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的看法这么会如此不同?(Thoughts on Retirement)

标签:沟通退休回顾引进新技

访客:31526  发表于:2014-11-20 10:11:47

【导读】我在退休前一周到各个部门道别。也许是因为我要离开了,大家说话比较坦诚,对我说了许多我以前意识到,但没有多深的体会。这就是我要与大家分享的东西。总结起来,有以下三点。

我在一个美国地方政府机构工作了20年(19942014)。在这过去的20年间,信息技术带来的变革令我们眼花缭乱。说到“眼花缭乱”是我今天回顾时的感觉。而在20年的时间里,新技术似乎是不知不觉地到来,又不知不觉地变成陈旧的东西而悄然离去。我退休前在办公室收拾自己的东西,偶然看到以前自己写的报告和其他文件。在90年代末期,文件都还是纸张的。从新世纪开始,纸张文件渐渐地被电子文档、电子邮件替代。一个延续了一两年的项目,开始还有纸质文档,可到后来却要到电子文档里去找。

我看看1995年我们市政府第一代网站,再看看今天网站上的各类功能。天壤之别!我开始工作时,市政厅里仅仅有几台PC,放在带小轮子的车上。小车有四层。最上面是一个小行李箱那么大屏幕,第二层是CPU,第三层放着那种点阵式打印机,最下面放着一盒打印纸。谁要用计算机,就将这个小车推到谁的办公室里。那会儿连个内网都没有。财政部使用的是IBM的小型主机(Baby36)。而今天呢,……

回顾我自己的职业生涯,有成功的地方,也有后悔的地方。如果有机会能够重新经历一次,一定会做的更好。当然,人生的发展仅仅直线向前的,没有后悔的空间。

与大多数CIO的工作空间不同的是,由于市政府提供的服务种类繁多,信息系统包含的应用项目也就相应比较繁杂。我负责的IT部门负责911呼救中心的系统、警方的档案系统、罪犯信息网络(与州、联邦的系统相连)、消防局的各类应用系统、市政府工程局的各类系统、财政系统、人事管理系统、办公室文件流程系统、工资系统、市政规划部门、城建(许可证)系统、GIS,最近正在设置的移动技术的应用, 等等。我大概算了算,一共有35种不同的应用软件。这还不包括我们信息部自己的东西,诸如大家都熟悉的服务器、网络、备份系统、DR、市政府的VoIP,等信息系统的基础设施。

这里面,除了当年的911呼救中心系统、警察的档案系统与财政系统早在80年代就在IBMAS/400上运作之外,其他系统都是我去了后一个一个建起来的。这样的应用背景对我非常有挑战性,而这挑战性来自IT主管对组织运作的理解程度。众位CIO在这个问题上可能都深有体会,在此不多叙。

我在退休前一周到各个部门道别。也许是因为我要离开了,大家说话比较坦诚,对我说了许多我以前意识到,但没有多深的体会。这就是我要与大家分享的东西。总结起来,有以下三点。

没人在乎IT

从各个运作部门的角度看,他们最关心的是IT部门如何引进新技术,以帮助他们提高运作水平。就这一点来说,我是知道的,但并没有今天如此的理解。其实,我非常注意与各个部门的信息沟通。沟通的办法有二。第一,不定期利用高级主管的周例会前的30分钟,介绍新信技术或者讨论介绍重大的IT项目。第二,我分别与其他部门的部长都有每月一次的例会。我利用这个机会与每个部长讨论与他部门有关的IT的计划,也包括聆听他们对我部门的抱怨。

这么些年来,我经常将一些我感到非常有意思的、每个人都应该有所了解的信息技术的发展利用这两个办法向大家介绍。今天看来,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并不是他们感兴趣的,而是我觉得他们应该感兴趣。比如,VID、云计算,或者云间备份。这类技术的出现,的确改变了组织运作的基本方式。但我完全没有必要在技术层面介绍这些技术。回想起来,我当时还花了好多心思将复杂的技术问题简化,以便他们能理解。

实际上,他们根本不在乎我们这些搞IT人感到兴奋的东西。

市政工程局的局长还给我打一个比喻。就修路来说,包括我在内的老百姓仅仅在乎道路的质量。而我们又这么会在乎修路时用的是哪种沥青呢?

说来也好笑,每次我讲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都是挺有礼貌地听着,有的还提一些问题。但有的会在心里暗暗担心,怕我将一些不成熟的技术强加于他们的。

这里的经验是,一个IT的主管,对IT的基础设置、网络安全、IT方面的新技术(比如 VDIserver virtualization,应该非常懂。但这属于职业基础,是应该掌握的。而IT领导者的质量不是在这些方面来体现的。一个高质量的IT领导者应该具有能够从各个运作部门的角度来看IT的能力。

近两年大数据(Big Data)在被热炒,我也曾简要地向各部门主管。但这个概念对于­­---市政工程局的运作又意味着什么呢?

换个角度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市政府正在筹建新的市政大楼(现在的楼是1889年修建的一个奶酪工厂)。我在去年年底提出,在楼房设计的时候,不考虑在新楼中设置传统有线的网络。而是采用无线内网(WLAN;纵向仍然是用光纤)。美国有许多大的公司都已经采用如此的设计。我提出此建议时,仅仅指出省钱和其他优点。项目小组仅仅询问了如此设计的网络安全问题,便采纳了。其实,这后面仍然有许多其他技术问题。但他们并不太关心,因为这些都是我的责任。即便我花上一小时仔细给他们解释一遍,他们也未见得听得明白。尤其是我们那位CEO,他想将新的市政厅搞成那种开放式的办公楼(Open Office)。他听我说设计恰恰支持他的想法,也没问更多的问题,立刻采纳。

在新技术和传统运作方式之间找平衡

在我准备退休的时间里,我感到自己可以在一些项目上做得更好。最有意思的是,在这些项目上,我在心里都将不成功的原因归咎于他人。每逢想到这些项目,心中常升起一股怨天尤人之感。但在临离开时与其他主管交谈时,我才意识到,那些项目之所以不成功(或者未能到到预期的效果)的原因不在他人,而是我自己。

由于我们采用了谷歌的文件管理和在线档案管理系统外加VoIP,有一些基层的工作人员可以在家中上班。在过去一年内,我极力主张修改《职工守则》,允许一些职工在家中工作。如此的工作方式中美国已经被许多大公司和政府机构采纳。但直到今天我的主张也没得到实现。我知道卡在那里,但我觉得可能是推动的力度不够。今天看来,障碍不在于技术上,也不是因为其他人不懂如何具体实施如此的工作方式。对于一个地方政府来说,职工在家里工作,社区居民会很有意见。这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但我以前却看不到,而是觉得其他人过于保守,都是‘燕雀’。

做为一个成功的CIO,引进新技术以改善组织运作的效益是一个必备的领导质量。尤其在现在同行激烈竞争的环境里,新技术以及新的运作方式成为成功的关键。但是,这里提到的这个平衡也非常关键。不理解、找不到这个平衡点,失败就不可避免。

考虑这个“CIO可信度的五个阶段

这个是一个我在教课时常提到的题目。但到退休了,突然间对这个题目有了“刻骨的体会。

每一个CIOIT领导者的可信度在一个组织中要经历五个阶段。这五个阶段开始于一个新CIO任职之日开始。

第一阶段:不确定(Uncertainty。新CIO初来乍到,尽管经过一套严格的选择程序,但在整个组织来看,此人的能力与职业性格是否能带领组织走向成功之途,无人知晓。

第二阶段:怀疑(Skepticism)。新CIO开始工作后,也许很长时间都没有大作为,也许刚刚就职便大张旗鼓地干了几个项目。在这个阶段,组织对这个CIO的看法处在怀疑阶段:这人是怎么回事?或者是:还行啊! 但能长久吗?这与人们平时交往是一样的。一旦相识的时间长一点了,观察得更细致了,问题也会多些。

第三阶段:接受(Acceptance)。新CIO在几个项目上有所成功(也可能在另外几个项目上不成功),他的职业性格也与组织文化相一致。他慢慢地被新的工作环境所接受。

第四阶段:信任(Trust)。CIO经过了上面提到的三个阶段,接下来的就是能够赢得组织的信任。这里的信任是指CIO做出的决策得到广泛的认可,其他组织成员认可CIO的能力和决策水平。但是,这个阶段中,一部分信任来自于对CIO这个职位的信任,而不是来自于对CIO 个人的信任。

第五阶段:尊敬(Respect)。在任何一个职业领域中,无论是管理职位还是技术职位,得到尊敬意味着任何技术性判断、所有的决策都会被毫无保留的接受。很少有CIO可以在职业生涯中达到这个阶段。同时,这个最高阶段也是最危险的阶段。任何一个错误决策,比如在安全上出漏洞,或者是其他系统范围内的错误,都能导致CIO名誉扫地。

用这五个信任阶段方法衡量一下我自己的职业生涯,我还可以说达到了第四阶段。离开第五阶段还有一段距离!大家可以进行一下自我评估。

一些部们主管给我一些临别赠言。我的优点是,一,能够注意新技术的发展并引进到各个运作领域。市政工程部的副部长说:你走了,今后谁来研究市场上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技术。二,将整个日常应用中的IT建成一个不受人注意工具(几乎不出问题)。缺点是,有时候推动新技术太猛,没考虑到具体运作中的具体困难。而且,在一些例子中我会显出很急躁、不耐烦,让人家觉得不舒服。

我在岗的最后一天,我对市政CIO讲(Exit Interview),在招聘我的后任时,一定不要将我的影子加入到选择的标准中。我的离开给了这个组织一个新的机会—---一个重新将IT定位的机会、一个重新搭建IT框架的机会。

最后,我有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一下。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与各个部门的信息沟通的重要性。仅仅有CEO办公室的支持绝对不够。实际上,各个运作部门都是我的客户,他们的支持是关键。

第二,一定要搞懂各个运作部门在IT上的需求。在过去20年间,我除了参加各类ITCIO有关的Conference 之外,也经常跟着其他部门主管去参加他们领域的各种会议和活动。这么多年下来---让我吹一把牛,我闭着眼睛就能知道每个一部门在IT方面的使用状态。这也会有助于与各个部门主管的交流;有共同语言嘛。

第三,找时间研究与自己组织运作有关的IT发展。然后,在开会或者其他发言的场合中,多谈新技术如何帮助组织改善运作效益。少谈纯IT的东西,人家听不懂,也不感兴趣。即便你必须讨论的东西(比如网络安全),也少用技术术语。我的口头语是,“I take care of it”(这话后面的意思是,‘你们不用担心,我负责了’)。

我在这里有一“天然优势。我一直在大学里兼职教书。授课内容就是IT在地方政府决策过程中的作用。为了教书,我不得不坚持学习、研究IT的发展以及美国地方政府运作的变化。

结束

扯得太多了。回顾20年的工作,我自己觉得我对那个市政府的最大贡献是在 GIS的发展上。其他系统的发展就是一个早晚的问题。从1994年开始至今,我们一共有300多个地图数据层(GIS Layer),囊括了所有市政运作的数据,从每一颗树、每一条下水道管道,到每一块地产以及其业主的信息。到市政府的网站上,几个点击,就能具体了解任何一个房地产的情况。我们使用的GPS 设备精确度在厘米的水平上。无论在移动设备上还是在地图上,GIS标出的位置误差不到5厘米。如此的精确度在自来水和下水道管线的管理上非常重要。

前文提到我翻看我以前写的报告。其中就包括我当年写的一份东西,解释为什么要多配置高精确度的GPS设备和招聘一个GPS 技术员。到今天,没有几个美国地方政府有自己的GPS 设备和技术人员。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