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中国人和印度人的硅谷会是怎样?

标签:热点硅谷中国人印度人

访客:23775  发表于:2014-12-01 10:06:56

没有中国人和印度人的硅谷会是怎样?

想象一下:一个没有印度人和中国人的硅谷,会是怎样?一位硅谷科技人士告诉记者,他没法想象这种情况。

但这种可能性正在加大。在美国,技术类绿卡申请越来越难。一个具有震撼性的信号来自大型跨国企业陶氏化工。

“今年光陶氏化工公司就有10个EB1B(基于雇佣关系的绿卡申请)的申请者同时被拒。”一位技术类绿卡申请者告诉记者,“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于11月20日宣布的移民新政。根据这一新政,在美国居住5年以上,子女是美国公民或合法居民的非法移民将免遭遣返,400多万非法移民将受益于新政。

但奥巴马的新政没有提出任何有利于初创公司,以及针对外国专业人才的H1-B签证优待,这对期盼该项政策多年的科技界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讲究“多样化”的美国移民政策几乎是一个零和游戏,对某一类移民优待力度加大后,就会挤占其他类移民的份额。在此问题上,民主党的“让家庭团聚”和共和党的“让人才进来”已经争锋多年。

华人工程师的焦虑

因为签证问题而深陷焦虑的华人工程师比比皆是,重点针对“黑户”的移民新政将加重他们的焦虑。

奥巴马本月颁布的移民新政,将帮助总计400万非法移民获得在美国的工作许可或免于驱逐权,其中包括370万美国公民和居民非法入境的父母,以及40万在儿童时就非法入境的年轻移民。

几乎是同时,陶氏化工公司至少10位申请技术绿卡的研究人员同时被拒。

大多数在美国申请EB1B的华人都是在工程或技术领域获得博士学位后,受雇某家美国公司,由该公司支持发起申请技术类绿卡。陶氏公司一批10个申请者被拒,可能意味着10个化工领域的博士被直接拒绝。

这些华人工程师尽管在硅谷最顶尖公司拿着百万年薪,但签证和绿卡问题始终是心头的一片阴云。

以一个从中国名校毕业来美国深造5年甚至更长时间、终于毕业的博士生为例,如果他试图长期留在美国,除了所学专业以及本身优秀之外,还需要很多运气。

比如工作签证的抽签问题。“2013年,有17.25万人参加了一年一次的工作签证抽签,但发放的签证名额只有8.5万张,差不多一半的概率。”一名参加过工作签证抽签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这纯粹靠运气,“就算幸运抽中了,3年后可以续一次,6年后正式过期,还是得卷铺盖走人。”也就是说,哪怕是已经和美国公司签订了正式工作合同,还是有50%的人将因签证问题而无法在美国工作。

在每次聚会中,他们最主要的话题就是身份问题,身份问题一日不解决,未来生活就很难清晰。他们要么一次次对技术类绿卡发起冲击,要么只能按部就班地照排期来等待绿卡,这种排期经常长达5年之久。

签证挫败人才战争

“从2008年到现在,美国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但移民政策一直没有改变来适应新的创业风潮和企业发展。”西雅图一家创业公司的CEO扎克哈勒( Zach Haller)说。

这家创业公司在招聘期就发现要找到合格的高技能员工很艰难,这些技能包括软件工程师、程序员和数据科学家等。

哈勒说,有很多在技能上符合标准的大学毕业生都是外国出生的。但他们中很大一批在学生签证到期后无法获得额外的工作签证,最终只好去其他国家工作。“这些被拒绝的人才恰恰是我们经济所需要的。”

在全美包括硅谷和其他高科技集聚地区,正在展开一场场对高技能人才的激烈争夺战。有限的工作签证对初创企业是一个极大的障碍。很多科技公司认为,若招聘公司不能自己做主来提供工作签证,对高技能求才若渴的美国科技业根本无法展开在全球争抢人才的竞争策略。

这些科技公司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推进移民改革,2012年时共和党议员就提出过一项议案,希望能改变以往随机抽签决定工作签证发放的规则。该法案被称为STEM就业机会创造法案(STEM Job Act),旨在为在美国大学取得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博士和硕士学位的外国毕业生提供5.5万个绿卡名额。但民主党认为这种做法会挤占其他类型的签证名额而损害美国的移民“多样化”。这项法案最终未能在国会通过。

一个令企业界不安的消息是,美国近年来从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科毕业的学生数量正在减少。根据数据,一名出生于国外的STEM领域高级人才,有助于为美国创造平均2.6个工作岗位。

还有数据显示,由移民创办的初创公司增长率出现了几十年来的第一次下降。科技界日益滋长的担心是,更多的高技能科技人才将离开美国去往别的国度,同时将创新和就业机会一同带走。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一个签证问题。

“你会看到更多的十亿美元级别公司现身北京、孟买、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等等。”斯坦福大学一位创业公司研究员维韦克·瓦德瓦(Vivek Wadhwa)说。

正因此,奥巴马的移民新政出台后,遭遇了各方强烈反对,尤其是共和党。“奥巴马总统无视美国民众的意愿,加深了他无视法律的恶名,败坏了他所剩无几的公信力。”众议院议长约翰·A.博纳(John A. Boehner)在奥巴马演讲完后发表声明称。

移民更爱创业

谁都不能否认移民对美国新兴产业和就业机会的贡献。

根据考夫曼基金会数据,2012年美国投身创业的移民数量几乎两倍于美国本地人。虽然移民主导的初创企业在2010年达到顶峰后开始下降,但现在仍有0.43%的比例,高于投身创业的美国本地人中0.3%的比例。

2006~2012年间,全美约有四分之一的工程技术公司创始人中至少有一位是外国移民。这些由移民创立的工程和技术类公司在美国雇用了大约56万员工,仅在2012年就产生了630亿美元的销售额。

许多在硅谷声名赫赫的创业成功人士都是外来移民。比如被Facebook以190亿美元现金和股票收购的WhatsApp,其联合创始人之一简·库姆就是一位乌克兰移民。

根据考夫曼的数据,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所能看到的移民主导创业扩张趋势已经不复存在。在科技企业最集中的硅谷,现在移民创办的公司的比例是43.9%,比1995至2005年期间的52.4%下降了不少。

考夫曼基金会一篇报告指出,移民创始人在硅谷的比重自2005年以来的下降,直接关乎美国未来能否在全球市场保持经济竞争力。

“不要说其他,只要想象一下没有印度人和中国人的硅谷,就知道问题会有多严重了。”一位硅谷科技人士说。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