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Thiel:发掘秘密“还有哪些有价值的公司没有被人创立?”

标签:公司PeterThiel

访客:22579  发表于:2014-09-24 16:18:31

【导读】在创业家Peter Thiel的新书《从零到一:初创公司笔记,或如何打造未来》中,他分享了自己身为PayPal和软件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的联合创始人的创业经验,并谈到如何探索世界,开发新的创新。

Peter Thiel:发掘秘密“还有哪些有价值的公司没有被人创立?”

在创业家Peter Thiel的新书《从零到一:初创公司笔记,或如何打造未来》中,他分享了自己身为PayPal和软件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的联合创始人的创业经验,并谈到如何探索世界,开发新的创新。本文就是该书中的一段摘录,其中他谈到创业者该如何不断地挖掘秘密。
今天每个人熟悉的想法,以及那些最著名的创意,在过去都是未知、且无法预测的。举个例子,在过去的几千年里,垂直三角形三边的数学关系(勾股定理)一直都是秘密,毕达哥拉斯不得不经过非常努力的思考才得以揭开它。如果你也想像毕达哥拉斯一样开启全新探索,或许最好的方法就是和他一样变成一个奇怪的素食主义者,当然啦,这是句玩笑话。不过今天,他揭开的几何结构秘密已经成为一个常识,也是一个用于给中小学生分级的简单真理。这个常识性的真理非常重要,也是基础数学中必须要掌握的,但是它并不会让你觉得深不可测,因为毕达哥拉斯定理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
作为一个做法与一般大众想法相反的投资人,不妨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真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赞同你的观点?如果身处的自然世界已经我们充分了解,如果今天所有的传统想法已经被启发,更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完成、实现-----那么上面那个问题还会有答案吗?其实,逆向投资人的想法并不不具备太多意义,除非世界仍有秘密存在。
当然啦,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我们还没有理解,但是在所有未知的事情中,有一些可能是不可能搞明白的,它们是“神秘”,而不是秘密。举个例子,弦理论描述了宇宙物理现象,它认为自然界的基本单元不是点状粒子,而是由空间对象“弦”组成的。“弦理论是真的吗?你无法去设计一个现实的实验去测试。而且只有非常非常少的人能够真正理解弦理论的含义。但是,无法理解弦理论只是因为它难以理解吗?还是它其实就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神秘’?之间的差异非常重要,因为困难的事情还是有成功的可能,但是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你永远都不能实现。
还是作为一个做法与一般大众想法相反的投资人,前文提到的那个问题其实还有一个商业版本,那就是,还有哪些有价值的公司没有被人创立?对于这个问题,每一个正确的答案都必然是一个秘密:它非常重要,当然也是未知的;它很难去做,但又是可以实现的。如果实际上仍然留着很多秘密,那么我们就可能有很多改变世界的公司可以创立。
为什么没有人寻找秘密?
绝大多数都假装已经没有秘密可去寻找了。这种观点有一个很极端的代表,他就是Ted Kaczynski,一个臭名昭著的邮寄炸弹恐怖分子,FBI为他取了个别号,Unabomber(university and airline bomber,大学炸弹客)。Kaczynski是一个神童,他16岁就考入了哈佛大学,之后获得了数学专业博士学位,并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担任教授。但是他被人们所知,并非是他智力超群,而是因为17年间他无数次的恐怖活动,往学校以及航空部门邮寄了无数炸弹企图炸死教授,技术专家,以及商业人士。
1995年底,当局还不知道谁是大学炸弹客,也不知道这个大学炸弹客身在何处。最大的线索,就是Kaczynski亲手所写的3.5万字的宣言,并且匿名寄送到新闻媒体,发布了出来。FBI要求一些权威的新闻报纸在显著位置上发表,并且希望借此让本案有所突破。这招果然有效,很快Kaczynski的哥哥认出了他的手写字体,并且最终把他指证了出来。
你可能会觉得Kaczynski的写作风格肯定十分疯狂,而且让人觉得精神错乱,但是你错了,这篇宣言虽然怪异,但非常令人信服。Kaczynski表示他这样做是为了快乐,每一个个体都需要有目标,并且需要努力去达到,并且在自己的目标中至少要能够实现一部分。他把人类的目标分成了三个组类:
1、只需要最低努力,就能实现让人满意的目标
2、必须要通过认真努力,才能够实现令人满意的目标
3、无论你多么的努力,都无法实现令人满意的目标
这种三分法非常经典,他把目标分成了简单、困难、以及办不到这三类。Kaczynski辩称,现代人之所以感到郁闷,是因为世界上那些困难的问题都已经被解决了,而所剩下来的要么是简单的问题,要么就是不可能完成、办不到的问题,而追求解决这些问题会让人们觉得无法得到满足。你所能解决的事情,甚至连个小孩子都能做到;而你无法解决的事情,即便是爱因斯坦也搞不定。因此,Kaczynski的想法,就是去破坏现有的体系,把所有技术都去掉,让人们从头开始,重新去解决那些所谓困难的问题,并从中得到满足。
Kaczynski选择的方法是疯狂的,但是对前沿科技信仰的丧失却一直围绕在我们周围,这种感觉似乎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有过。如果你看看城市里面那些嬉皮士的标记,会发现有些既琐碎,又有启迪作用,比如仿古典摄影,翘八字胡须,还有黑胶唱片播放器,所有这些都让人回想起了过去时光,但是人们似乎仍然对未来充满了乐观,如果每件值得去做的事情都已经被人做了,你可能也会对那些所谓的成就感到反感,甚至可能干脆选择去做个咖啡调配师。
不仅仅只有恐怖主义者和嬉皮士们,所有原教旨主义者也会用这种方式去思考。举个例子,宗教原教旨主义对于那些“困难问题”是没有中间立场,在他们眼里,要么是最简单的真理,就连孩子们都可以朗朗道来;要么就是无法解释、无法实现的“神秘”,这些问题只能留给上帝去处理。而在中间地带,也就是前文提到“困难的问题”这一领域,对于原教旨主义者来说,就是异端。而在现代环保主义者的信仰里面,最简单的真理就是我们必须保护环境。除此之外,大自然母亲会知道什么是最好的,而且她也是不能被质疑的。自由市场论者他们同样也信奉一个类似的逻辑理念,他们认为所有一切的价值都是由市场决定的,即使是小孩子们也要可以去查阅了解股票行情,但那些价格是否有意义则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在他们眼里,市场所知道的,要远比你所掌握的多得多。
为什么我们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觉得世界上已经没什么难以解决的秘密存在了呢?或许,这要从我们的地域范围说起了。如果我们看看现在的世界地图,就会发现上面几乎没有多余的空间了。而如果你生活在十八世纪,那时仍有很多新大陆值得去探索,如果你听说过外国那些历险故事,说不定自己也会蠢蠢欲动,想成为一名探险家。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如果你看下《国家地理》杂志拍摄的照片就会发现,几乎所有西方人都觉得地球上有很多奇特的地方尚待开发。而现在,探险家出现最多的地方就是在历史书籍和儿童故事离了,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变成探险家,就更别期望他们能够像海盗一样去冒险了。或许现在亚马逊丛林深处还有几十个与世隔绝的部落,但是我们知道这些都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和过去相比,我们未知的东西已经变得越来越少了。
随着前沿科学揭开越来越多的自然事实,有四个社会趋势导致人们不愿去探索“秘密”。第一个趋势就是渐进主义。从小,我们就被教导要用正确的方式去做事,每次完成一小步,循序渐进。如果你完成的比预期要好,或是掌握了一些未经验证的知识,反而有可能连学分都修不到。但是如果你按照要求,循规蹈矩,而且只需比周围的人出色一点点,反而能拿到A。这种评判方式甚至一直延伸、贯穿着我们的一生;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学者通常喜欢发表大量琐碎的知识论文,而不是有突破性的前沿创新。
第二个则是风险规避。人们害怕秘密,因为他们害怕犯错。通常而言,秘密不会被主流所接受。如果你的目标是不在生活在犯错,那么就不要窥视秘密。探索秘密虽然正确,但是过程是孤独,而且困难的,因为你需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一些无人相信的东西。孤独和错误,对普通人来说是难以忍受的。
第三个是自满。社会精英们有着最高的自由度,也有能力去探索新想法,但是他们似乎最不愿意相信秘密。如果你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干嘛还要去探索新的秘密呢?每年秋天,美国那些顶级的法学院和商学院似乎都在传达着这么一条理念,那就是,你已经进入了这个精英制度里面,所有的担心都可以结束了,你的生活圆满了。但是,只有你不相信这种体制,才能找到真理。
第四是“平坦”。随着全球化的进展,人们所感知的世界已经成了一个同质的、高度竞争的市场平台:世界是“平的”。有了这样的假设,任何想要去探索秘密的人在尝试之前,都会先问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如果我有可能发现一些新的东西,那么在地球的另一端,会不会有更聪明、更有创意的人已经发现了呢?这种质疑的声音会组织人们去寻找秘密,但是我们的世界之大,每个人都可以做出独一无二的贡献。
虽然这些趋势会阻碍人类探索秘密,但是我们仍然要保持乐观。今天,你不能成为一个狂热信徒。四十年前,人们的思维更加开放,大家都知道有很多知识还没有被掌握。从共产党到克里希纳派教徒,很多人都认为自己可以成为文明的急先锋,让他们成为社会的主流。今天,只有极少数人拥有非正统的想法,而庆幸的是,主流界已经视其为一个进步的标志。我们也应该高兴,因为那些像“大学炸弹客”这类的狂热信徒越来越少了,但是我们也为此付出了代价,那就是,对探索秘密所带来的惊喜感,人们似乎已经彻底麻木了。(via 快鲤鱼 )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