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请出来走两步

标签:新媒体热点广电总局

访客:16419  发表于:2014-11-30 14:45:43

广电总局,请出来走两步

从行政角度看,今年的媒体业有两个事需要特别予以关注。

一是央视风暴,以郭振玺和芮成钢为代表的央视话语人消失于台前。二是黎瑞刚重返上海文广,及上海文广的一系列改革。坊间有传言这是要放弃央视。后有媒体业共识,上海文广正在成为中国媒体业的新样板。如果将两句话整合起来看,就是新上海文广媒体阵地,似乎大有替代老大话语出声筒的趋势。

当然更深的含义是,新媒介环境逐渐打开了话语通路,“自由言论”为基础的新话语系统正在形成。这种背景下,旧价值观念下的老文宣系,他所使用的那一套老旧的话语体系显得很不合时宜,甚至频频闹出笑话。

因此舍弃以“新闻联播”为代表的古板僵硬的八股叙事方式,创造符合主流新兴舆论的“语言”势必而行。这是为何“新旧媒介融合”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原因,也是“澎湃新闻”和“界面”能以目前这种面目入市的原因。

今年8月,央媒先后发布消息称:“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习近平强调,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

这则消息说得很直白,显然陈旧的笔杆子行文方式需要改变,而且要看清楚的是,“改”的动力不仅来自市场,更多是“自上而下”的行政命令,而行政命令的背后,“媒体因素”则是事关政治延续所需要的众多因素中的必要因素。

所以,这里面的“市场”,更多是作为“工具”和“杠杆”的角色而存在,是通过市场来撬动行政目的的最后达成。那么这种基调被确定后,我们或许才能来很好的理解广电总局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政策。

上海文广整改无疑承担着打造新话语的职责,为了响应这种行政号召,对“新语言体系”的探索也不止于上海,有实力作出突破的同样有以湖南卫视为代表的湖南广电,会在同样的时间内承担着同样的职责。因此,以这个角度去看10月份湖南广电的整改消息,自然也就不难尝出其中的滋味了。

可也不得不承认,2014年虽然是体制媒体的调整年。但2014年并不能算是体制媒体转型的最好时机,说的更准确点,最好契机可能发生在2011年,甚至更早,中间差不多最好的2到3年的黄金时期,体制媒体其实是错失了机会的。

而嗅觉灵敏的商业媒体,尤其以“视频”为代表的新生代和中生代力量则借机上位,不但横扫整个纸媒业,甚至开始深度介入到电视腹地。而以电视为代表的体制媒体,想要抢回失陷的地盘,说实话,面对现阶段还稚嫩的中生代和新生代的商业媒体,缺的不是实力,而是失去的那2到3年的黄金时间。

这种行业背景和行政背景下,2014年的媒体业是纷争的一年。其中体制媒体内,目前唯一还拥有优势的电视,相比其他深陷泥淖的国家队队伍,更具备突围的可能性和实力,因此这波体制媒体的转型,以电视为发力点具有逻辑上的合理性,从而首先开始了与商业视频的角力。

众所周知,截止到2013年年底,商业视频的模式基本有四条路,分别为:1、UGC模式;2、内容引入模式;3、自制策略;4、主攻客厅的硬件策略。不过国内视频在UGC方面,一直没有取得成就。主要走的还是其余三条路子。

其中,商业视频对内容引入模式尤为倚重,几乎支撑着视频业的整体发展。而商业视频所引入的内容又分别取自“内”“外”两条途径。“内”主要指的是对国内优质电视内容的引入,“外”是指英美韩日等引入剧。

2014年,广电总局反复重申对网络剧、微电影进行“先审后播”的政策。随后是5月开始《生活大爆炸》《傲骨贤妻》《律师本色》《海军罪案调查处》一系列英美剧下架。

该事件的奇葩处在于,虽然总局强调是先审后播,但众多下架的英美剧能再次上架的寥寥无几。与其说先审后播,不如说审而不播。而且,由于总局对审核时间并没有具体说明和执行细则,导致商业视频即便有机会有实力引入外剧,但也会失去时间先机。

2014年9月,广电总局再次出手,将于2015年4月1日起禁播未登记的境外剧,必须依法取得《电影片公映许可证》或《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可以说总局的几次行政干预,几乎直接打折了商业视频外剧的这只支撑脚。

内剧方面,湖南4月推出芒果TV,所执行的独播和版权拒分销策略,意味着国内电视台向商业视频输送内容的意愿降低,加上湖南卫视曾在版权市场占据的半壁江山和其标杆地位,电视台对商业视频进行内容封锁的微妙环境正在形成。

因此作为商业视频核心商业支撑的内容引入模式在2014年的确遭遇到了一定危机。算是打伤了商业视频的第二只支撑脚。

同年6月,总局又要求关闭互联网电视第三方视频内容渠道;7月下达了一项“盒子最严整改令”,表示未经批准的终端产品不允许推向市场。关闭互联网盒子和视频客户端,几乎抑制了整个商业视频主攻客厅的硬件策略。算是切断了视频业第三条发展路径。

11月6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从即日起至今年12月底,首次针对不良视频展开专项清理行动。11月10日,又曝出对加强互联网视听节目内容管理。

这两次声明,虽然有其积极的一面,但对商业视频的自制也有所波及。所以,纵观总局的政策,对商业视频目前的三条路径的干预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这种干预是全方位的,对商业视频的发展显然具有不利因素。所以我们可能无法单纯的认同,这是总局出于对市场的规范作用而作出了相关政策的实施。

当然我们也只能进行猜测,总局对市场的规范,到底是从行政目的出发,还是从市场的角度出发的。因为这一系列政策的出台,恰处于商业视频的客厅策略初见成效,湖南推出芒果TV,百事通、东方明珠、东方卫视进行大调整的微妙时刻。

退一步讲,总局的确是从市场出发,为了规范市场。但也不得不承认,背后也存在着一条隐秘逻辑。即,如果要达成政治层面延伸而来的行政目的,重塑国家新文宣话语系统,那么给国家队制造足够的转身空间是十分需要的,而其中最直接有效的,就是抑制现阶段已逐渐在主流话语市场取得成绩的商业媒体发展,从而让他们腾出足够的预留位置。

虽然我们也不想就此认定,总局的政策存在着为“国家队”保驾护航,甚至立足于“国进民退”的嫌疑,但事实和结果都证明,这是个逻辑链闭合的猜测。当然,就国家层面而言,行政目的无可厚非,只是就目前选择的这种方式,广电总局作为市场管理者,是否正在偏离本职职能呢。哎,要不出来走两步,太阳底下晒晒更健康。

--------------

来源:创事记,作者:马丁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