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连接“线下网盲”更重要的是,让他们觉得网络有用

标签:网络网盲

访客:16675  发表于:2014-12-10 09:47:24

【导读】由于缺乏对互联网的经验,这些线下人口没有建立起应有的心智模型,不知道基础网络服务的工作原理,也没有意识去使用互联网。

比连接“线下网盲”更重要的是,让他们觉得网络有用


昨日,猎云网编辑君编译的文章,让大家了解了为让世界上43亿线下人口第一次接触互联网所面临的心智挑战。由于缺乏对互联网的经验,这些线下人口没有建立起应有的心智模型,不知道基础网络服务的工作原理,也没有意识去使用互联网。在本篇文章中,我们将会继续探讨线下人口所不具有的心智模型,以便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能够想出最好的策略来解决这个问题。


缺失的心智模型

为了得到各种可能性,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在对未实现联网或刚实现联网的人口进行可用性测试。一个极具研究价值的南亚科技孵化器——Plan 9和一个本地移动网络运营商的可用性团队辅助了我们的测试。有了这些帮助,每一个测试都具备了高标准和高质量控制。接下来就是我们的部分研究结果。

1

GIF图中的测试对象正在用他能想到的最简单的关键词进行谷歌搜索。他选择了“IPL”(是印度板球超级联赛的首字母缩写)。他打字花费了大约10秒钟的时间,比在自己的手机键盘上打字慢了7秒钟。换句话说,对于该测试对象,在智能手机屏幕的虚拟键盘上打字并没有带来便利。

在多个可用性测试中,我们发现,对于大部分未实现联网或刚实现联网的人来说,使用智能手机的虚拟键盘会比较困难,这让他们不太愿意更换自己的设备。这种沮丧的存在是因为他们还未体会到在智能手机上上网,要比最先进的功能机更有效率。

另一方面,当实现联网的人首次使用智能手机时,他们早已形成的QWERTY键盘心智模型帮助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受影响不大。不幸的是,对于为实现联网的人来说,他们对键盘的形成的心智模型是根据ITU E 1.161国际标准制造的手机键盘,这两种标准键盘是截然不同的。

2

GIF中的测试对象正在搜索自己最喜爱的宝莱坞演员——Shahrukh Khan。但是他在多次拼写错误和多次协助之下才正确拼写好。值得注意的是,他的第一次尝试由于错误太多,以致于谷歌的“Showing results for”功能无法正常使用。

总结一下,对为实现联网的人来说,由于第一次使用互联网时无法找到自己想要搜索的东西,会产生一种焦虑感。对搜索术语和搜索名称的严重拼写错误是造成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

一些智能手机屏幕键盘的空格键上会显示“默认语言是英语”,这会无意中限制了新用户使用空格键的权力。想象一下,当一个不太擅长英语也不太擅长外语的人使用这种键盘时,他们会选择点击标记为英语的按键吗?不会,结果就会导致出现错误的拼写,缺少空格。

可以预见的是,对于30%不识字的线下人口来说,上述提到的问题会变得更加严重。而让他们与互联网产生联系甚至得到好处会是更困难的一件事。似乎对于目前来说,是否识字是一个人是否可以使用互联网的必要条件。这对这些线下人口可不是好消息。

3

GIF中的测试对象正在应用栏里浏览不同页面。很容易是吧?在多次试验中,她总是使用点击和滑动动作来移动页面,从来没有明确的意识到只需要滑动页面即可。她对手势控制的心智模型仍然停留在之前,并没有形成新的心智模型。

总的说来,对于所有线下人口来说,他们在使用移动设备时不断在费力理解滑动、点击、双击或者捏这样的手势动作。可能是因为对线下人口来说使用最广泛的功能机、电视和收音机并未培养出他们对手势控制的心智模型。

我们还发现,不断使用智能手机会减轻这个问题,但并不是立刻就能解决的。可以这么说,这就好比2007年我们第一次使用第一代iPhone的时候我们所遇到的情况。

4

GIF中的测试对象正在尝试使用Viber打电话,当屏幕变化时并不知道该如何使用。我们在其他相似的互联网服务上看到同样的情况。

那么想要培养出在智能手机上拨打电话的心智模型会很困难吗?是的,比听起来还要难,但是值得培养。对于这个问题,有一个比较广泛的观点:对于线下人口来说,由于之前所接触到的都是功能机、电视和收音机这样的技术,想要使用智能手机不是那么容易那么直接的。这些观点更加确定了之前的可用性测试的结果。

该测试对象正在尝试进行谷歌搜索,但是他对谷歌的网页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反而表现出一种不情愿和一种几乎嘲笑的神情。后来这位测试者表明整个测试都很无聊,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这并不是孤立的现象,在缺少文化的测试对象中这种现象尤为突出。

5

测试总结

这些可用性测试表明,广泛存在的心理障碍阻碍了线下人口接受数字技术和基础的网络服务。对于大多数线下人口来说,智能手机是他们拥有的第一个真正的计算设备。

但是,每一次创新都是来自于一系列的挑战,智能手机也不例外。我们第一次接触互联网服务时,引起了思想的剧烈碰撞,对于线下世界来说也一样。似乎让线下世界掌握智能手机要比我们当初(由于我们对数字交互和互联网有更深的体会)更加困难,需要花费的时间更长。

因此,只是简单的扩大互联网或者让互联网变得廉价,并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良方。他们的心理差距需要逐渐的填补。对于线下世界来说,这就好比一个经典的阶跃函数,从线下的心智模型跳跃到线上的心智模型是非常困难的。

我们需要一种解决方案来缓和这样的改变。如果我们真的做到了,我们就可以加快在线下人口中普及互联网了。否则这一切都是痴心妄想。

6

如今,我们把使用互联网服务或者使用智能手机当成一种生活必需。事实上,当那些非常成功的科技巨人甚至是硅谷最成功的创业圈人,了解到我的公司致力于让线下人口学会使用像搜索、社交网络、信息、应用商城等等基础网络服务时,他们都表示很怀疑。

我能理解这种怀疑,毕竟我也曾这样认为过。可以预测一下,要想达成这样的目标,移动设备和基础网络服务都要是即插即用的,这样的话它们才能完美的优化用户体验,可以让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能成功的连上网络。

但是现实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还有43亿人没有使用过互联网。这些人中,大部分都不知道窗口右上方的X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何为“注册”、“用户”、“密码”,也不知道取消按钮是红色还是灰色。他们不知道QWERTY键盘如何工作,也不知道如何使用移动数据,甚至不清楚为什么要使用网络。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牵涉多方面的问题,如果能够解决好这个问题,将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via 猎云网,译者:福尔摩望)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