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欲借5G起跳:“豪赌”移动宽带网络

标签:华为热点5G

访客:18233  发表于:2014-11-20 09:54:43

华为欲借5G起跳:“豪赌”移动宽带网络

对技术的饥渴感正在巨人华为的体内不断发酵。

在昨日举行的华为全球移动宽带MBB论坛上,华为向外全面展示了对于5G技术的最新进展以及规划。华为轮值CEO徐直军表示,虽然目前5G正处于一个研究和创新阶段,还相当于2004年LTE的阶段,但面向未来,华为会继续加大对于5G的投资,聚焦核心技术突破,支撑5G产业成熟。

从五年前在内部设立专门研究5G的技术团队,到去年宣布四年内至少在5G上投资6亿美元,华为在全球专利与技术的争夺战中开始加速。

纵观几十年来的全球信息产业史,所展现的就是一场“死亡竞跑”。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认为,每一个大数据流量机会点,华为所占市场份额要在1/3左右。“当我们抢不到大数据流量的机会点时,就会被边缘化、死亡,而当我们全部占领大数据流量机会点时,也会是死亡。”

华为的压力

尽管5G商用要到2020年左右才能实现,但通信巨头对5G商用的布局早已展开。

据记者了解,爱立信目前已实现了每秒5G(5 Gbps)的传输速率,这意味着,5G技术所带来的网络性能将有力应对不断增长的移动数据需求,更能够支持新一代机对机应用。与此同时,行业中浮现了不少以5G技术开发为基点的产业联盟,比如说移动运营商NTT DoCoMo宣布计划联合阿尔卡特朗讯、爱立信、富士通、NEC、诺基亚(NSN)和三星这6家移动技术供应商,共同进行5G移动技术试验。

而在过去的2G和3G时代,国际厂商的技术也成为中国厂商绕不过去的槛。

据不完全统计,国家统计局专利库中与TD相关的专利共有214项,在关键的TD专利上,大唐占据专利比例的12.2%,华为占据10.1%,中兴占据7.4%,合计为29.7%,加上国内其他参与TD研发的企业,总体拥有专利的情况只有30%。而国际厂商高通却拥有CDMA的核心专利,不管是手机还是网络,谁都无法绕开。

“IPR知识产权将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华为公司作为一个主要的移动设备供应商,必须构建未来在5G领域IPR的核心竞争力。”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首席营销官杨超斌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一般来说,华为每年投入的研发费用是整个收入的10%,但实际上去年、前年在研发费用上的投入上已经到了12到13个点,而这里面又有1%是投入到超前技术能级里面。

华为认为,5G不仅仅是为通信服务,更将提供物联网IOT(Internet of Things)的平台,以用户为中心构建全方位信息生态系统,提供各种可能和跨界整合。而5G的影响将远远超过ICT行业的范畴。

“中国企业,有希望在5G时代改写专利格局。” 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尤肖虎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取决于企业对5G的决心,以及对超前研究的投入。

尤肖虎表示,虽然现在还没有人能清楚地指出“5G是什么”,业内能做的都是基础领域的研究,但5G很快将成为争夺早期专利的战场。

对于华为来说,除了抢占专利窗口的压力外,另一方面压力来自于运营商的转型——告别过去以语音和短信为主的盈利方式,从而转向流量经营以及数字服务,也考验着通信设备的能力。

“上一个移动通信时代,我们主要是实现人与人之间的联接,收入比如打电话是基于时长和距离。当网络有杂音的时候,听不到对方声音的时候,要求对方再说一遍,这个过程是要付钱的。到数据网络时,情况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徐直军表示,提供商尤其是视频内容提供商是基于网络,来适配它的数据流量的码率,网络好的用1080P、720P或者360P,来保证消费者观看视频的连贯性。

徐直军坦言:“流量实现货币化已成为现实,移动宽带网络的良好体验是创造和增加收入的关键,已成为运营商的第一生产力,5G可以很好地满足这个需求。”

5G标准下的博弈

事实上,从2009年开始,华为就在内部成立了专门研究5G技术的团队,从部署第一个LTE的商用网络开始,华为就在思考未来的联接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包括我们去年宣布的6亿美元的投入,事实上只是研究和创新,这里面不含5G的产品开发,当我们整个技术创新研究完成、标准化完成,参与开发我们另外会有费用预算,产品化的预算会远远超过这个数,这个数仅仅是研究和创新预算。”杨超斌对记者说。

他表示,5G所处的阶段还处在研究跟创新的阶段,它的标准化工作还没有启动。目前华为投入5G研发的专家工程师有300多位,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9个5G研发中心。

尽管提前做了准备,但徐直军在昨天的MBB论坛上也坦言,从目前5G展示出来的所有技术、峰值速率,或者频谱效率,应该讲还没有体现出突破性的进展。“我认为面向未来,我们整个产业界要加大这方面的投资,从基站的架构,从网络的架构,从核心技术上来实现有突破性的技术和突破性的解决方案,这样才能真正算得上5G,相比4G应该有巨大的提升。”

言外之意,5G标准化什么时候开始形成产业还没有形成共识。

2013年初,我国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部门共同发起成立IMT-2020推进组,这个中国企业、高校、研究机构共同组成的推动5G研发的工作平台,未来可能代表中国提出5G全球标准。

但据记者了解,国际电联ITU虽然开始对5G需求愿景、未来技术趋势、频谱需求及候选频段等开展前期研究,不过真正确定需求也需要时间。

“对于5G来讲全球很多公司、研究机构都在进行相应的投入,具体到底什么技术会用到5G里面来?这里面到时候估计标准化组织还会进行严格的评估。”杨超斌对记者表示,在3G的时候看到了ITU专门定义了严格评估标准,5G里面它也在定义需求和频谱。未来华为公司在这里面能够占据多少IPR的份额,关键就看我们在5G上投资的决心,以及我们在全球的科学家的聪明才智,看他们能创造出多少创新的技术。

面对如何打破3G时代的专利壁垒时,杨超斌对记者表示,对于既得利益者来讲,要打破现有的格局是很痛苦的,但是我们也知道整个ICT行业发展非常迅速,这是信息爆炸、颠覆性创新不断产生的时代,作为一家公司如果不去接受这个变化就会被这个时代所抛弃。

而就在最近,华为率先在业界提出4.5G概念,以及相应的标准和规范提议。在华为看来,4.5G并非对正在制定中的5G标准的挑战,它更像是现有4G标准和技术上的演进和变革。4.5G标准将有效的解决运营商在建设LTE之后,面临的迫切问题,如何让网络的价值进一步发挥,同时保护现有投资。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李娜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