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CIO,其实也没那么好找?

标签:CIO国家CIO信息官

访客:22323  发表于:2014-10-11 17:20:16



在芸芸首席信息官之中,美国联邦政府首席信息官的位置非比寻常,因其是一个国家政策的领导者及主管IT预算750亿美元的运作。同时,美国联邦首席信息官一角不但举足轻重,且带有复杂的政治色彩,担任这一职务的人要做出任何实质性的改变都都要面临极大的挑战。


时值白宫寻求新的联邦首席信息官之际,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这个角色的重要性。从技术上讲,2002年的电子政府法设置了联邦首席信息官的职位及相关的CIO委员会。使用联邦首席信息官头衔的第一位是Vivek Kundra, 第二任是Steven VanRoekel。

Vivek Kundra卸任后不久在《纽约时报》上发了一篇短文批评“IT卡特尔”。IT卡特尔指那些合同技术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他们在IT采购过程中施展过多的影响力,导致低效率和不必要的成本。低效率包括延迟、超支和无效的项目,统称为IT失败。IT失败的例子包括healthcare.gov,网上的一个博客还按时间列出了其他的IT失败项目。他还曽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建立了联邦IT仪表板,旨在引进透明度,还采用了云优先的政策。他任联邦首席信息官期间领导推出的一系列措施,使得外界开始广泛关注IT失败带来的巨大问题,同时也为政府在云计算和软件即服务方面赢得了不少公信力。

这些成绩十分重要,原因是透明度和新的计算模式是联邦资讯科技长期改革的必要基础。然而,尽管他做出的这些努力,人们仍然有理由质疑Kundra的举措对减少失败项目的数量到底有多大作用。说到底,一些备受瞩目的失败项目到现在仍时有所闻。当然,即便如此,IT失败的根本原因和科技本事没有太大的关系,IT失败是由整个政府里组织性的决策和采购决策引起的。买家在购买技术和服务时,如果政府和供应商双方没有引入足够的保障措施和问责制,项目失败就会发生。政策性的决策不能单独解决这个大问题;需要整个政府里众多的IT人员重新考虑购买的方式和开展项目的做法。

Steven VanRoekel作为美国第二任联邦首席信息官,在前任的工作基础上,致力推出了多项创新。他完成了三个重要的事情:

·         提高联邦首席信息官一角的知名度

·         建立利用创新研究人员计划建立人才管道

·         启动有关IT的联邦采购的改革


两任联邦首席信息官都使得外界更加多地关注政府资讯科技,为政府资讯科技的开放做了大量工作.他们为创新性工作奋战过,同时仍然需要保证日常工作的运作。”

联邦首席信息官的重要性:联邦首席信息官一角所处的位置决定了其作用难以置信的强大。联邦首席信息官为整个政府设置IT预算,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例如,Vivek的云优先政策帮助促进了云计算更广泛的采用。创建美国数字化服务是一个重要的成就。

美国数字化服务为在政府里实施科技和资讯项目的最佳实践建立了有关操作指导文件,该指导文件是一个实用指南,对项目管理和数字化改革的现代思维具有指导意义。该操作指导文件与另一联邦机构18F小组所做的相吻合。18F小组隶属总务管理局,其功能是将时下流行的方法引入政府的数字化服务。另外还存在一个有关于联邦采购条例的现代操作指导文件,名为TechFAR操作指导文件,从快捷的角度考虑联邦科技采购。所有这些举措表明了联邦IT内重要创新的力度。

尽管联邦政府有些部分有创新出现,但要改变整个系统仍然是一个艰巨的任务。Steven VanRoekel作为联邦首席信息官曽是许多举措的支持者,这些举措改善了利用科技支持美国联邦政府运作的进程。他推出过一个雄心勃勃的数字化政府的策略,进一步推动了政府走向以公开数据为基础的实施。数字化政府策略包括美国数字化服务、18F以及颇为成功的总统创新研究人员计划,另外还通过PortfolioStat改善了每年约800亿美元的联邦科技支出的管理。

和他的前任一样,他没能对他所继承的制度进行根本的改革。各个机构仍然在花钱、项目管理上各自为政。大家看到的仍然是许多政府IT项目超支、运作不良,许多政府IT项目外包给承包商。这些承包商的核心竞争力是获取合约,而不是完成项目所需要的东西。

美国一直以来无法或不愿就联邦政府利用科技支持各项任务进行改革,其中包括联邦政府处理与那些未能及时提供尖端技术的现任合同供应商之间的关系。第113界美国国会抓住机会,就改善科技采购和政府机构首席信息官的权力制订了法规,但目前尚未通过FITARA或RFP-IT。此外,太多的项目仍然看起来像传统的企业软件,而不是面向消费者的工具软件,因此,要实现VanRoekel引进的数字化指导文件的目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存在一些优秀项目、公务员和通过联邦政府得到的一些创新,但在文化、招聘、采购和人力资源方面仍然存在严重障碍,导致IT失败的出现。下一任美国首席信息官必须在各方面都是一个领导人才,必须以身作则,必须能振奋士气,必须具有政治技巧。美国首席信息官是一份艰难的工作,这份工很难吸引世界一流的人才。

我们在诸如开源和以新的数字化服务为工具推进改变等领域,需要对制度进行根本性改革,而不是修修补补。联邦首席信息官必须具有管理过几十亿美元预算的经验,必须有气魄结束那些为3年前的需要而不是为未来而开展的项目,要叫停浪费钱和管理不善的项目。

下一届美国首席信息官是否可以着手实现这些远大的目标?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