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企业的困境宿命

标签:转型移动互联网

访客:15131  发表于:2014-11-25 23:14:54



困境法则:在商业丛林中,每一类物种都有某种忘本式的生存演进倾向,即自觉不自觉地忘记了确保自身生存的根基,导致自己的生存面临困境。

在生物界,关于恐龙灭绝的猜想理论有很多种。有些理论认为,在恐龙长达1亿6千万年的繁荣期中,恐龙的肉体过于巨体化,因此在生活上产生极大的不便,终于导致绝种。例如,恐龙中最具代表性的迷惑龙,体长二十五米,体重达三十吨,由于体型过于庞大,使动作迟钝而几乎丧失了生活能力。在巨大化之后,许多恐龙甚至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经考证,恐龙年代末期,最初的小型哺乳类动物出现了,这些动物属啮齿类食肉动物,以恐龙蛋为食,由于这种小型动物缺乏天敌,越来越多,因此不排除导致恐龙灭绝的一种可能的原因是,这些啮齿类动物吃光了恐龙蛋。

解释恐龙灭绝的理论还有很多,但其中一个共同点是,相当多理论都指向了恐龙在走向统治地球的过程中,已经越来越多滋生出不利于生存的因素,使其难以躲避物种竞争或自然灾害。换言之,从物种发展的角度看,某种物种的繁盛并不代表其越来越强大,恰恰相反,在繁盛的过程中,许多有竞争力、适合生存的基因已经悄然被改变了,也即事实上在走向退化。

人类,毫无疑问是在生存竞争中取得优势地位的物种,但是,人类在演进中的一些特征,事实上正在削弱人类在这个星球上长期生存的可能,最典型的如环境污染、核武器。同时,伴随着城市文明越来越多代替乡野文明,人类的运动、饮食、睡眠习惯的变化,在让人类最便利最舒适的同时,事实上也导致人类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

在科幻小说《三体》中,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寓言式的描述,人类在一个非常适合生存的星球上生活,但却没有意识到如何保护这一弥足珍贵的生存环境。事实上,类似于炼狱一般的三体文明,宇宙中有多少艰难生存的文明,对于地球的生存环境垂涎欲滴,其它文明随时有可能夺走地球人生存的天堂。而地球人的战争、杀戮、破坏环境,从整个宇宙的视野来看是一种竞争力的倒退,这种竞争力的退化在遇到强敌的时候,一击即溃。正如《三体》中所警示的,地球文明是如何被三体文明所击败,又是如何被另一种更高级的文明所毁灭。

在商业丛林中,事实上“困境”法则极其普遍,相当多的大企业自觉不自觉地在走向退化,面临竞争力衰亡的困境。

【王国统治者的退化与困境】

王国统治者,通常作为垄断政策的受益者或行业份额的主导者,掌握了本行业的大部分超额利润,通常具有比较显著的“退化”倾向,许多会表现出骄傲自大、缺乏创新、反映迟缓、缺少危机感,而最主要的“退化”表现为不再以用户为中心,缺少对于用户的深度尊重与理解,缺少为用户不断创造价值的激情,缺少站在用户角度去思考去行动。

以金融业为例,诞生于互联网的余额宝自2013年6月推出,发展的速度大大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期,推出半年,截至2013年底,规模达到1800多亿,用户规模4303万人,2014年开年15天,余额宝规模超过2500亿元,客户数超过4900万户,一举超越在盘踞基金排行首位7年之久的华夏基金,成为新的行业第一。截至2月14日,余额宝再次实现突破,规模上升至4000亿元以上,20多天用户数增长1200万,达6100万人。

传统金融机构对于此事的看法是,有很多人不以未然,认为这个产品就是一个简单的货币基金,不过如此。还有很多人的本能反应是寻求政策的庇护,以余额宝的创新影响金融安全、危害社会等观点,声称要狙击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的创新。

事实上,传统金融机构的“王国统治者”们真正应该反思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自己的金融服务有没有牢牢聚焦用户?有没有从用户需求出发去设计产品?有没有始终致力于提升客户体验、打破物理边界?如果只是沉醉于一贯骄人的财务报表、沉醉于不菲的超额利润、沉醉于已经落后于现实的政策保护,那么只能带来竞争力的事实退化,在竞争中落于下风怪不得别人。

王国统治者的“退化”是造成许多王者困境的主要内因,商业史上的已经有一串长长的名单且还在不断延长之中,无论你过去曾经多么强大。

作为教育培训行业的领军企业,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这样说“我们面临一个变革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任何控制和权威都失去了意义。面对这样的时代,只有两种人,一种人想办法集中自己的所有资源,灵活变革,才能继续保持江湖地位;另一种人束手无策,则必须随时做好江湖地位被他人取代的准备。诺基亚是先例,触屏技术是诺基亚第一个发现的,比苹果早很多,但为什么智能手机没能从诺基亚出来?因为这与原有的团队基因相抵抗,当整个团队熟悉原有运作,并且可以靠原来的那一套拿着很多钱过得很舒服的时候,你让他们改变非常难。到昨天为止,百度、阿里、腾讯全部上了教育平台,三家公司创始人都是我的朋友,却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我的领域,但这就是商业。变革自己,不要指望任何别人,也不能指望任何人,天下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能挽救我们,只有我们自己。”

【生态平台盟主的退化与困境】

生态平台盟主,作为一个生态体系的编织者,通常位于一个生态体系的基础性位置,它通过源源不断地为生态体系合作伙伴创造价值,也间接地通过整个生态体系的成长获益。生态体系盟主与王国统治者的区别在于,它并不是通过剥夺行业内其它企业的价值来使自身获益,而是通过联合创造价值而共同获益。但是在商业丛林中,生态平台盟主最容易出现的倾向是,在生态体系中,一旦居于牢固的核心位置后,不自觉地开始利用自己的某种垄断特权追求超级利润,也就是,它开始不自觉地向王国统治者方向移动,在它获取了超额利润的同时,往往意味着旧有生态体系的困境开始。

中国移动自2001年开始,借鉴日本的i-mode模式,利用自己的网络资源、计费资源和渠道资源,与SP合作,搭建了“移动梦网”模式,双方按照内容费用的15%、85%模式分账,应该说,这是中国电信行业历史上重要的商业模式创新之一。尽管,在合作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如对用户的恶意欺诈以及由此引发的大量投诉,但这不足以否定“移动梦网”的历史价值,应该说,中国移动在那个阶段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生态体系盟主,为中国移动的快速发展贡献巨大。但是,大约从2005年开始,中国移动开始大量以自有业务代替合作业务,逐步把合作业务关闭乃至封杀,这直接导致了“移动梦网”的衰亡,到今天已经名存实亡。这个过程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从生态平台盟主走向王国统治者的过程。事实上,从那时起,中国移动的开放基因逐渐关闭,收入越来越依赖于传统的话音业务和短彩信等基础数据业务。在OTT业务大兴其道的今天,中国移动等传统运营商已经日显被动,大量业务存在被替代的可能,这与它的风格---日渐封闭和迟缓的做派不无关系。

事实上,不仅是传统企业,即便是站在创新前沿的互联网公司,也会不自觉地滑向王国统治者方向。以阿里为例,随着淘宝和天猫的成长,阿里已经占据了中国电子商务的线上“核心地段”,通俗地说,已经成为了线上的苏宁和国美。但之后,多次爆发的中小店主的抗议,已经显现出阿里在利用线上霸权征收超额利润,而更加严重的是,阿里内部出现的一些局部腐败,更是说明这种对于垄断地位的滥用正在加剧。如果从战略上找原因,那就是阿里从一个致力于体系繁茂的生态平台盟主,正在滑向一个试图占据行业内超额价值的王国统治者。而商业就是这样,一旦陷入垄断性思维,就会受到更开放力量的冲击。2013年开始,以腾讯的微信为代表,正在向阿里王国发起剧烈冲击,并使阿里感受到了明显的进攻压力。

值得深思的是,作为各自行业内领先的、被普遍寄予厚望、人才密集的许多大企业都呈现出战略“退化”倾向,并面临困境。这足以说明,企业和人一样,都有某种潜在倾向让自己获得某种特权,但事实上这种往往意味着竞争力衰亡的开始。


作者微信公众账号:沈拓2011
作者新浪微博:沈拓2011
本文摘自作者作品《重生战略: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的转型法则》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