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号转网仍有大规模推广的可能

标签:推广携号转网

访客:22105  发表于:2014-09-16 10:31:48

【导读】携号转网是个老掉牙的话题了,在信息产业部(工信部的前身)时代就已提出,至今已有8年时间。它源于电信业的“网络效应”,就是说信息产品被使用的时间越长,用户对于网络的依赖性就越深,运营商正是利用这种用户依赖心理,实现对市场垄断的目的。因此,携号转网,是一种反垄断措施,用户享有的便利也是来自更加自由的市场竞争。

携号转网仍有大规模推广的可能

 最近有媒体报道称,工信部要求三大运营商于9月下旬正式在湖北、云南、江西三省启动携号转网服务。携号转网业务试点范围将从天津、海南扩大至5个省。据介绍,工信部早在去年就已要求三个省的运营商开始准备工作,“测试结果符合工信部要求。”

  携号转网是个老掉牙的话题了,在信息产业部(工信部的前身)时代就已提出,至今已有8年时间。它源于电信业的“网络效应”,就是说信息产品被使用的时间越长,用户对于网络的依赖性就越深,运营商正是利用这种用户依赖心理,实现对市场垄断的目的。因此,携号转网,是一种反垄断措施,用户享有的便利也是来自更加自由的市场竞争。我们看到,国外早已开始了携号转网的实施,在技术上,其已不存在门槛。但在国内,由于对电信业的市场监管、相关法律缺失等因素的阻碍,携号转网业务迟迟难以推动,办理相关业务的用户少之又少,这在近年来已屡见报端,闻者大多已见怪不怪。

  笔者发现,在上述环境下,媒体和业界不少人越来越倾向于发出“携号转网已毫无意义”之类的观点。有的学者甚至已经提出,在OTT冲击下,用户可以完全弃用运营商的业务,改用腾讯的微信。笔者不否认以后的趋势,但认为其实对于携号转网的拓展,现阶段的论调总体上是悲观过度了,其实不至于,“老掉牙”的携号转网,仍有会大规模在全国推广的可能。

  我们得先看一下大环境的变化。不可否认的是,如今国内的电信业正处于改革期,运营商的运营思路,已转到了流量经营为王上面,纷纷迎合移动互联网的需要做出了跨界的尝试。相应的,来自政府层面的监管也出现了变化,仅在今年上半年,国内通信业就已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改变:虚拟运营商的运营、三大运营商补贴骤减、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铁塔公司”的成立等等。

  这些都源于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4G网络商用、移动互联网市场的不断下探。系统地梳理过来,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中国电信业的未来。一是竞争的市场化步伐加快,二是电信业各种资本模式初步放开,三是长久以来用户高资费时代已进入了下行的通道。相比以前的铁板一块,现在转而成为各种改革频发的时代,在电信消费已成为拉动内需的一大利器的指引下,电信业走向进一步开放,形成自由竞争格局的大方向已然十分清晰。

  在技术层面,去年年底三大运营商均获得了TD-LTE牌照,由于电信联通的网络制式问题,他们将采用FDD/TDD混合组网的形式运营4G。可以说,TD-LTE牌照的发放,初步避免了3G时代三大运营商分获三种不同制式网络经营权的种种尴尬,也显示出3G时代技术成为不对称管制策略的不科学性,不可再在4G时代重现的监管思路。因此,笔者认为,TD-LTE的大规模商用,必将对国内以及国外电信业造成重大的结构性的影响。现在其实这种影响已然出现,高通等主流移动芯片厂商,已经开始为移动终端提供支持FDD/TDD两种4G制式的多模芯片。

  我们也要看到,由于持续的网络建设,中移动目前在4G上遥遥领先于电信和联通。在资金筹集、基站建设、人才培养等方面,中移动正在逐渐找回2G时代的美妙滋味,强势运营商的角色重新建立了起来,“一大两小”的格局似乎短期内不可撼动。这些其实都为携号转网的进一步扩大范围创造了条件。

  为什么这样说?上面笔者已经说过,国内电信业的大方向也是自由竞争,那么4G时代网络制式的强制统一,便于制定更加公平合理制度设计(当然,铁塔公司的出现,也是源于此,但效果还有争议),这就等于是说,任何有利于维护市场公平的手段和措施都有可能出台,以便于限制某家运营商的一家独大,所以说携号转网(单向)是监管部门很有可能会用到的方法之一,就是用来遏制中移动,扶助相对弱势的电信联通,对于普通用户来说,4G终端现已大多同时支持FDD/TDD,因此也无需换机,成本大大降低,同时也是为未来的5G时代打下基础(如果那个时候三大运营商还都存在的话),这里有韩国的例子即可借鉴:在3G时代,韩国政府即强制当地运营商开通携号转网业务,因此今天的韩国用户无需更换手机号码,即可任选运营商的4G服务,他们已成为了世界上4G普及率最高的国家。再说句老话,携号转网对用户有利,其实反过来对运营商也没坏处,市场的开放让运营商的竞争得以升级,在种种压力下,运营商才有动力去完善网络和服务,改善内部的治理,提高经营和服务的效率。

  这也有利于运营商的进一步转型升级。笔者觉得,正是携号转网的原因,有了更加激烈的竞争,能否为用户量身订制个性化的套餐和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各种特色服务,就成了电信运营商的现实考验。这就促使他们进一步转型成为云计算综合服务提供商。大家要知道,运营商有做云计算的不可比拟的优势,云服务是非常依赖运营商的基础设施的,由于软件操作系统的开放和硬件的同质化,基础设施等就成为了非常重要的环节,它可帮助运营商对用户在移动互联网上的使用习惯和行为等进行精确统计和分析,从而产生相应的个性化服务及数据支持。运营商的商业模式会得以重塑,这反过来也刺激了运营商的互联网业务和基地的发展。

  还有一点,携号转网也能帮助虚拟运营商得以快速发展。此前笔者看到有报道说,别看虚拟运营商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但怎么发展还是难题。该报道也援引虚拟运营商负责人的话说,虽然他们的品牌已经推出,但虚拟运营商到底要怎么做,内部完全没有方向。“海外虚拟运营商的经验,大多是基于语音时代的经验。”笔者也看过这些虚拟运营商推出的套餐,可谓与三大运营商针锋相对,在与很多用户交流时,笔者也感觉到,用户对于虚拟运营商的业务还是十分认同的,也盼望早日放开携号转网的限制。各种虚拟运营商,也好针对各自的传统业务优势,来重新定位自己的新角色。不过,笔者建议170号段就不要与虚拟运营商绑定,如果携号转网扩大范围后,其应能与基础运营商的号段交互使用。(via 新浪创事记 作者:村泉)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