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投资就像“慢”追女孩

标签:投资王中军

访客:18227  发表于:2014-09-10 14:31:15

【导读】在上市公司中,“打虎亲兄弟”的公司不少,但真正把“兄弟”血缘关系做成知名品牌的非华谊兄弟莫属。尽管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总经理,私下里也有台前幕后的分工,但这并不妨碍两人屡屡在公众场合出双入对,潜移默化中不断强化着“兄弟”品牌。

王中军:投资就像“慢”追女孩

 在上市公司中,“打虎亲兄弟”的公司不少,但真正把“兄弟”血缘关系做成知名品牌的非华谊兄弟莫属。尽管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总经理,私下里也有台前幕后的分工,但这并不妨碍两人屡屡在公众场合出双入对,潜移默化中不断强化着“兄弟”品牌。而随着华谊兄弟与腾讯、马云越走越近,一个颇具互联网思维的影视公司也正在浮出水面。

      年初的时候,王中军曾表示,2014年对华谊兄弟而言将是“国际年”。


  彼时,王中军经常飞好莱坞,按照他的心愿,华谊兄弟应该成为中国电影国际化过程中第一个吃螃蟹者。3月初,华谊兄弟公告称,公司有意向对美国Studio 8公司投资1.2亿美元至1.5亿美元,购买美国Studio8公司的股权。成为美国Studio 8公司的股东后,华谊将负责美国Studio 8公司出品的所有电影在大中华地区的发行事宜。


  不过,事与愿违,就在两个月前,复星国际正式宣布拟以1.5亿美元参投Studio 8部分股权,一纸公文,宣告华谊兄弟在这场参投Studio 8的竞选赛上遇到了阻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王中军会放弃国际化之路。


  “从投资到现在为止没有像我想的那么顺利,当然这个不能打消我们国际化的欲望,我觉得华谊兄弟会继续走国际化的道路。”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直言。


  王中军打趣说,谈判遇到阻碍是很正常的,“就像我要追一个女孩,不是说我今年把她追到手就真能追到手,人家可能三年后才同意,完全有这个可能。”


  电影国际化遇阻


  意外收获互联网年


  8月22日,华谊兄弟发布2014年上半年财报。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谊兄弟获得营业收入4.84亿元,同比下降35.35%。无论是电影、电视剧业务还是艺人经纪业务,收入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同比分别下降68.67%、30.33%、14.69%。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17亿元,同比增长3.55%。


  这得益于华谊在游戏上的投资收益,上半年,华谊兄弟减持掌趣科技股份、并入银汉科技收入获得了较大的净利润,两者累计获利约3.8亿元。


  王中军不止一次提及腾讯在华谊并购银汉科技中给予的帮助。“我们在并购银汉的时候,他们给出了非常好的评价,他们认为这是国内非常好的研发团队,建议我们可以认真看。”


  马化腾和刘炽平不仅是王中军生活中的朋友,也是华谊的重要股东。“这些年他们在互联网这块确实给我们很多的启发,但今年银汉的增长速度他们也没有想到,刘炽平评价说几乎是‘掌上明珠’让我们买到了。”


  除了有腾讯这个幕后“军师”,王中军认为电影与游戏其实有天然的共同基因,那就是创意,这使得华谊转型游戏有先天优势。“其实很多PE、互联网公司投游戏公司都没有华谊做得好,为什么华谊转型这么成功?因为华谊本身是一个创意型的公司。”


  今年华谊电影是“小年”,但王中军相信,2015年华谊电影将迎来爆发期,预计票房有望达50亿元。“我一直希望华谊兄弟是一个有长久生命力的公司,华谊如果只拍电影我觉得走不远,只拍电影的话,公司波动性太大。去年赚好几个亿,可能今年一分都赚不到,怎么向投资者交代。而电视剧受政策影响又这么大,明年突然要变成‘一剧两星’,几乎就是把电视剧公司的所有利润都抹掉了。”


  在王中军对于华谊兄弟的版图规划中,除了有电影、电视剧外,互联网娱乐、实景娱乐会是两块较大的支撑。


  今年,华谊新媒体公司进行了股改,王中军拿出40%的非溢价股卖给了团队,算内部创业,他很希望当初华谊上市时造就多位亿万富翁的一幕再度重演。同时他表示,新媒体公司盈利已近在眼前。


  “我希望到今年年底,互联网娱乐板块能为公司贡献三分之一的利润。”王中磊坦言。


  就在前不久,原华谊兄弟董秘胡明改任副总裁兼互联网娱乐事业群CEO,足见王中军对互联网娱乐板块的重视。王中军告诉记者:“这两年,我们在投资并购上她参与的比较多,而这两年投的所有公司,除了张国立的公司是传统的影视公司外,我们投的几乎都是互联网公司。所以胡明比较适合调到这个部门去,整个掌控我们互联网板块业务。”


  艺人经纪不赚钱


  粉丝经济可以赚钱


  8月27日,华谊兄弟和腾讯联合推出星影联盟,表示要打造一个O2O娱乐社交平台,激活一个巨大的“粉丝经济”市场。据介绍,星影联盟正式上线之际,平台用户已接近1亿规模,并仍持续以每周百万的速度稳定增长。当前,星影联盟已入驻合作明星126位,日均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平台评论回复总数更高达6000万次以上。


  而明星冯绍峰初次进入星影联盟明星大厅后,通过手机QQ服务号推广,4小时内直接涨粉达20万。经过QQ消息盒子再次推送,6小时内再涨粉30万。


  最近,《小时代》火了,《后会无期》火了,粉丝电影,成了当下的热门话题。什么是粉丝?华谊是最早做艺人经纪的电影公司之一,粉丝这个词,华谊不会不懂。


  作为华谊兄弟曾经的签约艺人,范冰冰说:“我觉得粉丝是最爱你的人,有时候他们会提出非常尖锐的问题,说你为什么每次开发布会都穿黑色的皮鞋,看厌了。这种话只有亲人才会和你说。当然我会和他们互动,解释说我不换是因为别人都在换。”


  王中军是商人,他对“粉丝”的理解则直接的多。“我们原来那个粉丝是不赚钱的,但未来这个可能是为公司赚钱的。”


  粉丝经济,既然叫“经济”,那起码要有盈利方式,就是你要利用这个群体,怎么样给粉丝带来愉悦。王中军坦言:“你想让人家花钱,你就要让人家高兴。互联网平台肯定和原来的粉丝不一样,那你就要利用这个互联网平台。


  具体而言,互联网能玩出什么样的粉丝经济呢?“假如说我们的一个明星范冰冰,原来她可以通过微博与粉丝互动,但是那种互动不能算是一个产品,我们未来要做的时一个粉丝与明星互动的桥梁。”


  作为总裁的王中磊对星影联盟的规划更具体。他介绍说:“星影联盟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我们一个很强大的板块的出现,就是互联网娱乐板块,我们现在拥有两家非常大的游戏公司,此外我们自己的新媒体发展部门,逐渐成长为新媒体公司,几乎涵盖了所有的互联网经营的渠道,很多运营商、视频网站已经给华谊开放了华谊频道,华谊自控内容,到今天我们的社交平台,华谊其实很有粉丝的基因,但是为什么一直没有把这个基因跟互联网或者另外一个渠道最大化,其实我们都是做了很多助跑。”


  早在2011年,王中军就开始布局新媒体板块,最初,他对这个板块的态度是“要钱给钱,不求盈利”。短短三年内,这个板块已经从几十人发展成了上百人。


  今年,华谊新媒体公司进行了股改,王中军拿出40%的非溢价股卖给了团队,算内部创业。“这事严格讲也是华谊的风格,就是华谊多年来是希望团队有自己赚钱和发财的机会,就像我们当年上市一把造就了那么多个亿万富豪一样。”


  当时整个华谊兄弟新媒体只投了四千多万元,到今年年底,互动娱乐板块有望为华谊兄弟贡献三分之一的利润,王中军认为新媒体是有“爆炸性”潜力的。


  和二马在一起久了


  很难说谁影响了谁


  今年王中军缺席上海电影节,却频频出现在互联网论坛,并且作为Chinajoy嘉宾讲话。甚至说,要去电影化,转型互联网公司。


  王中军介绍说,现在华谊兄弟主要是三大业务模块:互联网娱乐事业群和实景娱乐事业群是公司这三四年新的布局,自己重点抓这两个板块,胡明分管互联网娱乐板块的具体业务,王中磊依旧负责传统的影视娱乐板块,包括电影、电视、音乐、艺人、电影院。


  为什么如此重视互联网?王中军的答案很简单,把握互联网大势。“现在互联网游戏发展那么快,今年据说要做到300亿元,明年可能就是500亿元。中国电影做了这么多年,去年才做到200多亿元,今年估计也做不到300亿元。这就是互联网,他跟电影还是不一样。看电影你还是得去电影院买票,但智能手机这么普及,就说在一个工地上打工的一个工人,他可以休息中午吃饭的那会儿,他可以拿出来玩一下,你让他马上去看一场电影是不可能的,有交通等问题,看场话剧就更不可能。所以说移动互联网才是未来。”


  对于互联网思维,王中军理解主要就是草根和粉丝。与马云、马化腾这样的大佬在一起待久了,王中军耳濡目染对“产品思维”有了自己的判断。“太高大上的东西不太适合互联网,现在假设有创业团队跟我说半天,我能感觉出来它适不适合互联网。有些东西太小众,而互联网是基于大量粉丝的。”


  在采访过程中,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记者问王中军,现在马云、马化腾也开始拍电影,而华谊却转型互联网,究竟是谁影响了谁,王中军指着现场一位男记者说:“在前几年穿着球鞋不穿袜子是很怪的,但现在不穿袜子却成了潮流,而像我这样还穿袜子算比较土得了,这就是潮流,这个东西是潜移默化的。”


  王中军认为:“和马云在一起久了,我可能跟他学着爱吃杭州菜,我抽雪茄可能感染他,或者我喜欢收藏,我也感染他了。但说到思维这个事情,太难界定究竟是谁影响了谁。”


  “太难说我为什么变了,你说你穿衣服为什么变了?”王中军反问记者,“就像人们穿衣服的潮流,为什么现在人们的裤子越穿越瘦、越短?其实很难说。”


  在他看来,重要的不是谁影响了谁,而是双方的互相鞭策。“人家两家公司都这么好,我作为他们的朋友,我也希望把自己的公司做好一点,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鞭策。”


  每天都有困难


  要顺其自然


  日前,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这样告诉记者,虽然上半年票房逊色于往年,但是集团整体业绩仍在增长,产业链布局也基本完成,“虽然我的电影团队压力很大”,但是“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于是,记者问王中军:“前两天中磊总说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您的感觉呢?”


  王中军顿了顿说:“我觉得每个人心里的困难是不一样的,我也不知道他(王中磊)说的最困难的时候是不是他哪天难受来着。”


  “那您自己感觉现在的状态是什么?”


  “我觉得每天都有困难,但是我觉得没那么严重,做公司要顺其自然。”


  好一句“顺其自然”,这位曾被媒体评价为“中国最懒”的董事长,掌舵华谊二十年来,确实是在旁人看来轻轻松松就造就了“中国电影第一股”。对于自己的成功之道,他最喜欢用“运气”一词概括。不过,当记者再度追问时,王中军又总结出“性格”二字。


  事实上,高调的王中军一直是媒体质疑的焦点。如今,华谊兄弟要玩互联网,又有不少声音质疑,叫嚣去电影化的华谊兄弟,真能玩好互联网吗?


  胡明这样回答记者:“二十年来所有的辛辣的批评一直伴随着我们成长,我们的同行在这二十年来换了一波又一波,我们从拍第一部电影开始,就在电影运营方面开始对题材的拓展,后来我们又在融资上,在把电影产业工业化上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些尝试过程中也有很多朋友是不看好的。现在不断有朋友质疑华谊兄弟不懂互联网,但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想什么才是一个最好的切入点。可以看到的是,今天我们不论在游戏产品上,还是在刚刚发布的粉丝产品上,华谊兄弟已经走在了娱乐行业的最前面。”


  在王中军看来,今年华谊兄弟虽然没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电影国际年”,但却偶然成就了“互联网收获年”。这就是王中军所说的顺其自然,“我觉得就是要有想法,但是可以随时调整。”


  在诸多影视公司中,王中军是混互联网圈最多的人,互联网大佬马云、马化腾都是王中军的好朋友,同时,马云个人、腾讯都是华谊兄弟的重要股东。一家电影公司,如何能吸引两位互联网大佬入股?


  王中军总结主要得益于自己的“性格”,“我可能比较容易跟大家打交道”。王中军所说的“容易跟大家打交道”,其实是他善于博采众长,善于学习。


  “君子,善假于物也”,这或许是王中军真正的成功之道。


  王中军回忆说他每看一家公司都会跟腾讯的刘炽平请教。有一次,王中军看中了一家标的1亿元的游戏公司,王中军去问刘炽平的意见,刘炽平说:“你不用着急,还可以再看看。”王又去问马化腾,马化腾的回复和刘炽平一致。王中军便不再考虑。果真,这家公司后来虽然被一家上市公司收购,但一年后的今天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我觉得有两个互联网的大老板会经常给我带来一些互联网的思维,像支付宝、淘宝网这些东西一推出就很有影响力,我觉得它确实跟传统业务非常不一样,所以就使劲的学习吧。”


  王中军强调,学习是企业领导者最重要的基因,“如果你有没有学习的热情,你不如退休,你要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学习。”(via i黑马 作者:陈妍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