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mentFault 高阳 :退学党如何遇到“天使”

标签:互联网创业投资推学

访客:32634  发表于:2014-09-25 09:25:27

SegmentFault 高阳 :退学党如何遇到“天使”

尽管被一些媒体称为退学党、丧心病狂的90 后、偏执狂、疯子,但除了事实性描述之外,高阳的言谈举止几乎与上述描述完全不符。只是因为发起并维护了一个名为“丧心病狂的90 后”创业者群,高阳被冠以这样的形容。这个群里,成员囊括了不少小有名气的90 后创业者,每一个人都是高阳在线下见过面的朋友。
    互联网的扁平化为来自乡下的高阳跨越城乡信息鸿沟准备了机遇。然而,如果没有因为对连接世界的好奇、对不同类型的他者的包容这些特质,要实现今日的成绩,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城里的孩子玩的那些游戏,高阳大多不知道;就在留在老家的同学们,陆续结婚生子的时候,高阳已经在互联网行业中先后就职于校内网、MagnetJoy Games、Tech2IPO、AngelCrunch 等公司,22 岁的时候成立了自己在中国的第一家公司杭州堆栈科技(SegmentFault);23 岁的时候注册了第一家海外公司 SegmentFaultInc;24 岁的时候在北京设立分公司,并入选《2014 福布斯中国 30 位 30 岁以下创业者》。

退学
    1990 年,高阳出生在山东的一个农村。村里的孩子,价值观大多承继于父母:好好念书,好好考大学,考好大学。对于村里的孩子,这几乎是唯一的出路。“父母对于孩子的要求,就是要出来肯定是要当官儿,赚钱多。”
    高阳的家庭教育不大一样。“因为我哥哥一直以来是属于学习成绩特别好的,所以我爸妈就说你要以你哥为榜样,但是他们不会特别严格的去左右我,我哥哥跟我交流非常多。”没有了严厉的管束,高阳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我从小就是一个活泼、捣蛋、调皮的人,小时候很喜欢跟着我哥哥带着我到处玩,到处疯跑,当街头小霸王,跟别人打架。”高阳说到。
    计算机,尤其是连接网络的计算机正在为高阳徐徐打开另一扇窗。“小学三年级左右,我在舅妈家碰到电脑,当时更多是对连接了网络的电脑感兴趣,那个时候对我是一个刺激。”高阳回忆,但之后直到高中他才频繁接触电脑,中间有一大段时间的空白。
    对电脑的兴趣驱动高阳设法自学。“从初中开始我试图接触一些这个领域的报刊杂志:电脑报、黑客X 档案等,加深了我的兴趣,想去拼命的了解这个跟东西相关的内容。”
    高中时期的高阳开始深刻体会到城乡信息鸿沟的存在——尽管他当时并不知道这个词。“我当时以我们镇上第十名考到了那个高中的,但在高中,班里排名我都排到了二三十名了。”高阳发现城里的孩子不需要向农村孩子那样努力就可以获得更好的成绩,即使热爱学习的自己也开始讨厌题海战术,对考上大学之后的前景也产生了迷茫。“我当时问了非常多的高中同学,你上高中是为了什么呢?得到最多的答案是:考一个好的大学。我在想大学之后呢,上了大学之后也不能代表你就是无敌的,你大学之后该干嘛呢?总之在那一年我一直没能想明白,一直挺迷茫的,那个时候真的是很痛苦,因为没人能给我答案。”
    这为他退学创业埋下了伏笔。
    高考之后,高阳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但是不愿复读,他开始进入社会开始第一份工作,加入了一家总部在山东济南的物料公司,做城市分店管理统筹兼财务。高阳当时选择这份工作的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可以每天对着电脑,从那时高阳开始上校内网、每天都通过Blogger.com 写科技博客、看Google Reader 学习。
    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少当时校内网员工都以为高阳是他们同事。“我当时兼职帮校内网做事情,加了很多校内网的员工,遇上不懂的问题也会请教他们。”高阳告诉记者。陈一舟、黄晶等在内的人人网(校内网后来更名为人人网)高管都在这个十几岁男孩子的好友列表里。
    一步步跨越信息鸿沟,高阳的人生就象开了外挂。对于陈一舟,让高阳收获最大的前者在校内网发表的一些特别是给员工看的行业看法。“我第一时间能看到当时很牛的互联网一线大佬都在看什么,他们是怎么看这个行业的,而可能同龄人看不到这群人的想法。”
    通过科技博客、校内网、LinkedIn、Facebook、Twitter 等互联网工具,高阳积累了自己在互联网行业的早期人脉,包括第一份互联网行业的工作。
    因为想看一下大学生活的样子是什么样子,高阳从物流公司辞职,通过成人高考进入一个三流技术院校,不过他很快就萌生了出来实习的想法。2009 年,高阳的校内网好友,知名独立博客Awguo(本名郭启睿) 找到了他,邀请高阳加入其游戏创业团队:MagnetJoy Games。高阳退学,跑到北京,成为这家公司的第7 名员工,也是第1 名运营员工。在MagnetJoy 一年多时间里,高阳经历了公司飞速的发展。在他离开的时候,这家公司已经获得全球超过6000 万的游戏用户,年流水超过1 亿元人民币。
    19 岁的高阳开始担纲管理工作。当时他手下有四五个人,都是大学毕业。高阳开始遇到管理能力方面的挑战。“当时我自己没想明白,导致我不自信,越不自信越不敢管人,我当时觉得自己的强项就是自己闷头做事情,和团队其他人也没有很好地沟通。”高阳告诉记者,“实际上是公司的发展超过了我自己的发展,我还没有带团队的思维,那个时候继续担任管理职位就会阻碍这个公司的发展。”
    高阳选择辞职,进入第二家互联网公司,并开始学习换位思考。“我开始真正考虑,如果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我会怎么做,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之后高阳又经历了几家公司,但一直在考虑创业的事。
    当时他这样分析自己的长处和短板:“我是整合型人才,不是某个领域的专家。”高阳认为,而他后来创立的SegmentFault,技术合伙人就是高阳在MagnetJoy Games 时的同事祁宁。“创业这件事情最重要是我遇见了我现在的两个合伙人,我一直认为不管做什么样的事情,最重要的会归结到人本身,所以说当时甚至没有想太多真正出来要做具体的一个项目,我们就跑出来创业了。”

天使
    祁宁是个编程极客,他发起的开源博客Typecho 有好几十万粉丝。“最早祁宁用了一个周末的时间自己做出来,是因为自发的爱好做的,可能我看到的比较长远一些,程序员这个人群如果聚集起来更有价值。”高阳提议全职出来做,“大家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辞职,然后就跑到杭州来创业了。”
    SegmentFault 初期定位是中文开发者的问答社区,帮助开发者高效的解决开发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一年之后,针对产品现有服务人群,丰富了社区产品,陆续上线了博客、活动等相对独立的平台。在此期间,高阳开始寻找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之间平衡的可能性。
    “做这个事情一开始是不赚钱的,如果你不喜欢这个行业,你没法坚持下来,这是一种理想主义的坚持。”高阳告诉记者,“现实主义就是,我们最开始三个人往里面投钱不拿工资一年多,很艰苦,但是当时面临一个问题,我们自己的钱快用没了,到底怎么持续的问题。”
    高阳的合伙人中有一位家境相对富裕,大家就讨论,是请对方家里投资50万元,还是想办法盈利,赚一部分钱。“当时我们没钱了,那个阶段又不太适合找投资,因为所有找的投资对我们估值太低。”然后高阳提出,不要花家里的钱,我们出去赚钱。
    “后来我们跟一些企业的合作有了几十万元的收入,开始每人2500 元的基本工资。”随着社区产品的丰富,用户数也超过了10 万。
    2013 年,SegmentFault 与百度一起合作编程马拉松,这笔几十万元的收入解了公司的燃眉之急。“这几十万元,如果我们三个人的话可以用个一年左右都没问题的。”高阳告诉记者。通过线下活动,公司在收入和影响力方面两者兼得。“当时我们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举办以及联合举办了超过25 场的黑客马拉松,活动遍布杭州、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武汉以及香港、台北、新加坡、硅谷等地区,我们是中国甚至亚洲最大的黑客马拉松组织方。”高阳表示。
    盈利之后,公司可以继续安心、踏实地来做产品,做到另外一个阶段再去找投资。同年,SegmentFault 获得天使投资,由IDG 和传媒梦工厂共同投资。“我们其实那个时候还剩下接近20万元人民币。“高阳告诉记者,“我们非常非常省着花,大家性格上价值观上比较一样才会凑到一块,而且我们很早就认识传媒梦工厂的投资人杨轩,中间也不断有沟通。”
    拿到投资之后要组建团队,考虑到管理经验要慢慢积累,高阳和其合伙人坚持精英小团队的想法,目前整个公司也就12个人。
    回想互联网给高阳带来的影响,高阳觉得,那些更早接触互联网的人会有一定的优势,但对兴趣的坚持和正确的启蒙也十分重要。比如喜欢互联网的时候,是选择连接更多有趣有价值的人,而不是一味地打游戏。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何菲,拒绝转载)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