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柳传志:搞不懂雷军 张小龙那孩子不错

标签:柳传志雷军热点张小龙

访客:20741  发表于:2014-12-08 09:26:51

几天前,柳传志邀请了10位创业者和媒体人畅谈,谈最新趋势,谈个人困惑,谈产业江湖。信息量极大。柳传志有互联网焦虑,他勾勒了自己的应对战略,看起来甚为坚定,不受外界热潮所动。

谈话持续了5小时。面对一代“男神”,10位与会者并没客气。联想老成持重的形象,和风气正盛的BAT及其他创业公司已有差距。老柳说,希望大家在一块敞开说说话,聊聊天。

联想柳传志:搞不懂雷军 张小龙那孩子不错

对话现场

柳传志有互联网焦虑,但在大段地讲述中,勾勒了自己的应对战略,并且看起来甚为坚定,不受外界热潮所动。概括起来有几点:

1、敢于否定自己,但要在真弄明白之后才行动。

2、高度重视赢利模式,重视活下去,与通过烧钱积累用户的模式形成反差。

3、我颠覆不了自己,我请别人颠覆行不行?我不一定自己做,我可以投资互联网项目、创业项目。

交流中触及到了当下的诸多潮流和潮流人物,从一个角度展现了老柳对最新趋势的一些看法。现整理出主要部分如下:

马云|关于意义

柳传志:马云我和他比较熟,和马化腾不太熟。马云战略思路清楚,比如说要做好电商,要建这么一个平台,需要解决哪几个大方面的问题,支付的问题,先给货先给钱,谁先给谁比较安全,供应链问题,怎么传送。他是有规划的,总体上是按照原定的道走。

柳传志与马云是两代迥然相异的企业家。马云声称“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讲述的是一个改变世界的故事。老柳的梦想是成就百年企业,念兹在兹的是企业能活下去。前者无疑更能打动现在的年轻人,后者则是一支时间的玫瑰。

当我们问老柳,你当不当百年企业,能不能活下去,跟一般人有什么关系?这样的故事怎么去打动人?

老柳说:“我办企业到底为什么?我觉得首先是让我和最近的这圈人能够生活得比较好,再下来就是能够让联想的员工这圈,在我护住的人,或者我们在一起的人能够生活得更好。把这个完成的基础上,就是能够为中国争光。再往下才是为全人类怎么怎么着。”

柳传志心目中,联想能够像通用电气公司一样多元化发展获得成功。联想控股投了不少领域,农业、金融、房地产、互联网……这是老柳面对新经济冲击的一种策略,他用“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来调侃。

“今天到了互联网时代以后,如果你能够依然让自己有若干个子公司,比如说做金融服务,比如说做医疗服务等等,都有在互联网中,用互联网的方式进行的,同时并存着各做各的,就很难说他们将来不能结合到一起,不见得就培育不出来,这就是我当时的指导思想。”

雷军|关于颠覆

柳传志:小米值得尊敬,原来不是做这个出身,最后就真的做起来了,而且做得还确实不错。尽管还没上市,但是你不能认为他说的是空话对吧。我听了两三次雷军讲的东西,有公开的,有底下问的,还没有把这个东西弄得非常清楚。

前不久的一次节目录制现场,雷军说自己的偶像是柳传志。而现在柳传志也在琢磨,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小米。

“我问过某人,说你的经济条件不够,干嘛非得要用一个苹果,他说拿着这个是种时尚。我用的是联想手机,确实真的是不错,不信咱可以比试比试。但是人家会说,我拿了联想手机表现为我保守,但是用小米手机我不寒碜。”

老柳看了《小时代》,看完了始终不太理解怎么会那么多年轻人爱看这个。他就在联想控股的微信平台上和人讨论。

他说:“有的人很小,实际很老,有的人很老,他实际上并不老,比如像我,不然我听你这个东西听完我会激动和新鲜呢?”

柳传志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对社会整个的颠覆到最后是必然的,但是它有过程,在过程之中,给了人们调整的机会,甚至颠覆自己的机会。我颠覆不了我自己,我请别人颠覆行不行?

他也承认,转型很难。最好的企业,不仅是能够跟随时代潮流前进,而且能搅动时代潮流,能带动潮流,这个就得有胆略,有本事。“我大概觉得,目前的联想人没有这个能力和本事。我们能够不要被时代甩出去,到真有这个本事的时候再做一把。”

任正非|关于变与不变

柳传志:我还挺佩服任正非的,任正非走的就是一个直接往上爬坡的路。上珠穆朗玛峰的时候,我走一百米要大家停下来喘喘气,任正非捡一条更险的路直接就上去,这点魄力我不如他。

柳传志和任正非是传统企业家中的“双峰”。刘强东视任正非为自己的偶像。任正非这几年正大刀阔斧地改造华为。

柳传志则要“稳”一些,他注重动增量,原有业务不动,在新投的领域上做文章。

“比如说一个大公司,像联想控股这样的,千万弄清楚,什么东西当前能动,什么东西不能动,一动当前的饭碗就要丢,这个问题要弄清楚。同时什么东西是立刻能进入的,新的业务状态,比如像联想做投资,它其实撒开了大网准备进入到创业企业中去。我老了,我思想不行了,更年轻的一些人在那儿创业,我们可以投他,投了他起来以后,不是跟我们自己有是一样的吗。船大是难调头,但是船大了以后你可以生出小船出来,你可以让小船调头,把小船扶植成大船,大船本身再逐渐发生变化。你说我不行了,我还真不服气。”

老柳讲了中国企业界曾有一场‘快鱼吃慢鱼’的辩论:段永基说‘快鱼吃慢鱼’的时代到了,我说还是得想清楚,快鱼一张嘴,像小鸟一样很快地数数1、2、3、4、5、6、7、8、9、10……,看着挺快,而慢鱼呢,一五,二五一十,三五十五,一点不慢。

张小龙|关于商业模式

柳传志:做微信的那个小孩张小龙(注:只有老柳这样资历的企业家才能把微信教父称为“小孩”?),确实做得漂亮,我没见过,据说也是比较宅的人。

提到张小龙,是因为极客公园的张鹏谈到互联网模式的核心,是用资本补贴和技术补贴的方式获得指数型的用户增长。

补贴到了后,一个好的产品能用低于正常价格甚至是免费的模式给到用户,用户就疯狂了,快速向你靠拢。

商业原来是在算应该用多少钱、卖多少钱、挣多少钱,现在新的方式,不算这个账,用亏本的方式,关键是做的东西是不是让人为之疯狂,指数级地获得用户。

对此,柳传志说:资本补贴很容易,烧钱,补贴完了以后能不能成为一个正向的盈利模式,把这个流量本身最后能盈利,这其实是个难点。

微博一度发展得很火,但是没有考虑过怎么把它变成钱,最后的时候它就会干枯。这里面资本补贴到底怎么补贴?投进去容易,投完以后你能退出吗,你能得到回报吗?

资本补贴和技术补贴的关系是怎么衔接起来的,这点实际上还是很有技术难度。

赢利能力和活下去是柳传志这一代企业家甚为看重的商业理念。

柳传志认为现在关键是微信怎么更好地利用这么大的流量,“更好地变成钱才能跟马云有一比”。谁都希望能得到一个指数的东西,你烧了钱流量很有可能积到一块,但是怎么把流量变成新的财富,这里面还有一个关口。

杨元庆|关于重生

柳传志:怎么按照互联网思维去做事情,这点杨元庆我觉得他认识到了,最近连续要设立两个子公司,按照一种新型的方式去运作。现在评论杨元庆是行还是不行,包括我在内,都还早点。你也不能说某一个企业一下到了高峰的时候,你就认为这个企业真怎么样,也许一个浪就下去了。如果前面有历史证明他经过低谷还能爬起来的时候,你还真得高看他一眼,我对杨元庆还是高看一眼,希望他能够把这个事琢磨得更透,希望他也能够和诸位多开会。

柳传志说,现在杨元庆跟他没有汇报关系,但形成惯例,每个月两人聊一次天。

老柳说:“真正的凤凰涅盘本身,必须得把以前的东西否定掉。”“我觉得光脚的更好走,穿鞋的主儿如果敢把皮鞋扔了,也光脚,尽管我的脚嫩点,走到沙子上疼点,但是有意思。

另一方面,我把皮鞋卖了,拿出钱来,弄个草鞋先穿上,最后再光脚也有可能,钱还是有用的东西,但是确实在大浪来以前,要有一个敢于否定自己的心态,我觉得这是学习的一个基础的东西。”

----------------------------------

来源:智谷趋势 作者:童如然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