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被数据”:请看生活完全数据化第一人

标签:被数据数据化

访客:16944  发表于:2014-09-18 15:50:35

【导读】近来,Dancy正是因其”数据监测无处不在”的生活方式,在互联网上火速蹿红。Dancy在日常生活中,会同时使用300-700项追踪、记录工具来系统记录生活细节,借助的设备从Fitbit手环到Beddit睡眠追踪器等不一而足。

难逃“被数据”:请看生活完全数据化第一人

在Chris Dancy家中一角,墙上贴满了各类小物品,可以看到他生活的剪影——有他和朋友的合照、汇率表、音乐会的入场券、还有迈克尔·杰克逊、安迪·沃霍尔等Dancy喜欢的偶像的周边产品。单是看这些,你一定想不到Dancy其实是个走在科技潮流前端的达人,称其“生活最数据化的世界第一人”也不为过。

近来,Dancy正是因其”数据监测无处不在”的生活方式,在互联网上火速蹿红。Dancy在日常生活中,会同时使用300-700项追踪、记录工具来系统记录生活细节,借助的设备从Fitbit手环到Beddit睡眠追踪器等不一而足。

数据改变生活

采访中,话题谈到了Dancy生活拮据的童年,现年45岁的Dancy在回忆起母亲是如何带领全家一同熬过难关的时候,Dancy闭上了眼睛,稍稍脱离了采访情境。与此同时,房间内的灯光也开始轻晃,四周难得的安静,针落亦有声。

微闪的灯光提醒了Dancy,他开始放慢呼吸,试图调整情绪。灯光,与Dancy家中许多用品一样,也是与Dancy身上穿戴的设备相互关联的,这些设备能监测他的心率,并给出信号,提醒Dancy应该要放松心情。同样,当Dancy情绪不佳想发脾气时,房间里会播放古典音乐,帮助Dancy淡定心情。

Dancy表示,通过各类设备跟踪到的数据,他可以了解到应该如何调节、调整来达到最佳状态,生活得更为健康、高效。比如他会调整室内的光影分布、或者控制卧室的通风情况,从而保证自己能够拥有良好的睡眠质量。Dancy甚至会在观看情色电影时监测自己的心率,从而了解自己“打心底里”真正的偏好。他谈到,“我曾经以为我喜欢的是某一种类型,不过通过数据,我发现其实我实际上更喜欢另一种。”更励志的是,Dancy通过追踪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习惯并逐步予以调整,前后整整减掉了100英镑(约为45公斤)!

五年前,Dancy每天抽掉2包香烟,狂饮20到30罐无糖瘦身可乐(Diet Coke),每周末会固定喝上点小酒。”我喜欢享受生活,而我的身形也诚实地体现出了这一点。”Dancy表示,“但我想要了解到底为什么会(胖成)这样。”

以此为动机,Dancy在寻找自己肥胖原因的同时,点燃了自己对监测生活数据的热情。

Dancy开始监测自己的日常生活习惯,并重点关注卡路里摄入较低的时段。他发现,卡路里的摄入情况和他呆在一起的人、互动的人(甚至是邮件互动)、所在地点(家里或者是旅馆)都密切相关。同时,这些数据还让他了解到,在光线敞亮的饭点里,自己吃饭的速度更快。

从此,Dancy开始有选择性地避开与某些人共同进餐,并对邮件进行过滤。没多久,他就迅速减掉了30英镑。随后,Dancy为自己定下规则,只在走路的时候查看社交媒体上的信息。他的姿势矫正带设定在40分钟震动一次,这将提醒Dancy更多地站起来——“如果我坐太久了,灯会打开、或者是音乐会响起来,这些都能帮助提醒我不要久坐。”

其后,Dancy开始记录自己在Facebook上发的状态、查看自己的财务模式、并开始分析看电影等活动的规律。他开始注意哪些会对自己的生活有所影响——例如在前一天看了场电影是否会让他在周一工作时心情更佳等等。Foursquare这类签到应用帮上了不少忙。

当Dancy开始更为关注自身数据、并对应进行调整时,他与舍友Doug的关系开始变得紧张。Dancy坦言,“我不会说,我们的关系是因为这些数据才破裂的,但数据确实是原因之一。(因为这些数据,)我变了很多。”他表示,“我看待事物的方式也和以前不一样了。这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来说,影响不小。他一直当我是以前他认识的那个人,而我则按照对数据的理解活成了另外一个人。”

Dancy不仅是为自己做记录,甚至他的狗狗也是通过一款名为Tagg的产品记录着生活的每时每刻。Dancy这种略显疯狂的数据采集模式,在许多人看来仍是无法理解的——为此,有人称他为Cyborg(电子人),有人则直接将他当做外星人来看。

 数据化或是未来趋势

不过,理论上来讲,Dancy这种生活方式,正是科技专家们所预言的,未来的生活模式。Dancy的生活方式融汇了目前科技界的两大革新趋势——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以及自我数据化(通过各类追踪监测设备,更进一步地了解自己)。苹果、谷歌这两大科技巨头就正在努力开拓智能家居市场,据Gartner Research的预测,截至2020年该市场将带来1.9万亿美元的全球经济增长。

Dancy在今年3月辞去了技术顾问的工作,在世界各地进行相关演讲。他去年用于测试电子产品的费用将近4万美元。不久以后,Dancy将入职田纳西州一家名为Healthways的公司,在富兰克林市担任技术专员,负责现有产品及未来健康相关的可穿戴新产品的研制开发。因此,Dancy最近也将打包他的各类传感器、个人信息监测设备,在南部的新家重新安置一遍。

Dancy谈到,”很多人都在好奇未来他们是否会像我一样生活,而实际上,大家的生活方已经和我如出一辙了,只不过大家不这么去想而已。”他指出,”你的手机上已经存储了关于你本人、你的生活的一系列信息。如果你使用信用卡、或者GPS汽车导航,那么你(的消费记录、出行记录)就已经被跟踪记录了。当然,监控者是国家政府(Big Brother)。如果你选择自己来监控、分析这些信息的话,就像是更为贴心的家庭监控系统(Big Mother),减少了控制感,更多的,是对自身的优化调节。”

Dancy表示,对于他个人来说,他或许是“世界上生活最为数据化”的人,但对于科技的大体趋势来说,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小范例而已。

做不突兀的科技达人

可以看到,Dancy的数据化小窝乍看之下并非人们想象中的,超现代感十足的科技范儿。他的感应器、监测设备都作了“隐身“处理,地板上也很少看到烦人的数据线。

Dancy在一些细节上还是蛮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的。比如,那些负责显示信息的设备(如Google Glass)他会选择白色款,而负责收集活动数据的设备则选择黑色款用以区分。他表示,自己在选择设备的时候是非常有目的性的。“我希望我的客人们觉得很舒服。人们都喜欢自己所熟悉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最近怀旧风如此盛行。”

同时,这也是健康追踪闹铃近来大受欢迎的原因之一——这类闹铃能在最适合的浅眠周期唤醒你,让你更自然地清醒过来。Dancy表示,一般情况下,反馈越温和,人们的参与度越高。”比方说,如果你把Google Glass递给一个从来没接触过这类设备的人,他们很可能会非常不适应,甚至透过行动表现出明显的抵触感。科技有时候并不那么与人为善,但本质上,它应该是美好的,毕竟我们都愿意相信“科技让生活更美好“。

 偶尔也要“奢侈地”远离科技
 
Dancy唯一没有连接任何设备的地方,只有他卧室里没有蜂窝信号、没有Wi-Fi数据的一个小角落。他指着一个古董风格椅子,表示这里是他每天早晚进行冥想的地方。作为一个生活相当数据化的人,Dancy很少脱离这些监测系统。不过每隔一两个月,他会彻底抛开这些数据监测信息。

当然,在很多人眼里,Dancy应该是最不愿意脱离身上这些电子设备的人。不过Dancy相当明白、并且相信在某些时候彻底脱离科技设备,是一件很健康的事。然而,他也懂得,“彻底脱离电子设备”这事儿其实还蛮奢侈的。

Dancy谈到,那些能够放心把手机扔一边的人,估计都有一定的财务保障,不用总是查看邮件以免工作疏漏被炒鱿鱼。

“另一方面来看,现在还有许多人并不能随时随地享受Wi-Fi。这种条件下,人们的生活情状就明显有了分界。充分的隐私以及断联(powering down)其实也是一种特权。“

习惯性解读

在与Dancy访谈的半途中,我发现他不仅监测自身的数据,他同时也在解读我的数据。在访谈中,他通过Google Glass上的应用解读信息,并建议我调节坐姿重心——不良坐姿正是因为在出差旅途中扛着我过重的笔记本造成的。我心想,他是不是也能发现我整天没吃东西,现在正饿着呢?我开始担心他能轻而易举读懂我在想什么。

对此,Dancy坦言到,”看着你,就自然而然地读到了一堆的数据,我也没办法。”

我这种对隐私的担忧和大部分初识Dancy的人一样。Dancy自己的亲朋好友中,也是有一部分认同他的生活方式,有一部分并不支持。Dancy的私人医生也曾表示再也不见他——医生被Dancy这种数据化监测的生活方式“打败了”,并把Dancy比喻成那些重度依赖在线医疗网站WebMD的病人们的“升级版”。

 “我就是未来几年的你,而已”
 
Dancy谈到,人们总是无法理解。他们会不断的、带点紧张地询问”你有在记录我的信息吗?”也有人问Dancy“为什么要带那么多设备呢?”

可是,现如今,当看到一个带着眼镜、带着起搏器、或者胰岛素泵的人,没人会好奇又紧张地问东问西。”我们总是带着怀疑的眼光来看待科技前端产品。此前我们对待社交媒体是这种心态,如今对待自我数据化也是这种心态。”Dancy强调,“你不用对我的生活方式叹为观止。我就是未来几年的你,而已。”

Dancy表示,他的一些朋友也开始会使用一些设备来记录生活中的数据。这种生活模式的改变,就像是金鱼要被换到新的鱼缸里一样,必须先被装到小袋子里——会有所不适,然后才能顺利转换到新的鱼缸中自在畅游。

 太清楚,也是孤独
 
当然,Dancy面对这种全盘数字化的生活模式,也有他的烦恼。比如在某些仰赖本能反应的场景,这些数字化解读就会成为阻碍。以约会为例做个说明。在约会时,Dancy会尽量让自己不受干扰——佩戴尽量少的监测设备。不过事后他还是会分析数据,看他在约会时究竟情绪如何,笑了多少次等等,来分析自己的感觉。他表示“社交平台上的数据是可以修饰的,你能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但你很难操控这些硬性的监控数据。”

同时,虽说时刻在与自身的数据互动着,但这种自我意识有时候也是相当孤立的。Dancy坦言,“有时候我很怀念过去和人们互动的模式,有些东西是不一样的。现在,很多时候,见人就像是在读数据。”他谈到,“不借助科技的情况下,我们见到某个人,本就会不自主地观察、评判。因此有时候,在与一个漂亮、温柔、性情好的人的相处过程中,(如此数字化的)我反而是处于劣势的。”

“这种数据化的自我意识并不适合心理脆弱的人”,Dancy表示,“我觉得自我意识非常清晰的人,生活得都蛮遗世独立的。”

我问到,是否有人将他这种持续监测的行为理解成“自恋”。Dancy反驳道,这是当今科技时代中最严重的误解。自我意识和自恋之间毕竟还有一线之隔。在社交媒体上发照片show经历是人们的本性,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本就是这样的。

Dancy强调,如果我们一直通过人们与科技的关系来评判他人,而不参考自己对科技的融入程度,那么这种判断结果将注定是失败的。

勇敢的尝试者
 
Dancy这般全程数据化的生活方式着实让人印象深刻。我甚至可以确信,他完全也能给出一个用颜色分类标记好的表格,并指出我们的访谈中有哪些部分是让我觉得不适应的。

一方面,他的生活方式让我们看到了“科技改变生活”的可能性,非常有创意、有启发性,并且很有鼓动性。作为一个几乎不怎么佩戴数据追踪设备的人,我开始思考,我是否太不重视自身相关的数据了?我并不知道在什么样的光照环境下效率最高——这将帮助我在截稿日迅速完成文章,也不知道什么样的通风状态下我能更快入睡并且8小时都有好眠。

不过,另一方面,Dancy提到的孤独感也是让我惊惧不已。是否当人们能够充分了解、直视自身的量化数据时,我们的生活反而在成堆的数据面前,变得更为孤立?

不管怎么说,Dancy是作出尝试的勇者,愿意与我们分享他数据化生活的点滴更是一件勇敢的举动。而他对未来的预测,也无疑是让人赞赏的。

Dancy预测道,“我觉得未来将会有专门面向家庭、以及个人的(可穿戴)应用,不再需要电脑或者是iPhone等智能手机,你本人就成为交互平台。”他坚信,“生活就该这么发展,我们总是会达到那种境界的。”

然而,怎么去把握这种“数据化”的程度呢?是否我们的生活就必须这么走?我们真的想要过这样的生活吗?

未来充满可能
 
不得不说,可穿戴设备目前已经是业界大热的一个新市场,根据ReportLinker的相关预测,在2014年将带来92亿美元的经济增长,比去年同比增加43%。然而,虽然可穿戴设备越来越热门,主流大众市场的低采用率依旧是厂家需要面对的挑战之一。一开始,可穿戴设备在外观、功能上可能还不够有吸引力,不过这种状况在未来有望逐渐好转。

“人们总是问我,‘未来我们会跟你一样么?’,而我总是回答道’老天,我希望不会’。这样子的生活方式其实还蛮荒谬的(看起来也是)。不过人们将会越来越少地感知我们所佩戴的可穿戴设备——这些设备很有可能植入我们的衣物中。”

厂商们目前也在针对仓储问题展开研究,或许未来有一天,你的通用拍冰箱会朝着你正在看的三星电视发出提示“亲,你的牛奶不够了!”——当然,目前各个品牌的电器还是偏重各自为政,极少支持不同品牌的协同工作。如果前述愿景能够实现,那我们将生活在一个更为完美的数字化世界——甚至比Dancy目前的数字化生活还要美好。

当然,目前最好的情况,就是Dancy这般的生活方式能够实现——这就是一个普通人,对科技、对数据化生活适应良好,并且非常聪明地利用独一无二的方式来监测、了解自身相关的数据,(从而让自己过得更好)。

无可否认,Dancy或许就是你我未来的写照,只不过,我们还没到达那样的阶段就是了。(via 猎云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