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罗拉:手机的发明者也会衰落

标签:手机摩托罗拉

访客:28230  发表于:2014-09-10 14:26:29

【导读】近日,摩托罗拉在他们位于芝加哥全球总部,一口气发布了两款智能手机、一款智能手表,以及一款标榜“精巧似耳环”的蓝牙耳机。这些新品的发布,仍在昭示着昔日手机巨头的野心,虽然现在的它与鼎盛时期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们仍有必要回顾一下它的昨日“英姿”。

摩托罗拉:手机的发明者也会衰落

  近日,摩托罗拉在他们位于芝加哥最大建筑物的全球总部,一口气发布了两款智能手机、一款智能手表,以及一款标榜“精巧似耳环”的蓝牙耳机。这些新品的发布,仍在昭示着昔日手机巨头的野心,虽然现在的它与鼎盛时期不可同日而语。雄狮老矣,但我们仍有必要回顾一下它的昨日“英姿”。

2011年1月,摩托罗拉移动公司(Motorola Mobility)从当时陷入困境的通信公司摩托罗拉(现在称为摩托罗拉系统公司,Motorola Solutions)剥离。7个月后,也就是2011年8月,谷歌以每股40美元的价格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总额约为125亿美元。2014年1月30日,联想正式宣布斥资29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业务,预计将在年内完成并购。


  4月,摩托罗拉移动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在一次会议上表示,该公司的增长率可以招来一些初创公司的羡慕和嫉妒:“摩托罗拉移动今年第一季度的出货量为650万部,较去年同期增长61%。”


  但他没有说的是,该公司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只有区区2%。他也没有说,2014年第一季度该公司亏损1.98亿美元,而且自从被谷歌收购以来,虽然它已经裁减了大约1.7万名员工,累计亏损还是超过了10亿美元。


  被华尔街的恶狼拆分,被科技新贵榨取专利,然后又在巨额亏损的情况下被一家中国公司收购。摩托罗拉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它何以沦落至此呢?


  在采访过多位了解摩托罗拉内情的人士之后,《芝加哥杂志》(Chicago Magazine)近日撰文称,很多摆在眼前的事例说明,巨大的成功也可以招来巨大的麻烦,当摩托罗拉的管理层抛弃了数十年来的优秀企业文化时,当良性的内部竞争演变成恶性内斗的时候,该公司开始出现各种问题。


创立之初的企业文化


  1928年,33岁的伊利诺伊州人保罗-加尔文(Paul Galvin)创办了摩托罗拉公司的前身。保罗和他的兄弟乔在公司里培养了一种促使人们不断发明创新,不断从失败中学习的风气。愿意承担风险,舍得在培训研发上进行投入,强调员工之间的相互尊重,这些都是摩托罗拉有口皆碑的优点。


  当时摩托罗拉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面向企业(而不是面向消费者)的技术与设备,尤其是公共安全与国防领域的技术和设备,比如警方使用的双向无线对讲机,二战士兵配备的无线步话机,以及民防通信使用的微波无线电系统。


  电器工程师马丁-库伯(Martin Cooper)曾领导该公司开发了首款蜂窝电话,他表示,公共安全业务“是我们的核心业务”。在摩托罗拉工作不仅仅是在打一份工,而且也是在达成一项使命。


倡导内部竞争的初衷


  1956年,保罗决定引退,于是他34岁的儿子鲍勃-加尔文(Bob Galvin)接掌了摩托罗拉。鲍勃后来被誉为20世纪美国最伟大的实业家之一。从1959年到他卸任董事长时的1990年,摩托罗拉的年营收从2.9亿美元增长到将近110亿美元,成为了美国最大的50家公司之一。


  鲍勃和他参与挑选的继任者都坚定地认为,在竞争的推动下,公司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克里斯-加尔文(Chris Galvin)解释说,由于摩托罗拉当时缺乏外部竞争,“我们就不得不制造一些内部竞争。”比如,CEO会奖励业绩最好的部门,以此来促进各个部门互相竞争。


  在鲍勃执掌摩托罗拉的时期,这种内部竞争促使公司内两大具有互补性的业务蓬勃发展:一是摩托罗拉的通信部门,负责为政府和企业客户网络、无线电设备和电话;二是半导体部门,负责向通信部门提供芯片(后来还向苹果等其他公司提供芯片)。


注入企业文化的毒素


  在摩托罗拉发明的各种发明,手机无疑是最变革性的。奥兰多-威尔森(Orlando Wilson)曾1960至1967年间担任芝加哥警察局的局长,他提出的一个要求促使摩托罗拉发明了手机:当时芝加哥暴力犯罪活动十分猖獗。威尔森希望巡警能从警车里出来,在街上步行巡逻,但同时也能保持联络。


  于是,库伯等人设计出了一种手持电话,可以通过无线蜂窝网络保持联系。鲍勃意识到,除了警方巡逻之外,很多别的地方也可以把这种设备派上用场。因此,他拨出1亿美元来开发这种设备。1973年,库伯用一个靴子般大小的原型机拨了出第一通电话——拨给了竞争对手AT&T贝尔实验室。


  但直到1984年,摩托罗拉DynaTAC手机才做好了投放市场的准备。自那之后,手机业务就开始呈爆发式增长,它成了摩托罗拉公司、整个产业,以及美国的热点。1986年,鲍勃从CEO的职位上退休了。


  不过,手机也给摩托罗拉的企业文化注入了一种毒素。公司的公共安全部门负责出售警用、消防用设备,该部门的员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手机业务部门的同事大把挣钱,大把花钱。手机部门的有些员工在拿到奖金当天,便去购买了豪车。手机业务迅猛发展的那段时期中,在一次庆祝派对上,手机部门的营销团队雇佣了男模来表演,这些男模涂上了绿色颜料,穿上做成美元符号的装束,大唱“我们在钱里呦”。


各自为政的时代


  摩托罗拉的“部落战争”时代拉开了序幕。公司没有把网络技术和手机技术融合起来的计划。这两个部门在进行完全独立的运作,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


  在网络方面,摩托罗拉很早就开发了数字蜂窝技术,其数字网络专利带来了丰厚稳定的特许使用收入。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摩托罗拉的手机部门却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急着从模拟技术转向数字技术。


  而摩托罗拉的网络工程师也觉得没有必要干等着。麦克-迪南诺(Mike DiNanno)1984年到2003年期间曾在摩托罗拉供职,他说,上世纪90年代,该公司有上千名网络工程师在使用高通公司制造的数字技术手机。而高通当时还是摩托罗拉在电信半导体行业中的一个死对头。“网络部门的大楼里,连一部摩托罗拉手机都找不到,” 迪南诺说,“尽管公司的另一个部门多年来一直在和高通死磕。”


  当时公司的业绩还未受影响。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恶果就显现了出来。


分道扬镳的命运


  摩托罗拉开始走下坡路之后,虽然Razr的热销带来过一波强劲反弹,但最终还是陷入了很多雄风不再的美国企业陷入的境地:受到华尔街人士的摆布。这个入侵者名叫卡尔-伊坎(Carl Icahn),曾被《财富》杂志称为“地球上最精明的投资者”。


  伊坎认为摩托罗拉手机业务虽然还有希望,但前景艰难,同时他也认为,人们大大低估了摩托罗拉的公共安全业务的光明前途。所以从2007年开始,此人大举买入摩托罗拉股票。最终持有该公司超过6%的股份,成功获得董事席位。他的目标是:说服董事会分拆摩托罗拉,让它对股东的价值实现最大化。


  他成功了。2008年,摩托罗拉开始着手把手机部门从公共安全与企业部门中剥离出去。2011年1月,摩托罗拉移动公司(Motorola Mobility)和摩托罗拉系统公司(Motorola Solutions)正式分道扬镳。


  重组后的董事会任命格雷格-布朗(Greg Brown)为摩托罗拉系统公司新的CEO。


  摩托罗拉移动公司后来的命运,本文开头已经做过描述。下面我们来看看摩托罗拉系统公司的状况:


  自从拆分之后,摩托罗拉系统公司已将其全球员工的人员削减了三分之一强。但在这段时间中,它的股价却上涨了68%,比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涨幅还略高一点儿。目前摩托罗拉系统公司的市值大约是摩托罗拉移动的4倍。而系统公司还在招人补充软件开发等岗位空缺。


  该公司CEO布朗是如何扭转局面的呢?首先,摩托罗拉系统公司的客户是机构和企业,所以它不受消费市场价格竞争的影响。此外,该公司的商业模式类似于苹果。也就是说,客户越是购买一家公司的产品,就越是粘着于这家公司的产品和服务生态系统。一些资料显示,摩托罗拉系统公司目前在美国应急通信设备市场上占有主导地位。


  布朗目前的侧重点,也正是昔日摩托罗拉大力强调的东西:软件。具体来说,就是先进的软件,可以大大提高警员、消防员等在工作中的安全度。试想一下,装在外套上的摄像头,每当警员从皮套里掏出枪支,图像就会传回警察局总部。还有像谷歌眼镜那样的设备,实时把数据(地图,附近安全摄像头的最新信息等)传给警员。又比如某种感应器,可以自动检测附近的枪声在,在有人拨打911之前,就派人前往巡视。(via 腾讯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