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业集体自我颠覆

标签:英特尔ARM热点联发科芯片业

访客:17582  发表于:2014-12-09 08:51:11

【导读】智能硬件热潮来袭,做事一向严谨的芯片大佬们开始了“颠覆之旅”,它们在内部开设创业部门,摸索互联网业务模式,创建开发者社区……

芯片业集体自我颠覆

谈到智能硬件,一定绕不过一个最基本的支撑环节——芯片。传统上,芯片大企业投入最大精力的,是那些市场上的大腕明星制造商。芯片企业要向这些制造商派驻现场客户经理和技术工程师。甚至,为了服务好这些明星企业,现场应用工程师(FAE)曾一度是最炙手可热的职位。

不过,近几年物联网、可穿戴设备市场蓬勃兴起,大量新兴创业公司涌现,创客群体诞生,芯片企业开始思索:如何发现它们?如何贴近他们,与它们建立业务关系?如何更好地服务支撑它们,让其能成长为新一代明星?于是,做事一向严谨的芯片大佬们开始了“颠覆之旅”,它们在内部开设创业部门,摸索互联网业务模式,创建开发者社区......

英特尔的“硬享公社”

4年前,英特尔成立了在线业务部,调来了各方资深人士,希望摸索利用互联网这一新兴手段为客户提供支持和服务。在业务拓展和管理上具有丰富经验的王稚聪成为在线业务部的总经理。

“我们更像是英特尔内部的一个创业团队。”健谈的王稚聪说,“线上业务虽然表面看上去就是简单的网页,但背后与之相应的配套组织体系、理念流程都是颠覆性的。我觉得,这恰好是很多传统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

经过几年实践,英特尔推出了“硬享公社”这一线上沟通平台,去服务市场上近几年涌现的中小创业公司及个人创客。

内部挑战

以往,英特尔重视线下支撑,对国内很多大公司都派驻客户经理和工程师。王就曾担任过英特尔对联想、TCL和方正这些中国PC大客户的客户经理,深谙线下业务的运营之道。他现在一直使用TCL品牌手机,他称“这是与TCL在多年合作中建立起的感情”。    

在做线下支撑时,王稚聪要求销售人员给大客户每周至少打三到五次电话;小点的客户每周打两次;再小一点的,每月打两次。这是一种分级的客户关怀方式。之后,销售会在公司内部的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中,更新客户的情况。

“现在,我们完全抛弃了这样的方式。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强调一种由‘客户发起和客户驱动’的新模式。”王稚聪说。在英特尔“硬享社区”,一个客户要自己注册一个项目,自己更新项目进展;遇到问题后,他会自主发起一个问题,在得到答复和解决后,他会给予评价,决定是否关闭这个问题;如果项目做完了,他自己填写销售情况。

“在这个客户主导的过程中,我们团队要承受很大压力,因为这是全程透明的。而且,我们部门的工程师和业务人员都要依靠客户评价生存。”王稚聪说。

在这样的流程下,在线业务部的早会甚至被取消了,因为所有问题、关键作业指标和评价都会显示在办公区的显示器上,早会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在线业务部的销售佣金制度也被修改了。新制度与英特尔传统制度很不同。英特尔全球佣金制度的负责人在与王稚聪讨论时曾问他:“为什么你的组织佣金指标要这么设?”经过一翻沟通,这位负责人接受了王的提议。这让王稚聪非常感慨:“是不是所有老牌公司都能有这样的胸怀?”

另一个让王稚聪感慨的例子是关于“硬享公社”的网页设计。起初,用户经常对网页的导航设计吐槽。王稚聪他们分析后发现,这是由于中国美两国互联网用户使用习惯不同而带来的。于是,他们决定按照中国用户的习惯改变界面设计。但在英特尔这样一个对品牌管理有严格规范的公司中,很难容忍一个单独设计的网站存在。不过,公司全球相关负责人在与王稚聪沟通后,接受了王的想法,并协助他与法律等其他部门合作,帮助他实现了修改。

“英特尔是把在线业务作为长期战略来考量的,这也决定了最根本的东西——你能真正以客户为中心,用互联网的方式做事。”王说。

现在,无论互联网企业还是传统企业,都在谈论互联网思维。“大家都可以把自己的技术文档放在网上,开辟窗口让客户留言。但他们是不是真的以客户为中心?是不是真的对客户提交的问题认认真真地追踪和处理?我相信并不是每一个企业都能说到做到。”王说这是问题的根本。

工程师情怀

“硬享公社”的名字源自英特尔在线部门“新锐派的年轻人”。因为现在很多创业者都是“85后”。与早年创业者相比,这批创业新人更喜欢在开放的平台上分工协作。王稚聪也希望“硬享公社”能够形成一种氛围——所有工程师能互相分享、互相激荡,产生新创意;在遇到设计困难时,互相帮助,集合大家的力量,来解决硬件创新中方方面面的问题。

“实际上,我也希望借助这个平台向中国最伟大的工程师致敬。”王稚聪说。这位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的工程师,一直推崇中国的工匠文化。他崇拜墨子。墨子实际上是一位伟大的工程师。他最早定义了圆,发现了小孔成像,还设计过武器和防守设备,做过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飞鸟,同时创立了墨子学派。“在中国,工程师文化源远流长,但现在这一文化有些淡薄了。”王稚聪说,“我们希望重新倡导一种工程师文化——工程师应该受到特别的尊敬——这个群体有理论知识、有创造力,有动手能力,能够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对社会进步做出贡献”。

经过3年多的摸索,“硬享公社”摸索出工程师需要的服务。一个是流程管理。英特尔在线业务部刘易平他们发现,国内很多中小型公司,对设计流程管理缺乏清晰的定义,因此在项目推进、风险管控、前后对接等方面遇到困难。为此,他们在社区中导入了英特尔的研发流程,并针对创业者进行了简化。研发流程能让创业者对关键环节把控,并能与业界进行更好地对接。另一个是知识库和开发工具资源。值得一提的是,英特尔很多设计文档是保密的,客户以往要与英特尔签署保密协议。但对于创业者特别是创客,个人是无法签署保密协议的。针对新兴群体,在线部门对公司的文档进行了梳理,把可以公布的文档和参数公布在网上,供工程师们免费查询。除此之外,很关键的是“硬享公社”还提供三级技术响应体系。这让中小企业工程师可以足不出户就与英特尔这家大公司对接。

“依托这3个基础服务,在线业务部支撑了一批中小公司的产品开发。”王稚聪说,“现在,每年从我们平台上设计产生的产品,在市场上的销售额已达300亿元左右。”  

“硬享公社”目前正在加入大数据分析功能。在线业务部专门设立了团队,成员都是“学统计的”。大数据的价值正在显示出来:如果客户在“硬享公社”注册一个新项目,根据他的描述,平台会提示他,类似产品哪个英特尔平台最优,需要看哪些文档,别人在用这个平台中常遇的问题;全球合作伙伴有什么参考设计;在预研、样机和小批量3个开发阶段,合理的分布时间是怎样的,每个阶段会自动计时提醒,并提示要与英特尔对接什么,例如免费样品申请等。

公社最核心的地方是平台上网罗了1500多家客户,打造了圈子,形成了知识库。“术业有专攻,通过我们,联合上下游工程师形成庞大组织,才能真正解决现实当中的问题。”王稚聪说。

汉普CEO王驰江对此深有体会。“硬件不像做软件。软件可以派人通宵加班,但硬件是个生态系统,不是加班就可以解决问题的,所以要积累经验、积累人脉,赢得供应商支持,这是很关键的”。

“‘硬享公社’之所以称之为公社,就是更注重以人为基础展开的一种专业协作平台。”王稚聪补充道。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这个协作平台也要搬到移动平台上去,11月,两个手机版平台将陆续亮相。                

“4年前我们成立时,客户数是零,产值也是零。大家会说,这么多半导体公司耕耘了好几十年,哪里还能找的出新客户来?但我当时就坚信中国是‘设计刚刚到来的时代’,有很多创业者涌现出来——互联网培养了大量训练有素的产品经理、研发工程师,也有大量的海归团队。随着中小技术公司的成长,我们也一定会成长。”王稚聪说,“走过这4年,基本上验证了我们的想法。” 王稚聪深信,这样一个集聚静态文档、更聚集了人的鲜活知识库,未来将支撑数以万计的新兴企业。  

发科技的创意实验室

Marc Naddell是联发科技创意实验室(MediaTek Labs)副总裁。不过,这个新成立的“实验室”与我们通常理解的技术研发实验室不同,它是一个有关新生态系统开发的部门。实验室面对的客户,也不是业界成名的大腕公司,而是一群地处天南地北的“开发者”,其中包括新兴的“创客”族群。

“这是公司管理层的一项战略举措。它的目的是让我们的产品为更多人所用。”Marc Naddell 说,“我觉得它最终会对公司业务产生巨大影响。”  

开发者时代

很多公司的业务重点都围绕大客户。“你可以把这些客户看作是成熟市场上的胜出者。像在电脑、智能手机领域,就只剩下这样几家大公司。”Marc Naddell说。但在物联网、可穿戴设备这些新兴领域,由于介入门槛不是特别高,应用成千上万,新的参与者——开发者和创客就快速涌现出来。“特别是一些新兴技术的出现,像3D打印、云服务以及成本低廉、多种多样的传感器,更加速了小公司和个人开发者的介入。”Marc Naddell补充道。

在这样一个开发者时代,可能每家大型芯片公司都要做好服务小客户的准备。它们数以万计,可能你从来都没听说过。“要想服务支持好它们,你只能采用以互联网为中心的方式。”Marc Naddell说,“而且,我们所提供的技术,要尽量是一些交钥匙、半交钥匙的方案——方便开发者开发,同时也给它们预留了差异化的空间。”            

创意实验室的功能几乎是全方位的,Marc Naddell和他的团队每天都会面对开发者的各种需求:一些开发者希望实验室给它们提供尽可能多的市场推广机会——从展会上预留一个展示样品的位置、适时播放它们的视频,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及它们;另一些开发者则希望获得创业辅导和行动指南,需要联发科技帮它们物色适当的合作伙伴;还有一些开发者则迫切希望获得技术支持......

“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实验室要在网络上实现工作流程自动化。只有流程自动化,把开发者融入到整个网络服务中去,才能使我们面对更大范围的开发者群体,快速做出响应,提供众多纬度的服务。”Marc Naddell说。

创意实验室更像是企业内部的创业者。现在,市场上有多个生态系统。怎么在这样一个嘈杂的环境中寻找到联发科技的空间,吸引开发者,是Marc Naddell团队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为此,除了在公司内部找到了资深芯片专家外,Marc Naddell还从外部找到了很多“与开发者打交道有经验的人”,以便他们建立一个真正能够以开发者为中心的社区。  

硬件就是生态圈

与互联网上诸多的软件开发者社区不同,联发科技创意实验室是以硬件为基础构建起来的生态系统。它有市场上最小的穿戴式芯片Aster,还有基于此打造起来的开发平台LinkIt。

“‘硬件’不仅仅是代码和用户界面,它要有东西做出来,投放到市场上。” Marc Naddell说,“从最开始的一个概念,到最后做出一个成形的产品,开发者要经历诸多步骤:芯片选型、购买硬件开发包、写用户界面、制版贴片、生产测试......”这是一个与产业链打交道的行业。

对联发科技来说,它已积累了丰富的合作伙伴资源。“我们愿意在这些合作伙伴和开发者自己建建立一座桥梁,帮助他们相互匹配,最终希望开发者把产品做出来,能够上市。”Marc Naddell说。Marc Naddell和他的团队,帮助开发者找到了设计合作伙伴,以改善产品外观和体验;也帮助开发者找到PCB布线、产品原型、生产合作伙伴......

在加入联发科技之前,Marc Naddell曾经在NAVTEQ、诺基亚和摩托罗拉负责合作伙伴和生态系统项目。在他看来,联发科技创意实验室的生态圈形态更为丰富——当实验室发展到比较成熟的时候,会有多个不同的平台,基于这些平台可以打造“一个人日常生活所需的几十种产品”。          

最近,联发科技创意实验室在中国落地。“我们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全球性机遇,但同时,我们也深知中国市场的重要性。”Marc Naddell说,“我们对中国开发者群体很重视。我们在发布联发科技创意实验室全球英文门户网站后不到一个月,就推出了中文版本的门户网站。从人员来说,实验室服务支持团队大概有一半是中国人。”

除了像一个互联网企业那样,以网络为中心的方式给开发者群体提供支持外,未来,联发科技创意实验室还会建立更多的实体点。目前,联发科技在瑞典、美国硅谷、英国、中国等地搭建了队伍,工程师在这些实体点已经开展工作。  

ARM的“Maker”软平台        

ARM 嵌入式市场营销副总裁Charlene Marin深切感到,智能硬件科技风潮正深刻地影响着全球各行业的方方面面。广为人知的是Google投资智能家居明星Nest,亚马逊尝试利用无人机进行物流配送。

“除此之外,我们看到,更多创新其实是源自更广泛的创客或创客社区,我们一般称之为‘Maker’。”她说。这些创客利用智能硬件或者可以称为“开源硬件”的资源,充分融合他们的创新想法,去实现非常有趣的应用。此外,在海外的市场氛围中,只要你有创意、够创新,就很容易获得资金支持的机会,包括一般传统的创业投资渠道或是诸如Kickstarter之类的众筹融资平台,这给智能硬件的实现、筹资以及上市渠道减少了阻碍。这些条件加速了智能硬件在海外市场的蓬勃发展。

给Charlene Marin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有趣案例,是一家叫做Anki Drive的公司,它从事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研发。通过软硬件结合,这家公司开发的赛车玩具颠覆了人们对玩具的传统印象与理解。另一家是ElectricImp公司,这家公司开发了一个软硬结合的模块化平台,主要针对现有取暖或照明系统等进行改造和简单部署。另外,Pebble Watch也是一个好案例。这是首个利用众筹融资平台Kickstarter进行筹款的可穿戴设备公司。智能硬件正横跨各行业。在非消费应用上,工业、照明、物流运输、智能城市等领域是焦点,还包括农业、石油等行业;在消费应用领域,则主要集中在家庭智能化、玩具、可穿戴设备等。

“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全新时代——市场上出现了数以百计专注于智能硬件开发的新创公司。同时,传统设备制造商也正在调整它们的产品开发流程,以便快速推出硬件及软件的产品原型(rapid prototyping),这使它们表现得更像是专注于智能硬件发展的创客。”Charlene Marin说。      

物联网覆盖了众多垂直领域,因此迫切需要针对它建立起一个强大的技术生态系统来支持共同的需求。“我们也注意到软件开发在物联网行业中的重要性正在不断提高,这对行业连接协定、项目开发流程乃至信息和数据安全都产生了影响。”她说。ARM被认为是一家硬件企业,不过,它也在颠覆自己。在今年10月初,ARM推出了mbed——面向IoT软件开发的物联网设备平台。此外,在物联网生态系统开发方面,ARM也成立了mbed社区。  

“现在,一颗32位的MCU可能价格就在0.3美元左右,这样,在众多的嵌入式应用中,甚至在儿童玩具中开始看到高性能处理器的身影。它们从传统功能控制逐渐走向智能化。” Charlene Marin说,“从商业角度来看,可穿戴和智能家居等单品设备会迅速被大家所关注,但挑战也随之而来,这就是如何更好地把创新设备推向最终用户并提高用户粘性,而不仅仅是停留在资本和市场炒作阶段。”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独家原创,作者:赵艳秋,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