云端

标签:热点阿卡农庄现代农业

访客:176033  发表于:2014-12-22 22:10:50

【导读】用IT思维改造传统农业,实现有机农产品定制化。

阿卡农庄:农业走入云端

周末的早上,记者在北六环外昌平百善镇的阿卡农庄见到了从集市匆匆赶来的江宇虹。见面后的几句寒暄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刚刚去集市用家里的两头奶羊换了一头驴……”,让我们对这位剑桥大学管理学博士、戴尔大中华区前高管、21世纪新农人的生活充满好奇。

无心成就的事业

2011年,江宇虹怀孕了,作为一位准妈妈,对于食品安全格外重视起来。于是她和丈夫从北京市区搬到了顺义,在那里租了20亩地,自己画图纸盖房子、种地、养鸡、养牛,所有蔬菜水果肉蛋奶全部自给自足。

“超市里20多块钱一斤的蔬菜也不很放心,因为住在农村,去农村考察很方便,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有机蔬菜基地允许外人看,我们能看到的都是车间,在对蔬菜进行包装。还有就是一辆辆大车从新发地那边拉着蔬菜过来,再进行包装。”江宇虹感叹到,现在人做农业更愿意做一些表面上的事情,因为不放心,所以她选择了自己种菜。

江宇虹身边几位当初戴尔同事和圈中好友对租地种菜很有兴趣,也希望能有个自己的菜园,吃上放心安全的有机蔬菜。江宇虹就打算租一两个大棚,满足朋友的需要,但当地规定一次至少租10个棚。在IT圈打拼多年的江宇虹在与一家跨国公司的朋友联系后,很快就将多出来的8个大棚销售了出去。那家公司将大棚委托给江宇虹打理,大棚里采摘的新鲜有机蔬菜作为福利发放给公司员工。这让江宇虹看到了商机,于是她开始将大公司作为目标客户,为这些企业提供有机蔬菜的相关服务。企业采用预付费的方式,每年根据江宇虹提供的蔬菜单选取要种植的蔬菜品种,江宇虹负责种植和维护,并在蔬菜成熟后采摘并分装好配送到企业。

只因为自己想要吃到好吃又安全的农产品,无意间成就了这个农场的项目,几年间农场规模不断扩大。江宇虹的目标也已经由最初给自己的孩子吃上安全的农产品转变为让更多的人享用到安全可靠的农产品。

江宇虹的做法颠覆了传统农业先种后卖,种什么卖什么的模式,而是根据客户需求定制化生产,而这种定制化、预付费的模式也让农场项目实现了“零投资”的“轻模式”运营。

用IT思维改造传统农业

江宇虹认为,IT代表的是一种变革的精神,IT所做的不是让你种出来东西更多更好,而是让你换一个角度去思考农业,用IT化的思维去思考。“我们做IT的人去做农业切入点是不一样的,我们看农业的角度一定是不一样的。因为IT研究市场、研究消费者需求,就像苹果手机,它一定是做了许多用户分析之后再去生产产品。这是做3C类产品的人的一个共性。而传统农业就是我们先生产出来一堆东西,不管有没有人要,生产出来我就去卖,不考虑是不是有人买。”

通过前期对农业市场的考察她发现,传统农业还很落后,农民种菜还是特别原始的状态。这个产业需要从模式上去改变,她将IT思维移植到新农业生产上,将任何事情都流程化、系统化、标准化、数字化。

其实在2011年的时候,北京已经开始有一些农场了,比如小毛驴。江宇虹在前期考察过程中也去看过,在她看来,小毛驴更适合作为一个公益项目,比较像NGO的作法。“商业是要解决规模化的问题”,江宇虹说,“一个公司如果不能做成规模化那就不行,能做成规模化一定是符合大众需求的、有生命力的。可持续发展的”。她想做的新农业绝对不是靠政府来补贴或投资来做的,那么首先就要用市场的方式来解决。“我要有大量的客户群,我要有普遍的消费适用,只有这样的商业模式才能运转起来。”

现在北京周边有很多小农场,但都是在100多会员的状态下徘徊,这种状态势必会引起许多问题,比如成本居高不下,管理水平跟不上等问题。所以要想生存发展,必须要破解规模化的瓶颈。

阿卡农庄采用会员制,分为企业会员和家庭会员两部分,甲骨文、惠普、丰田、福特、埃森哲等跨国企业都是阿卡农庄的会员。农场为客户提供有机托管种植服务、农产品配送、亲子自然教育、特色活动等综合服务。在品质与服务的双重保障下,阿卡农庄的会员流失率只有5%,而其他农场的会员流失率高达70%。

阿卡农庄不仅仅是一家农业企业,而是一家基于云服务架构的农业服务公司。“先有客户订单再进行生产,消费者就是投资者,用客户投资的钱为客户做事情。越来越多的人要参与进来,越来越多的资源要进行整合。我们所做的更多的是资源的整合。”江宇虹说,“很多IT公司就是这样起家的,我把这样的方式引入到了农业中。”

做真正的有机农业

说到阿卡农庄与其他农场的区别的,江宇虹非常自信地说,“最大的区别是真的不用化肥,真的不用农药”。在她看来,只有真正把最基础的事情做好才能被认可。

江宇虹告诉记者,在国外有机蔬菜的价格也比普通蔬菜要贵出20%~30%,这并没有超出消费者的承受范围。但是在我们国内市场上,贴着有机标签的蔬菜价格是普通蔬菜价格的5倍、10倍甚至更高。这远远超出了普通消费者接受的范围。而这些贴着有机标签的蔬菜,又有谁敢承诺百分百的零化肥、零农药、零激素、零转基因?

不用化肥和农药对于产品确实会有影响,但是通过生物技术完全可以达到防治病虫害的效果。江宇虹将生物技术在农业中的应用形象地比喻为“中医”,平时注意防治结合,就可以有效杜绝病虫害的发生,如果等到病虫害大规模爆发的时候,生物技术的效果就非常有限了。因此阿卡农庄在日常的消毒等环节都格外严格,就是要将病虫害发生的几率降到最低。对于常见虫害,比如绿叶菜长了蚜虫,就可以用食虫螨来治虫,食虫螨只吃蚜虫不吃植物,所以是绝对安全可靠的。

生物制剂的成本会比农药贵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而且实施起来比较麻烦,这也是农民不愿意采用的原因之一。但是,这个成本体现在菜价里并不是不可以接受的,比如不上农药,每斤蔬菜价格贵1元钱,消费者还是能够并且愿意承担的。造成目前菜价高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生产环节,而是中间渠道流通环节。因此减少所有中间环节才是降低菜价的一个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

2013年10月,阿卡农庄开始进入1200家高端社区,建立100家社区服务站,实现冷链物流宅配。今年初,阿卡农庄开始搭建电商平台,真正实现绿色农产品直供销售。

阿卡农庄是北京唯一没有围墙的农场,“我们引入了欧盟的PSG认证(参与式认证),这个标准要高于有机农业,让消费者见证整个生产过程。”江宇虹告诉记者,“我们在合同中向客户承诺,绝对不使用化肥和农药,绝对没有激素和转基因。”

农产品信任危机一方面让江宇虹的生活回归田园,另一方面也让阿卡农庄的生产和运营不断改进和提升。江宇虹拿着自己家种的小麦去村里磨面的时候发现,农民在磨面的过程中不断向机器里添加增白剂和滑石粉,这样面粉看起来更白。即使你不添加,也避免不了机器中残留的那些混入面粉中。于是她用自己两头产奶的奶羊去集市上换了一头驴回来,自己用石磨磨面粉。或许你觉得她活得太精致,甚至觉得她矫枉过正了,但是,若不是她这种执着认真,怕也做不成今天的阿卡农庄。

2013年,阿卡农庄所有大棚都安装了物联网设施,并向会员推出了App服务,会员可以通过手机实时了解菜园空气指数、温度等指标,以及种植品种生产全过程。借助IT手段,让消费者更好地参与到生产的过程中来,也让阿卡农庄的生产过程更加透明。

食品安全的危机让很多像江宇虹一样的妈妈为了孩子越来越关注农产品的安全,江宇虹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和重视农产品安全,通过阿卡农庄让一二线城市实现食品供给的安全。如今阿卡农庄在北京周边接手了许多闲置大棚,扩大有机蔬菜的生产规模。在河北肃宁建立了绿色养鸡场,在内蒙古赤峰建立了有机牧场。在有机大米和安全食用油项目上,阿卡农庄也在持续推进中。她坚信,未来一到两年内这个市场将会发生改变,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来做有机农业,有更多的人愿意接受有机食品。

阿卡农庄通过与银行合作,以金融服务的形式加速有机农产品的普及,让普通老百姓可能吃得起安全放心的农产品。最近,阿卡农庄就与银行合作,以京东为销售平台推出了“北京小灶”,让更多消费者可以免费吃上有机食品。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底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