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运营商如何从井冈山到延安

标签:虚拟运营商

访客:19026  发表于:2014-09-15 15:39:11

【导读】虚拟运营商到了非常艰苦的时刻,甚至有的虚拟运营商拿到牌照后却不知道该如何着手。这有点像第五次反围剿后的红军,从井冈山如何到延安,遵义会议又在什么时候召开,将带来哪些新的突破。

虚拟运营商如何从井冈山到延安

近期公布了一些虚拟运营商的发展信息,整体看相当的不理想,虽然获批的虚拟运营商家数增加到了三批25家,还有10多家在路上,但到目前为止,虚拟运营商用户发展很不理想,只有区区的几十万户。而且此前虚商宣传的“月底不清零”/“无门槛”/“可共享”/“低资费”等,或没有出现,或已经被基础运营商使用。

  反倒是由于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谈的大多是3G业务的转售,运营商积极推出的4G(或3G4G一体化)套餐已明显低于虚商获得的批发价格。虚拟运营商到了非常艰苦的时刻,甚至有的虚拟运营商拿到牌照后却不知道该如何着手。这有点像第五次反围剿后的红军,从井冈山如何到延安,遵义会议又在什么时候召开,将带来哪些新的突破。

  首先看环境变化。

  第一, 随着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融合实验已扩大到40个城市3亿以上人口,三大运营商4G即将从进入期(5%以下)进入快速增长初期(5%-10%),虚拟运营商将逐步获得与基础运营商谈判4G转售资费的资格。

  第二,在4G资费上,三大基础运营商不约而同地采用全国一体化套餐,减少了地区资费差异,虚拟运营商与三大基础运营商总部谈判的作用会越来越大,这为虚拟运营商在基础电信业务上获利适度的毛利空间提供了新的条件。

  第三,除基础电信业务外,虚拟运营商资源整合逐渐深入,从简单的交叉促销、资源置换,逐步发展“特定用户+特色服务”,部分虚拟运营商将建立自己的特色商业模式,并形成壁垒。

  再展望一下未来。虽然延安已不远,但道路异常曲折。

  第一,经过初期的热炒后,虚拟运营商牌照所获得的“潜在价值”将消失,虚拟运营服务将逐渐回归理性,这时三分之二左右的虚拟运营商的转售业务将成为鸡肋,甚至是吞噬利润的“黑洞”,选择退出的企业将不断增加。

  第二,对传统的渠道商、国代商来说,虚拟运营服务并不能解决渠道扁平化带来的发展问题,而进入通信服务本身并不能带来很好的利益回报,而且将把最繁琐的一块“用户服务”从基础运营商处承接过来。

  第三, 目前国内的人均移动流量仍不足200M,还处于一个非常低的水平,哪些是3G或4G的特色服务,如何提高用户的移动应用使用率,尤其是在3G/4G网络下的使用率,无论对虚拟运营商,还是基础运营商,都是难题。

  第四,不到一年时间,约40家虚拟运营商牌照获批,同质化竞争难以避免,无论哪家公司,有什么背景,要想“脱颖而出”都很难,甚至某项应用,还处于用户

  启蒙阶段,已有多家虚拟运营商杀入(或宣传杀入)。


  遵义会议需解决什么问题?

  1、基础运营商市场价与其给予虚拟运营商结算价之间的资费关联问题。

  2、虚拟运营商特色应用所需基础通信服务单独计费问题。

  3、无漫游无长途的虚拟运营服务与运营商地市级业绩关系问题。

  4、各虚拟运营商个性化品牌建设和推广问题。

  5、虚拟运营商通过“虚拟渠道”服务落地问题。

  6、虚拟运营商服务被用户投诉后责任划分及解决问题。

  7、政府如何转变角色,从事前监管转变为有效的又不被怀疑“手太长”的事中事后监管问题。

  ……

  问题多多,看来,只开一次遵义会议是不够的。(via 新浪创事记 作者:付亮 )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