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遭遇“中年危机”

标签:热点硅谷中年危机

访客:21888  发表于:2014-10-28 09:50:45

[导读]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里,在硅谷创立的科技企业总资产为300亿美元,而硅谷以外地区所诞生的科技企业的总资产达到了500亿美元,其中,仅在中国创立的科技企业的资产总值就达到了100亿美元。

硅谷遭遇“中年危机”

旧金山南端从帕洛阿尔托(PaloAlto)到首府圣何塞(SanJosé)一段长约25英里的谷地,在1971年被赋予一个颇具生命力的名字——硅谷。一个世纪前,这里还只是一片果园和葡萄地,但伴随着20世纪90年代IT产业的兴起,硅谷变成了世界的人才高地、全美风险投资的高发处,无法比拟的创新环境成就了它几十年来不可替代的魅力。

但如今,年过40的硅谷似乎也面临着“中年危机”。互联网时代人才流动性的增加,中国、以色列等新兴科技大国的崛起以及因硅谷科技“泡沫论”而变得畏首畏尾的风投公司,种种不利因素不禁让人产生疑问,硅谷是否魅力依旧?

“硅谷由于生活成本的增加,很多创业公司尤其是社交媒体类公司逐渐分散到纽约、波士顿、洛杉矶等城市。此外近两年来越来越多欧美公司来中国寻求发展,活跃程度前所未有。尽管如此,我认为对于像苹果公司这样真正的科技类公司来说,硅谷的吸引力是不会褪色的。”高原资本(中国)董事总经理涂鸿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垄断地位不保

10月27日,英国风投公司Atomico发布最新的调查报告,出人意料的是,在过去10年间大多数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的科技初创企业并非来自于硅谷,越来越多优秀的科技初创企业出现在加州湾区以外的地区。

这份报告的研究对象是那些在过去10年里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出售以及融资等手段达到10亿美元估值的134家公司,而最终结果显示,其中60%的公司都在硅谷以外的地方创立。

在这134家公司中,有79家美国公司,其中有52家来自硅谷地区,另外有26家中国公司和21家欧洲公司,此外没有一家公司来自拉丁美洲、非洲或者中东地区。

虽然目前硅谷仍是美国拥有最多身家10亿美元以上科技初创企业的地区,但纽约、波士顿、洛杉矶等城市正以更快的增长速度威胁着硅谷的垄断地位。

据股权众筹平台Angelist对今年上半年的美国初创企业增长比例进行的统计,美国南加州地区(包括洛杉矶、尔湾、圣地亚哥等)以5.3%的增速位居第一,超过了硅谷4%的比例。

在洛杉矶,自2012年开始有超过250家的初创公司融资额超过100万美元,并且初创公司融资总金额正以每年30%的速率递增。

有人这样描述洛杉矶“全民创业”的盛况:“当你走在洛杉矶的大街小巷,迎面而来的陌生人开场白如果是‘你知道,我有一个很好的项目在融资……’请不要感到意外。”

Atomico公司创始人尼古拉斯·泽恩斯托姆(NiklasZennstrm)对此解释道:“互联网以惊人的速度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普及和应用,全球化扩展显得越来越重要,现在美国以外的科技初创公司也可以接触到大量资金,这意味着全球范围内将出现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即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硅谷以外地区创立的大型科技公司所占的比重将越来越大,”他进一步指出:“硅谷已经不再是科技界唯一中心。我相信企业的诞生地与其成功的关联度将越来越低。”

涂鸿川对本报记者表示:“硅谷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生活成本尤其是住宅价格的增长,对人才的吸引力下降。通常创业公司的员工拿到的是公司的期权,而工资水平是比较低的,所以生活压力较大。”

据美国房地产网站RealFacts的数据,位于硅谷南部的圣克拉拉郡(SantaClaraCounty)——谷歌公司总部所在地——每月房租平均为2321美元,相比2013年增长了9%。而该地区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为9.35万美元,也就是说,对于一个长期租房的家庭来说,每年30%的收入都要花在房租上。

而位于硅谷中心的小镇阿瑟顿(Atherton),更是一跃成为美国房价最高的地方,目前房价中位数达到470万美元。

这样的房价,不仅对于普通工薪家庭,就连拿着丰厚年薪的程序员也为房价发愁。早在2005年,就有报道称谷歌员工为了节约房租,干脆住在了公司。一位名叫本·迪斯克(BenDiscoe)的谷歌前员工甚至在车里住了一年多。

“我花1800美元买了一辆1990年的GMC面包车,这就是我13个月全部的房租了。”迪斯克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泡沫论”阻碍硅谷发展

除生活成本过高导致人才流失、美国其他城市的崛起等因素使硅谷吸引力大不如前外,科技初创公司存在严重“泡沫”一说也让大量风投公司对于投资硅谷这块宝地变得更加保守。

10月25日,衡量硅谷信心水平的季度调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风险投资者对于硅谷的热情自2012年初以来,首次出现下滑。第三季度信心指数为3.89(满分为5分),上一季度为4.02。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科技初创公司的天价估值和市场过热导致动辄出现的大规模融资是造成风投公司对硅谷初创企业信心下降的主要原因。

最近几周,频繁有风投界大佬站出来警告称,初创企业融资和烧钱速度太快。

硅谷备受推崇的风险投资人比尔·格利(BillGurley)表示,当前的投资环境让他联想到上世纪90年代末的科技泡沫,“硅谷承担的风险越来越大,这是自1999年以来前所未有的。现在的科技初创公司烧钱速度惊人,一旦市场形势变化,许多公司将会‘蒸发’。原因只有一个,大部分投资人无所畏惧,每个人都很贪婪。”格利说道。

风险投资公司ExpansiveVentures合伙人乔恩·索伯格(JonSoberg)也指出,科技泡沫已经越来越大。“预计风投公司将在未来几个月更为保守。”

涂鸿川对记者表示,从2013年年底开始,风投公司“出手”概率减少了很多。

“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方面从2012年第三季度开始,整个美国股市上行,许多创业公司成功以高市值完成IPO融资。但今年第三季度股市出现波动,企业通过IPO融资的门槛逐渐提高,使得风投公司变得更加谨慎;另一方面,大量的并购推高了公司的估值。如2014年2月,Facebook斥资190亿美元收购了收入仅为2000万美元左右的WhatsApp。因为Facebook是按用户活跃度(DAU日活跃用户数)来计算的公司估值,类似这样的并购比比皆是,因此推高了公司的估值。”涂鸿川说道。

但他同时强调,初创企业估值过高时,风投公司会变得更加谨慎,投资放缓是正常现象,“VC完全不考虑硅谷是不可能的”。

“硅谷对于中国的‘BAT类’公司仍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以前以合作为主,现在更多的是战略投资,进一步的并购也屡见不鲜。”涂鸿川说道。

中国魅力大增

当硅谷正被“中年危机”困扰时,中国则以朝气蓬勃的态势迎接更多创业公司的到来。

“以前从没有看到这么多来自北美、欧洲的创业公司来中国募资、寻求合作,这两年市场变得十分活跃。”涂鸿川对本报记者说道,“中国市场的魅力非常大,尤其是在游戏行业,包括手游以及社交类游戏,此外还有做设备的公司。中国市场大、产品研发领域人才也很多,此外,中国投资者给的估值也比较高。”

他表示,2010年以来,北京有超过10家互联网领域高科技公司上市后估值大于10亿美元,公司数量仅次于硅谷世界排名第二。

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里,在硅谷创立的科技企业总资产为300亿美元,而硅谷以外地区所诞生的科技企业的总资产达到了500亿美元,其中,仅在中国创立的科技企业的资产总值就达到了100亿美元。

涂鸿川还指出,“近年来,由于北京生活成本、空气等问题,现在也有很多初创公司去深圳、杭州、南京等城市寻求发展。”(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薛皎)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