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Belu:瓶装水的道德

标签:道德#管理]#瓶装水

访客:27577  发表于:2014-09-28 15:44:29

【导读】“高大上”的瓶装水,是环保人士最为诟病的产品之一。因为瓶装水虽然是一门数10亿美元的生意,也是饮料行业中增长最迅速的部分,同时也是最赚钱的部分,但也是污染最大的部分。

[管理]Belu:瓶装水的道德

在借助商业手段实现了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之后,Belu才真正有可能成为行业的主流产品,从而实现对瓶装水行业根本性的变革。

“高大上”的瓶装水,是环保人士最为诟病的产品之一。因为瓶装水虽然是一门数10亿美元的生意,也是饮料行业中增长最迅速的部分,同时也是最赚钱的部分,但也是污染最大的部分。
美国人每年平均消费500亿瓶瓶装水,每天都有超过1亿个塑料瓶被制造、运输和废弃。芝加哥政府已经开始对每瓶水征收5美分的税以图劝阻顾客减少对瓶装水的使用。而2013年开始美国马萨诸塞州小城康科德(Concord)甚至禁止销售容量在1公升以下的小瓶瓶装水。实际上,早在2009年,澳大利亚的班达农市(Bundanoon)就已经在该城全面禁止销售瓶装水。据统计,在所在地政府的授权下,全球包括美国在内已经有逾90所大学禁止销售塑料瓶装水。
这是因为使用过的塑料瓶只有两成被回收,送到炼油厂进行处理,而大量的塑料瓶被掩埋成为需要1000年才能降解的“地球肿瘤”。现在,太平洋里甚至漂浮着一些塑料瓶形成的小岛。
另一个问题是瓶装水的碳排量。生产1公升的瓶装水,制程中至少需要17.5公升的水。瓶装水出了生产线后,还需要经过运送、上架、冷藏等流程。根据估算,从欧洲运送一吨的Evian矿泉水到澳洲悉尼,会排出84公斤的二氧化碳,而光是2012年,澳洲人就消费了1.5亿公升的瓶装水,等同于排放了约1.2万吨的二氧化碳。
在瓶装水的宗宗“罪”面前,一家叫做Bleu的英国瓶装水公司试图改变这一状况。这家2010年到2012年之间利润增长40%的公司,坚持产品不出口,却用另一种方式将自己的影响力跨越英国国境。到2013年7月为止Bleu为自己的合作伙伴英国慈善机构WaterAid捐赠了365158英镑,帮助亚洲和非洲的2.4万人改善饮水状况。
做有道德的瓶装水,并且能够赚钱,这便是Belu要做的事情。
从水开始
Belu由纪录片制作人Reed Paget和一个朋友在2004年成立。在走遍全球,发现全球超10亿人口无法取得清洁用水,每年更有上百万儿童死于腹泻的现状之后,他想要开一家公司积极地解决水污染问题,而这家公司的所有盈利都要捐给全球各种净水计划。
Belu的发音近似于代表自然清澈的“蓝色(Blue)”,正代表了创始人的美好理想。为了降低瓶装水的生产过程中的碳排量问题,Belu在英国本土寻找水源。在走遍全英70多处水源地之后,他们找到了自己的水源地。Wenlock泉水是第一瓶Bleu水灌装之地,这里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一款“环保生物水瓶”的生产地。
这种瓶子由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玉米浆制成,不仅能够承受半升威尔士矿泉水的重量,而且还可以降解后成为土壤肥料。这种水瓶在商业堆肥的促进下,可在12 个星期内分解。如果被放在家庭堆肥中,降解的时间需要更长一些,大约在9 个月到1 年时间,但不造成任何环境污染。据悉,这种生物材料水瓶的零售价是45 便士一个。Belu 公司称,消费者每购买一个这种可降解水瓶,就能为生活在印度或非洲的一个人提供一个月的饮用水。美国《时代》杂志对此给予很高评价:“别看它只是一个小小的盛水容器,但它很可能会引导一场新的革命。”
不过,可降解的瓶子并不是Belu的唯一卖点,其他公司也在努力研制可生物降解产品——可口可乐公司正在试验减轻塑料瓶重量,并表示它们也在研究使用可生物降解瓶的可行性;雀巢公司也正在为其牛奶巧克力制品开发新型包装盒,其好处是在水中即可分解。Belu显然想要做得更好,在Wenlock生产环保瓶子的工厂里使用了生物热能回收系统,为整间工厂提供热能和热水。
在另一处水源地Iceni Waters,Belu的工厂生产出英国第一个用50%循环消费塑料的水瓶。这使得相比于100%使用原始PET生产塑料瓶的碳足迹降低了46%。而在2012年开始使用的水源地Montgomeryshire天然泉水,他们开始研制新的轻型玻璃水瓶,这也将持续降低Belu的碳排量。
2010年到2012年期间,通过改善生产和运输流程以及销售更多的再生塑料产品、降低玻璃瓶自重等措施,Belu生产每公升水降低了22%的碳足迹。而在这一期间,产品销售额增长了58%,而碳足迹只增长了25%。而对于无法消除的碳足迹,Belu借助和行业领导者Carbon Clear合作,寻找碳补偿项目,实现环境和社会效益。
在英国的海鲜餐馆、意大利餐馆、咖啡馆和上千独立酒店和酒吧里,人们都能喝到Belu,也可以在英国的Sainsbury超市里买到Belu。但是一个违背一般商业常识的规则,被Belu坚持着——那就是Belu不出口,它们甚至还反问那些要喝进口水的英国人:“我们的水这么好,你们为什么还要喝进口水?”显然,不出口是降低碳排量的重要方式。Reed感觉到Belu的产品对于整个道德瓶装水市场产生了影响,“自从Belu进入市场,一些其他的品牌也纷纷开始投资支持净水项目,也开始走向碳中和,并且停止使用PVC的瓶盖。”
盈利之道
对于现实商业社会而言,实现道德和盈利的平衡才是生存之道。对于这家核心团队只有7个成员,一共只有29个全职工作人员的公司而言,实现盈利也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社会企业经常会走入一个误区,那便是“商业道德”会成为亏损的借口。特别是在很多人看来,作为生活基本用品的瓶装水,似乎承载不了这么大的责任。
虽然有来自The Body Shop联合创始人Gordon Roddick、环保专家Ben Goldsmith和亿万避险基金管理者Chris Cooper-Hohn的投资,显示了他们对这一理念的信任,但在公司成立两年之后的2006年,在这家公司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家碳中和瓶装水公司。借助创始人的影响力,人们开始在音乐节、环保影片中了解到这个品牌,并赢得了酒店、餐馆和高级酒吧等订单之时,好名声却依然不能让公司赚到钱。2007年,这家公司在销售额达到150万英镑之时亏损60万英镑,虽然在2008年曾一度逆转达到税前利润270万英镑,但在2009年和2010年都再度出现赤字。
即使在经营状态摇摆不定的情况下,这家公司依然设法每年捐赠3万英镑用于慈善事业。不过,正如现任CEO Karen Lynch所承认的那样,“这太不切合实际,我们曾经喜欢说得伟大却做不到。”Karen曾在2008年辞掉工作和丈夫环游加勒比海,当她2009年来到Belu之后,很快意识到这家公司可能并非像外界看来那样成功,她必须从商业模式上改变这家公司。
Lynch认为,看到Belu亏损60万英镑,而投资人仅仅因为慈善原因而承受着亏损,这“实在让人无法理解”。曾在英国Emap和巴克莱银行等商业机构工作过的她认为,必须采取大动作来进行变革。Karen从创始人Reed Paget接手了公司运营,改变了一些过于理想主义的做法。比如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将瓶装水的销售由公司直营改为批发,和专业批发机构以及慈善组织WaterAid合作。专业批发机构可以将水和其他饮料一起组合运输,由此降低了为了单独运水而雇佣卡车车队的运输成本。而将慈善项目交由WaterAid则实现了高效运作,“WaterAid是英国最好的清洁水领域慈善组织,同样花一英镑,他们能够做到影响力更大。”这改变了Belu原本自己直接参与到发展中国家社区中开展清洁水项目的情况,此前Belu会派出员工耗时数月在某个印度水坝上。
在实现了盈利的良性循环之后,Belu在清洁水项目之外还涉足了水冷却领域,每卖出一瓶18.9升的水WaterAid会得到一英镑用于相应项目,两者之间的合作有望持续10年。在成功实现了降低瓶装水碳排量之后,Belu希望和行业内的竞争对手分享自己的创新产品,而不是借助专利等手段单独拥有这些技术。而更多的销售量将实现对WaterAid的捐赠,从而实现环境和慈善的“双赢”。
而更令人感到鼓舞的是,玻璃包装行业内出现了研制“道德玻璃”的专家,他们希望市场上能够出现最轻、最绿色、最道德的玻璃瓶。而Belu和竞争对手们将一起共享知识产权,这将带动整个行业实现协作。
的确,只有在借助商业手段实现了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之后,Belu才真正有可能成为行业的主流产品,从而实现对瓶装水行业根本性的变革。(via 《IT经理世界》作者:郑悦)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