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泡沫危与机:新一轮资本浪潮已至 谁在裸泳?

标签:互联网热点创投

访客:17678  发表于:2014-09-15 10:17:58

【导读】创业者迎来最好的时代,企业估值高企,获得融资前所未有地容易,与此同时,新生代90后创业者正在成为资本的宠儿。在这一波浪潮里,投资人争相押注,但也惶恐泡沫之至。机遇和风险同在,投资人如何抉择?

创投泡沫危与机:新一轮资本浪潮已至 谁在裸泳?

新一轮资本盛宴

创业投资正停在资本盛宴的顶点,投资人不在见创业者,就在去见创业者的路上。

“现在的钱真的不是钱,你说要上市,估值没个五亿你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说!”在第四届移动互联网投资大会上,清科集团CEO倪正东这样感叹,“现在的情况是,每过一个月,甚至你吃完一顿中饭,价格都不一样,以前锁定期有75天,后来变成60天、40天,现在是即使企业签了,还有各种基金围着要投进去,不然下一轮又得涨三五倍。”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今年7月共有90起披露出的VC投资案例,投资规模8.65亿美元,同比大幅提高,VC投资案例数量达到了近一年来的最高值。

B轮融资估值1亿美元的公司随处可见,天使轮的价格比以前的A轮更高。一个以前和倪正东一同做LP的同事去创业了,三个人的公司估值500万美金。他和倪正东说,“老倪,你不投,有的是人投。”

“现在创业者是大爷,别管说投资人多有钱,你去见创业者的时候,你有一个小时,这个小时没有说完,下一个基金就要进来了,我们不断看到这样的情况。”腾讯投资并购部副总经理李朝晖说。

今日资本的创始人徐新也明显感觉到了这一轮创投资本的泡沫。“不仅估值过高,而且决策过快,这肯定是要犯错误的。”徐新说,“有些公司说我已经收到两个termsheet(注:投资意向书),你赶快给我termsheet,不然我就签掉了。“

今日资本的投资委员会由徐新和另外一名决策人组成,精简的决策架构使其可以将决策时间控制在三到四个星期以内,这在业内算效率极高。2007年投资京东时,徐新见完刘强东的当天就帮他买了机票去见其他合伙人,迅速”锁定他“。

但在这轮投资风暴里,这个速度已远远落后,一个星期内签完termsheet并完成交易的创业公司不在少数。“每个人都在想我这次投不进下次价格会更高,但是也有可能它下次就死了呢?或者很便宜就回来了呢!”徐新说。

公司估值也日新月异。基石资本合伙人秦扬文在接受凤凰科技专访时回忆,有一家公司半年前要价6亿人民币,当时基石资本觉得贵没有投,而现在要价10亿,“这就是典型的泡沫,业务没有根本性的变化,而估值要翻一倍。”

那么,泡沫因何而起?徐新认为,有些投资人抱着“亏了就亏了呗”的预期,在上一轮赚到钱后,愿意为这一轮投资缴学费。

而秦扬文分析,泡沫主要来自两方面,从资金供给的角度,投资者在上一轮投资中赚到钱了,美元基金募集很容易,而制造业、房地产等传统行业已经失去投资的风向,“钱没地方去”;从机会角度,大家都察觉到互联网改变传统产业的机会。另外,一些新募基金在投项目上也存在压力,“钱没投出去,下一期就很难再募资了。”

“泡沫是难免的,关键是泡沫过去之后能不能留下有价值的公司。”秦扬文说,“泡沫时代也更考验投资者,基金在泡沫期才更应该有审慎的态度。”

90后创业者来袭

除了高估值快决策,对待90后创业者的偏好也成为投资圈近来热议的话题。

8月中,IDG宣布成立1亿美元的基金,专门投资90后创业者或面向90后生活方式的创业项目。实际上,IDG最早投的是SegmentFault(注:国内新兴开发者社区),通过其创始人高阳发掘了一批90后创业者,在内部研究《90后互联网生存状况》的报告后,IDG最终决定成立基金。

据IDG资本合伙人李丰介绍,在其投资90后创业者尹桑的“一起唱”项目时,从见面到决定投资仅用了十几分钟。“他们确实太年轻了,我们也想过,是不是要再等两年,但机会不能等,我和尹桑沟通后发现他们把这个事儿想的非常清楚,也知道怎么做。毕竟90后更明白90后消费者的需求。”李丰说。

徐新也对这批年轻创业者表现出友好的态度。在移动互联网投资大会上,结束完演讲的她坐在台下听完了李丰与几位90后创业者的对话论坛。

“我们在学习研究他们,对他们很好奇。今日资本对80后投了很多,90后还比较少,但公司已经开始在寻找。”徐新说。

在评价90后创业者刘克楠的“大象”安全套项目时,徐新的回答时,“最大的优势是年轻人做年轻的事,最大的挑战是执行力和市场营销的投入。”在今日资本成功投资过的项目中,京东、真功夫、相宜本草等对于供应链的要求均较高,且不吝于在品牌推广上“砸钱”。

徐新认为90后的创造力能够弥补其在执行力上的不足,“他们生活在富裕的年代,做什么事情完全是出于兴趣不是生活所迫,没有太多名利感,比较能出创新的东西。”

天使投资人吴幽表示,90后没有家庭负担压力,“也不会从小饿肚子”,因此更容易生产创意。在他与一位50后德意志银行高管会面时,后者一直在强调家国大义、民族问题,而90后关注的事情则更自我。

秦扬文所表现出的态度则相对谨慎。“我们很尊重90后创业者,但同时也相信要做出一个伟大的企业,需要创始人具备一定经验和行业资源。在中国,做一个企业是非常难的,并不是所有人群都适合,我们会投资90后人口结构特性变化带来的行业和公司,但不会专门设立基金去投资90后。”

在秦扬文看来,90后是一个现象。和60后70后不同,90后的特征一是富足,二是孤独,三是明显的阶层。互联网行业管制较小,增长较快,这也是年轻人投身互联网而非其他传统行业的原因。

事实上,秦扬文向凤凰科技透露,此前和刘克楠曾有过接触。“可以感觉到他们所表现出来的自信,20出头的时候他们就敢创立自己的企业,这在以前60、70后很难想象。”

但基石资本最终没有对其投资,原因是将营销转化成销售仍然存在困难,难以一蹴而就。“比如大众点评接入微信以后,流量增加了八九倍,但生意没有同比增长。”秦扬文解释,“关注度转为交易额实际上是大家都没摸到的门道,生活还没转成生意。”

他投资的依据仍然是创业者本身的成熟程度。“应该把青春当成一种资产,但幼稚不是一种资本,年龄本身不是问题。”

下一个投资浪潮在哪里?

在这轮投资热潮里,投资机构的投注也各有不同。

秦扬文描述基石资本的投资矩阵,从纵轴上,关注老人、小孩、妇女和闲人四类人群,从横轴上,关注互联网化、服务化、国际化、品牌化的变化趋势。主要为服务化和互联网化对传统产业带来深刻变化的产业,包括消费、服务、娱乐、医疗。

“以医疗为例,医疗服务里有互联网化的趋势,医疗可穿戴在改变服务模式,医疗服务也会把互联网产品嵌入进去。更多的驱动因素是医疗改革带来的医疗服务更新,同时互联网也在提升效率,使有限的医疗资源得到更充分的利用。”秦扬文说。

而李朝晖则认为, 腾讯重点关注的领域有三方面,一是从虚拟到现实,包括O2O,关注传统行业的改造和协作;二是大数据为驱动力的行业变革;三是物联网及智能软硬件的结合。

“互联网的创新不仅是对传统行业的创新,更是对互联网内部的创新,移动互联网对于传统PC互联网的革命。”李朝晖表示,“我们在传统行业看到了固守者非常悲惨的下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能够寻找到一条自我革新、自我颠覆的道路,还是来一个生硬的办法自宫,这是很难的选择。”

可以肯定的是,真正的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才刚刚开始。李朝晖在2004年加入诺基亚,在诺基亚时代,仅贪吃蛇一个游戏即可收费,到SP时代,通过卖图片就可以做成上市公司。

在近年内,IDG已经投资了一波90后创业项目,包括脸萌、暖暖、追梦网、Bilibili等。对于大力度投资“90后”的原因,合伙人熊晓鸽给出的解释是,90后创业者的时代已经到来,“投资和支持他们,就是抢占行业先机和制高点。”

徐新则更关注O2O细分领域。在她看来,BAT在移动互联网大领域内的布局已基本完成,初创企业试图再分一杯羹并非易事,但在各个领域的细分行业仍然暗藏机会。

(来源:凤凰科技,作者:黄齐)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