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教授一定很寂寞

标签:互联网科技凯文凯利社群

访客:19578  发表于:2014-12-05 10:27:13


  昨天(2014年12月2日),钛媒体美女创始人赵何娟在她的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消息,看完之后,心情颇不痛快。


  “KK(谈主注:此处指美国《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失控》作者凯文凯利)今天挺悲伤的,大多数人围着他都是拍照合影,书都是当道具。KK说你们有问题吗?大家仍然继续拍照合影……土豪们络绎不绝……没有人问到他有价值的问题…”

  赵何娟所说的,是12月1日,凯文·凯利出席北京“中国首届社群领袖峰会”的场景(赵何娟的朋友圈发于00:08,所以日期差可以忽略)。

  对这一段场景,Pingwest创始人骆轶航的文章有更加激烈的描写。

  “在会议印制的官方资料中,凯文·凯利的大名被和山海精大米、硅元瓷器、唐宋酒业、云上峰鸡蛋、丹瑞缇珍珠和金柏格精油等物件列在一起——后者正是不同‘社群’中的杰出代表企业。”

  骆轶航充满讥讽的语气可以理解——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凯文·凯利在硅谷和世界范围内被整体边缘化,只不过在中国被市场神化。

  他甚至判断说,凯文·凯利在中国已经形成了固定的“走穴”模式:“中国的代理人开出一个package,由一家顶级的经纪机构或商学院做代理,然后层层外包,不同活动的组织者向“总代理”开出价码邀请凯文·凯利出席,总代理除了偶尔也安排凯文·凯利参加一些自己的“主场”活动外,剩下的坐收渔利。”

  对于这个问题,此处不作判断。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科技场确实已经被玩坏了。

  最早受到正面冲击的是互联网,互联网里首当其冲则是电商。

  那些淘宝店主、朋友圈营销达人,乃至020明星的“神话”,让一帮传统行业的土豪打入了满满的鸡血,拼了命地打破头往互联网冲,也不管有多少店主在亏本,有多少朋友圈里晒的月入百万千万图片是作弊软件伪造,有多少O2O明星只是闭门造车的吹牛概念。

  互联网改造传统经济是大趋势没错,但当这种跨界转型,被变种的传销与成功学不断异化,就只能演变成为6个字:人傻、钱多、速来。

  在一个论坛里,一位朋友说:“我加入国内互联网圈(该朋友此前15年一直在投资其他行业)也就两年,看到不少很浮躁,很不专业的人,比我前面15年见到的不靠谱的人总数还多。”

  当然,在更多互联网业内的场合,大家还是希望能更做得专业一点,更科技一点。

  比如最近最热的两个会:腾讯的“We”大会,和百度的“Big Talk”。

  2014年11月8日,第二届WE大会上,腾讯邀请了12位全球科学家科技创业者,向人们展示了人工智能、脑机接口、基因科技、外太空旅行、社会组织创新等前沿探索。

  而自2014年6月,百度开始举办“Big Talk”线下对话活动,并先后邀请了《数字化生存》作者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世界虚拟现实技术的领军人物、斯坦福大学虚拟互动实验室创始人Jeremy Bailenson,全球七大权威大数据专家之一、麻省理工大学人类动力实验室主任Alex Pentland等重磅嘉宾分享最新研究心得。

  2014年11月24日,百度甚至邀请了谷歌和NASA共同创建的奇点大学讲师,在北京太庙为报名的学员、百家作者们讲述人工智能、网络技术和生物基因等前沿科学。

  不得不说,就会议组织而言,两个会办得也不错,堪称高规格、高逼格、与世界接轨、与科技前沿接轨。

  可问题是,如果没有了钟子期,又有谁来欣赏俞伯牙胸中的巍巍高山、荡荡流水?

  在今年的“We”大会上,邀请了日本NeuroWear创始人加贺谷友典,演示了根据“脑波交互”设计的“猫耳朵”necomimi等多个产品。

  他先演示的是necomimi。当MV放完,全场掌声雷动,口哨连连,很多人说,这个新产品真牛逼……

  拜托,早在2012年,necomimi就已经出现在各个淘宝店里了好吧——人家现在只是回顾介绍而已,新产品还没开讲呢。

  想想之后我释然了,那些专门花了几千块钱买票来听“WE”大会的人,或许连演讲嘉宾是谁都没有搞清楚,又如何能分得清楚别人讲的哪些是新技术,哪些是旧产品呢?

  但即使是科技记者和专栏作者,也并未见得好到哪里去……

  我所熟悉的一个互联网记者朋友,平均每天要参加两场会议,写3000字,可文章中绝大多数的内容都来自公司提供的素材和演讲PPT,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

  可真正能跳出这个浮躁圈子,认真做研究的,又有多少呢?

  前几天,我跟一个朋友聊天,他说不久前的一次Big Talk结束后,主讲嘉宾——一位在某个领域最前沿颇具权威的教授问他:“我今天的演讲是不是讲得不清楚?”

  “很清楚啊……”

  “那是不是讲得很不好?”

  “很好啊……”

  “那为什么刚才我在全球范围内第一次公布了我们新的技术成果,你们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朋友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他也不知道,教授所说的成果是什么。

  等教授离开,朋友又问了很多一起来的朋友——很遗憾,也许听众里有教授的知音,但至少他没有发现。

  或许,这个教授是自找的,他太高估中国的科技记者与专栏作者了。

  听众里的记者和自媒体们,有多少具备足够的科学素养?有多少会在听课之前,专门做好功课,提前了解这些科技大咖的背景、专长、研究方向、最新进展?

  中国的科技媒体,离商业太近,离科技太远。

  这里充斥着大量缺乏科学素养,又不愿意学习,只在追逐利益的媒体集合。

  我想,当站在台上,期待台下有人眼眸闪现熠熠光辉,却发现全场一片死寂的时候,那个教授一定很寂寞。

  (文/科技杂谈  王云辉)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