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Uber司机正在硅谷兴起

标签:Uber司机

访客:22339  发表于:2014-09-23 15:45:59

【导读】中国会不会有Uber呢?需求肯定是存在的,只要可以,易到、滴滴们均可以轻而易举地切入这个市场。唯一的问题是,Uber最精髓的部分是P2P,即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车变作Uber,自下而上的民间力量才有爆发力

职业Uber司机正在硅谷兴起

在美国如果没有汽车,就好像缺了一条腿一样;在硅谷如果没有汽车,基本就等于两条腿都没了。在笔者待的时间最久的山景城,公共交通设施基本没有,街上很少看到Taxi,BUS虽然有也是半个小时一班,一般一个站就一条线,并不方便。这次访问硅谷主办方AAMA(亚杰商会)为我们提供了专车,如若想要自己出行,就只有靠Uber了。

  硅谷UBer的发达超乎想象。Uber进入中国北上广之后,车队规模太小导致在广州番禺这样的偏远地段很难叫到车,这又偏偏是人们需要用Uber这一服务的时候。山景城的荒凉甚过广州番禺或者北京大兴,预约一辆Uber X,候车时间一般在10分钟之内,不论时间早晚。

  这段时间我坐过大约10来次UBer,均是低配的Uber X,车型大都为Toyota Camry或同级。另我没想到的是,Uber司机大都是全职从事这样的职业——这与Uber最初是想要让人们可以把汽车的空闲时间分享出来的“分时共享经济”是背道而驰的。我遇到的Uber司机大都来自墨西哥、越南、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印度等国家,很少遇到美国当地人,就是遇到也是移民。

  来自埃塞俄比亚现居San Jose的Uber女司机Jane告诉我,她一年前花3.2万美元买了一辆全新的Toyota从事Uber这份职业,Uber开始在当地电视台投放广告,朋友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人被拉入这个行业,她的丈夫和妹妹,同样是在做这个工作,她们家一共有三辆Uber轿车。Jane说,每天能够赚多少钱要看运气,平均来讲每天每辆车大约会有150美元进账,“在埃塞俄比亚很多,在美国不算多”。Uber拿走一定提成,扣除油钱之后赚得会少很多,一年下来,购车成本还没赚回来,“今年回本应该没问题”,Jane说。她来美国,希望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但这很贵,这是她选择做Uber司机的原因。

  第二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司机Chung是越南和中国混血儿,5岁从越南移民美国,不会说中文,会简单越南语,他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兼职的Uber司机。我从美西旅行回来带着行李箱,他停车后便主动下车帮我放置行李到后备箱,并与我热情地握手,一路寒暄。

  Chung是一名保险理财经纪人,他有一个菲律宾妻子,拥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和一个女儿。教育成为其家庭最大的负担,除了需要基本生活杂费之外,孩子还要参加社团、课外培训譬如跆拳道之类的,均会带来沉重经济负担,“有人分析,在这里抚育一个孩子到18岁大约需要25万美金”。


这是接我的一位Uber司机,来自巴基斯坦

  按照Uber要求,Uber汽车需在前窗显眼位置贴上Uber提供的标识,以便乘客发现。Chung的汽车没贴,他说,我不太愿意贴这个标识,因为“出租车司机讨厌我们,可能会有麻烦”。Uber确实通过互联网真正颠覆了出租车行业,与出租车行业的博弈一直存在,美国甚至上演过出租车司机集体罢工抗议Uber的事件,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阻止Uber,譬如Las Vegas,就无法叫到Uber,因为政府对其Say No,如果被发现Uber营运将收取数千美元罚款,就像中国黑车的遭遇一样。

  还有一些Uber司机以前就是做出租车司机的,现在转投Uber行业。因为自己给自己做事,而不是给出租车公司打工——被他们所忽视的是,现在是为Uber打工,Uber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用车服务公司。倘若Uber在中国允许自由车辆接入,即通过互联网变相地让传统意义上的“黑车”合法化和规范化,对出租车行业的影响恐怕有过之无不及,中国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可是出了名的高。

  Uber为了解决安全和信任问题,在不少车辆上都安装了摄像头,可记录每个乘客相貌、上下车地点和时间,还有路线,就像美国Las Vegas等地的出租车一样。同时为了保障用车体验,Uber建立了评价体系,用车结束用乘客可以通过手机对司机进行评分,后面订车的人可以看到司机星级。一次我乘坐Uber,被司机带着绕了个大圈产生高昂费用,给了三星评价之后的一天,Uber核查之后便退回了多收的车费。

  UBer,共享经济,分时经济,还是一个解决供需透明化的P2P经济?其实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正在以互联网的力量改变传统用车行业,改变人们的生活,就像百度、阿里、Google们所做到的一样,如果没有Uber,外地访客在美国、在硅谷的出行困难程度可想而知。这家潜力巨大的公司估值已经超过180亿美元,并已涉足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市场,不过进展不如美国这么顺利,其进入中国选择了与租车公司合作这一不太“Uber”的方式。

  中国有没有Uber?答案是,没有。易到,连接租车公司和乘客,本质上只是租车公司的网络渠道;PP租车,连接空闲用车与驾驶人,让闲置车辆资源被最大化利用;一点租车,是通过互联网进行销售和管理的租车行;滴滴和快车,基于已有出租车体系的出租车召唤工具,在腾讯和阿里的O2O大战之间备受瞩目现已冷却下去。

  中国会不会有Uber呢?需求肯定是存在的,只要可以,易到、滴滴们均可以轻而易举地切入这个市场。唯一的问题是,Uber最精髓的部分是P2P,即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车变作Uber,自下而上的民间力量才有爆发力,淘宝卖家、百度站长、58小广告主,均是如此。但谁都知道,任何想要颠覆出租车行业的玩法,都会遭遇政府的严密封锁。(via 新浪创事记 作者:罗超)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