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吴甘沙:“数据人”和它的权利

标签:大数据中国技术商业论坛数据人

访客:33618  发表于:2013-11-20 22:31:21

【导读】科技的力量在发酵,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商业环境,乃至我们人本身。大数据作用下,自然人如何被“数据化”?其间又会产生哪些问题?

英特尔吴甘沙:“数据人”和它的权利

11月8日,在“2013中国技术商业论坛”上,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首席工程师吴甘沙分享了自己的心得体会。在整个社会生态逐渐被数据化的今天,吴甘沙认为,有安全感的数据化生存及人们的“数据权利”将提上日程。  

社会是自然人和自然人及其相互关系的集合。相应的,“数据社会”则可定义为“数据人”和他们关系的集合。

那么,什么是数据化的生存?

首先看《数字化的生存》,它开启了这波互联网的大潮。在这波技术变革浪潮中,我们不知不觉被数据化了。如果说数据化生存把人通过数字化的媒介传播工具跟数字化的信息进行互动的话,数据化生存,实际上跟数据已经融为一体了,人和“数据人”已经不可分割了。

什么是数据人?

先看自然人,一个自然人在社会里面。比如大家知道我,在你的印象当中有我这么一个画像,甚至这个画像是数字化的,可以以照片方式呈现。数据人则是人数据的画像,不仅仅包括数字化的这样人的画像,还包括其他很多东西。比如数据足迹,我们在PC上冲浪的时候,我们带着手机到处走的时候,留下了一连串的数字的足迹,甚至我们不带手机的时候。北京有一百万个摄像头,我们到处留下了自己的足迹。7×24小时,把我们的生理指标,情绪的状况等记录下来。我们在不同的网站上登陆,有不同的数据身份,可以把我们的社交威望变成数字。美国85%的人都有信用积分,如果你低于600就没有办法贷款了,600-700以6%的利率贷款,700-800你的利率可以低一些。电商,按照人们的消费行为将他们划分为不同的消费人群。比如中产阶级人群,孩子高消费人群,精打细算人群甚至对你的信仰、价值取向都能进行刻划。

自然人跟数据人非常紧密相关。通过全面、客观的量化,通过消除噪声,使“数据人”越来越逼近自然人。自然人在数据社会里面,受到大数据的作用力,一直会发生变化。比如说有一种大数据作用力就是个性化的推荐,能把我们变成跟我们相似的人,再通过反馈循环,对真实人的行为产生作用。

大数据有哪些作用力?

我们看不同的作用力,在实践空间象限里面的表现。第一个维度是空间维度,小数据见微,大数据知著。它们之间相互作用,著会推动微。比如说根据特征,把每个客户细分到不同的类群里面,再通过个性化推荐,把我们变成跟我们相似的人。这种见微和知著也是时间维度上面的概念。数据刚刚产生时,其价值集中表现在个人的价值,随着时间的推动,它会慢慢退化成以价值为主。

第二个维度是时间维度,时间的原点就是当下,就是实时的价值。在时间轴上,我们可以对历史进行还原,进行分析。我们了解历史,同时可以根据历史推测未来。我们了解过去,了解当下,就可以推测明天。当下是知天时通变化,明知前后,万物皆明。

但大数据的作用力犹如双刃剑,有正面也有负面。就负面来说,它带来安全感的丧失。我们数据化的“足迹”被记录下来,而且被存在各个地方。我们用我们的隐私换取免费服务,时间久了后,我们对隐私的感觉将淡化。而这些个人数据有可能滥用大至国家机器,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对我们进行监控,小至我们的群盟以正义的名义进行人肉搜索。  

为了避免数据被滥用,数据人应该享有哪些“数据权利”呢?

首先是数据的拥有权。如果说数据是一种个人资产,那么私有资产神圣不可侵犯。现在在国外有一些公司开始厘清数据的拥有权,比如说Facebook属于Facebook,但是我们发表的内容是属于我们自己的。

第二是数据的许可权,什么东西我可以给别人看,我许可之后,还可以撤销,还可以转移。

第三是数据的审计权,比如说我给出的数据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数据的使用者是不是符合了这么一个目的条件?到期以后,它是不是会把数据销毁,会不会不经我们的同意给第三方。最后是数据的分红权。数据会产生价值,虽然会折旧,但是会不断地产生价值。

今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不受控制的定向的互联网行为广告。事实上在国外以前也出现过,但是他们成立了行业协会,进行了自我约束。在信息和实体服务中加入数据权力/权利和保护条款。大家知道前一段时间,某快递公司丢失数据事件,慢慢出现了提供有偿数据的公司。他们在制度缺失的红利下,需要摸着石头过河。

但这里有个前提,即我们必须界定好什么东西是个人数据。在日本,只有标识你个人身份的数据才属于个人数据,比如姓名、住址。你的位置信息和你的IT地址,是否是个人数据,这需要界定。

这在技术上也有很多选择,Privacy by Design七原则的设计。我们希望有一种对个人数据权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即在别人使用我们数据的时候,我们对它进行审计。我认为这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最后是数据的可控、安全、共享和多方安全计算。比较典型的是“棱镜门”事件。大数据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所谓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即大数据媒体是根本,云计算为术,智慧城市为纲,个性化生产,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为用。移大真,智云物。(顾琳琳/整理)

关于更多精彩内容,详见:中国技术商业论坛暨领袖峰会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