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村金融】惠农时贷样本:农村互联网普惠金融的创新实践

标签:新金融世界农村金融互联网金融P2P小额信贷普惠金融

访客:56762  发表于:2014-09-23 20:44:30

新金融世界记者  张杰  (微信号:jiez2008)

引子

做农村互联网普惠金融,并不是一个趋之若鹜的领域,但总是会有热衷于农村金融、热心于普惠金融的公司和人士投身其中。《新金融世界》本期封面故事的主角惠农时贷就是一家在希望的田野上播种、收获农村互联网惠普金融果实的企业。

起步于成都市温江区一个村子里的惠农时贷,成立一年来,甚至很多人还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也没有让业界刮目相看的业绩,但是凭借着一群“热心三农”的年轻人的共同努力,惠农时贷已经在成都当地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而且在成都市的乡镇上开设了5家线下门店。O2O(线上线下相结合)模式的农村互联网普惠金融已经在惠农时贷开始萌芽。
和翼龙贷、贷帮等已在业界有了一定知名度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一样,惠农时贷也有一颗跳动的“农村互联网金融”的心。而和他们的不同之处是,惠农时贷和曾被农村金融专家北京大学王曙光教授总结为“中国农村金融减贫的掌政模式”的宁夏掌政农村资金物流调剂中心有着一脉相承的渊源,是传统和未来的结合。
接下来的故事,没有太多的曲折……
  
从宁夏掌政到惠农时贷
惠农时贷发起人之一王海蓝,曾经在地方政府以及农口、扶贫办等部门工作了多年,他对三农有着深厚的感情。特别是在成都推进城乡统筹改革过程中,面对农民手中都拥有确了权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农村房屋所有权证”等,如何把农民手中的资源变资本,通过抵(质)押方式获取更多资金来扩大生产,是他一直在深思的事情。
尽管近年来政府政策不断在提倡“要赋予农村产权抵押、担保等权能”等,但银行仍然对这类资产持保守的态度。很多小贷公司、担保公司成立之初也是要求面向三农,但由于做涉农贷款成本高、效益低,很多又转向了城市大客户。农村融资难、农民贷款难的问题仍然很难解决。
一次偶然的机会,王海蓝了解到具有传奇般故事的“掌政模式”,于是立即找机会追根溯源,专程赶赴宁夏取经。宁夏掌政农村资金物流调剂中心的创始人康永建及其团队“植根乡土、关怀民生”的发展故事,深深地打动了他。
当时,互联网金融也正好在国内悄然兴起。王海蓝在做了大量的市场调研之后,大胆做出了一个决定:把掌政中心引入成都,嫁接互联网的理念和技术,深度创新掌政模式,在成都农村,乃至全国农村打造一个“以农村产权抵(质)押为主的借款服务平台”,专注农村互联网普惠金融。
传统的农村小额信贷服务结合新兴的互联网技术,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
在王海蓝的积极推动下,2013年10月,宁夏掌政资金物流调剂中心与成都海峡国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发起成立了惠农时贷。按照王海蓝的设想,惠农时贷,不仅仅要做互联网时代的“宁夏掌政”,更要在不远的将来,成为农村互联网普惠金融的代表性企业,扎根乡土,专注三农。
王海蓝将惠农时贷定位于打造一个以发掘农村乡土信誉,培养农村草根行长为主要途径,综合运用私募投资基金、互助合作资金、第三方金融服务、互联网P2P平台等现代金融理念和服务手段的农村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主要为城乡创业青年、中小企业、专合组织、家庭农场等农村市场主体和农村基层政府、社团组织等提供小额贷款服务、项目融资、股权投资、理财咨询等综合性金融服务。
为了合法、合规经营,惠农时贷采取的是通过线下寻找借款客户,线上寻找投资人,自己充当中间人的做法,通过互联网平台,把一些社会闲散资金引入投向新农村建设和现代农业项目,不吸收存款、也不搞非法集资。随着业务的稳步增长,惠农时贷还将上线农业众筹项目,为城乡中小创业者募集天使资金。
惠农时贷的成立,也得益于掌政中心董事长康永建的热情投入。他在给惠农时贷员工讲话时说,当时掌政中心300万元起家时,周围几乎没有一个人赞成他的做法,认为做农村金融、给农民借贷风险太大。但后来8年的实践告诉他,农民的信用没有问题,农民是讲信用的。
一个毫无金融经验的民营企业,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为啥要蹚农村金融的“浑水”?农民的儿子康永建并不这样认为。他对土地、对农民的深厚感情,驱动着他在事业有成的时候,迫切地想找到一种回报社会、回报家乡父老乡亲的新的方式。
后来,这家196个自然人和3户企业法人共同发起,经宁夏自治区金融管理部门批准成立的“新型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单位”,被北京大学农村金融专家王曙光教授总结为是“以农民资金互助合作为基础,以社会民间资本为主导,以市场化运作机制为保障,以扶贫性金融为手段,将农民信用合作、商业性小额贷款、农资物流调剂三者紧密结合,而构建的一个三位一体可持续发展的商业化金融反贫困框架。”
“方向对了,就不怕路远。”做农村普惠金融,和传统银行是互补的关系,并不构成直接竞争,掌政中心做的绝大部分业务都是传统银行不覆盖的区域。康永建告诉《新金融世界》记者,他到农户家里回访,了解借贷需求和服务时,很多农户会拉着他的手说谢谢你。而康永建总是会回答,不要谢我,要感谢你自己,是你的良好信用帮助了你。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几乎和所有新创立的公司一样,惠农时贷尽管有着浓浓的社会责任感和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但也不得不面临着缺少专业人才的窘境。一心想干事业的康总看到了王海蓝的担忧,当机立断派出了掌政中心最优秀的人才、副总经理马小芳。这个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小芳”的宁夏回族姑娘毅然放弃了熟悉的家乡,带领2位骨干员工来到了陌生的成都。
一投入工作中,马小芳就忘掉了生活环境极为不适应带来的不适。她带着《新金融世界》记者回访第一个贷款客户时,就像多年相熟的邻居一样和贷款客户拉家常。这位姓胡的大姐,是种植了十四五亩香樟树的农民,为了业务发展需要,借款20万元。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已经按时还款11万元。由于惠农时贷解决了自己的燃眉之急,而且服务周到、热情,她又向小芳推荐了好几家需要贷款的农户。
马小芳清楚地记得,公司2013年11月第一家门店开业筹备的经历。成都温江区是花木种植户较为集中的地区,当时他们看上了和盛镇中心区的一个60多平米的位置,临街、而且附近就是镇政府等相关部门的办公所在地。在镇政府的积极协调下,原来在这里办公的社区中心搬到了其他地点。
就这样,惠农时贷的第一家门店,和盛店在镇政府、村委会的支持下,找到了理想的地点。马小芳带着2名员工向村委会领导详细地介绍了业务模式、流程,以及为当地农户提供金融支持,帮助他们发家致富的美好愿望。又走村串户地了解当地农户的需求。
在马小芳手把手带领下,工作还不到一年的两位新员工已经成为和盛店的骨干。她还鼓励老员工积极推荐自己的同学、朋友加盟到公司里来,用马小芳的话说,就是和脾气、性格相投的人在一起共事,心情愉快,工作效率也高,有利于出成绩、出业绩。
经过调研走访,马小芳发现,温江区和盛镇有10个行政村,其中有大半的住户是农业人口,而70%-80%的农户从事的是传统的花木种殖和买卖。他们中间90%的人都有资金借贷的需求。
如今,很多项目开始进入回款期,马小芳带着员工紧锣密鼓地进行回访,了解贷款农户的生产经营情况。目前,惠农时贷的贷款客户最大的一笔是当地的一个花木大户,300万元。最小的一笔是5万元,大部分的项目都是20万-30万元之间。农户的平均贷款成本控制在15%-20%之间。
最近,惠农时贷正在酝酿推出一个新的贷款品牌“小芳贷”,规划专门面向农村妇女的经营贷款。在马小芳的带动下,惠农时贷已经培养出了好几位优秀的员工,成为新的“小芳”。
  
惠农时贷的未来与挑战
“做农村互联网金融看是一件很草根的事,但其实对人才要求很高”,王海蓝介绍说,“团队不仅需要熟悉金融的人才,还要熟悉互联网的人才,更需要有了解农村,具有普惠意识的人才”。?惠农时贷把总部设在西南财经大学校门旁边,目的就是要借助高校科研单位的力量加大研发力度,目前,惠农时贷不仅专门从宁夏农业银行请来一名资深退休行长来加大风控力度,同时,又分别在北京大学、四川农大、西南财大聘请数名专家作为惠农时贷在政策、技术、产业链融资等方面的顾问团队。
对于员工队伍建设,惠农时贷一直朝着培养一批“草根金融人才”的梦想努力着。通过在乡镇设的门店招收当地回乡大学生充实到一线人员。王海蓝认为,“农村是熟人社会,要发掘农村的乡土信誉来完善自己的风控体系,更好地做出项目的风险评估,保障客户的基本利益”。这批80、90的回乡大学生每天在活跃的学习微信群里,都能看到、分享到各自在工作、学习中正在发生的故事。
马小芳告诉《新金融世界》记者,实践出真知。农村微型金融机构的成本控制和风险管理是很重要的两个方面,也是当前农村小微金融发展中面对的重要难题。惠农时贷一方面通过员工本地化,利用熟人原理,可以更准确地了解客户基础信息,另一方面利用互联网技术再整合当地“农村三资网”,提高了风控手段和效率,降低了成本。
通过村民之间的口碑相传,惠农时贷在农户中的知名度越来越高、美誉度也逐步提高。惠农时贷员工与农户之间也是互相尊重、互相信任的友好关系。康永建形象地表述为,要和客户建立一份缘、一份情。
打开惠农时贷的档案柜,记者看到了很多红红绿绿的小本本,惠农时贷的员工介绍,这些都是借款农户用来抵押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房屋所有权证”等,在借款客户中,不少农户用自己种植的花木作抵押获得了贷款,并且在当地工商部门都做了备案登记。
王海蓝介绍说,“这也是政府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结果,也是成都有别于其他地方发展农村金融的优势所在。” 王海蓝编辑的“惠农时贷101问”就农村产权抵质押融资的创新方法、路径以及如何规避法律障碍都作了深入研究。
“城乡创业好帮手”是惠农时贷打出的响亮口号,目前已收集农村贷款客户信息500多户,成功贷出150余户,累计发放贷款6000多万元。“惠农时贷、家乡的爱”也是惠农时贷对投资人的一句宣传语,目前,惠农时贷网站注册用户达到4000多人,投资人主要是城里的白领、教师、医生等,她们的投资除了收到一定的回报外,还收获了一份回报家乡的爱心。
农村金融专家、北京大学博士后张永升一直高度密切关注惠农时贷的筹建和运营之中。他结合自己大量的理论研究和调研成果,得出这样的结论:结合地缘优势的感情,是农村金融破题的关键所在。和客户建立感情,而不仅仅是金融服务的关系,与农民通过信贷关系建立强信任关系,这样才能实现农村金融服务的风险和成本的双降,也能基于金融业务,为农民提供更多的服务。
张永升建议,惠农时贷要与当地的农民合作社加大合作力度,把“熟人社会”扩大化。同时,要逐步探索出一条有惠农时贷自己特色的农村互联网普惠金融发展之路。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副主任谭继军在考察、走访了惠农时贷后,感慨地对《新金融世界》记者说道,社会上普遍担心农民在金融服务中的信用问题,但是,基于熟人社会的强信任关系,可以很好地解决实现风险控制的问题。农村普惠金融+互联网手段有着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
对于未来,正在成长的惠农时贷也有了更加明确的发展路径和目标,提出了以“三维一体”的风控体系为根,以服务三农的目标为魂,凸显公司的“乡土文化、感恩文化、互联网文化”,实现“横向据点”和“纵向产业链”双核驱动的发展模式。近期已成立惠农时贷商学院,正在牵头成立成都农业服务行业协会,也和四川种业协会、养殖业协会达成了合作意向。
王海蓝信心满满地表示,虽然困难和阻碍还很多,但是只要在企业制度、人才培养、风险管理、运营能力提升等多方面稳步推进,惠农时贷就一定能在农村互联网普惠金融领域闯出一片新天地!
(本文原载于《新金融世界》2014年9月刊封面报道)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