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吧CEO陈华:一个连续创业者的隐痛与焦虑

标签:热点唱吧陈华

访客:18459  发表于:2014-11-10 10:37:35

【导读】陈华是一个低调、务实,对技术和产品有着深刻的理解。在事业上,他是一个追求成功,希望孤独求败的人。但生活中,他是一个害怕刺激,连游乐园都不敢去的人,一直在追求安稳,寻求安全感。

唱吧CEO陈华:一个连续创业者的隐痛与焦虑

2008年初冬时节,时任酷讯网CEO的陈华顶着北风,穿行在刚落成不久的奥森公园中。树叶随风萧萧下,在他踏过之后,又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一阵冷风过,他裹紧了大衣,而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和萧索,荷叶残,芦苇衰。

距离盛夏那场全国人民沉浸的红色狂欢,只过去了三个月,但想起这些却反衬得他更加孤寂——从酷讯CEO到被董事会架空,恍如昨日。在那片墨绿金黄与赭红的交相呼应中,他和时任酷讯网的合伙人吴世春走了整整一天,相顾无言。

像陈华这样的连续创业者,第一次创业失利的剧本,总在不断上演。而更加相似的是故事背景—经济危机和资本寒冬往往是始作俑者。在波诡云谲的创业历程中,个人终究难逃大环境的牵动和影响。不同的是,如何面对失败,重新站上巅峰。

多年过去,虽然那时那事的回忆已渐模糊,但却成为他心中的隐痛。这个隐痛,令他对资本持有理性却克制的态度,对潜在竞争对手保持警醒,对成功的欲望无比强烈,而这也促成了他今天的焦虑。

今天,作为唱吧CEO,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陈华想要么成为行业第一,要么什么也不是。至于答案,他想交给唱吧的明天。

陈年旧事的隐痛

2007年,酷讯网大刀阔斧拓展起来,在广聚人才与大量频道上线之后,走上了一条快车道。正向前飞奔之际,却一声喝令,戛然而止。就像坐上了过山车,时隔一年,酷讯从高峰跌落低谷。

这是陈华不愿忆起的过去,每次谈起缘何离开酷讯,他都轻描淡写几句带过,反复说着和投资人想法不一致,业务不赚钱所以离开。然而这背后其实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心酸。

最鼎盛时,酷讯团队共有200个成员,开设了火车票、机票、酒店、旅游指南、度假、汽车、招聘等频道,野心是成为综合搜索网站,成为第二个百度。而2008年经济危机一降临,投资人突然要求大幅裁员一百多人。

震惊、不解和挫败,当时的陈华和合伙人吴世春缺乏经验,股权比重也不大,竟一时毫无办法。在某个加班到深夜的晚上,他们颓丧地走进五道口某家咖啡馆,不断咀嚼着苦涩的咖啡,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突然感觉很多东西失去了控制。我们设想的都没有实现—2007年设定的目标是快速夺取分类信息的入口,但2008年却是相反的目标。曾经我们要大肆扩张、大冲流量,但今天为了保证公司现金流,却要大裁员。”吴世春感叹道。

当时投资人要求从200人急剧缩减到70人,而大多数员工都是他们千辛万苦挖掘来的人才。背着两百号员工的饭碗,陈华犯了难,他选择逃避,不参与董事会,决定任投资处置。

而和投资人的矛盾,其实早已萌芽。2007年,酷讯快速扩充频道,开设了多个业务线,到了下半年却发现只有机票业务带来收益,其他业务都不赚钱。于是陈华决定从综合搜索转为垂直旅游搜索。而这引发了投资人的不满。

“不是说好了做另一个百度吗?怎么就做那么垂直了。”投资人抱怨着,看着酷讯的月流水只有两百万,而经济危机正扼住他们的咽喉,于是不想再陪陈华和吴世春玩下去,就空降了两名职业经理人,将他们真正的架空。

而投资人已经和国外公司谈好了收购意向,打算卖掉公司。在陈华离开之后的2009年10月,全球最大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通过旗下公司TripAdvisor以1200万美元收购了酷讯。

经济危机的到来,让投资人神经绷紧,快速行动。眼看只剩下三年基金LP就要看到回报,他们就会翻出手中不赚钱的项目,早日套现退出。在陈华眼里,这便是资本主义的体现。而投资人对创业者,只能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从那以后,陈华明白了要让公司早日盈利的重要性:“我会让这架机器永远不缺钱,能早一点赚钱就赚钱。只有公司自己能产生足够的现金流,才可以跟投资人叫板和博弈,因为我可以拍桌子说我又没花你的钱。”

而当时投资酷讯的VC是联创策源,这是陈华和吴世春见到的第一个VC,他们只花了几个小时便签下了投资意向书。而红杉资本的周奎则在更早一些时候,已经向他们表达了投资意向,只是当时他正搭乘飞机准备出国,本打算落地再谈,最终因为时间差而错过。

但即便后来与投资人产生分歧,陈华也没有后悔当初接受投资。其实,当时的他们并没有十足信心,在拒掉一个VC后不确定是否还能拿到投资。后来,陈华对媒体表示,“互联网投资的潮流就那么几波,错过了也许就永远错过了。”

不过,隐痛就在心里,因为不甘心,所以总有一天要卷头重来。只是陈华没有立即再次创业,而是发掘到自身的不足,决定缓一缓再来。

踩过奥森一地的碎叶,陈华做出了加入阿里巴巴的决定。虽然吴世春提议,等过一段时间市场回暖后,他们再重新创业。但陈华意识到自己在管理公司能力的欠缺,包括不知如何管理投资人的预期,于是毅然决定进入大公司进行学习。

那些阿里教会我的

在陈华向酷讯董事会提交辞职信之后,猎头便找到了他。2009年4月,陈华加入阿里,担任大搜索部门的负责人,从事搜索技术应用方面的研究,开发搜索平台系统,包括后端抓取、处理、索引等,同时面向全网搜索。

从零开始,陈华搭建起阿里云搜索业务,后来管理着100多人的团队。此后该团队一度被并入一淘和UC,今天的神马搜索也是脱胎于此。而他现在的公司唱吧也有着很多当时阿里搜索的成员,和他一起创业。

在陈华看来,阿里云搜索是个艰难的产物。在当时,阿里发布局搜索业务是因为云计算的需要,于是就做出搜索进行海量数据的提取。因为阿里彼时已经体量庞大,部门业务繁多,淘宝和一淘搜索都需要用到阿里云搜索引擎,所以为后者带来额外负担。

但凭借技术天分和在酷讯积累的搜索经验,陈华依然将云搜索做了起来,不过彼时阿里并没有将该业务进行推广。阿里为陈华增加了大公司的光环,教会了他管理团队的技能,而他也从中悟出了一些创业哲学。

阿里有着中西合璧的管理理念,也有着近乎狂热的宗教式文化。阿里今天的成就与阿里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在陈华看来,阿里员工对于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有着清晰的底线,没有人逾越。

“阿里是有理想的公司,阿企业文化和执行力都很不错。每个员工都很明确的权责概念,不会去讲违背公司价值观的事情,大家容易沟通,效率是很高的。”陈华如是说。

不过他也指出,因为公司太大,经常十多条业务线并行,很多业务或许就此死掉,但业界对成功的事情都能记得,其实背后有着复杂的试错过程。

阿里的“六脉神剑”——客户第一、团队合作、拥抱变化、诚信、激情和敬业,对于后来陈华管理创业公司有着诸多启示。他最深有体会的是团队合作与拥抱变化。听起来很朴素很官方,但却是商界颠扑不破的真理。

在团队合作方面,陈华认为,创业公司不能急剧扩张,必须控制好团队规模,同时员工必须拧成一股绳,通过各种制度和活动激励其工作热情。此前,陈华带着团队一起前往九寨沟团建,而近期他又决定,将今年负责唱吧版本更新和KTV系统研发的核心员工送出国游玩。

拥抱变化方面,“阿里一直在布局,布新的局。老业务死了没关系,只要有新业务上来,比如B2B业务不行了有淘宝上去,淘宝再不行了还有天猫,天猫外还有物流。这样公司的生命力才能延续不断”,陈华说道。

2003年,马云召集部分员工启动秘密计划,在B2B业务以外业务迈出了一步,研发出C2C电商淘宝网。而今天,B2B业务退市,如果没有淘宝、天猫、物流和阿里对外扩张布的局,也就没有今天的阿里了。

但在陈华看来,阿里也曾错失过一些机会。2010年左右,阿里已经看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当时有个绝佳机会收购91无线,但最终错过了。“当时,我们们一个竞调团队过去,回来后说这家公司挺不错的,但是居然开价千万美金,所以就放弃了。今天回过头看这个价钱太便宜了。”陈华说。

在2011年,很多媒体都刊文指出移动互联网未来将成为互联网的分支。而陈华对此感到诧异,当时他已经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边界比互联网更加广阔。“当时人们对移动互联网的认识还没达到是生活必需品的阶段,而再看今天,时代已经变了。”

生活在焦虑中

2011年2月,陈华在微博中这样写道:“刚刚办完离职手续,正式离开阿里巴巴,开始我的第二次创业之旅。”在阿里的耳濡目染中,基于对于移动互联网和电商的判断,他选择再一次投身于创业的激情中。

经过十多个月的产品探索期,他将方向初步定为移动团购,即电商导购和促销平台最淘网。这款产品使得用户随时随地产看团购信息,同时基于LBS向用户推荐附近的团购项目,同时根据通讯录和第三方应用账户,了解朋友购买了什么产品,进而跟随下单。

但是他逐渐却发现用户增长过于缓慢,无奈只好选择放弃。后来他判断是因为移动支付技术还不成熟,以及移动电商市场尚未培育起来。而从今天看,移动电商市场表现的增长潜力已经超出了投资人的预期。

他开始反思是不是做移动端太早,于是推出了PC端的优惠券业务,但是增长依然缓慢,已经通过优惠券所节省的几元钱并不够吸引潜在用户,当时的用户留存率很低。这两项业务试错不顺利,令陈华却陷入了焦虑之中。

2011年底,陈华几乎不堪重负,整夜整夜难以入睡。当时从离开阿里时,他带走了很多兄弟,以及从酷讯出来跟随他的人,包括自己也挖掘了许多互联网人才,他感到很愧疚,如果再次创业失败,便无颜见江东父老。

自从第一次创业折戟后,他对于VC有了更多了解——投资人最终都是期待回报的,公司好的时候投资人态度也会好,当创业环境和产品发展不善时,就要看投资人是否又耐心等待与磨合。这一次,陈华更加谨慎地选择VC,接受了朋友的推荐选择了蓝驰创投。

当时投资最淘的蓝驰创投投资人朱天宇曾表示:“陈华那时压力很大,睡不着觉。他也算江湖成名人物了。毕竟从阿里巴巴出来创业,最淘网的招牌也打出去了。他觉得如果没有把员工带到更高的位置上,再次创业失败这些人该怎么办。”

陈华对自己一直有着很高的期许,希望做成用户过亿的产品,希望公司能够成为第一。这种对成功的强烈欲望驱使着使他向前走,即使不断焦虑着,也必须找到一条路走下去。

今日头条CEO张一鸣,也曾经是酷讯第一号负责搜索的工程师,对此有着很深的印象:“他是个追求极致的人。当时我是第一个接管服务器的工程师,我看到他为第一台服务器制定的账号是himalayas(喜马拉雅山),密码是no.1intheworld(世界第一)加上一些变体。”

后来,最淘网业务基本停滞,不更新也不改版。不过董事会定期开会,会将把所有想做的移动互联网产品构想写在黑板上,包括二手货交易平台、应用推荐等,然后进行SWOT分析,考量是否切中用户需求,是否存在竞争对手,如何契合团队优势等。

那个黑板不断写满,不断擦掉,通过不断比较和筛选,做娱乐应用“唱吧”的构想一直没有被否定,没有竞争对手,市场也处于蓝海。最终团队确定了这一方向。

今天,唱吧已经是一款用户过亿的歌唱社交应用,在垂直社交中居于前列。但他仍然焦虑着,总是眉头深锁,面色稍显暗淡,张口闭口脑中眼里都是唱吧的现状和下一步。

“我在想,怎么让用户量再翻一倍,要不要考虑并购,新的产品线怎么布局,公司如何做得更大,公司想上市怎么办,想赚更多的钱怎么办…每一个问题都不好解决,但公司需要不断向前发展,不然就停滞了。”他飞速地罗列了一串自己日夜担忧和思考的问题。

“你现在的状态是一种正向驱动,还是一种难摆脱的焦虑感?”“焦虑,那肯定是焦虑。”陈华不假思索地说着,“我知道问题都存在,但是现在还是解决不了。”

未来,赌上唱吧

每个创业者都会设定业务增长目标,然后为了达到目标思考如何实现。而陈华不同的是,每年都计划拓展一个新的业务线,为未来布局,为了给业界一个意外。惊喜也好,诧异也罢,他想要的是不断尝试和挑战,让公司拥有延续的生命力。

去年,唱吧参与天天向上节目,拓展了二三线城市,用户量飙涨,在年底达到一亿。而今年,唱吧又宣布进军线下,要做传统的KTV,打通唱歌IT系统。而所有人在最初都不能理解,一家互联网公司如何做好涉及到地产、店铺管理等一系列繁重的线下布局。

“一个好好的姑娘干嘛去做那么重的事情。我肯定要找到轻的做法,要做就做大,做成全国第一名要么就不做了。后来我发现,的确没那么容易。但是要拼一把。”陈华如是说。

现在,唱吧正全力研发连通线上线下的IT系统,线下KTV也正在规模试验中,年底将面向用户。陈华说,很多时候信心是自己给自己的,为了做到最好,缺什么就去弥补不足。

至于他为什么执著地要做第一,吴世春说:“作为创业者,就必须有成为老大的心态。老二会活得很辛苦,老三就跟没存在过一样。接受了老二的位置,人就会没有雄心壮志。”

今天,巨头们纷纷紧锣密鼓布局生态系统,相比巨头的资源和资金实力,多数创业者很难逃脱被超越、被收购的结局。陈华对此焦虑不已。

据他所知,腾讯内部有两个团队在做类似的产品,并且用QQ空间和音乐进行推广。“这是我要紧张的地方,已经出现举枪的对手,别人的有些产品比你做得好,资源还比你多。”陈华说。

在他看来,现在的唱吧似乎看起来过得很舒服,但并不意味着就是最好的,包括产品需要更新换代、品牌形象要提升,UI需要做得更加好看。“我们自己要革自己的命,不然竞争对手就会革掉你的命。”

最近的他,又开始整夜辗转难眠。“创业者生活品质其实很差,失眠也是我们的常态。”他如是说。现在做KTV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他却认为必须做下去,试一试说不定就成功了。

具有强烈成功欲望,持续焦虑着的陈华,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具有很大野心的人,他经常稀松平常又自然地谈产品、谈技术,但极少谈到他自己的生活状态,也并不在意外表。

一米七多的身高,留着板寸头,咖色皮肤,穿着古板和正统,笑起来眼睛弯成新月形,一看就像是标准的理工男。而事实上,骨子里他一直都是一个内敛而务实的技术宅男。

在很多朋友眼中,陈华是一个低调、务实,对技术和产品有着深刻的理解。在事业上,他是一个追求成功,希望孤独求败的人。但生活中,他是一个害怕刺激,连游乐园都不敢去的人,一直在追求安稳,寻求安全感。

高处不胜寒。即使今天他也还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但他仍然天天焦虑,隐痛也藏在心中不轻易表露。

“今天的我,站在CEO那个位置上其实是非常难受的,也很孤独。虽然不知道如何摆脱焦虑,但我想就先这么拖着吧,时间会给我答案的。”他腼腆地笑了笑,说道。(来源:新浪科技,作者:王若涵)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