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去互联网化提速:陈天桥变身“投资家”

标签:互联网热点盛大陈天桥

访客:15531  发表于:2014-10-20 09:05:04

【导读】盛大最近几年以来在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业务上的投入少之又少。

盛大去互联网化提速:陈天桥变身“投资家”

昔日的中国互联网巨头盛大已在转型道路上疾奔,其在变身投资控股公司过程中,原来拥有的互联网特质也在逐渐消散。

最近有两件事与盛大相关。参与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的A股企业宁夏中银绒业日前发布重大事项停牌进展公告,预示着盛大游戏私有化可能即将完成。

有传闻称,盛大游戏借壳中银绒业回归国内A股市场已成定局,而且还表达了将注册地迁往银川的意向。不过,截至目前盛大方面仍未就此类消息做出正式回应。

另一则消息则是,正在筹备IPO的前一嗨租车CFO黎洋日前加盟盛大资本,出任合伙人。盛大高层表示,有TMT产业多年投资经验的黎洋与盛大当前的需求正好相符,可以加速盛大在投资领域的脚步。

一位资深行业人士表示,这两件事并不孤立。盛大彻底借壳中银绒业在A股上市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转向投资道路前进的方向已经明确。当前盛大正在去互联网化,盛大创始人陈天桥也已转身“投资家”。

盛大三横三纵架构失效

2012年时,陈天桥在一个内部聚会上透露,盛大已拥有文学、视频、游戏三个内容平台,盛大在线拆分成云计算、广告、支付三个分公司,整个盛大集团形成三横三纵的架构。

转眼到2014年,盛大架构已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今年9月初,曾经盛大最核心的业务盛大游戏宣布,由东方金融、中银绒业组成的新财团进入,取代完美世界等组成的财团。

据各方签署的协议,东方金融占股23%、海通公司占股20%,中银绒业占股15%,三者加到一起股份达58%,新财团成新的大股东,意味着盛大游戏已不再属于盛大。

对于失去盛大游戏控股地位一事,陈天桥表态称“小孩子你再放手,走得再远,哪怕未来我们的股份再少,但是作为父母,他永远是自己的小孩。我想这就是我此刻的心情。”

陈天桥认为,自己放弃在盛大游戏的第一大股东位置,是为游戏提供更进一步发展的机会。从此番表态看,盛大脱离盛大游戏大股东的地位很明显,完全没有借壳上市之意。

一位盛大中高层人士表示,盛大游戏私有化中新财团的持股比例都很清楚,如果私有化的盛大游戏能在A股上市,倒是也挺好,但后续的事,没办法代表盛大说话。

相对于盛大私有化的循序渐进,处置酷6则一直是盛大之痛。

盛大收购酷6之后不仅长期亏损,且由于裁员等风波给公司形象造成很负面影响。酷6在几经调整依然没有恢复元气之后,被盛大作为负资产处理。

今年4月,盛大以很低的价格将酷6转让给Sky Profit创始人许旭东,仅保留约30%的股份,盛大系的陈天桥、陈大年卸任董事会职务,只留下朱海发和邱文友两位董事。

当前意义上,原来的三横业务仅文学还保留在盛大体系内。不过,据一位前盛大文学高层透露,盛大原计划将文学业务打包出售给阿里巴巴,却未能成功。

文学业务出售给阿里原本是合理选择,其原因在于,BAT中仅阿里巴巴缺乏文学业务,且愿意出售高价收购,不过据传这一出售方案却在最后关口被前盛大集团CFO、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OO的张勇否决。

这一传闻尚无从证实,不过,一个客观事实是,经历2013年起点之乱后的盛大文学元气大伤,加上CEO侯小强(微博)离职,其今年的势头也弱了很多。

分析人士指出,从盛大集团近年来的调整看,陈天桥一手缔造的三大核心业务游戏、视频、文学基本或转让或勉力维持,其三横三纵的架构已经不复存在。而盛大最近几年以来在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业务上的投入少之又少。

业务更多以VC方式运作

当陈天桥越来越对游戏、视频、文学等传统核心业务失去兴趣的时候,其在非传统互联网领域的涉足越来越多,盛大在这些方面最典型的动作是涉足地产,及投资新世界百货。

2013年9月,盛大宣布旗下位于上海浦东的“盛大天地”文化创意产业园区项目全面开工,“盛大天地”项目问世,代表从事互联网文化产业14年的盛大首度涉足实体经济。

“盛大天地”称,旨在通过盛大天地线上线下联动平台运营,打造青年文化娱乐地标。而盛大天地公司野心不仅仅停留在上海,可能会将这一计划复制到其他一二线城市落地。

当年10月,上市公司新世界披露,盛大投资成其第二大股东,所持股份占总股本4.1%”,逼近5%举牌红线。盛大投资突然浮出水面的此番举动,当时引发外界无数猜想。

几乎同一时间,盛大成首批入驻自贸区的企业。盛大首席投资官朱海发透露,正和外资银行紧密洽谈,有意开办合资银行。盛大不动产盛大天地则探讨发行房地产信托基金可能性。

朱海发还表示,盛大正考虑将全球资金和投资管理中心放到自贸区,盛大有多支国内人民币基金和国外直投基金,如果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将加快盛大对外投资全球化步伐。

一位对盛大熟悉的人士表示,盛大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盛大。目前盛大对银行、担保、保险、证券、互联网金融都有研究,业务不完全在中国内地,有部分在新加坡。

这不奇怪,陈天桥长期居住在新加坡,很少回国内。盛大全部对冲基金、部分VC基金都在新加坡。虽然盛大在原有核心互联网项目斩获很少,但其在硅谷的投资回报很多。

陈天桥今年5月曾表示,“这几年,成长很快,研究PE、VC,知道国外有不一样经营方式,也和国外创业机构、金融机构接触合作,基本可确认,盛大能扎根在世界范围内开展业务。”

在那一次的表态中,陈天桥透露,未来盛大会通过VC方式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盛大专门设立规模大约几亿美元互联网金融基金,投资对象会不局限于所看到商业模式。

一位盛大人士表示,盛大会更多以VC方式运作,且目光不再局限在国内。

盛大的“复星”化

曾经盛大很长一段时间在互联网领域独领风骚,但这些年,盛大离互联网主流越来越远。

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曾表示,盛大核心层是陈天桥及其一帮老同学,这些人做生意感觉很好,但基本不是做互联网行业出身,很长时间都没找到互联网感觉。

也或许是长期找不到互联网感觉,又或者是浙商本质,这两年盛大一门心思做投资。从其操作路线看,陈天桥风格越来越像其浙江老乡郭广昌——“复星”同样以资本善舞所著称。

同样是通过互联网创业致富,晋升为中国顶级富豪,陈天桥与百度CEO李彦宏在财富上逻辑完全不同。一位投资行业人士用投资领域α和β逻辑讲述其中的关系。

α这类人更愿意去投资新产品、新技术,α这类人类似李彦宏,百度这些年来赚了很多利润,李彦宏将大笔资金用于投资云技术、深度学习等技术,推动公司不断向前发展。

β这类人不愿做冒太大风险,而是类似PE、VC,愿意进行投资。上述人士表示,过去多年陈天桥获得大量的财富,这使得其本能的愿意用一些保守方法保障财富的保值增值。

这位人士分析说,互联网公司对人才的依赖性很强,往往能力很强的人都可能要授予大笔的股份,而一旦离职,其所领导的整个业务都会受到很大影响。但类似地产、百货等行业,对人的依赖性没有那么高。

这些都在某种程度上让陈天桥逐渐偏好非互联网行业。在非互联网行业,陈天桥只需雇佣人帮忙打理财富,可省很多心。“到陈天桥那个程度,其对财富首要要求是更安全,而非更高回报。”

这也可解释,为何陈天桥会选择来自投行出身的邱文友出任盛大总裁,而非像百度找张亚勤(微博)这一的技术大牛。邱文友更擅长的是资本运作,陈天桥需要其帮忙打点旗下的互联网资产。

对于盛大去互联网化的说法,盛大集团高级副总裁、新闻发言人张瑾并不同意,称盛大正在往投资控股公司转型,即使进入其它行业,也绝不会淡化互联网,而是要强化互联网。

对此,分析人士指出,互联网越来越深刻影响人们生活,与传统产业的结合也越来越紧密。外界所指的盛大去互联网化实质上是不再热衷于直接参与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业务。(来源:腾讯科技,作者:雷建平)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