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大部分创新是资本主义创新

标签:创新热点盖茨

访客:19296  发表于:2014-10-19 13:54:45

【导读】盖茨和他所创立的基金会正在推进第十届大挑战(Grand Challenges)计划,该计划旨在为解决诸如疟疾和营养不良等等全球性问题提供参考意见和具体措施。

比尔盖茨:大部分创新是资本主义创新

据theatlantic网站报道,《Where Good Ideas Come From》一书的作者史蒂夫-约翰逊 (Steven Johnson) 与比尔-盖茨 (Bill Gates) 日前进行了一场内容十分丰富的对话。通常情况下,有趣的人在一起谈天说地时,一些有趣的创意便会自然流露出来,也正因为如此约翰逊和盖茨的对话才会吸引众多关注的目光。

盖茨和他所创立的基金会正在推进第十届大挑战(Grand Challenges)计划,该计划旨在为解决诸如疟疾和营养不良等等全球性问题提供参考意见和具体措施。约翰逊和盖茨之间的对话被制作成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系列节目之一于当地时间10月15日在全美播出,以下便是两人对话的内容节选:

约翰逊:谢谢邀请。我想先向你提出一些宏观层面的问题。你的职业经历一直位于创新领域的中心。你如何看待在微软进行的科技领域与现在在盖茨基金会所从事的事业之间的不同?

盖茨:这两个方面其实是很相似的。首先,你要寻找到有创新想法的科学家,并将他们组成一支团队,最后给这支团队以支持和资助。其次,要跟踪研发的脚步,获得反应,知道哪些项目可行,哪些无效。我很享受现在与和科学家合作的氛围,与之前工程师的合作一样,我都喜欢。

约翰逊:在 Grand Challenges 计划中你出了开放创新 和开放源创新。这是一种什么概念,在实际运行中有什么具体的意思?

盖茨:大部分创新是资本主义创新。因为市场存在对特定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所以这类产品和服务被开发出来。但很不幸,消除全球贫困人口这一事业不存在市场。

没有政府和慈善机构的帮助,疟疾疫苗就没办法实现。大部分疾病都会在全球出现,即使是在富裕国家开发的产品,也会让全球所有人获益,比如麻疹疫苗。盖茨基金会正在开发许多研发成本高且无法在贫穷人口中推广

约翰逊:有时这就是问题。在商业领域以外研发,并创造一个新的平台,最终却要实现商业化。

盖茨:是这样的。市场失败的情形有两种,一种失败的原因是资助不够,特别是在早期研发中,研究者自己承担了风险,他们获得的收益或者是零,或者远少于潜在收益。另一种失败的原因是为贫困人群开发产品,这往往无法实现商业化。美国政府曾经资助过基础医疗研究,可随后却转向富裕国家才有的疾病。盖茨基金会正在同生物科技和医药公司合作,以确保低成本药物同样安全而有效。

约翰逊:好的。我喜欢大挑战计划的一个特别理由便是整个计划在实施和最终取得成果的过程同RSA premiums形成一种呼应的关系,而上述计划也是经过你们的深思熟虑才予以实施的。事实上,大挑战计划就像是一种启蒙时代的产物,在那个时代有许多新的、富有创意的点子都在最终变成了可以付诸实施的商业执行计划或者工业计划。我不认为我们身处的这个社会充分意识到大挑战计划的重要性,你是怎么看待的?

盖茨:我不知道人们对于我们所面临的社会创新产物如果评定价值,至少我认为这样的价格无论如何怎样制定都无法反映其最真实的本质。大多数的创新产物,比如衣服、食物、交通等等,社会对于它们的定价出发点都是基于最基本的商业基础。

火车、汽车、蒸汽引擎,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事情都是如此。社会发展到现在我们已经可以拥有了对于创新进行充分理解的基础,但其实我们很难能够真正分辨清楚谁是创新者、谁是基本的研究者。随着社会发展的复杂性不断提升,我们会意识到一切的努力都是最基本的东西,而这种基础就存在于我们的谈话内容中。

约翰逊:没错。我的意思是说我注意到的一点事大挑战计划所资助的项目都具有鲜明的差异性,你这样的人物已经拥有了世界上你想拥有的一切,我想说在大挑战计划的最终目标中,对于传统惯例的遵循和守护是否也是目标之一。

盖茨:如果我们在大挑战计划的实施中间仅仅是对于计划实施人进行单纯的资助,那么这个计划也就同其他单一的捐款慈善行为没有了区别。事实上,我们对资助对象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他使用经费进行研究时必须是在自己的业余时间里,他们可利用别人或者其他方式所获得研究场地。如果研究结果令人满意,那基金会会向受资助人提供200万到500万美元不等的资金供其使用。

对于那些受资助的人来说,他们必须拿出自己的热情来证明他们对于计划执行的忠诚和决定性。一些被资助者的计划内容包括生孩子或者是保持疫苗的低温状态,这些问题并不仅仅如同我们看到的那样仅限于生物技术的问题。

约翰逊:我今天看到了一些你们所资助的计划,我的感觉是他们都非常的棒。弗雷德里克-图德(Frederick Tudor)给出了自己非常具有创意且能够创造商业利益的计划。图德的想法看似确实有些疯狂,他计划将已经冻成冰的湖水运送至印度或者巴西这样的炎热地区,这样的行为也许是为了帮助那些受到高温侵袭的人降温或者是利用低温在高温地区储存东西,无论如何图德的结果是成功的,这在其所生活的19世纪中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想问你的是图德的创意是否被你在现代运用从而保证能够对疫苗进行低温储藏?

盖茨:是的。

约翰逊:但从冰块的角度来看,我想我们已经找到了保持冰块不融化的原因,不过这样的技术却一直在发挥作用,不仅是在冰块保存方面,在其他方面也一直受用着

盖茨:是这样的。冰的融化是需要许多热量的,如果能够保持热度的缓慢流动,那么我们就能延长冰块的冰冻时间。在发展中国家,人们使用类似的办法来获得丙烷甚至是电力。

约翰逊:而这一点,你知道,通过创新的历史你一次又一次地看到:有人解决了一个特定的问题,但它最终引发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后果。有时会开辟新的大门,有时会创造出新的次要问题。你是如何看待基础水平的?我的意思是,你在解决这些在世界各地急需解决的明显问题上做得很出色。在你看来,这些二次效应有多少?

盖茨:盖茨基金会资助的产品中,有许多最终也无法实现突破性进展。不过我们仍然获得了在某一特定领域的技术能力。我们了解到应如何去做这些事情。有一些关于人类健康的课题是重要的:如何确保新生婴儿大脑健康生长?如何确保他们的身体能健康生长?虽然我们在减少死亡方面取得了许多进展,但是仍然有很多事做。自从盖茨基金会成立后,我们已经将每年死亡1000万人减少至每年 600 万人。

我们还能够找到方法使上述数字减少到200万人。但是“病态”的结果是糟糕的,因为健康和营养遭到破坏,虽然你能够和虽然你能够活下来,但是却因此变得贫穷。没有外界帮助的某些国家根本就没有这种技能,即使你尝试在教育领域投资,让其达到自给自足也无法做到。所以你必须努力帮助减少疾病,使其享用的食物更加营养。我们已经看到在许多国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约翰逊:这涉及到今天提到的三种新的挑战。你想讲讲这些吗?

盖茨:是的,第一个是继续用疫苗来促进健康。你知道,还有一些传染病需要提供更好、更便宜的疫苗。然后,我们又添加了两种有些稍微不同味道的挑战领域。一种是专注于妇女和女孩的健康。我们要如何接触到她们,如何与她们沟通。一种是关注儿童的健康问题,特别是婴儿初生的最初的30天,避免出现死亡。在某些方面,比如疟疾、肺炎或腹泻等疾病的识别难度大,这些是造成死亡的重要因素。

约翰逊:这的确令人感到兴奋。你如何解决这类艰难的问题。就像这三种新的我们想要开辟的领域?决策过程是怎么样的?

盖茨:嗯,基本目标是说,因为我们认为所有的生命都有同等的价值。出生在一个贫穷国家的5岁孩子应该与那些富裕国家的同龄孩子一样生活着,他们应该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潜能。使他们的大脑,他们的身体得到充分的发展。所以,建立伙伴关系应对挑战,可以帮助我们缩减这些难以置信的差距。要知道,在尼日利亚, 5岁前的孩子的死亡率高达15%,在一些地区甚至高达20%。在较富裕的国家,这一数字远低于1%。所以,必须得有变化。这是非常不公平的,这项工作还没有完成。而这主要是因为传染病。

约翰逊:是否有一个具体的项目令你感到特别兴奋?你认为创新是怎样的?是真正有前途的,还是别的什么?

盖茨:你知道,我们在如此多的不同疾病领域工作。在一个接一个的国家中消灭疟疾。对此我们非常热衷,因为我们有新的工具和新的模式,新的认识。我们想完成根除脊髓灰质炎的重任,对这一目标我们已相当接近。仍然有几个国家是困难最多的国家。在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国家,我们仍没有得到任何个案。需要指出的是在尼日利亚,我们认为我们已经距离目标很接近了。

约翰逊:最后一个问题:你和我都非常看好长远的进步。为什么你认为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么看?对了,你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对于取得进步缺乏信心是因为什么造成的?

盖茨:嗯,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是切合实际思考问题。你知道,什么可能出错,问题是什么。

我有好看的衣服。我学会了阅读。我可以看更多的节目。我们的确取得了进步。所以,我们不断地说:“嘿,我们认为这是最猛烈的一次进步 ”。因为我们能够接受微乎其微的进步。所以,我认为,人们担心诸如气候变化、恐怖主义、未来的这些挑战的想法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孩子们失去了未来,这在过去几百年间一直在发生。科学和创新是一个核心因素。(来源:搜狐IT)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